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姜维平文集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再过两天时间,已经抵达瑞典的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得主,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将于10日出席诺贝尔颁奖典礼。这是一件值得海内外华人关注和深感自豪的大事,媒体报道说,当地时间12月7日下午,屠呦呦在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大厅用中文做题为《青蒿素的发现中国传统医学对世界的礼物》的演讲。我反复阅读了几遍这篇演讲的中文稿,认为她全部演讲中最重要的思想精髓就体现在这样一段:学科交叉为研究发现成功提供了准备。这是我刚到中药研究所的照片,左侧是著名生药学家楼之岑,他指导我鉴别药材。从1959年到1962年,我参加西医学习中医班,系统学习了中医药知识。化学家路易˙帕斯特说过“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古语说:凡是过去,皆为序曲。然而,序曲就是一种准备。当抗疟项目给我机遇的时候,西学中的序曲为我从事青蒿素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准备。
   由此可见,已经获得巨大成绩的屠呦呦,很有感恩之心和团队合作精神,她把老师楼先生的照片放在伴随演讲的视频上,以唤起人们对先贤前辈的回忆,并强调中西医学科交叉对她的深刻影响,还用化学家路易帕斯特的富有哲理的辞句,概括和总结自己艰难跋涉的成功之路,虽然,她对“序曲”的表述,多在技术和工艺方面,但在我看来,她是出于谦虚,我的理解是:机会是特别垂青有准备的人,但这“准备”是指一个人的自我牺牲精神,当她摘取诺贝尔奖的时候,更多的人羡慕的是她的名利,这一切在聚光灯下被无限地放大,已经扭曲和变异,我相信她不在乎这些,她追求的是中国历史上传统的,真正的伟大的中医师“悬壶济世”的精神,事业和梦想。
   屠呦呦在演讲中说: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她还回忆了中药研究所团队于1969年开始抗疟中药研究的漫长历程,她说,在困境面前需要坚持不懈。七十年代中国的科研条件比较差,为供应足够的青蒿有效部位用于临床,我们曾用水缸作为提取容器。由于缺乏通风设备,又接触大量有机溶剂,导致一些科研人员的身体健康受到了影响。为了尽快上临床,在动物安全性评价的基础上,我和科研团队成员自身服用有效部位提取物,以确保临床病人的安全。当青蒿素片剂临床试用效果不理想时,经过努力坚持,深入探究原因,最终查明是崩解度的问题。改用青蒿素单体胶囊,从而及时证实了青蒿素的抗疟疗效。


   由此我看到了两个宝贵的细节:一是“水缸”,一是“自身”。由于当时科研和临床的物质条件所限,她们因陋就简,用“水缸”做提取容器,并且还勇敢地学习“神农尝百草”的精神,在自身上实验医药疗效,这充份显示了她们为了解救他人而具备伟大的自我牺牲精神,感人至深,虽然,由于演讲的篇幅所限,她回顾以往寥寥数语,没有具体事例,可以想见,相当多的人在实验过程中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她自己更在其中,我做为一个媒体的记者,曾在医疗领域采访过许多中医,也受益不浅,故感触良多,屠呦呦之类的中医,是蜡烛一样燃烧自己而照亮别人的楷模,是中国巨变时代的大英雄。
   我想,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一些科研人员,从未想过要得什么诺贝尔奖,想赚什么钱,她们在无私奉献的时候,只想解救那些病痛的可怜的人们,真正的具有思想境界的中医师都是这样的,有一些人不知不觉地出了名,发了点财,有的一生默默无闻,穷困僚倒,真的难以想象地天壤之别,命运不同。由屠呦呦,我想起大连的著名中医师何宏邦,80年代末,我在新华社办的《暸望》杂志曾写过有关他的文章,他现在已过世多年,但音容笑貌和丰功伟绩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里,他是大连中心医院的脾胃专家,他把祖传秘方加以改进,从中医药中选取了治疗萎缩性胃炎及肠上皮化生的良方,解救了无数个惧怕胃癌的患者,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但他从未想过赚钱发财,过世后留下了一系列药方,自己却一名不文,2006年,笔者从监狱获释后曾懈逅他的一个弟子,他用师傅的秘方办私人医院,在大连赚了数千万元,他经常请我喝酒,因为他知道我与其师的交情,就不时地表白他的成功和财富,每当我喝大了就想哭,我想起何宏邦生前对我讲的话:“悬壶济世”是什么意思,就是把装药或煎药的“壶”双手举过头顶,献给那些被病痛折磨的人们,这些人不论富人和穷人。医生不是一种生意,而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坦率地讲,何宏邦的思想境界与屠呦呦一样高远,而他的徒弟医术不亚于其师,但精神品格与其却不在一个层次上。与其责怪他的务实,不如臧否这个年代的扭曲。
   近些年来,中医界在海内外的名声受到一些影响,其中不乏屠呦呦,何宏邦这样的大好人,但不少的所谓“中医师”也变得更象商人而“金钱至上”,“见利忘义”,有极少数完全堕落成以“中医”治病为幌子敛财诈骗的坏人,特别是一些对中医一知半解的人,跑到海外装腔作势,利用“老外”不懂中文,一些监管部门因文化背景不同,一时无法审查鉴别真假的弱点,巧妙地钻西方法律的空子,不仅办医院,而且办协会,自我标榜,欺世盗名,互相抵毁,拆台和内斗,搞得声名狼藉,但其中不少人大发横财,却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屠呦呦概括的那种“准备”,即“自我献身精神”。这是他们致命的“尾巴”。
   毫无疑问,有“尾巴”的人不是医生,诺贝尔医学奖之所以垂青屠呦呦,就是因为她是一个真正地继承了中国传统中医“悬壶济世”精神的伟人,现在,疟疾对于世界公共卫生依然是个严重挑战,在减少疟疾病例与死亡方面,全球人类急需和期待屠呦呦这样的人,据称,全球97个国家与地区的33亿人口仍在遭遇疟疾的威胁,其中12亿人生活在高危区域,这些区域的患病率有可能高于1/1000。统计数据表明,2013年全球疟疾患者约为1亿9千8百万,疟疾导致的死亡人数约为58万,其中78%是5岁以下的儿童。90%的疟疾死亡病例发生在重灾区非洲。70% 的非洲疟疾患者应用青蒿素复方药物治(Artemisinin-based Combination Therapies, ACTs)。但是,得不到ACTs 治疗的疟疾患儿仍达5千6百万到6千9百万之多。可见,把这项奖励授予屠呦呦,恰逢其时,名至实归。
   2015年12月7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2月8日首发,姜维平博客12月8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