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姜维平文集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如今,在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每天早晨,当其它监区的囚徒扛着镐头和铁锨,声嘶力竭地唱着《改造歌》,走向劳改现场时,他们都用一种羡慕而忌恨的目光,扫视外籍犯居住的所在,那里有一个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神情深沉的中年人,活动在外籍犯专用的区域里,或者踱步散心,或弯腰压腿,然后吃饭,也不必干活,其主要任务就是反复地撰写上诉状,他就是判了无期徒刑的加籍港商钟安平,无疑地,对服刑的外籍犯,南关岭监狱向来是比较优待的,用当年管理我时的副监狱长高鹰的话表述:“他们都是监狱贵族”,既便如此,中国一批著名的法律专家认为,钟安平的行为不符合“贪污罪”的构成要件,现有的所谓证据不能证明钟安平与韩玉臣构成贪污罪的共同犯罪。因此,我认为善待他,不能抵消辽宁省有关方面的官员徇私枉法的罪行,钟安平案应当立即重审。
   


   笔者近期已在香港《前哨》等海外媒体发表多篇文章,为钟安平案呼吁,这不是因为本人曾被关押在南关岭监狱,有同病相怜之感,而是因为经过仔细研究相关的证据材料,并听取其亲友,尤其是阅读中国六名著名的法律专家的《意见书》后,做出的申张正义的决定。早在2013年4月27日,高铭暄,陈兴良,张明楷,谢望原,冯军,张新宝等,就在题为《关于钟安平涉嫌“贪污罪”,“骗购外汇罪”一案的法律专家意见书》上亲笔签名,我相信,代理钟案的上海通浩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想必已把这份材料呈送了法院,应当讲它的份量非常重,不论是依据法律文书,还是一系列相关证据,得出的建设性意见,都给人一种高屋建瓴之感,单是查看钟安平涉嫌贪污一案的相关证据,就多达37份,可见,专家和律师都是相当慎重的,但是,大连和辽宁省两级法院还是判了错案,不文雅地形容,专家们放了一个“闷屁”,连“响屁”都算不上,因为时过两年多,如果我不披露,此事有几人知情?也就是说,围着“长官意志”转圈的法官们把法律专家,学者的“建议”当成了“放屁”,连理都不理。
   
   显然,犯罪首先要有“主体”,“贪污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和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与前两款所列人员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那么,钟安平符合这两点吗?第一,他不是国家干部,他是一名加籍港商,没人和文书委托他经营国有企业;第二,专家们认为他购买国企股份的商业行为和风险投资,不符合贪污罪的构成要件,而且,有充足的证据显示,博瑞股票买卖中的真正的,实际持有者,是抚钢集团的职工工会,而非国企抚钢,更为重要的是,“贪污罪”必须具有主观上的故意性,并且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但钟安平先后两次购买抚钢属下的西进公司股权,都是通过签订合同,支付合理价款的方式进行交易,其主观方面已经非常明显地表现出其并无非法占有国有财产的故意,而股票交易价格是独立的权威的,第三者公司做出的,并由抚顺市国资委审查批准,钟安平从未在买卖博瑞股票和西进公司股权过程中,干预,操纵,影响评估价格,或存在与国企管理者,原抚钢副总韩玉臣相勾结,侵吞国企财产的主观故意行为。
   
   其实,大连中法一审的判决书,已出现了难以掩饰的漏洞:它指控钟安平和韩玉臣在2006年11月,于抚顺的南海绿洲大酒店里,曾密谋商议股票交易,其口供已被后来律师提供的香港入境事务处入境记录所推翻,因为电脑不会做假,钟安平11月没去抚顺,自然没有“分身术”,其密谋做案时间和地点都是子虚乌有的,既便在“外提”期间刑讯逼供的情况下,钟安平违心地承认过,也应做为“非法证据”加以排除。据此细节,再难以让人们接受专案组枉法追诉,提交给法院的所谓其它“证据”,有什么可信性,总之,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用包装和虚构“贪污罪”和“骗汇罪”的拙劣方法,以防止国企资产流失为幌子,侵吞,抢夺外商企业财产的行为,它不仅败坏了司法的公正性,而且破坏了外商的投资环境,不仅侵犯了人权,而且影响了中加两国的关系,它是薄熙来的余党,原大连金牛企业领导赵明远等人与辽宁省高层一些贪污受贿的官员,互相勾结,玩弄司法而搞出的一个冤假错案。
   
   假如辽宁省地方法院的一些法官,能及时阅读和听取高铭暄等六位法律权威的意见,就不会给辽宁的公检法司留下一个烫手的“山芋”:如何对待这位曾给抚顺老百姓带来实惠的加籍港商,已成为辽宁省新任领导的一件难题,钟安平曾给2010年12月30日濒临破产的抚钢集团带来阳光,曾免费提供一栋31层10152平方米办公楼,两栋共8553平方米大学生宿舍,优惠抚钢职工购房每平方米减200元,安置59户动迁者搬进凤凰花园新楼,还解决了9户有特殊遗留问题职工的困难;钟安平还慷慨解囊2500万,把“裕宝新城”小区周边两条土路修成柏油马路,并建一个叫“贤夏园”的广场,供市民游玩休闲,还建了一个店铺林立的商业广场,使过去“兔子不拉屎”的“穷地方”,引进了“世界500强”之一的“乐购超市”,为鼓励钟安平,望花区政府曾把阳光花园的配套费免了,因为钟的德行,曾增加了抚顺的税收,给1500人带来了就业实惠,望花区熟悉钟安平的一位居民说:把“钟哥”打成贪污犯,这是丧良心,天打五雷轰的缺德事。六月飞雪,冤啊!
   
   钟安平案使笔者想起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当年他“唱红打黑”时,为了抢夺民企的合法财产,曾包装和虚构了640个“黑社会”,抓捕了数万良民,别看现在“事后诸葛亮”遍地都是,但当时可是全世界一片叫好声,仅有几人“战风车”?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制订和参与起草《刑法》有关“黑社会”条款的法律专家,权威,不仅身在重庆,而且被“薄骗子”聘为市委市政府的常年法律顾问,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赵长青,他曾“低调”为受冤枉的民企老板李俊的哥哥李修武辩护,所谓“低调”就是只敢在沙坪坝区法院的法庭上致辩护词,却不敢公开发表,一些法官是他的学生,也顺从强势的“薄骗子”,违心地判李修武有罪,是我斗胆在2011年11月2日,写了一篇文章题为《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等于当时我“利用”和“绑架”了他,现在回想这样做是对了,假如当时薄熙来听赵长青的,不搞李俊,李修武等冤案,不“唱红打黑”,不徇私枉法,会有今天的可悲下场吗?同样的,假如辽宁省的官员们不编造钟安平案,虚心地听取,采纳高铭暄等法律专家的意见,能有如今的尴尬处境吗?自己酿得苦酒自己喝吧,多行不义必自毙。
   
   不过,写到这里,我也要批评一些法律专家,为什么如此之好的一份《法律建议书》要藏起来,不敢当时公开发表呢?国内找不到媒体,可以投到海外网站,没有稿费算“神马”,官员的迫害怕“神马”,虚名,地位,金钱等算“神马”,钟安平正当盛年,人生最佳的光阴被“杀”死了,多达10亿的财产没了,还被判了无期徒刑,辽宁省对其恩将仇报,两级法院都为了取悦于当官的,闭着眼睛瞎判,乱判,过去为了叫薄熙来高兴,把我判了8年;现在为了叫陈政高,赵明远等人高兴,要把钟安平关到死,天理何在?在笔者看来,没什么比一个活生生的好人被包装成“贪污犯”,苦渡铁窗生涯而无声无息更可怜的,没什么比官员徇私枉法更可恶的,加籍港商钟安平是辽宁省国企改革的功臣和“输血者”,不是“窃贼”,中国的巡回法庭应当重审此案;大连市南关岭监狱不是“疗养院”,应当早一点给钟安平正名。
   
   2015年12月4日,本人被薄熙来操控下的大连国安拘留15周年纪念日写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12月4日首发。姜维平博客12月4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