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金光鸿文集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女性问题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告别中共宣言书之七(一)
    
   告别中共的道与器-告别中共的终极意义和现实意义
    
                       金光鸿律师

    
    前言
      
       易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道为体,器为用。有是道方有是器,有斯体即有斯用。
    
   上篇 告别中共之道(一)
    
   何谓道?
      
      简言之,道是本源性的东西,是先天的,它决定事物发展的方向,决定着事物的性状;它本身是不会改变的,是永恒的,但又可以产生万事万物。即老子所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道是无所不在的,大到宇宙,小到人类社会,甚至大小便也有道,即庄子所说“道在屎溺”。道是本源性的东西,是先天的,是观念形态的,它决定着事物发展的方向和事物的性状,而器则是派生的东西,是后天的,是实物形态的,它是事物本身。大到宇宙,小到人类社会,万事万物无不如此。
    
   告别中共亦有道乎?然也!
    
   通俗讲,就是为什么要告别中共?
    
   包括: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从价值取向上告别中共、从思维方式上告别中共、从心理层面上告别中共,从文化表现上告别中共、从观念形态上告别中共
    
   试分别详述之
    
   1、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
    
   信仰,往深了说,是要解决生命的终极归宿问题;往浅了说,是一个的立身准则问题。
    
   在这个世界上,芸芸众生、林林总总,人各有信仰。但有的人你一跟他谈到信仰问题,他可能会说,我什么也不信,或者说我没有信仰,其实这也是一种信仰,人活着,怎么可能会没有信仰呢?只不过有的人的信仰是显性的、是自觉的,而另外一些人的信仰是隐性的、是不自觉的。说什么也不信或者说我没有信仰的人,其实他隐含的意思是:活一天算一天,想那事干什么,随波逐流吧!或者我就信我自己的感觉、智慧、才能或者眼前那点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你能说这些观念不是信仰吗?或者叫立身准则?
    
   信仰要分类的话,标准不一,分类也不一,有无神论和有神论之分,有正信和邪信之分,还有终极信仰和世俗信仰之分,当然可能还有其他分类方法。这几类分类方法是可以交叉的。大致说来,无神论是邪的,有神论中则既有正信也有邪信,世俗信仰中,人类正统哲学引导人向善的是正信,信奉普世价值的是正信,在有神论信仰中,信仰能度人的法门是正信,不能度人的是邪信尽管这类信仰也打着教人向善的旗号。其中终极信仰是最高的信仰,是要解决生命的终极归宿和灵魂的拯救问题,这是个很大的问题,非笔者能言之。
    
   中共以无神论为宗,信奉阶级斗争学说,祸害东欧、苏联、中国、朝鲜等上百年,其罪之大倾大江大海之水不能尽述之,其中尤以毁坏人对神的正信居诸罪之首。
    
   中共不仅自己信仰无神论和阶级斗争学说,还把它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并写進宪法、教科书,给全民洗脑,同时收编改造三大宗教即道教、佛教和基督教为已所用,不仅禁止其党徒信仰有神论宗教,而且只允许全民信仰中共收编过的宗教,至于其它信仰如非官方的地下教会、法轮功信仰等民间信仰则是打压和迫害的对象。
    
   无神论究竟起源何时,无从知晓,也没有详尽的资料可供考证。
    
   中国古代南朝范缜就是非常著名的无神论者,他认为人死如灯灭,没有来世今生,也没有灵魂;人的命运就象一棵树上开满了花,风吹花落,有的花落在高处,有的则落在烂泥潭里,都是偶然的。
    
   西方则以马克思最为著名,马克思主义的信徒们津津乐道的所谓马克思主义的三个自然科学起源中,其一就是达尔文的進化论学说,其核心是认为人是从古猿進化而来的,否认人是神造的。
    
   马克思学说以唯物论为宗旨,认为意识是物质的产物,物质决定意识,与人死如灯灭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其一精致,其一粗鄙,不过学界公认,所有的唯物主义跟唯心主义比较起来都比较粗鄙。
    
   从唯物论哲学出发,马克思以财产占有的多少将人类人为地划分为阶级: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等等,進而认为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资本家剥削了工人的剩余价值,所以工人要起来造反,要用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建立一个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其理想的社会是共产主义,其特征是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极其丰富,可以各尽所能,按需分配,通俗讲,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要什么就有什么,现在的中共官员大概是已经進化到共产主义了,只不过那些中共治下的黎民百姓在他们眼里也就是被统治阶级,还处在吃饱喝足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唯物论和進化论学说的信奉者们大多对人生采取现实主义的态度,有道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享乐至上,最早可能追溯到古希腊时代的伊壁鸠鲁哲学思想。那个法国臭名昭著的专制暴君路易十五说过一句遗臭万年的名言: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与没有神灵,没有玉帝,我就是玉帝,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毫不隐讳自己比秦始皇还要秦始皇的中国千古罕见的暴君毛泽东相比,也难免相形见绌。
    
   大多数的无神论者和唯物论者都信奉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信奉享乐至上的人生信条,为了做强者,做英雄,做人上人,做富翁,做名人,为了权力,罔顾他人死活,有人甚至为了一口气就大动干戈,乃至生灵涂炭,著名的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古希腊一个海伦的女人引发的特洛伊战争,还有毛某人因为大跃進饿死了几千万人被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羞辱了怀恨在心“我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你打倒”,从而发动了连中共自己都全盘否定的文革,正应了古人所说“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之说,为有国者戒!
    
   然而历史的悲剧总是会一幕一幕的重演,还是那个中共,换了一个更蠢更邪的江泽民,他可以仅仅为了自己的一时无法自控的嫉妒而陷入疯狂:他会因为朱镕基比他受百姓爱戴而嫉妒,他也因为李洪志大师的弟子比邪党成员多而嫉妒,从而引发了一场至今还在延续地对以真、善、忍为修身准则的良民百姓的惨无人道“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血腥镇压,比之“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更邪恶、更隐蔽,对民众的毒害更深:做好人亦有罪!那整个社会能不陷入更深的道德沦陷之中吗?
    
   最可怕不是国土沦陷,而是人心沦陷!是信仰沦陷!道德沦陷!文化沦陷!国土失去尚可复,人心沦陷难觅归!祖国在危急中!
    
   无神论者和唯物论者对于死后天堂地狱之说是嗤之以鼻的!
    
   他们理想的人生境界就是善终,活一天算一天,只要不上绞架,不被清算,不被引渡到国际法庭受审就谢天谢地了!生前把权力、金钱、名誉、甚至爱恨情仇都牢牢地抓在自己手中,至死方休!小民如此,大人物亦如此!斯大林如此!毛泽东如此!邓小平如此!江泽民呢?一气尚存,我看也逃不出无神论者和唯物论者这个铁律!
    
   孔圣人有言:“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足,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天堂地狱都吓不住邪恶之人,圣人教化更不放在眼里了:还是这个权力、这个金钱、这个美女,实实在在,就摆在那里,还是这个来得实惠,什么戒之在色啊,戒之在斗啊,戒之在得啊,都是圣人迂腐之极之说,这个“得”,就是贪得无厌牢牢抓住不放的意思,不是有个陕西的贪官贪到800多个亿,真不知道他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终不成去把月亮买下来开发吧!当然还有领袖的权威、领袖的脸面,领袖的尊严也是很重要的,毛泽东丢了面子就发动文革把刘少奇往死里整,江泽民老脸没地方搁就发动一场对法轮功的血腥大镇压。管他什么天堂地狱,管他什么清算受审,至于小民死活,人权天理,他人的人格尊严,脑子压根就没这个概念。一九八九年,国际记者采访江泽民,询问中共将参与六四女大学生投入监狱被强奸的情况时,江泽民当时的回答是“活该”,到一九九九年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跟毛泽东在大饥荒时说“大家吃不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让另一半人能吃饱”,这另一半能吃饱的是什么人,你我心知肚明,当然首先是党的高级干部,至于人民的敌人,饿死活该!
    
   但就是这个不敬神灵,不敬祖宗,战天斗地的毛某人到了晚年,也难免会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还会反复吟诵《枯树赋》“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当年吟诵“北国风光……欲与天公试比高”,那个战天斗地,视人命如草芥的狂人到哪去了,还一再担心自己死后会被鞭尸,这大概是所有无神论者和唯物论者的悲剧吧!面对生、老、病、死的宇宙法则,才感觉到自身的渺小;生前无恶不作,临死才想到死后可能会被鞭尸的结局。――仍然是个可怜虫,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考虑死后灵魂的安住问题,居然还想着那具臭皮囊会被羞辱!
    
   江泽民现在怎么样呢?吾等小民不得而知,毕竟,领袖的健康是国家最高机密!
    
   易曰:“多行不义必自毙!”“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西谚曰:向天空吐一口唾沫,最终还是会掉在自己身上。众人不解,何意也?――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告别中共的意义首先不在于让你放弃无神论信仰,有些人他可能就是不信神,且不始于中共,历史上就有之。中国有,外国亦有。
    
   告别中共在信仰层面上的意义是让人在众多的信仰中有一个选择的自由,人人生而自由平等、思想自由、信仰自由是被写進联合国之世界人权宣言的,是公认的普世价值。
    
   神造人的时候是把选择的自由的赋予给人类的,为善为恶只在人的一念之间,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不是说你放下屠刀了马上就成佛了,是说你的观念转变了。而中共将以无神论和阶级斗争为宗的马克思主义定为国家意识形态并写進宪法和教科书,强迫小学生全体加入中共组织,严密管控意识形态和思想领域,弄成全民是教民,人没有选择的自由,并说吃饭问题是最大的人权,殊不知,人类还有高于物质利益之上的精神追求和灵魂归宿的追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