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金光鸿文集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守土有责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政治家修为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金光鸿律师
   
   正文

   
   今天,在博讯网上读到一篇题为“习近平的《自述》(全文)”的文章, 网址链接如下: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4/12/201412010319.shtml#.VHzNatLF9og
   
   我大致浏览了一下,随手在我的脸书“金光鸿”和推特账号“@jguanghong”分别发了一个内容相同的帖子:
   
   “读完了,最大的感受是:一个老式的、守旧的中共官僚,做得最好也就这样了,可是与这个时代是脱节的,离这个时代的需要差得太远,差得不是一点半点,甚至与邓小平、胡耀邦和赵紫阳这些开明的中共官僚都没法比!”
   
   我为什么说他是“一个老式的、守旧的中共官僚”、与时代脱节,远离时代的需要呢?
   
   其实,按我的观点,无所谓时代的需要,从政有一些恒久不变的东西,只不过是中共扭曲了人性,也扭曲了治国安邦之术。
   
   中共简单地把跟老百姓吃住在一起,混在一起,打得火热,是所谓的密切联系群众。
   
   像中共的前总理温家宝,据说中国大陆多少个县,他跑的差不多了。李克强一上台,就效仿温家宝,又开始田间地头乱跑,记得我当时在脸书发了一个帖子,批评这种现象:
   
   “这个不正常啊!哪有一国总理田间地头乱跑的,当年汉朝丞相陈平不知钱粮!”
   
   我说的这个陈平不知钱粮的典故,载于《资治通鉴》之卷十三汉纪五文帝前元年,原文如下:
   
    “帝益明习国家事。朝而问右丞相勃曰:天下一岁决狱几何?勃谢不知;又问:一岁钱谷入几何?勃又谢不知;惶愧,汗出沾背。上问左丞相平。平曰:有主者。上曰:主者谓谁?曰:陛下即问决狱,责廷尉;问钱谷,责治粟内吏。上曰:苟各有主者,而君所主者何事也?平谢曰:陛下不知其駑下,使待罪丞相。丞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驸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焉。帝乃称善。右丞相大惭,出而讓陈平曰:君独不素教我对?陈平笑曰:君居其位,不知其任邪?且殿下即问长安中盗贼数,君欲强对邪?於是绛侯自知其能不如平远矣。居顷之,人或说勃曰:君即诛诸吕,立代王,威震天下。而君受厚赏,处尊位,久之,即祸及身矣。勃亦自危,乃谢病,请归相印,上许之。秋,八月,辛未,右丞相勃免,左丞相平专为丞相。”
   
   大意是,有一天,汉文帝问右丞相周勃,全国每年审案多少,周勃回答不出来;又问,全国一年粮食产量多少,周勃又回答不上来,并且感到很惶恐,汗流湿背。
   
   文帝又问左丞相陈平,陈平回答说,这事有人专管……,文帝说,如果有人专管,那你管什么?
   
   陈平回答说:“丞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驸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焉。”
   
   这个“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驸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焉”容易理解,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协调好各省的关系及与外国的邦交,安抚百姓,把合适的人才选拔到合适的岗位上,使他们各司其职。
   
   这个“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现代人就不好理解了,我个人的看法是,古人说皇帝受命于天,是天子,所以,丞相要辅佐皇帝,观天时、地理、人事,万物,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现象,好及时调整施政方向和策略。
   
   用现代的话来说,丞相的职责就是:协助皇帝,管一些宏观战略,施政方向方面的事,安抚百姓,协调好各省区之间的关系,并搞好与外国的邦交,把合适的人才选拔到合适的岗位上,使他们各司其职。
   
   所以,不是说总理不可以田间地头乱跑,要看看是不是事关宏旨和全局,当然这是我的理解。
   
   反过来说,我们来看看习近平自述里写的那些他如何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以及中共的所谓密切联系群众之说。
   
   要让我说,其实,这跟现在民主国家也没什么两样,民主国家叫民意,叫施政要反映民意。
   
   问题是,中共以及现代很多西方的政要都走偏了,他们常常搞一些形式的东西,像前几天普京在摄像机镜头握着拳头表示自己很强硬,以及我这里谈到的习近平自述里写跟当地老百姓打得如何火热就是联系群众,我说,这就走偏了,流于形式了。
   
   真正胸怀大志,以救国救民、济世安邦为己任的人不这么干。
   
   你什么时候听说张良、陈平、韩信干过这种事?倒是有张良如何拜师的故事流传下来。
   
   国父孙中山先生一生也是独行侠,独来独往,没听说他跟什么当地老百姓打得火热之说,可是,孙中山先生留下的治国方略、三民主义及知难行易的思想,都是孙先生在寂寞的岁月中,苦读、冥思,针对时弊,精心研究得出来的。当然,孙中山先生据我分析,也是B血型,就说人的个性和品格是可以塑造的。
   
   李太白诗云:古来圣贤皆寂寞。
   
   习近平,B血型为人,毛泽东,亦是B血型为人,耐不住寂寞的气质类型,一天不跟人混在一起,就浑身痒痒。要让我说,干大事的人,耐不住寂寞,能成什么事?!笔者读书曾读到,毛泽东当年在井冈山大权旁落时有一段寂寞的时光,毛氏后来用这样的话来描述那段日子说,鬼都不上门。
   
   帝王之事乃军国大事,怎么能跟妓女一样,搞迎来送往那一套呢?看来,毛活着就是为了这个,喜欢人追他,捧他,毛后来被神化,我看主要是这个原因。
   
   所以,密切联系群众也好,反映民意诉求也好,要看老百姓真正需要什么,而不是整天跟老百姓混在一起,人见人爱,人人都说好,搞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有什么用?!又不是电影明星靠做秀吃饭,政治领袖是要能为民分忧的。
   
   这是其一。
   
   其二,我前面引述的《资治通鉴》里,周勃、陈平不知钱粮的故事。话说,汉文帝听了陈平的回答,大加赞赏。“帝乃称善”,文帝称赞陈平说,回答得好。
   
   故事还没完,还有后话。
   
   两人出来后,周勃责备陈平说,你为什么不教我怎么回答呢?陈平(毫不客气)地说,你在那个位置,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职任是什么吗?
   
   听口气,周勃跟陈平还是很要好的朋友,但朝堂之上岂有私,国家大事不是儿戏,不能胜任害的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了,那就是害的整个国家了。后来文帝撤了周勃,专任陈平,可见文帝乃明君,就不多说了(让,责备的意思;任,职任,职责的意思)。
   
   其实,我很想在习近平的《自述》里读到,他对他当时担任的那个职务有什么好的设想和打算,工作应该如何展开,以及他那个职位和其上下左右乃至跟全国其他兄弟省份类似的职务,存在有什么相同的问题,是局部性的,还是全局性的,如何解决,是否需要中央政府出面?……
   
   没有。一句也没有。
   
   我们只看到一个憨厚、老实,能跟老百姓吃住在一起,打成一片的那么一个老好人的形象。
   
   就像陈平说的,你在那个位置,你难道都不知道自己的职任是什么吗?
   
   习近平知道自己的职任是什么吗?
   
   从二零零三年习近平的《自述》中,我们看不出来,这应该是习近平在福建任职时写的。
   
   但我们也看不到习近平现在的施政方针和纲领是什么,以及他对他现在的职任是否清楚,但从他两年上任的所为,我们还是可以分析出来一二的,这方面我写得很多了,这里就不赘述了。
   
   这是其二。
   
   再看其三,彭丽媛写了几件事,稍作点评。
   
   一、习近平在冬天里带头下渠挖冰块,中共经常宣传的,实在没什么新意,除了说明这个人能身先士卒外,实在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要让我来说,在支部书记那个位置,你不带头没人干,只能说明你动员群众的能力太差,群众的主动、创造能力没调动出来,没让群众帮忙想办法,只好用这么笨的办法了,只是我想知道的是,不知这家伙要是当了三军总司令,是不是打仗指挥不动军队,自己拿枪第一个冲上去啊?
   
   二、能带夫人出场的场合不带,怕人说闲话,说自己搞特殊,只能说明这人办事没主见,只想图别人说个好,对家里人苛刻,是怕外人说闲话,如果这种人当了总统,为了讨好友邦,一定会对百姓苛刻的,又会搞那种清政府同是B血型的李鸿章玩过的“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的国策,毛泽东就是这样,毛也是B血型生人。
   
   据我研究,所有B血型人都有这个毛病,即:为了讨好外人,对家里人苛刻。毛泽东是这样,习近平还是这样。
   
   三、女儿习明泽在习近平面前乖得像只听话的小猫,这个女儿一定是O血型的,顺便说一句的,彭丽媛是O血型。习近平是B血型,B 血型人都是家长作风很严重的气质类型,子女都是听话的好孩子,但如果养的是B血型的小孩,那一定不会那么听话,B血型就爱跟人拧劲,你说东,他就说西,你让他往南,他偏要往北,所以两代人之间还是会有冲突的。
   
   儒家讲内圣外王之学,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先说修身。习近平修的是让人说自己好,让人说自己老实,肯吃苦,能跟群众混成一片,修的是这么一个身,问题是,这样的人能为国为民分什么忧呢?
   
   再说齐家,家长作风严重,子女在自己面前只能听话,怕人说闲话,就苛待家人,跟老婆在一起的日子少,在公开场合在一起也是行同路人,大家看看在镜头前,习近平和习夫人是不是这样?
   
   怕人说闲话,就对家人不好,这种人会对自己的国民好吗?习近平现在怕的东西还少吗?我们在电视里会看到,西方政要还要刻意表现自己一家人如何和睦友爱呢?
   
   读者说说,一个人,当家当成这个样子,都不是一个正常人的家庭,会管理好一个国家吗?
   
   家政,家政,现在大学里有一门课叫家政学,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政治的,冲突、对抗、合作、妥协,这就是政治,只要有两个人,就有政治,所以,管理不好一个家,那一定管理不好一个国家。
   
   习近平在人前、人后,把自己的家弄得这么不正常,那么,他一定会把这个国家弄得不正常!
   
   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家人要求严格,是好事,可你总得问问人家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吧,你总得问问人家愿意不愿意吧,你总得问人家有没有什么要求和想法吧,这不就是政治吗?当年,子产害怕听不到不同意见,自己会犯错误,还专门设“乡校”,让人批评政府呢!习近平可好,控制不了人想什么,说什么,就控制互联网,媒体,终有一天,你会知道,听不到批评声音是什么结局的!
   
   看得出来,习近平家里的事,都是自己做决定的,从来没问过彭丽媛的意见,如果有,彭丽媛一定会写出的。还好,O血型人多属通情达理的气质类型,不会跟人较劲。但你不能总指着人家跟你通情达理吧,你自己也得改改风格吧。
   
   再说治国。但如果管理一个国家,你习近平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最起码,我金光鸿律师是要跟你较劲的,你家里的事我管不了,但天下事、国家事、百姓事,那是人人有份的,我金光鸿律师也是有一份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