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金光鸿文集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女性问题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金光鸿律师
   
   


    前不久看到郭国汀律师发表在其博讯博客的一篇文章,题目叫:《民运人士需要静心学习思考充实提高自已的理论休养》,其中最后一段有如下的结语:
   
    “凡是真正的民运志士,应当相互尊重,相互帮助共同学习讨论争辩,立即停止相互攻击相互拆台。民运同道之间的争权争名争权夺利,虽然同样不可避免,但应当且必须在遵守公平游戏规则的前提下为之,唯其如此,中国才有可能走出25史低水准恶性循环,国人才有可能创造历史的辉煌。”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3/guoguoting/14_1.shtml
   
    郭律师这篇文章的观点我是全部赞同的。唯文中的“民运同道之间的争权争名争权夺利,虽然同样不可避免”一句,让我久久不能释怀,至今难忘。
   
    我不知道郭律师说的“民运同道之间的争权争名争权夺利,虽然同样不可避免”,到底是对民运界存在的一种现象的描述呢,还是郭律师的妄测,我宁愿相信后者。
   
    很多民运人士或称政治异见人士,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和信念,有的不惜抛家别国,流亡他乡,有的不事产业,不顾家庭,到处为中国的自由和民主奔走呼吁,不少人身陷囹圄,有的甚至反复进出中共的监狱而不改志,我想决不应该是为了人世间那一点点可怜的名啊、利啊、权啊什么的吧!
   
    说实在的,现在的中国大陆,民众已日益觉醒,和平抗暴者有之,以死相争者亦有之,正应了老子所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中共的谎言和暴力策略已难奏效,再加上台湾、香港和国际社会的声援,尤其是法轮功学员持续有效的和平抗争,中共政权早已是汲汲可危,实际上不需要我们民运人士刻意去做什么,这个邪恶的政权我们就可以看着他倒的!
   
    从八九六四事件以来,甚至在八九学运期间,我走在游行队伍中间的时候,我就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中共倒台以后怎么办?总是需要建设者的吧!那就让我来做一名建设者吧!
   
    从那时起,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名建设者,而不是一名破坏者。
   
    2009年9月23日,中共“国庆节”前夕,大纪元记者方晓通过电话采访时在北京的我,并写成了一篇题为《京律师:中共气数已尽 面临执政最大危机》的采访报道,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金光鸿表示,他从八九‘六四’以来,一直关心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对中共什么时间垮台,及如何垮台的方式考虑到不多,因为我做律师工作,对宪法比较有研究,我关注的是如何在中共政权垮台后,我们怎么样建设一个新的国家。’”
    http://www.epochtimes.com/gb/9/9/23/n2666171.htm
   
    以致后来北京两名国保在北京市司法局的办公室为这篇文章约谈我,说我对记者说的话涉嫌“煽颠”时,时,我也是这么对那两名国保说的。
   
    事实上现在我仍然是这个态度,大家可以从我的博讯博客“告别中共再造共和”中略见一斑。
   
    而我现在看到的实际情形是什么呢?
   
    骂娘的多,说怪话的多,甚至还有煽动暴力的,真正研究有效抗争策略的不多!
   
    高谈主义的多,追求轰动效应的多,研究问题和方案的不多!
   
    昨天还看到一条推文:
   
    Cai Chu @caichu88 12h
    滕彪:这并非是应急的、针对事件的,而是有计划、有步骤的;并非针对特定少个人的,而是针对整个民间社会的。原来抓捕的是越过红线的、冒头的、上街的、有组织化色彩的等等,现在则有对民间社会一网打尽之势。活跃的、有影响的、有行动力的,都可能在被捕名单内。
   
    我当时回了几条:
   
    1、“不要散布恐怖情绪,中共早已成了惊弓之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2、有个推友跟我说“社会变革走向从来不取决于变革的阻碍者而是变革的推动者", 我曾经在《反抗暴政策略研究》一文中说”在民间反抗力量成熟起来之前,天不会灭中共的!神也不会佑中华的!“--我觉得我们大家都应该来研究一下反暴策略而不是消极地应付中共的打压!
   
    Cai Chu @caichu88 12h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http://canyu.org/n88894c12.aspx
    去年春天以来至今,抓捕规模之大、打击力度之凶狠,可以看出当局意在彻底瓦解民间的抗争力量,至少要遏制公民社会在过去十年中稳步成长、悄然壮大的势头。
   
    我回了一条:那我们反抗力量就来研究一下反暴策略吧!
   
    今天为了写这篇文章,我找到了原文《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一看,才知道是这个叫“Cai Chu @caichu88”的推友断章取义,滕彪博士那篇文章只是分析了一个现象,我的理解,在滕彪博士看来,形势是严峻的,但他的结论却是乐观的,他在文中的最后一段有一句话就是例证:“但中国的公民社会已然具备自我修复、稳健发展的基础。”附网址链接:
    《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4/05/blog-post_3771.html
   
    那就是有人在散布和传播消极恐怖情绪了,如果不是蓄意为之,那也是没有从观念上转变过来,无意中在传播消极情绪了!
   
    联想到郭律师的《民运人士需要静心学习思考充实提高自已的理论休养》一文中的“民运同道之间的争权争名争权夺利,虽然同样不可避免”,我不免忧心忡忡:
   
    真的中共今天倒台了,明天我们民运人士有能力替神接管这个国家吗?
   
    这可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你得有理论准备,有方案准备,你得有从正面积极看问题的能力,而不是消极承受或逃避,甚至以受害为荣,最后,你还得有高尚的情操和品格,有将个人名、利、情、仇置之度外的胸怀,有以天下、国家为己任的担当!
   
    一句话,你得有这样的人才储备!
   
    真的是郭律师说的“民运同道之间的争权争名争权夺利,虽然同样不可避免”吗?如果真的是,那我真的有理由担忧了!神能放心把这个国家交给这样的人吗? 恐怕中国大陆的人民现在也不那么好愚弄吧!
   
    我曾经读到王丹先生一篇文章,他说,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名建设者,我看这样就很好,我是引为同道的,我想王丹先生一定是有很多想法和准备的,只不过现在他没说出来而已!
   
    如果我们人人都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名建设者而不是破坏者,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多研究些方案和策略,少做些无谓的口舌之争,甚至是污言秽语地破口大骂,并且象郭律师说的那样加强理论修养和道德修养,“相互尊重”,“共同学习”,想想看,会是一种什么情形?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这是我向所有关心中国大陆前途和命运的朋友们提出的一个问题。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一日10:07
(2015/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