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金光鸿文集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金光鸿律师
   
   


    五分钟前,在推特上读到“劉德軍 Liu Dejun @L5d”推友发的一条推文:
   
    “打压维权律师 大陆当局有112人名单”
   
    我随即发了一条评论,转推了一下,我的评论如下: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其实就是这样。
   
    如果中国未来实行联邦制,国会上院代表各邦,每邦2-3人,假设将来中国有30-50个独立自由邦的话,112人最多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国会下院一般是人民院,代表各邦人民,按人口比例选出。
   
    美利坚联邦上院100人,代表50个州,每州两名议员;下院代表各州人民,按人口比例选出,共有300多名议员。
   
    因为,中国如果要搞联邦制的话,没有律师的积极参与是决不可想像的,联邦无非就是各自由邦派代表组成联邦政府,联邦的权力由各自由邦人民选派的代表拟订,即为联邦宪法。
   
    各自由邦也可以有自己的宪法。
   
    宪法无非就是一纸政府的权力和人民的权利的协议书。
   
    起草、拟订、谈判、协商、达成……一项协议,还有什么人比律师更胜任这项工作呢?
   
    美利坚联邦宪法起草的55人中,有30几名是律师,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所以,中国要搞联邦制,各自由邦的宪法,联邦的宪法,还有在联邦国会或各自由邦国会代表人民行使权力,可以说,没有律师,几乎是不可想像的。
   
    在世界各国,律师竞选国会议员,总统或政府总理几乎是司空见惯的事。
   
    中共大肆抓捕、扫荡维权律师,我们不妨可以视为这是上天在借这个机会,锤炼未来的人民代表、意见领袖和政治家人选,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因此,本律师呼吁,请更多的律师朋友们站出来,在反抗中共暴政中锤炼你们的品格和智慧,以便将来承担起为国、为民分忧的责任和重担!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星期日下午3:03
   
   
    附: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打压维权律师 大陆当局有112人名单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7122015094125.html
   
    大陆当局打压维权律师的行动持续,至周日(12日)为止,被抓捕和传唤的律师超过83人。据知,今次全国范围的打压,是依据一份112人的名单统一进行。大陆官媒指,行动由公安部统一部署;而中宣部和国信办,就严令包括商业网站在内的所有媒体,集体转发官媒批判王宇和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文章。今次大规模的打压行动,被民众称为“中国美丽岛”事件,且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卡帕/林静报道)
   
    继连日的抓捕和传唤之后,当局对大陆律师界的打压周日(12日)继续进行。李方平律师被第二次带走;昆明的杨名和刘文华、武汉的黄思敏律师,都在周日上午遭到传唤。湖南的文东海律师在10日被传唤后,周日亦再次被要求约谈,不过文东海明确拒绝。而维权律师隋牧青,确定已被广东当局变相羁押,并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本台记者联系后得悉,被当局直接收监相威胁,大批律师已经不敢向外界透露约谈的内容,但依然有律师顶著压力,向外界说出他们的遭遇。
   
    文东海律师向本台透露,当地国保对之前的笔录不满意,已经明确威胁将再次传唤他,但他要求对方必须作出法律手续,才可以传唤。
   
    文东海说:我本人前天晚上4点半了,我还被他们喊过去谈话,今天,他们还说对我的笔录不满意,重新要找我,我当即拒绝了他们。我说,你们要依法出示传唤手续,不能想要我怎么做就怎么做,然后我们不欢而散,他们说,会来传唤我。我现在是等待他们的传唤,可能他们还会进一步的构陷。我对现在这个法制完全丧失了信心。我觉得中国已经没有法制,已经变成了一个员警王国。
   
    根据多名律师透露,被约谈的主要内容,就是调查他们和王宇及锋锐律师事务所的联系情况;当局主要是根据公安部提供的一份王宇被抓后,联署声援王宇的112名律师名单。但也有一些没有参加联署的维权律师,因为在网上抗议当局抓捕律师。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文东海的印证。他表示,目前被传唤的主要内容,就是威胁他们不得为王宇和周世锋案发声,甚至还有国保威胁律师,如果不妥协,就对他们的妻子和孩子下手。
   
    文东海说:目前已经确认有十多名律师被他们正式抓捕了,然后还有60多位(实际已超80人)律师被约谈、被传唤、被非法扣押。还有一些律师他是反腐骚扰,谈一次不满意,还要谈第二次,要他们做保证,保证不在王宇、周世锋这个案发表意见,不能够评论,不去网上发言。有一个叫陈诚(音)律师的,他今天说,国保说,如果你要是不保证不在网上发言的话,他们会找他的儿子和老婆。这个形势非常严峻,我们律师这些天感到很无力。
   
    另一名律师指出,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知道有这样的一份名单,但名单的详情,他还不清楚。但是多家官媒已经报道,这件事是由公安部统一部署。
   
    他说:听说有这么一个名单,但这个名单到底是甚么样的一个名单我也不清楚,今天新华社、人民日报,还有央视的报道都出来了嘛,这个是公安部统一部署的。
   
    周日下午,即使在大规模的抓捕和传唤的压力之下,依然有网民发起声援“中国美丽岛”被捕律师的联署倡议,到本台截稿为止,已经有数百民众联署抗议当局抓捕律师。同时,美国三藩市等地,亦发起周日(12日)到中国领事馆抗议,声援被捕维权律师。
   
    另外,本台记者得知,在周六晚上11时,中共当局的中宣部和国信办提供一份由《人民日报》记者及新华社记者联合署名、题为《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被查揭开“维权”黑幕》的文章,并严令商业网站必须全文刊发。而印刷媒体转载,亦必须以该文为准,电视媒体就必须引用央视的报道。一名大陆媒体人告诉本台记者,根据大陆权力机构的运作模式,必须由更高的权力机构,在其中协调衔接公安部和意识形态主管机构。
   
    官媒发表的文章指,公安部摧毁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的一个涉嫌“重大犯罪团伙”,刑事拘留多名律师及相关人员;指他们“自编自导”,勾结维权人士及访民,将敏感事件炒作成政治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文章引用今年5月一宗事件,访民徐纯合在黑龙江庆安火车站被民警开枪打死,公安指他企图抢枪,但有网民质疑徐纯合的死与访民身分有关。公安花近两个月调查后,指是由“锋锐律师事务所”炒作出来,当时有一名律师认为案件有潜质变成政治事件,于是先在社交网站建立关注群组,再叫律师行的“打手”,在网上发布“是领导指使开枪”的消息。多名律师之后到庆安,指要帮死者讨回公道,令事件在网上疯传;另一名由律师行聘用的维权人士,就负责在网上炒热事件。
   
    大陆当局指,炒作成政治事件,让不知情的群众和网民跟进,煽动对政府的不满,是锋锐事务所一贯做法,从2012年7月以来,先后策划炒作40多宗敏感事件。新华社形容,炒作令锋锐事务所打响名堂,增加收入;而有份做打手的维权人士,亦增加知名度,更可藉机接受募捐。
(2015/1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