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
金光鸿文集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兼答胡佳兄弟问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二)
·建议美军对朝鲜实施“斩首“行动
·如何训练开放性思维(转)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我要競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
·台湾的律师同仁们都在忙着挣钱吗?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当前的主要问题是… —告台湾同胞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说中共邪,就邪在这里,意思是你即使退党了,也不能背叛党,不能背叛党的思想、党的理论、党的原则、党的纲领、党的利益……,在重大问题上要和党保持一致,还要时刻准备为党献出生命,加入中共青年团组织、中共少年先锋队组织的誓词里面都有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条款,事实上,我们看到,在中共治下,由于中共长期洗脑,其国民无论是否是党员,中共之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基础、无神论和阶级斗争为宗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早已成了国民人格的一部分,很多人自觉和不自觉地都把自己和中共视为一体了,和中共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江泽民1999年之所以能动用全国资源来镇压法轮功修炼团体,而且举国上下皆从,不是简单的一个体制问题所能解释得了的,关键还在于思想受了毒害,中共对法轮功酷刑转化,不就是要法轮功学员放弃他们所认识到的真理,来接受中共的歪理邪说吗?而且对那些拒不转化的学员进行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来进行医学移植,这岂又是一个体制问题所能担当得了的。就包括我前面引用的江天勇律师发的一条微博,江律师把国保警察对他和他家人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当成个人私仇了,江律师是我最尊敬的人权律师之一,我们曾经多次合作在国内从事维护人权的工作及承办案件,但我不能不说他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胡涂,他和那些为恶的国保警察都受了毒害,双方都把这种对抗看成了你死我活的个人恩怨了。
   
   对国保警察来说,他们是自觉地把自己跟中共视为一体,但是也有一个从正常人到中共狼狗的转变过程,他们也不是生来就是来替中共充当刽子手的,仅举一例“
   
   二零一一年十月,我去内蒙古自治区阿尔山市代理法轮功学员梁作荣被非法拘禁一案,我为会见我的当事人,跟国保大队长陈国东交流了近两个多小时,陈国东,至少一米八,看起来很精干的一个小伙子,我对他第一印象很不错,他也跟我说,他对我第一印象也很不错,事实上,近两个多小时,我们交流得很愉快,我们坐在一张长凳上,膝盖碰膝盖的,那真的是“促膝谈心”,谈到兴起时,我还会拍他肩背一下,我说我承办了40多件法轮功案件,陈说你才40多件啊,我都好几百了,你说他对法轮功不了解吗?不可能,他亲口跟我说法轮功学员给他寄的真相资料他都看了,他也承认都有道理,只有“天灭中共“这一点他不太理解,他甚至还跟我说,万一将来全国十三亿中国人都修炼了,大家都是好人了,万一外国人侵略我们,我们怎么办?陈还跟我说,他原先是干刑警的,后来才调到国保部门从事国内安全保卫工作,我就跟他说,你做刑警多正义啊,打击的是真正的刑事犯,保护民众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可你现在干的国内安全保卫工作专门抓好人、抓政治异议人士,真正在一线得罪人吃苦的是你们警察,升官保乌纱帽是你的上级,陈也表示说他开始也不理解国保工作,后来去进修了好多次,思想才转过弯来,并说这是政治工作,你律师只懂法律不懂政治,这个所谓的进修就是洗脑程序,中共在全国各大中城市建了无数的党校,定期或不定期的将中共党员和政府官员送去学习,美其名曰进修,实际上是混文凭和洗脑,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就是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的在职研究生,这是个名符其实的洗脑班,清华还授予习博士学位。
   
   后来,陈国东不仅没安排我会见,第二天我再次前去交涉时他还以所谓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我进行口头传唤,试图将我扣押,并威胁我说在阿尔山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情况非常复杂,治安状况不好,经常有人会莫名其妙地失踪或被打死,看得出来,他是想强迫我退出梁作荣一案的辩护,后来陈国东以我马上离开阿尔山市为条件解除了对我的控制,事发当场,我曾向张传利律师及北京市司法局陈莹辉通报情况进程,我回北京后没几天就听家属说梁作荣被劳教了。
   
   我承办的另一起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中共判刑十年的政治异见人士李铁,李铁的弟弟李钢嘲弄地对我说,我哥哥连一个街道办事处都颠覆不了,他还能颠覆国家政权?李铁的另一个弟弟李建跟承办警官李国盛是大学同学,后辞职去作拍卖经纪人,据他说,李国盛是为了升官才构陷李铁,在我代理本案过程中,李国盛已经从一个区分局调到市局去了,我在武汉市公安局一楼大厅里会见了李国盛两次,交涉会见事宜,李不仅盛气凌人,还多次威胁我。李建还告诉我就因为李铁写了几篇文章在国外发表挣了400美金,李建还告诉我说中共对异见人士有所谓“摇篮式打击”的策略,即将任何有可能威胁中共政权的人或事都扼杀在萌芽中,这我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前任中国警官的嘴里听说中共有这样的策略。
   
   为什么北京国保要屡屡骚扰江律师及其家人,承办李铁“煽颠”案件的警察李国盛和李铁的弟弟李建还是大学同学呢,那个传唤我的内蒙古警察陈国东我们相互都有认同感,而且相谈甚欢,为什么他要用尽心思赶我走,不让我介入替法轮功案件的辩护,为什么李国盛威胁我,也费尽心思不让我替李铁辩护,最终也没有让我会见李铁及出庭辩护……你说我和那些警察之间能有什么个人恩怨吗?有私仇吗?江天勇律师和那些北京国保有私仇吗?李铁和李国盛有私仇吗?梁作荣和陈国东有私仇吗?
   
   律师、法轮功学员、政治异见人士、警察、中共党员,小而言之,都是中国公民,都是中国人,血脉相连,有共同的祖先,共同的文化,共同的传统,曾几何时,我们敬天拜地,尊道崇祖,重德行善,上下五千年,历经战乱,人事沧桑而不改;大而言之,都是天地之中的人,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太阳不会给谁多一份灿烂和光明,雨露也不会给谁少一份滋润,我们享有天赋的生命、自由等基本人权,依一定的道德法则、礼俗、法律,生活在地球上,现在双方争战,乃至成仇,何其不幸!
   
   你可以说是主义之争,信仰之争,但如果是简单的主义之争和信仰之争,那不就是真理之争,真理不是越辩越明吗?为什么非要用强权和暴力还维护一个主义呢?其实细究起来,还是主义背后巨大的利益,当年毛泽东是为了利用这个主义来窃国,现在中共的继任者们是利用这个主义来达到其继续奴役国人和攫取各种垄断利益。武汉那个不让出庭辩护的警察李国盛不就是因为想升迁才构陷李铁吗?如果让我进入司法程序及出庭辩护,尽管改变不了结果,但不是将其丑恶面貌和嘴脸向国人、向全世界昭示吗?这显然会影响李国盛及其它涉嫌构陷李铁的中共官员的仕途;同理,那个自称处理了几百名法轮功学员内蒙古阿尔山市的警察如果让我和张传利律师介入此案,不是把阿尔山市司法系统及中共官员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同样向国人、向全世界昭示吗?而且这个陈国东也亲口跟我说,他好不容易混到国保大队长的位置;那些骚扰包括江天勇律师在内的北京国保不是照样有他们背后的政治上经济上的利益考虑吗?基层如此、高层亦如此,地位不一样,其利一也!
   
   其实细究起来,律师维护的公平、正义、法治,法轮功学员信奉的真、善、忍,政治异见人士追求的民主、自由、平等,难道你警察、中共党员就不需要这些吗?你们致力于维护的那个主义究竟给了你什么呢?除了一点物质和经济上的利益,可能的仕途,其它还有什么呢?可能还有一点心理上的优越感,不过我看现在早已经是恐惧感了吧,那个优越感早已是历史的陈迹了。
   
   但是律师维护的公平、正义、法治你们享有吗?那个重庆在派系斗争中被整的公安局长文强不是在面对他的同类对他的审讯时,他说,这一套都是我发明的,你们别想用这套来对付我!结果怎么样,丛林规则就是这样,弱肉强食;
   
   还有法轮功学员信奉的真、善、忍你警察和中共党员就不需要吗?你可以天天在媒体上、在工作中、在生活中用谎言包装自己、愚弄国人、鼓励你治下的官员、警察与百姓为敌,维护那个怎么也维护不了的表面的和谐与稳定,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身边的朋友、亲人个个都用谎言、用恶和斗来侍候你,没有友爱、没有真诚、没有亲人朋友之间的宽容和忍让,我看你一天也活不下去!
   
   政治异见人士追求的民主、自由、平等难道你警察和中共党员就不需要吗?你们不是天生的奴才自虐狂吧!你就不愿意生活在一个多元文化中?你就不愿意生活在一个自由社会、不会因为站错队、说错话、表错态丢乌纱帽甚至枉送一条性命?你不希望看到真实的新闻吗?你不希望听到孩子和亲人的真话吗?你就不希望人与人之间友爱互助平等吗?你不希望可以自由地出版著作吗?看看习八条,我真的很同情你们这些中共党员,连题个词、出本书、接受媒体采访的权利都没有,而且更要命的是,你加入了这个永远不能背叛的邪恶组织,连信仰宗教、信神的权利都要被剥夺,还只能偷偷摸摸地找人算算卦会不会丢官或者偷偷摸摸地到那个庙里进香保佑自己官福永享、色福永享、长命百岁!你说你中共是无神论为宗,你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前些年跑到武汉归元寺去干什么?不会是去砸佛像吧,谅他也没这个胆!
   
   也就是这个镇压法轮功的小丑把无数印制传播法轮功资料的法轮功学员投入大牢酷刑转化,自己却被剥夺了言论出版的自由,连题个词都要受限制,那个把李庄律师投入大牢的薄熙来不是也请了两名律师来替自己辩护,那些天天用谎言愚弄国人的中共官员自己也要看内参,那些放纵不法商人制造有毒有害食品和假药的人天天吃特供生病用进口药,那些践踏自由和人权的中共官员把家人移民国外自己也拿了多国护照随时准备投奔自由世界,那些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给学生洗脑的却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敌对势力国家去接受西方式教育……历史就是这样无情地嘲弄那些侵犯他人生命、自由和财产,践踏最基本的人权的人,正所谓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西谚云,向天空吐一口唾沫,最终必然会掉进自己眼睛里,如不悔改,更大的报应等在后面,历史地教训告诉我们,为了害怕正义的清算,作恶者往往首先想到的就是销毁证据,这个证据也包括那些助纣为虐的恶警,因为你们就是中共暴政的人证!
   
   所以你警察、中共党员维护的无神论、阶级斗争、唯物论和极权体制,你自己问问自己,除了他背后能给你带来的仕途升迁和经济利益外,就是血淋淋的你死我活的生死斗争,这个你死我活的生死之争,不唯在中共权贵与普通党员之间,中共利益集团与民众之间,就是在中共权贵之间也是斗的你死我活的,历史你们自己也看得到,我就不用多说了。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