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金光鸿文集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反抗策略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守土有责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金光鸿律师
   

   在今天的新唐人电视台新闻主页上读到这样一则新闻,题目叫《清华北大教授论法治 被批演双簧反民主》http://www.ntdtv.com/xtr/gb/2014/01/07/atext1038536.html
   
   “【新唐人2014年1月7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日前,有陆媒刊登了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和北京大学法学院前院长朱苏力有关中国法治的论述,随即引发网民舆论大反弹,热爆网路。有香港媒体发文,指朱王两人‘一个是反民主多过维护法治,另一个是反法治多过维护市场经济’,合起来等于变相宣传中国当下既不适合搞民主,亦不能完全寄望于法治,最终结论无非是要维护中共的一党专政。”
   
   二零一三年五月,王振民教授在华盛顿的Georgetown University 的法学院做演讲时,我曾经有幸亲临,王教授居然跟美国人谈什么“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这样的法律精神,真是令我大跌眼镜,王教授还对美国人说自己对习近平新一届政府的宪政承诺很有信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替中共忽悠老美来了。记得我曾经向王教授提过一个问题,就是当中国的监狱里还关押着大量的良心犯的时候,我们怎么能相信习近平的宪政承诺呢? 引起共鸣,演讲结束后,我还和王教授交换了名片,并且告诉他我在博讯开了一个博客,叫“告别中共,再造共和”,倡导司法改革。
   
   前不久,在网上得知王教授发表一篇文章,题目叫《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单看题目,我还挺欣慰的,心想,大概王教授看了我的博客有所悟吧!
   
   今天,看了这则新闻,是关于王振民和朱苏力教授的负面评价,起初,我心里是很颇不以为然的,因为我知道,法律这门学科无论从理论上来说,还是从应用上来说,都是非常专业的,不是一般人能搞得清楚的,哪怕你是大学毕业生甚至硕士、博士,如果你没有系统地学过法律,自学也好,拿学位也好,你的意见都是外行,在学界,有一句话叫隔行如隔山,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于是,我找了几篇相关的文章,浏览了一下。
   
   总的感觉是朱文的意思是呼吁维持现在的中共一党专制的独裁局面,连法治都不要搞,就现在这个样子最好;王文则是在呼吁要改良不要革命,否则会引发社会大动乱,还是大家坐下来谈一个国家出来比较好!
   
   先说朱苏力的《社会转型期不能过分迷信法治》,我觉得单看这个题目没有什么不对的,作为法律人,我是赞同迷信法治的,但我也同意朱教授的观点,就是“不能过分迷信法治”,凡事都有度,任何事情走极端都是不好的,“过分迷信”什么都不对。
   
   但是我读了朱教授的这篇文章,觉得不是一个法律人的思维,而是在替现政府继续搞专制独裁和人治摇旗呐喊,我为什么这么说呢?
   
   请看文中的一段:“我们要坚信我们要坚信法治,追求法治,完善法治,另外要防止过分迷信法治,觉得政府管的是错的,只有交给法律去管才是对的,事实上许多国家都有过这个经验,曾经有过制定大量法律的时期,而这些法律对市场经济是非常不利的,包括对整个社会转型。”
   
   在这段话里,朱教授把一个国家是由政府管还是由法律管绝对地对立起来了,稍微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在现代法治国家,政府是按照法律来管理国家的,即使中国古代的专制,也是有法律的,中国几千年以来是家国一体的制度,有句话叫“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还说“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你政府管,那也有个规矩吧,这个规矩不就是法律吗? 你总不能信口开河,今天一个电话这样管,明天一个条子又那样管,那不乱套了吗?中共执政六十四年,不就是这个现状吗?
   
   而且我认为,中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如何迷信法律的问题,而不是解决什么“过分迷信法律”的问题,你连“迷信法律”第一步都没做到,谈什么“不要过分迷信法律”呢?这不是瞎扯蛋吗?另外,学法律的人都知道,调整社会秩序除了法律之外,还有道德,这是中共的官方法律教科书都承认的,基本上是学法律的人的常识。
   
   堂堂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连法律人的常识都可以违背,这不是昧着良心说话吗?--中共给了你多少好处,就可以出卖灵魂?!须知,学者教授最可贵的还不是他出了多少专著,写了多少论文,而是他的独立的人格!
   
   我们再来看王振民教授的《法治没建立起来就搞民主是灾难》,谈这篇文章之前,先说说王教授的那篇《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题目是好题目,但是文章奇臭无比,这篇文章和王教授在华盛顿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学院的演讲如出一辙,还在谈什么“绝不应将宪法政治与党的领导对立起来”“一是如何实现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这样的陈词滥调,那就是赤裸裸地为中共的一党独裁当吹鼓手!
   
   再说《法治没建立起来就搞民主是灾难》,这篇文章有点长进,没有再出现什么“坚持党的领导”之类的赤裸裸的语句,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在民主大潮的冲击下,王教授还是在替中共站台。
   
   粗看起来,“法治没建立起来就搞民主是灾难”,这句话是没有错的,但是细究起来,外行人就不用说了,就是内行人也未必搞得清楚。试言之:
   
   其实,很简单,“法治”是个法学概念,“民主”是个政治学概念,前者是指一切国家权力机构的权力必须有法律授权,并且按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运作,法律没有授权的就不能做。而民主是指一切权利出自人民,主权在民。
   
   其实,法治和民主不是一对矛盾的概念,说的是一回事,就是人民通过相关的法律程序将自己的代表也好,代理人也好,选出来,让他们来代理自己行使权利,管理国家,而不是人人都参与国家的管理,这叫“代议制”,现代主流民主国家都是这个模式。
   
   换句话说,民主就是法治的同义语,王教授在这里故意将法治和民主这一对分属于不同学科的概念和范畴对立起来,其隐含的意思是现在暂时不能搞民主,要先搞法治,关键是如果有一个党或者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或者一些人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就没有真正的法治!
   
   两文结合起来的意思就是新唐人电视台的这则新闻中说的:“合起来等于变相宣传中国当下既不适合搞民主,亦不能完全寄望于法治,最终结论无非是要维护中共的一党专政。”
   
   看来大家都读明白了!
   
   我认为,王教授故意将民主和法治这一对表达同一个意思的不同学科的学术用语对立起来,与朱教授将本来不矛盾的“法律管”与“政府管”对立起来是一样的,起码说明了以下几个现象:
   
   1、中共再一次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在百年中共史上,每当中共遇到这种生存危机时,硬的软的、阴谋阳谋、枪杆子笔杆子就都来了,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可惜,现在老百姓也觉醒了,以往,中共首先是用杀人来制造恐惧以度过危机的,但是这次不灵了,法轮功学员也好,政治宗教异议人士也好,一般民众也好,没有一个怕死的,真应了李洪志先生在其《精進要旨 修内而安外》中所说:“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
   
   2、枪杆子不灵了那就找笔杆子吧,北大朱苏力、清华王振民是中国北大、清华两个中国最知名学府的法律学科的前沿“带头人”,他们拥有的话语权不是一般民众能拥有的,可以说起码在法律界拥有广泛的影响力吧,至于实际上是不是这样我们就不好说了,起码中共是这么认为的吧,否则,他们就不会精挑细选这两个奴才教授来在中共面临危机或危机已然到来时替主子站台了吧!只可惜,现在中共的御用文人名声都不太好,这不,一冒泡就被觉醒了的民众骂了个狗血淋头,看来我这篇文章纯属多此一举了!
   
   3、北大朱苏力、清华王振民之流与中共治下所有的御用文人其实是一脉相承的,都是中共治下,知识分子变节的一种表现,就是知识分子不以追求和传播真理为己任,而是专一向权贵献媚邀宠,教授不再是受人尊敬的职业,而是像歌厅妓院的站台小姐一样低贱,遭人唾弃,有人甚至干脆把教授戏称为“叫兽”,我看差不多,也许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人的道德堕落和人心败坏始于知识分子的全面变节!
   
   4、北大朱、清华王这时候跳出来,其实他们都有一个隐含的政治任务,就是替中共站台,它实际上是中共害怕革命爆发的一种表现,至于有没有人授意王教授和朱教授这么写那就不是我金光鸿律师能搞得清楚的了,如果是,那就太卑劣了,如果不是,那就更卑劣,前者是迫于压力,后者则纯属变节邀宠,昔有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今有王振民、朱苏力回眸一笑为邀宠!香山居士诗云,“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此之谓也!北大朱、清华王这么回眸向习近平一笑,全国所有的教授知识分子顿时黯然失色,不仅可以宠于今上,还可以名垂青史了,只是不知中共崩溃的那一天,朱王之流有何面目见中国知识分子的老祖宗孔圣人!而且大家都知道中共用人一向是用完就扔的,如果一不小心,不知哪一句话冒犯天庭,即便你有盖世的功劳也会惹来杀身之祸的,中共百年权斗史和中国五千年文明史都告诉我们,奴才没有一个是有好结局的!
   
   结语:
   
   所以,要按我说,既然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索性挺直了腰杆,宁可不做那个什么狗屁不值一文的教授,被人戏称为“叫兽”的职业,把心一横,好歹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不做马列毛共的孝子贤孙!
   
   而且我仍然并始终坚持认为,中国的唯一出路在于释放全部良心犯,并邀请台湾、西藏、新疆、蒙古、香港、澳门及全体海内外华人,组建司法改革委员会,修宪、公投,然后依宪法大选,还政于民,将国家的统一和宪政改良完成在一制宪会议上,也就是王教授说的“国家也可以谈出来而非打出来”的,这也许是避免革命爆发或社会大动乱的唯一出路了,否则,如果迟迟不决,依中国目前的局面,人心思变,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谁也无法预料,也不是中共几个党魁能控制的了的,更不是几个站台“叫兽”能忽悠了事的!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凌晨11:04修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