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金光鸿文集
告别中共
·中共是如何掠夺国民财富的?
·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
·政府能为我们做什么?
·“中国不能乱”是个伪概念
·从价值取向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放手即是生路 --二零一三年岁末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放手即是生路》续 --二零一四年春节前夕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告别中共宣言书
·从道德旨归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经济改革是个伪概念
·点评《李敖十评毛泽东》 --写在毛泽东忌辰37周年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时评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金光鸿律师
      
      10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长篇报导,称中共总理温家宝家族的隐秘财产不低于27亿美元,迅速成为海内外各大媒体的焦点,民间亦热议中。


      
      但焦点都集中在温总家族是否有所谓的隐私财产,大纪元直指其假,博讯则认为是保守派在18大前发动的对温总的立体媒体战,民间以余杰为代表的,素来直指温总乃影帝也,亦有人言,温总是中共内部推出来的“好总理”,以迎合国人的清官思想,愚弄国人,玩弄中共两面派手法!
   
      
      几年前,某曾言,要借温总的锅下我们自己的菜,这是现实主义的考量,子曰:不因人废言!然民间影帝派亦是现实主义的考量,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乃是国人觉醒的象征,因为中共谎言治国日久,何况政客之言,向来只能是反着听的。
      
      接下来说温总家族所谓隐秘财产之争,何清涟女士十月二十六日在推特上给温总支招,主动请查,还温总一个清白,好让国人重新鼓起对中共的希望:
      
      HeQinglian
      现在为温相辩护的人有大纪元与无数粉丝。我看鲍彤先生的意见很好,别人辩护,不如他自己请查。查清了,还他一个清白,在中共党内带个好头,让全国人民重新鼓起对中共的希望,于党于国于家均好。我们都非温家的管家,对不?
      
      某则以为,中共是一个又毒又烂的苹果,谁食谁受害,说温总家族就一尘不染,换了谁也不相信。让温总主动请查,实乃下下策,真查清了又如何?于中共何损?于百姓何益?温总要此清誉何用?再说中共查案的方法无所不用其极,举世皆知,你要什么证据它就能给你整出什么证据来,这不明明是温总的政敌所希望的结果吗?所以抛出温总家族隐私财产之事之人,分明是在转移公众视线,想把水搅混,自己好混水摸鱼,现在中共已是风雨飘摇,手上沾满中国民众鲜血的一派在做困兽斗,妄图继续把持政权,以维持其对中国人民的奴役和血腥暴政;而没有血债的另一派则力图撇清与血债派的关系,有忧患意识的中共内部官员甚至喊出了什么“改革求生存”之类的荒唐口号!
      
      求生存?求谁的生存?
      
      党吗?党只是一个抽象的组织,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要求它的生存干什么?是不是有人还想继续附在这个邪恶的党组织身上对中国民众敲骨吸髓?关于中共党的邪恶本质,从观念层面意识形态层面,到物化表现层面的邪恶性,九评作了非常详尽的理论分析和史实罗列,无须赘言,再说了,苹果烂了扔了就完了呗,放在房间里反而招引蛆虫。希望中共内部真正有忧患意识的官员,多为自己计,求生存当求自己的生存,不要当附在中共这个又毒以烂的苹果身上的对民众敲骨吸髓的蛆虫。
      
      这里给大家讲两个关于庄子的故事
      
      其一,《史记》载
      
      楚威王闻庄周贤,使使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庄周笑谓楚使者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绣,以入大庙。当是之时,虽欲为孤豚,岂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
      
      现在中共体制内的哪个官员,不是“郊祭之牺牛”呢?中共意识形态是邪恶的无神论和阶级斗争学说,其体制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暴力统治的工具,在这个邪恶的大染缸里为官为吏,任谁说自己百分之百干净,任谁也不相信,就是手上没有民众血债没有做几桩冤案的官吏,你敢说你没有挥霍过纳税人的钱粮?你敢说你没有助纣为虐?即使你的沉默,你的不作为,也是对天下百姓犯罪――纳税人用钱供养你,宪法和法律赋予你职责和权力,当纳税人及其家属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受到不法侵犯的时候,你那会在干什么?是在忙着站队、效忠?还是在观望?还是在哪个青楼用纳税人的钱买笑买欢?抑或又在哪个自由国家观光旅游?或者在酒席上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当清算日一到,你能幸免于法律的制裁乎?何况还有善恶有报的天理,到那时,你有权、有钱、有名,你能享受得了吗?没准,秦城监狱或者新疆劳改农场已经为你预备好了一个席位吧?即使死了,阎王殿前也得有个公道吧!十八层地狱还是浅的呢!那时,恐怕你想做一头庄子所说的“孤豚”也就是野猪,游戏于污渎中自快亦不可得了吧!
      
      另一个著名的说法“两臂重于天下”出自《庄子外篇》中的《让王篇》。
       
      韩、魏相与争侵地,子华子见(韩)昭僖侯。昭僖侯有忧色。子华子曰:今使天下书铭于君之前。书之言曰:左手攫之则右手废。右手攫之则左手废。然而攫之者必有天下,君能攫之乎?
       
      昭僖侯曰:寡人不攫也。子华子曰:甚善。自是观之,两臂重于天下也。身亦重于两臂。韩之轻于天下亦远矣。今之所争者轻于韩又远,君固愁伤生以忧戚不得也。僖侯曰:善哉!教寡人者众矣,未尝得闻此言也。子华子可谓知轻重矣。
      
      就是说有人把天下呈给你,但是有一个条件,你用左手取天下,就废你的右臂;你用右手取天下,就废你的左臂,但天下一定会给你,你会干吗?庄子文中的昭僖侯说“寡人不攫也”,意思是我不想取,你呢?没准有那些利令智昏的人会干呢!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曾经说过一段名言
      
      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蠢蠢欲动;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试问,现在中共哪个官员不是在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呢?那个叫薄熙来的,不就是冒着上绞首的危险试演了一把攫天下的游戏吗?现在是不是有人还在胆大妄为,蠢蠢欲动,铤而走险,继续践踏人间一切法律,甚或冒被绞首的危险在干攫天下的勾当呢?我不敢说!
      
      庄子在《杂篇•让王》
      
      道之真以治身,其绪余以为国家,其土苴以治天下。由此观之,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也,非所以完身养生也。今世俗之君子,多危身弃生以殉物,岂不悲哉!
      
      今天的中共官员,包括世人,又有几个不是心为物役,危身弃生以殉物呢?岂不悲哉!所以最高的大道是修身养性、返本归真,其他诸如富贵功名、爱恨情仇皆身外之物也!
      
      为温总计,莫如告别中共,将全部家族财产包括自己的一把老骨头全部奉献给自己深爱的也是天下百姓如久旱盼甘霖般地期望那比太阳还光辉的公平、正义降临在中华大地,则百姓幸甚!国家幸甚!天下幸甚!
      
      温总,您就给体制内那些良知尚存的官吏,或者良知给狼吃了,或者没有良知,想替自己找出路的官员带个好头吧!省得有人老说您是影帝,我亦替您打抱不平,知道您老人家心有余而力不足,但这件事不费您半分力气,只需要您有勇气、有智慧、有见识,敢于放弃一个旧身份,选择一个好未来就行!既是为自己,也是为他人,更是为了我们的民族,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不再受专制暴虐!
      
      先谢过了!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是凌晨零点四十二分于美国
(2015/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