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警惕自乱阵脚]
金光鸿文集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政治家修为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传统哲学
·庄子论“天子三剑”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中国会乱吗?--我读《论语》之“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惕自乱阵脚

警惕自乱阵脚
   
   
   金光鸿律师
   

   刚才在我的脸书上看到了脸友“David Ho”转发的吴学灿先生的一篇题为《警惕中共对民主运动的破坏》的篇文章,一看标题挺吸引人,以为又出了什么问题,通读了一篇,觉得有话要说,不吐不快,于是,就在我的脸书上写了如下一段评论,现转发于我的博讯博客之“告别中共再造共和”,以飨读者。
   
   评论原文没有段落,现分成段落以方便读者阅读,略有补充。
   
   我的评论原文如下:
   
   我来说一点自己的看法。
   
   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围着中共的指挥棒转,我们要把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这篇文章就是在围着中共的指挥棒转,有这个功夫为什么不研究一下反暴策略之类的呢?查特务必然搞的人人自危,好人也干不了正事。
   
   要知道,当年美国独立战争的时候,华盛顿在前方浴血奋战,很多殖民地的人在跟英国通敌,从来没听说美国人在查美奸的。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美国建国两百多年了,从来没听说美国人查美奸的,这是只有大气的民族才会有的。
   
   说句不客气的话,只有中国人喜欢查汉奸,还有法国人喜欢查法奸,而戴高乐将军对法兰西民族的劣根性的深恶而痛绝之,我金光鸿律师对中国人喜欢查汉奸的劣根性也是深恶而痛绝之的。(顺便说一句,据血型专家研究,法国的国民性跟中国的国民性相近,都是B血型民族:生性散漫,漫不经心,爱享受,不遵法纪,内斗……)
   
   出了问题,不反省自己有什么策略和战略上的错误被对手钻了空子,整天热衷于查汉奸,查特务,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样的人起到了中共特务起不到的作用,比特务还坏。
   
   我真不希望以后再看到有什么人在查特务啦,查汉奸了,这真是我们民族的劣根性,不能再玩了,一玩就自乱阵脚。
   
   还是对事不对人,对事不对身份为好。任何人,不管是谁,只要他干了利国利民的事,说了利国利民的话,我们就支持,反之,如果他说了不利于国家和人民的话,干了不利于国家和人民的事,不管他是什么民主人士也好,法轮功学员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人也好,我们都要指出他的错误和缺点,决不能姑息。
   
   看身份没有用的。谁跟你说过真的民主人士,真的法轮功学员就一定会一贯正确,永远正确了?!而特务就一定会一直错误,永远错误了?!这不还是中共式的极端思维在作怪吗?
   
   判断一个人,要看他说的话,干的事,而不是看他的身份!
   
   中华民国台湾,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中失利,身为国民党原党主席的马英九,不反省自己的执政失误,把选举失利归结什么“网络霸凌”,并且“马政府法务部长罗莹雪宣布,将修订法律限制网络言论”。(参见曹长青《马英九要把台湾变警察国家吗?》《网络“毁谤”马英九该当何罪》)
   
   从专制向民主的转变,不就是从身份到契约的革命或运动吗?台湾不是都民主了吗?为什么你马总统就一定比选民高明?因为你是总统你就全知全能?为什么政府就一定比网友更正确?出了问题不找自身的原因就想着禁言,这不还是专制社会身份决定一切那一套吗?不还就是皇上英明吗?
   
   所以,在我看来,这个马英九和中国国民党,跟那些整天抓汉奸,查特务的人实在是没什么两样,不要以为台湾可以选总统了,有民主了,人就自然变好了,没那事!
   
   转变人的观念实在太难,太难!所以,国父孙中山先生才说“知难行易”!
   
   最后补充一点:但你要说中国历史上没有类似美国这样大气民族的人,也太绝对了。
   
   读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官渡之战后,曹操缴获了袁绍大量的图书、资料、文件、书信等,发现其中很多自己手下写给袁绍的通敌信,曹操一份也没看,全部付之一炬。
   
   春秋时期楚庄王大宴文武,结果有人趁风吹灯灭之际调戏楚王宠妃许姬,慌乱中,许姬扯下了那人的帽缨向楚王告状,结果,楚王让在场所有的人摘下帽缨后,重新掌灯尽欢,后来,在战场上得蒙此人拼死力战战胜晋国,楚国得以强盛。《东周列国志》称此人名叫唐狡。
   
   君子隐恶而扬善,方是君子。这也是我金光鸿律师一直以来奉行的做人的准则。
   
   大恶没法隐,人尽皆知。君子隐小恶,是为了给人留下改过的余地;即使批评人,也当有劝勉之意在内,希望人能改过,而不是逞口舌之能,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建设性批评。扬善则是为了劝化世人,济世救民。
   
   美国殖民地的人跟英军通敌,和曹操的手下跟袁绍通敌的动机都是一样,是看一方力量弱小,跟强敌周旋以求自保;将军调戏楚王宠妃也是醉酒一时糊涂,此乃人之常情,又有多大过错呢?
   
   中共特务现在不也是多出于这种心理吗?
   
   当然也有很多为虎作伥的,不过,在我眼里,他们什么也不是,虚得很,可有人还就真拿他们当回事,我真替这些人着急。在历史的大趋势面前,连他们的主子也不过是小丑一个,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小题大做,把心思、时间和精力用错了地方!
   
   顺祝全球中文读者二零一五年新年快乐!
   
   谢谢阅读!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元月三日星期六傍晚七点零六分
   
   
   附:警惕中共对民主运动的破坏
   
   吴学灿
   
   今天有机会跟旧金山的侨界和一些朋友谈谈我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我很高兴。
   我有三个小标题:第一个小标题是《中共权力斗争的新花招》;第二个小标题是《特工在民运队伍中的三大作用》,可能比较新鲜一点;第三个小标题是《怎样应对共产党派进民运队伍掺沙子的特工》。
   
   中共权力斗争的新花招
   
   先讲第一个小标题,《中共权力斗争的新花招》。
   
   其实不是新花招了,是老花招了。我们知道,大家研究国共战争,谁胜谁负,其中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共产党的特工钻进了国民党的心脏,国民党军队指挥中心里面很多决策人都是共产党的特工。他们的暗战,他们的超限战,他们引以为傲。
   
   独立评论5月9日有一篇署名刘刚的文章,题目是《高瑜浦志强为何被抓,曾庆红放手一搏,习近平破釜沉舟》。曾庆红、习近平当然都不是好东西了。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中共政权的基石即特工系统。 联想到中共政权引以为傲的暗战、超限战等伎俩,使我们对中央政权加深了了解。
   
   刘刚的文章介绍说:“到了江泽民时代,这些特务就发展得遍布各地、遍布各行各业了。除了那些以记者(像我们这种人哪)或官员身份作掩护的传统特务外,更多的特务则是伪装成反对派人士、民运人士,甚至是访民、要饭的乞丐,还有一大批所谓的维权律师或人权律师。
   
   【注:艾未未拍的紀錄片“花好月圓”裡頭,有個退役警察、維權律師劉德軍,和劉沙沙,但是視頻並沒有給出結論,一切靠讀者自己判斷。】
   
   ”我们今天是民权讨论会,你不管讲人权也好,民权也好,改良也好,革命也好,急进也好,缓进(就是说比较温和的)也好,你必须面对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现实。我们做新闻工作者的,做编辑、做记者的,面对社会,观察社会,这个最大的实际问题就是什么呢?就是怎样面对共产党的破坏。如果我们对这个问题没有认识,我们讲那么多理论,做那么多事情,很可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为共产党的一派和另一派的斗争提供了方便。
   
   将特务伪装成反对派,原本是为了监视反对派的活动。但是,发展到曾庆红和周永康时期,这反对派的头面人物几乎都被他们派出的特务控制,甚至本身就是特务了。目前,这些特务们的主要行动目标不再是真正的反对派,而是他们在中共内部的敌对势力。以反对派的名义对这些人发起攻击,既能有效地打击对手而且赢得不明真相的人们的理解和支持。即使万一不成功,也能嫁祸于反对派、败坏反对派的名声。因此反对派或民运人士的身份,是特工们的最好的掩护身份。辛灏年先生跟我讲过一些他个人的遭遇,我觉得这个很多都是特工们搞的鬼,当然他这些事情跟别人没怎么讲过。特工系统攻击中共内部政敌的活动,大都以反对派的名义去进行。
   
   读了刘刚这篇文章,以前的许多谜团都能够豁然解开。最典型的就是钱云会被大卡车轧死的事件。大家都知道,浙江寨桥村的维权村长,被大卡车轧死了。就在全国网民义愤填鹰追查凶手的汹涌澎湃的浪潮中,几个号称维权人士、独立知识分子的所谓名人,组成了所谓的调查组,短短两三天,就作出了“普通交通事故”的结论,引起全国网民一片惊谔之声。然而,这个调查组的成员都是赫赫有名的维权人士、公民代表。尤其是为首的那一位,名声之高更是让人不能疑他的动机和调查的结论。
   
   【注:钱云会案发之后有数个民间调查团队前往乐清调查。第一组公民独立调查团由于建嵘领衔,包括笑蜀和赵晓等,第二组由王小山、窦含章带领众多网友,第三组是法学博士项宏峰律师和屠夫等人,第四組由彭剑律师、许志永博士、公民刘沙沙、张永攀和徐健组成的调查团。其中较有名的是王小山的团队和许志永的团队。经过48小时的调查后,许志永发布《公盟“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得出钱云会案件是一起普通交通事故的结论。许志永的调查报告引发大量质疑,但是韩寒在他的博文《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中对许志永的结论表达了支持。】
   
   当时我个人只是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当局允许他们去调查,却不允许别人去调查?为什么他们在短短两三天就能做出符合当局维稳需要的结论?配合这个调查组的还有名气更大的韩寒。这个韩寒,在钱云会事件不久之后,便抛出了“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轰动一时的网文,为中共当局的维稳事业做了出巨大的贡献。
   
   刘刚在文章中把这种用特工装扮成民运人士的做法称为“掺沙子”。回想起我在一九七二年从现役军人调到人民出版社,也是掺沙子。周恩来亲自批准,从全军抽调年轻的战士四十名,进入出版口,在知识分子这个淤泥成堆的地方掺沙子。像我这种沙子,后来变得比淤泥还要淤泥,这是主事者砸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的事情。
   
   特工在民运队伍中的三大作用
   
   第二个小标题,更实际了,就是特工在民运队伍中主要起什么作用。
   
   中共当局把有点独立思考的人通通当作淤泥,要派他们信得过的人打进来,改变成分,掌控局面,这种方法就是中共当局的“掺沙子”。现在的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当中,谁是真正追求自由民主的,谁是中共当局派进来掺沙子的特工,往往很难分得清楚。这些特工都是掌握了全国资源的中共当局专门训练出来的,他们混进民运队伍和维权人士当中,表现得比民运人士还要激进,比维权人士还要拼命维权,假的比真的还更像。这些派进民运队伍中的特工主要有三个作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