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石三生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八十九
   
   实际上,当李敖说出“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的大话时,他唯一自信可以不朽的三千万文字、就已经开始腐烂了。
   


   因为“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除了彰显痴狂外。不但不符合逻辑,还有作弊的观念在作祟:是第一,就不能是第二、第三;是第二,就不能是第一、第三;是第三,就不能是第一、第二。这都是最简单的常识。
   
   纵览古今中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李大师,还应该明白“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不仅仅意味着文学的鼎盛;还意味着人类对文学的审美取向。如果说爱情是文学亘古不变的主题,那么人类对爱情审美的复杂性,也必然决定了人类对文学审美的不一致。都喜欢一个人的文学;与都追求同一个女人,差不多是同样的道理,都是变态的。
   
   远的不说,只新中国以来,都喜欢鲁迅的结果,只能意味着新中国以来的文学、差不多都会进入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如此结论是显而易见的,新中国的文学、并没有为新中国带来文明。前三十年没有;后三十年也没有。前三十年无文明可言;后三十年仍然看不到文明。
   
   看看被人民寄予厚望的习先生的读书目录,也可知道为什么前后三十年都没什么文学的文明可言了。
   
   当然,仅就特色中国中央文明委的存在而言,也可印证了新中国的文学,绝不会超越现实、并带动现实社会进步。换言之、就是新中国的文学,是被文明牵着鼻子在走。落后于时代也就成了必然。
   
   本来呢,新中国文学的落后,与李敖大师是没什么关系的。即使他在台湾岛说出了那句不可一世的狂言。因为、无论怎么说,就算他三次蹲狱都与他的文学不相干,青年李敖掀起的“中西文化论战”还是文明于当局的统治的。
   
   但是、回到大陆的老年李敖,都做了些什么“文明”呢?鼓吹毛伟人、讴歌文革、对共产党“吾兄”极尽阿谀与奉承。好笑连中共自己都哀叹“腐败与反腐败成胶着状”了,李老爹还闭着眼睛说瞎话。如此文学,又怎么能不落后、不腐朽呢?
   
   估计啊,李老爹如果还是如此热衷于“放弃自由换宪法”,那些计划中的“千秋大作”未等问世,就已经开始变馊了。
   
   如果说李老爹喜欢“吾兄”的红屁屁只是不得其时、不得要领、不知羞耻的话;说中国文学的没落,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与其同僚们辛勤耕耘的结果,是再也不会差的。如果形容李老爹是短袖之癖;则莫言们就是喜欢在粪堆里茁壮成长。而蛆自然也会变蛹,蛹自然也会变蝇,蝇自然也会飞翔了。
   
   莫言们的文学,不会为人类带来文明。或从其吹捧鲁迅是“天才”时,就已经注定了的。世间三百六十行,也许行行都会出天才。唯独文学不可能。即便是有天才可以出娘胎就出口成章,那也只能算是堆砌文字的天才。尤其是鲁迅那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就更不可能有什么“天才文学”。因为文学的主题中、除了亘古不变的爱情,还有苦难与思想。思想或可以天成,但苦难与爱情,绝不可能是天才与生俱来的本领。
   
   卢梭够天才,也要到五六岁才读书,十几岁还有露阴癖。他的思想,也是在经历了那些人生的磨难、才形成的吧?
   
   莫言们吹捧鲁迅是天才,莫言们也追捧天才韩寒的“王天下有三重”。而“王天下”的概念,则又与李敖的“文天下”异曲同工。与文明背道而驰的,正是要“王天下”啊!“九王天下”犹不过瘾,定要一人王。如此这般,又怎么能文明的起来呢?
   
   说莫言们的文学腐朽,这是连他本人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在“那些人有罪”的演讲中,莫言哀叹:“我们的文学真能使人类的贪欲,尤其是国家的贪欲有所收敛吗?结论是悲观的”。
   
   可叹就是连莫言都不得不承认的文学的无能,有着“中国最厉害的女人”之誉的财新网,在其《腐败和酒---解读莫言的酒国》中,还大言不惭“《酒国》首先是对社会文化的颓废性的自我反思”,并且是对“民族的、集体的享乐主义欣快症”的阻断。”
   
   这那里是什么阻断啊!我看是书评者被阻断了脑神经还差不多。
   
   指望一个连自己都感到绝望的文学搞阻击,又怎么可能有什么文明进步可言呢?
   
   如果非要给中国的文学一个文明模样,怕是只有顾晓军先生倡导的“扛起复兴中国文学的大旗,从网络上雄起”了。
   
   在李敖们的助纣为虐下、在莫言们的蝇营狗苟下,新中国的文学、也只有日复一日的没落下去了。
   
   没落在“三个代表”的代表中,没落在“科学发展观”的发展中;
   
   没落在“三个自信”的自信中,没落在子虚乌有的“和谐”中;
   
   没落在“文明”的文明中,没落在对着宪法宣誓的誓言中;
   
   最终、会没落于一个“王天下”的梦中;
   
   而醒来时,一定是在三重门都接踵坍塌之后。
   
   【石三生 2015年12月5日星期六 04:34】
(2015/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