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石三生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八十五
   
   看到财新网的“审判长腰部扭伤 李庄诉中青报社名誉侵权案开庭推迟”时,自己就笑了。笑啥呢?
   
   一笑这法官审案,用的是脑袋,又不是腰。腰扭了,脑袋应该没拧吧?


   
   二笑这李庄果然厉害!
   
   中国的法律,别说开庭、闭庭任由法官们说了算的。便是那被法律严格限制的审理期限,不也是由着法院随意拿捏吗?如石三生此番诉潍坊市政府及其衙役,原定4月份结的案,至今都没有着落,也没听说潍坊中院的法官们扭了腰啊。
   
   北京东城区法院的审判长怎么会突然拧了腰呢?是被李庄吓的吧?想延期又不敢说,只好使出这空前未必绝后的烂招了。
   
   伤筋动骨、可是要一百天啊。李庄与贺卫方、以及庄粉与鹤粉们,这下可有的是时间等了。
   
   笑过之后,不由得又勾起了自己的好奇,便百度了一些关于李庄的旧闻、新闻来看。等看到“龚刚模妻子保藏可证明李庄无罪手机死前托人交给李庄”一节时,石三生大师我又乐了。
   
   而此番乐,却只是因为李庄自传的这一故事情节太他爷爷的离奇、太他爷爷的精彩!
   
   在这篇名为“ 《中国新闻周刊》多次深度专访李庄,长达十几个小时,独家披露“李庄案”全程内幕”中,“提要”是这么说的:
   
   “何以是李庄?当然与他张扬的个性有关,不愿配合重庆“打黑”大局,还多次与公安顶撞,逼着重庆警方非拿下他不可。现在回头反思,我们发现,如果律师权益能够得到保障,辩护制度能够得到充分贯彻,那么“打黑”过程中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伤害公民权益的恶性事件,地方执政当局也不会因此大损形象与信誉。”
   
   中国的新闻也会反思,这确实大出石三生我的意外。只可惜,够日的们只会“回头反思”,不会往回反思。
   
   为什么不学学文化部的考古专家呢?往前、往前、直到把唐舜尧禹的坟墓全都扒开,中国的历史不就清清楚楚了吗?
   
   啥叫“回头反思”啊!回过头来再反向思维,这不还是往前看吗?
   
   罢了,管它们咋想呢。用屁股、用脚、哪怕像北京东城区法院的审判长用腰思考,那都是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不是。还是看看新闻里独家披露的内幕吧。
   
   内幕一,“ 郭维国让司机去自己的车上取来一个纸箱子,对李庄说:这是朋友送我的东北名吃“沟帮子熏肉”。他先拿出一只熏鸡,示意看守所陪同的领导打开先尝一口。随后,屏退左右。“你吃吧,没有问题。” 李庄没有客气,两手不停地往嘴里塞肉。看着李庄狼吞虎咽,郭维国脱口而出一句话,“李庄,是条汉子”。说完,摘掉眼镜,泪流满面。”
   
   内幕二,“ 2009年12月12日,住在同事家中的李庄并未听取“不要出门”的嘱咐,他要给龚刚模妻子程琪一个交代,“我收了人家150万,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退出了。” 李庄装上此前为了逃避跟踪机卡分离、电池拆开的手机给程琪打电话,最终落入蹲点布控的重庆警方手中。 李庄进入程琪所住的北京大兴振国肿瘤医院病房后,将二人手机拆下电池藏于卫生间洗手池下。谈话还未展开即被逮捕。”
   
   内幕三,“ “她去世前把这包东西交给我,说‘这东西一定要交给李庄老师’。”龚刚华说,这是大嫂生前最后一句话。三天之后,程琪离开人世。程琪弥留之际,龚刚模被允许戴着手铐见她最后一面,但那时,程琪却一个字也不能说了。 李庄想起,被捕后被带到楼下,楼上传来程琪撕心裂肺叫声:“你们要干什么呀?” “当时她已经是奄奄一息,说话都要靠近才能听见,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后来我才知道她装作要上厕所,不让警方进去,以此保护手机。”李庄无限感慨。 自此,李庄不再怨恨龚家兄弟。 手机中,拍摄的正是会见龚刚模时的场景,隔着铁栅栏,对面坐着龚刚模,身后两个警察。 “他们说没有监视会见,这个证据出示,他们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虽然确认过程会很曲折,但李庄对申诉前景信心满满。”
   
   对内幕一,石三生我不怎么感兴趣,只是奇怪那郭维国竟然因为李庄 “是条汉子”就哭得像个娘们。心肠这么软,他是如何爬到厅级的、让重庆黑社会们闻风丧胆的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宝座上去的?
   
   难道是沟帮子熏鸡吃多了?
   
   对内幕二,石三生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感觉比中国那些专业的剧作家的剧本都精彩。
   
   李庄事先预料到了一切危险,为逃避跟踪,仔细到要机卡分离、电池拆开。如此重要的手机里的资料,李庄不会交给他的老板---彭真的儿子保管,也不会交给他已预知危险的朋友保管,更不会交给自己的老婆保管,而是要跑到最最危险的地方---龚钢模的老婆那里去,藏到卫生间的洗手池下。
   
   如此缜密的构思,用石三生大师我的话,就只能一个字:“佩服的很啊!”
   
   或许,中国的维权者们,都是像高瑜高老太一样又自负、又智商奇高吧?高瑜老太之所以手工录入“七不讲”,难道不是因为太鸟视了警察们的智慧吗?
   
   “老娘就是要把你们的国家秘密泄露出去,有本事、你们就抓我呀!”
   
   对内幕三,没啥好取笑的。只是感觉新闻周刊中的黑社会头子龚钢模的老婆,很像当年渣滓洞中的江姐、深明大义的很。
   
   当然,从程琪临终前的“这东西一定要交给李庄老师”,以及在北京大兴振国肿瘤医院“撕心裂肺叫声:“你们要干什么呀?”,都可以证明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李庄的手机的重要性。
   
   不知道李庄的老婆看到自己的老公如此信任一个当事人的老婆时,心里会怎么想?贺卫方们又将做何如是观呢?
   
   【石三生 2015年12月3日星期四 04:55】
(2015/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