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石三生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八十五
   
   看到财新网的“审判长腰部扭伤 李庄诉中青报社名誉侵权案开庭推迟”时,自己就笑了。笑啥呢?
   
   一笑这法官审案,用的是脑袋,又不是腰。腰扭了,脑袋应该没拧吧?


   
   二笑这李庄果然厉害!
   
   中国的法律,别说开庭、闭庭任由法官们说了算的。便是那被法律严格限制的审理期限,不也是由着法院随意拿捏吗?如石三生此番诉潍坊市政府及其衙役,原定4月份结的案,至今都没有着落,也没听说潍坊中院的法官们扭了腰啊。
   
   北京东城区法院的审判长怎么会突然拧了腰呢?是被李庄吓的吧?想延期又不敢说,只好使出这空前未必绝后的烂招了。
   
   伤筋动骨、可是要一百天啊。李庄与贺卫方、以及庄粉与鹤粉们,这下可有的是时间等了。
   
   笑过之后,不由得又勾起了自己的好奇,便百度了一些关于李庄的旧闻、新闻来看。等看到“龚刚模妻子保藏可证明李庄无罪手机死前托人交给李庄”一节时,石三生大师我又乐了。
   
   而此番乐,却只是因为李庄自传的这一故事情节太他爷爷的离奇、太他爷爷的精彩!
   
   在这篇名为“ 《中国新闻周刊》多次深度专访李庄,长达十几个小时,独家披露“李庄案”全程内幕”中,“提要”是这么说的:
   
   “何以是李庄?当然与他张扬的个性有关,不愿配合重庆“打黑”大局,还多次与公安顶撞,逼着重庆警方非拿下他不可。现在回头反思,我们发现,如果律师权益能够得到保障,辩护制度能够得到充分贯彻,那么“打黑”过程中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伤害公民权益的恶性事件,地方执政当局也不会因此大损形象与信誉。”
   
   中国的新闻也会反思,这确实大出石三生我的意外。只可惜,够日的们只会“回头反思”,不会往回反思。
   
   为什么不学学文化部的考古专家呢?往前、往前、直到把唐舜尧禹的坟墓全都扒开,中国的历史不就清清楚楚了吗?
   
   啥叫“回头反思”啊!回过头来再反向思维,这不还是往前看吗?
   
   罢了,管它们咋想呢。用屁股、用脚、哪怕像北京东城区法院的审判长用腰思考,那都是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不是。还是看看新闻里独家披露的内幕吧。
   
   内幕一,“ 郭维国让司机去自己的车上取来一个纸箱子,对李庄说:这是朋友送我的东北名吃“沟帮子熏肉”。他先拿出一只熏鸡,示意看守所陪同的领导打开先尝一口。随后,屏退左右。“你吃吧,没有问题。” 李庄没有客气,两手不停地往嘴里塞肉。看着李庄狼吞虎咽,郭维国脱口而出一句话,“李庄,是条汉子”。说完,摘掉眼镜,泪流满面。”
   
   内幕二,“ 2009年12月12日,住在同事家中的李庄并未听取“不要出门”的嘱咐,他要给龚刚模妻子程琪一个交代,“我收了人家150万,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退出了。” 李庄装上此前为了逃避跟踪机卡分离、电池拆开的手机给程琪打电话,最终落入蹲点布控的重庆警方手中。 李庄进入程琪所住的北京大兴振国肿瘤医院病房后,将二人手机拆下电池藏于卫生间洗手池下。谈话还未展开即被逮捕。”
   
   内幕三,“ “她去世前把这包东西交给我,说‘这东西一定要交给李庄老师’。”龚刚华说,这是大嫂生前最后一句话。三天之后,程琪离开人世。程琪弥留之际,龚刚模被允许戴着手铐见她最后一面,但那时,程琪却一个字也不能说了。 李庄想起,被捕后被带到楼下,楼上传来程琪撕心裂肺叫声:“你们要干什么呀?” “当时她已经是奄奄一息,说话都要靠近才能听见,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后来我才知道她装作要上厕所,不让警方进去,以此保护手机。”李庄无限感慨。 自此,李庄不再怨恨龚家兄弟。 手机中,拍摄的正是会见龚刚模时的场景,隔着铁栅栏,对面坐着龚刚模,身后两个警察。 “他们说没有监视会见,这个证据出示,他们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虽然确认过程会很曲折,但李庄对申诉前景信心满满。”
   
   对内幕一,石三生我不怎么感兴趣,只是奇怪那郭维国竟然因为李庄 “是条汉子”就哭得像个娘们。心肠这么软,他是如何爬到厅级的、让重庆黑社会们闻风丧胆的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宝座上去的?
   
   难道是沟帮子熏鸡吃多了?
   
   对内幕二,石三生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感觉比中国那些专业的剧作家的剧本都精彩。
   
   李庄事先预料到了一切危险,为逃避跟踪,仔细到要机卡分离、电池拆开。如此重要的手机里的资料,李庄不会交给他的老板---彭真的儿子保管,也不会交给他已预知危险的朋友保管,更不会交给自己的老婆保管,而是要跑到最最危险的地方---龚钢模的老婆那里去,藏到卫生间的洗手池下。
   
   如此缜密的构思,用石三生大师我的话,就只能一个字:“佩服的很啊!”
   
   或许,中国的维权者们,都是像高瑜高老太一样又自负、又智商奇高吧?高瑜老太之所以手工录入“七不讲”,难道不是因为太鸟视了警察们的智慧吗?
   
   “老娘就是要把你们的国家秘密泄露出去,有本事、你们就抓我呀!”
   
   对内幕三,没啥好取笑的。只是感觉新闻周刊中的黑社会头子龚钢模的老婆,很像当年渣滓洞中的江姐、深明大义的很。
   
   当然,从程琪临终前的“这东西一定要交给李庄老师”,以及在北京大兴振国肿瘤医院“撕心裂肺叫声:“你们要干什么呀?”,都可以证明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李庄的手机的重要性。
   
   不知道李庄的老婆看到自己的老公如此信任一个当事人的老婆时,心里会怎么想?贺卫方们又将做何如是观呢?
   
   【石三生 2015年12月3日星期四 04:55】
(2015/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