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石三生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二十四
   
   偶然看到、北大博士生导师钱理群先生的“鲁迅是具有民族精神源泉性的作家”。说通过鲁迅与梁实秋论战的《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可看出鲁迅其实是在“讲理”。
   
   于是,石三生便去网上翻出鲁迅的原文,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实在是没有看出此文中何处是“讲理”?尤其是被钱老先生特别赞誉的“乏走狗”,除了像如今的党一样的尖酸刻薄、赐石三生为“十三省”外,更加看不出有“在今天仍有很大的现实性”。


   
   当然,如果鲁、梁换一下位,不但当初很切切。便是延续到现实中,也可算是“犬儒”们的又一具有历史传承的福利了。
   
   很显然,鲁迅一派既然先行质疑梁实秋是为资本家所豢养的走狗,自然就应该拿出一点像样的证据来。而不能实在无理可讲了,就诬蔑人家是为所有的资本家服务。即便是被所有的资本家都赶出门来,也仍旧是资本家的“乏走狗”。
   
   如此便是讲理,那些泼妇们骂街岂不都是在讲理了吗?就好比要污一个女子的清白,硬说人家是乱搞。即便没有乱搞,也仍然是见了男人就想脱裤子的货色。这算是哪门子的讲理呢?
   
   倒是人家梁实秋已经点明鲁迅们“到××党去领卢布”了。鲁迅难道可以证明自己是被诬陷了吗?“左联”的经费与卢布会一点干系都没有吗?
   
   由此可见,鲁迅其实是不会讲道理的。尤其是被戳中了痛处的时候,除了信誓旦旦,就只有强词夺理了。
   
   比如,对白羽遐等的“所以日本杂志所载调查中国匪情文字,比中国自身所知者为多,而此类材料之获得,半由受过救命之恩之共党文艺份子所供给;半由共党自行送去,为张扬势力之用,而无聊文人为其收买甘愿为其刺探者亦大有人在。闻此种侦探机关,除内山以外,尚有日日新闻社,满铁调查所等,而著名侦探除内山完造外,亦有田中,小岛,中村等。”
   
   鲁迅是如何讲理、予以反驳的呢?他只会说“至于内山书店,三年以来,我确是常去坐,检书谈话,比和上海的有些所谓文人相对还安心,因为我确信他做生意,是要赚钱的,却不做侦探;他卖书,是要赚钱的,却不卖人血:这一点,倒是凡有自以为人,而其实是狗也不如的文人们应该竭力学学的!”
   
   不知钱理群先生认为这也算是“讲理”吗?人家说你与特务勾搭。你却赌咒发誓说那特务就是一个本分的生意人。果然内山丸造只是一个普通的日本浪人,他为什么能帮助郭沫若等逃亡、帮助方志敏将书信转给中央呢?
   
   值此顾晓军先生的《打倒鲁迅》一书将要问世之际,真不知钱理群老先生还宣扬“鲁迅是具有民族精神源泉性的作家”用意何在?
   
   果然“乏走狗”还有什么“现实意义”。钱老先生可否向世人举例一二予以证明呢?
   
   【石三生 2015年12月21日星期一 10:18】
(2015/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