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石三生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一十一
   
   真郁闷,猜个谜语都受限制。既然如此,还是回到同样受限制的、关于茅于轼茅老爹的话题吧。
   
   在继续批茅粉近乎脑残的“脊梁与希望”文之前,免不了去百度了一下茅老头的最新动向。乖乖,怪不得连顾晓军先生都以为“近年,茅于轼文章极少”呢。原来,茅老爹早已经腾笼换鸟、与韩寒一样升级到博客3.0时代的微博里去了。


   
   算算,茅于轼的新浪、腾讯粉丝合计也接近千万了。这么多粉丝了,还要玩一一答复人民来信的招式。累死、累到没功夫琢磨点儿天理伦常也是很正常的吧?
   
   点开茅老先生的两大门户,知道了一个新词---“人文经济学”。愣了足足有几百秒,也没想明白这是个啥玩意儿?小时候、学过政治经济学。大了、才知道那是坏东西;茅老头子将政治改成了“人文”,有啥高妙的呢?
   
   政治,不就是玩人的吗?难道“人文”不是玩人的、是玩文化的?
   
   一脑袋浆糊中,百度了“人文经济学”来看,就看到了“茅于轼:我们为什么需要人文经济学”。
   
   根据茅老爹的说法,“人文经济学”好像还是他最先提出来的。并为此成立了一个什么“人文经济学会”的组织机构。
   
   略读一遍,知道了所谓的“人文经济学”,大概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从生活出发,不是从理论出发”;
   
   二是“人文经济学有点模糊,不那么可靠,这也是我们自己要加以注意的问题。但是模糊不等于错误,有正确的模糊,有错误的模糊”;
   
   三是“把“科学发展观”变成我跟中央保持一致,开口也好,文章也好,一上来就提“科学发展观”,但是到底科学不科学?天晓得。我们真的需要科学发展观,这个科学发展观就是要建立在很牢靠的逻辑基础上。我们有很多例子可以说明,一个事情是否符合科学发展观”;
   
   看了半天,虽然还是没搞懂“人文经济学”是什么玩意儿。但却知道取代了“政治”的“人文”,反而与“科学发展观”高度一致。
   
   那么,石三生不禁要请教茅先生:“科学发展观”是不是政治呢?
   
   如果是,人文经济学是否可以叫做“科学发展观经济学”?如果不是,人文经济学为什么会与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政治主张默契到如同穿一条裤子呢?
   
   除了没搞懂这人文与政治有什么区别。还没搞懂模模糊糊的人文经济学,到底是想模糊人文、还是要模糊经济?
   
   而且,就“人文经济学是从生活出发,不是从理论出发”而言,也实在没看出与八十年代的“摸着石头过河”有多少异样?更加没看出“人文”与“市场”的区别在哪里?
   
   又模糊又令人费解,茅先生的人文经济学不成“化简为繁”的学问了吗?而“化简为繁”,不又成顾晓军先生所说的“愚人”的学问?
   
   仅以所谓的经济学理论而言,茅先生的“人文经济学”实在不如顾先生的“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通彻、易懂。新中国前后三十年经济社会的是是非非,改革开放以后、新中国到底取得了怎样伟大的成就?只需运用顾先生的“时代指数”、就可看得十分明白了。
   
   虽然可能是自己太愚蠢、最终也没搞懂茅先生的“人文经济学”是什么?但却知道了茅先生此举是想用这本就一脑袋模糊的学问来普渡众生。这,就是传说中的头痛医脚吧?
   
   而这头痛医脚的学问,看起来却是又是如此熟悉:鲁迅是这么做的;洋人杨恒均的民主启蒙是这么做的;茅于轼茅老爹的人文经济学也是意在底层民众。他们最大的区别,却不过是一个从文化入手;一个是从政治着眼;而茅老爹,却是主攻经济。
   
   更加他爷爷的玄了又玄的,是中医中还真有头痛医脚的方子。
   
   【石三生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09:14】
(2015/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