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石三生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老领导欲盖弥彰 郭文贵敛财有道
·此郭文贵不是彼郭文贵
·刘刚与郭文贵貌离神合
·刘刚妙计安天下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与王恩哥
·郭文贵首战五连胜 螳螂党隔海羞死牛
·和尚被抓,郭文贵再胜一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一十一
   
   真郁闷,猜个谜语都受限制。既然如此,还是回到同样受限制的、关于茅于轼茅老爹的话题吧。
   
   在继续批茅粉近乎脑残的“脊梁与希望”文之前,免不了去百度了一下茅老头的最新动向。乖乖,怪不得连顾晓军先生都以为“近年,茅于轼文章极少”呢。原来,茅老爹早已经腾笼换鸟、与韩寒一样升级到博客3.0时代的微博里去了。


   
   算算,茅于轼的新浪、腾讯粉丝合计也接近千万了。这么多粉丝了,还要玩一一答复人民来信的招式。累死、累到没功夫琢磨点儿天理伦常也是很正常的吧?
   
   点开茅老先生的两大门户,知道了一个新词---“人文经济学”。愣了足足有几百秒,也没想明白这是个啥玩意儿?小时候、学过政治经济学。大了、才知道那是坏东西;茅老头子将政治改成了“人文”,有啥高妙的呢?
   
   政治,不就是玩人的吗?难道“人文”不是玩人的、是玩文化的?
   
   一脑袋浆糊中,百度了“人文经济学”来看,就看到了“茅于轼:我们为什么需要人文经济学”。
   
   根据茅老爹的说法,“人文经济学”好像还是他最先提出来的。并为此成立了一个什么“人文经济学会”的组织机构。
   
   略读一遍,知道了所谓的“人文经济学”,大概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从生活出发,不是从理论出发”;
   
   二是“人文经济学有点模糊,不那么可靠,这也是我们自己要加以注意的问题。但是模糊不等于错误,有正确的模糊,有错误的模糊”;
   
   三是“把“科学发展观”变成我跟中央保持一致,开口也好,文章也好,一上来就提“科学发展观”,但是到底科学不科学?天晓得。我们真的需要科学发展观,这个科学发展观就是要建立在很牢靠的逻辑基础上。我们有很多例子可以说明,一个事情是否符合科学发展观”;
   
   看了半天,虽然还是没搞懂“人文经济学”是什么玩意儿。但却知道取代了“政治”的“人文”,反而与“科学发展观”高度一致。
   
   那么,石三生不禁要请教茅先生:“科学发展观”是不是政治呢?
   
   如果是,人文经济学是否可以叫做“科学发展观经济学”?如果不是,人文经济学为什么会与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政治主张默契到如同穿一条裤子呢?
   
   除了没搞懂这人文与政治有什么区别。还没搞懂模模糊糊的人文经济学,到底是想模糊人文、还是要模糊经济?
   
   而且,就“人文经济学是从生活出发,不是从理论出发”而言,也实在没看出与八十年代的“摸着石头过河”有多少异样?更加没看出“人文”与“市场”的区别在哪里?
   
   又模糊又令人费解,茅先生的人文经济学不成“化简为繁”的学问了吗?而“化简为繁”,不又成顾晓军先生所说的“愚人”的学问?
   
   仅以所谓的经济学理论而言,茅先生的“人文经济学”实在不如顾先生的“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通彻、易懂。新中国前后三十年经济社会的是是非非,改革开放以后、新中国到底取得了怎样伟大的成就?只需运用顾先生的“时代指数”、就可看得十分明白了。
   
   虽然可能是自己太愚蠢、最终也没搞懂茅先生的“人文经济学”是什么?但却知道了茅先生此举是想用这本就一脑袋模糊的学问来普渡众生。这,就是传说中的头痛医脚吧?
   
   而这头痛医脚的学问,看起来却是又是如此熟悉:鲁迅是这么做的;洋人杨恒均的民主启蒙是这么做的;茅于轼茅老爹的人文经济学也是意在底层民众。他们最大的区别,却不过是一个从文化入手;一个是从政治着眼;而茅老爹,却是主攻经济。
   
   更加他爷爷的玄了又玄的,是中医中还真有头痛医脚的方子。
   
   【石三生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09:14】
(2015/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