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石三生
·热烈祝贺外交政策继续装傻
·顾晓军大败美国外交政策
·Warmly congratulate the foreign policy continues to play the fool
·Time 龌龊之极obama 牙白心黑
·Gu Xiaojun defeated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时代风云人物—全球顶级思想家顾晓军
·Time the dirty extremely obama the teeth white heart black
·Times influential man - the world's top thinkers Gu Xiaojun
·风云人物顾晓军反智先锋数时代
·外交政策真白痴 时代风云已式微
·Influential man Gu Xiaojun Anti intellectualism pioneer is TIME
·"Foreign Policy" true idiot, "TIME" already fading
·奥巴马豪赌时代周刊 顾晓军智胜外交政策
·Obama gamble times weekly Gu Xiaojun outwit foreign policy
·时代周刊诡计多端 顾晓军思想真精彩
·时代周刊不堪凌辱 借韩媒反驳石三生
·回味顾晓军思想 看时代周刊作弊
·The U.S. TIME crafty Gu Xiaojun ism brilliant
·打倒奥巴马 解放中国人
·Time magazine unbearable humiliation borrow Korean media refute Shi Sa
·To aftertaste Gu Xiaojun Thought Time magazine cheating
·Down with Obama liberat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
·Down with Obama liberat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
·时代周刊放软话 风云人物成悬念
·Time to put the soft words, Influential man into apprehensively
·时势成就顾晓军 时代周刊枉意淫
·The current situation Achievement Gu Xiaojun Times in vain to comfort
·奥巴马愚民有方 美国人无知超常
·外交政策已销魂 时代周刊必黯然
·Obama is good at fooling the people-Americans ignorant extraordinary
·诺贝尔奖无阳谋 时代周刊多阴招
·Foreign policy overwhelmed with sorrow or joy ,Time Intense darkness w
·Foreign policy overwhelmed with sorrow or joy ,Time Intense darkness w
·奥巴马为囚徒发飙 美议员替罪犯维权
·Nobel Prize without the open conspiracy Times and more underhand
·问中宣部:习总不封路,你们还封网?
·时代周刊黔驴技穷 诺贝尔奖追腥逐臭
·时代周刊黔驴技穷诺贝尔奖追腥逐臭
·时代与外交政策为何敢愚弄中国
·莫言获奖----中共喜成人类最阴暗面
·习近平呼应顾晓军 刘云山趣谈李瑞环
·时代风云人物没有顾晓军的后果
·时代周刊正难产 诺贝尔奖已沉寂
·时代周刊不分善恶 顾晓军思想有公正
·奥巴马松口人权 顾晓军再胜美国
·奥巴马幡然悔悟 时代周刊难回首
·Obama relax mouth human rights Gu Xiaojun again wins the America
·Obama wake up to reality Times could not look back
·顾晓军忍辱负重奥巴马思过向善
·中宣部禁言误国 时代周刊坑华夏
·Gu Xiaojun swallow humiliation and bear a heavy load Obama Forsake her
·The Central Propaganda Department Ban on speech, mislead the country.T
·中美杀童案的表象与深层次
·中美杀童案的表象与深层次之中国篇
·America China Kill children case Superficial and deep
·时代周刊树歪风 美国社会缺公正
·就风云人物评选致时代周刊的公开信
·就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奥巴马的公开信
·就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奥巴马的公开信
·就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中共的公开信
·就推荐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就时代周刊风云人物致骆家辉的公开信
·Because TIME weekly influential man and give Obama's open letter
·Cause TIME weekly influential man and give the Chinese Communist open
·Cause recommended TIME weekly influential man and give Xi Jinping's op
·时代周刊举止失措顾晓军主义公正无敌
·About TIME weekly influential man and give Luo Jiahui's open letter
· Time magazine behavior mismanage,Gu Xiaojun ism the public impartiali
·陈水扁告洋状与马英九告瞎状
·輔導馬英九告瞎狀
·為工商聯副主席李彥宏的無知叫聲好
·網路民評官版中國十大新聞
·2012年中国十大新闻之十
·向习办推荐一下顾学
·向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推荐一下顾学
·向中共各民主党派及工商联推荐一下顾学
·2012网络民评版中国十大公知
·2012 Network Public Evaluation version of China's ten largest public i
·红黑法拉利
·向刘云山推荐一下顾学
·向国家主席胡锦涛推荐一下顾学
·中共执政的败笔---先德体,反智思
·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的推荐信(一)
·To the Norwegian 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 recommendation letters (a
·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的推荐信(二)
·习近平的复兴梦与顾晓军的第一猜想
·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的推荐信(三)
·To the Norwegian 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 recommendation letters (b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的公开信
·To the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Aung San Suu Kyi's open letter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To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the Dalai Lama an open letter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第二封信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第三封信
·To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the Dalai Lama's second letter
·与达赖喇嘛漫谈一下顾学与时局
·To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the Dalai Lama's third letter
·向达赖喇嘛请教一下民主与佛宗
·与达赖喇嘛聊聊诺贝尔与转世说
·原告给被告潍坊市委书记许立全的公开信
·请达赖喇嘛看看顾学及南周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一十一
   
   真郁闷,猜个谜语都受限制。既然如此,还是回到同样受限制的、关于茅于轼茅老爹的话题吧。
   
   在继续批茅粉近乎脑残的“脊梁与希望”文之前,免不了去百度了一下茅老头的最新动向。乖乖,怪不得连顾晓军先生都以为“近年,茅于轼文章极少”呢。原来,茅老爹早已经腾笼换鸟、与韩寒一样升级到博客3.0时代的微博里去了。


   
   算算,茅于轼的新浪、腾讯粉丝合计也接近千万了。这么多粉丝了,还要玩一一答复人民来信的招式。累死、累到没功夫琢磨点儿天理伦常也是很正常的吧?
   
   点开茅老先生的两大门户,知道了一个新词---“人文经济学”。愣了足足有几百秒,也没想明白这是个啥玩意儿?小时候、学过政治经济学。大了、才知道那是坏东西;茅老头子将政治改成了“人文”,有啥高妙的呢?
   
   政治,不就是玩人的吗?难道“人文”不是玩人的、是玩文化的?
   
   一脑袋浆糊中,百度了“人文经济学”来看,就看到了“茅于轼:我们为什么需要人文经济学”。
   
   根据茅老爹的说法,“人文经济学”好像还是他最先提出来的。并为此成立了一个什么“人文经济学会”的组织机构。
   
   略读一遍,知道了所谓的“人文经济学”,大概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从生活出发,不是从理论出发”;
   
   二是“人文经济学有点模糊,不那么可靠,这也是我们自己要加以注意的问题。但是模糊不等于错误,有正确的模糊,有错误的模糊”;
   
   三是“把“科学发展观”变成我跟中央保持一致,开口也好,文章也好,一上来就提“科学发展观”,但是到底科学不科学?天晓得。我们真的需要科学发展观,这个科学发展观就是要建立在很牢靠的逻辑基础上。我们有很多例子可以说明,一个事情是否符合科学发展观”;
   
   看了半天,虽然还是没搞懂“人文经济学”是什么玩意儿。但却知道取代了“政治”的“人文”,反而与“科学发展观”高度一致。
   
   那么,石三生不禁要请教茅先生:“科学发展观”是不是政治呢?
   
   如果是,人文经济学是否可以叫做“科学发展观经济学”?如果不是,人文经济学为什么会与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政治主张默契到如同穿一条裤子呢?
   
   除了没搞懂这人文与政治有什么区别。还没搞懂模模糊糊的人文经济学,到底是想模糊人文、还是要模糊经济?
   
   而且,就“人文经济学是从生活出发,不是从理论出发”而言,也实在没看出与八十年代的“摸着石头过河”有多少异样?更加没看出“人文”与“市场”的区别在哪里?
   
   又模糊又令人费解,茅先生的人文经济学不成“化简为繁”的学问了吗?而“化简为繁”,不又成顾晓军先生所说的“愚人”的学问?
   
   仅以所谓的经济学理论而言,茅先生的“人文经济学”实在不如顾先生的“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通彻、易懂。新中国前后三十年经济社会的是是非非,改革开放以后、新中国到底取得了怎样伟大的成就?只需运用顾先生的“时代指数”、就可看得十分明白了。
   
   虽然可能是自己太愚蠢、最终也没搞懂茅先生的“人文经济学”是什么?但却知道了茅先生此举是想用这本就一脑袋模糊的学问来普渡众生。这,就是传说中的头痛医脚吧?
   
   而这头痛医脚的学问,看起来却是又是如此熟悉:鲁迅是这么做的;洋人杨恒均的民主启蒙是这么做的;茅于轼茅老爹的人文经济学也是意在底层民众。他们最大的区别,却不过是一个从文化入手;一个是从政治着眼;而茅老爹,却是主攻经济。
   
   更加他爷爷的玄了又玄的,是中医中还真有头痛医脚的方子。
   
   【石三生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09:14】
(2015/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