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匣子说话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GT:川普也在磨刀了!
·GT:川普是好样的!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GT:郭文贵爆料的意义何在?
· GT:美国的“三权分立”出了纰漏
· GT:美国奥巴马政府驻华临时代办的自我炒作秀
·GT:毛共妄图与美国决一死战之由来有自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点个赞
· GT:苟延残喘的“北大人”
·全民炼钢铁,还是钢铁炼全民?
·刘晓波牺牲的意义究竟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黑匣子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乃是最黑恶的黑社会主义,故称之为“共产黑社会主义”。马列斯毛们本质上是反对人性、反对人类的,这就决定了他们的一切(如目的、手段、组织、方针、政策等)都是不可告人的,是见不得阳光的,只有打入地下,钻进阴沟,组成黑社会组织,从事黑社会活动,月黑杀人,风高放火,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没有原则,没有理性,没有人道,没有尊严,没有法律。即使现在,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虽然随着环境条件的变化,虽然从阴沟里或黑窑中钻出来了,虽然坐了“龙庭”了,表面上看似乎有所好转,但本质上还是一个黑社会组织,与执政之前完全一样的,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打着冠冕堂皇的牌子,一面高唱红歌,激昂慷慨,岸然道貌,一面欺心暗室,男盗女娼,无恶不作,仍然可以干出为高智晟律师、郭飞雄律师、陈光诚律师、浦志强律师等这样有良知的年轻的维权律师们所想象不到的黑暗罪恶来也!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时事琐记

   

   
   杨鲁军

    2015年12月4日,曾于2012年3月15日被密捕、后被秘判四年半有期徒刑、正在武汉监狱服刑、剩余刑期不足十个月、1971年4月生人、从未有过心脑血管病史的徐明离奇死于心肌梗塞、且死后遗体迅速被火化——作为薄案最重要的知情人见证人之一,徐明之死震惊圈内外……贺卫方教授的评论是“活得张扬,判得诡异,死得神秘”;张宏良教授说“徐明突然死了,薄的法国房产受贿案的唯一证人永远死无对证了,薄案变成了铁案”;张鸣教授说“一个神秘商人的意外死亡,这里的信息量真大,大到了可以让你靠想象写部小说的地步”;与徐明深交凡二十余年的家昌兄写了一幅在12月7日徐明大连告别仪式上唯一悬挂于中央位置的挽联:“侠义心肠机敏目光壮哉何惧工商风浪,真纯肝胆雄豪手面痛矣竟沉宦海波涛”;良彪大律师则予以小结:“神秘商人的离奇身亡引发左派右派的共同焦虑?”……
    我的看法:徐明之死,晦暝混沌——撇开薄案不论,它所引发的最大震撼和担忧是:中国政治会否由此而走向完全悖离法律的“黑道化”?!我知道这是一个圈内高度紧张、焦虑而又不愿直接说出来的问题……依中国国情,执政党内的政治斗争、高层政治角逐直接关乎党国安危和民众祸福。文革结束后,小平陈云耀邦等领导人除了决定将党的工作重心由阶级斗争转向经济建设,还曾立下规矩:党内斗争再也不搞“无情斗争、残酷打击甚至肉体消灭”了——我以为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共党内出现最和平阶段的首要原因——即使邓后来废了胡赵,也未对胡赵的人身安全构成伤害,更未以刑事诉讼入罪……江以降,自陈希同案始,党内斗争刑罪化残酷化,政治矛盾反腐解决,每个大案都被要求“务必做成铁案永世不得翻案”,出头椽子先烂,高层人人自危……而且越高层的案子离法律越是远——秘密逮捕秘密羁押秘密审讯,法律只是结案之后的最后背书和包装而已……从中共历史看,党内斗争存在着“下坡加速”的政治惯性,愈搞愈严重愈搞愈残酷,毛在延安时打倒王明、张国焘但还愿意保留他们的一定职务“惩前毙后治病救人”,然到文革时就非置刘少奇于死地不可了——党内斗争最终走向“肉体消灭、赶尽杀绝”……今天回过头看,当年邓陈胡的果断转型、拨乱反正是何等的难能可贵、富于远见和人道主义精神啊……八十年代上中叶可能是中国距离宪政民主最近的时刻——遗憾的是,彼时的一步之遥终成今日的天壤之别……我曾指出上海人做党主的两大恶弊:政治理想彻底泯灭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组织圈子化排外化铲除异己黑帮化……这儿我无意揣测徐明之死的任何细节——我只是想说,请记住斯大林时代和文革时期无数名流和平民离奇死亡(包括我曾提到过的文革之后江青之死)的惨痛历史和教训吧,在今日之中国,民主和宪政绝非空洞口号,而是每个人的活生生的需要,是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关乎所有人身家性命安全与未来的巨大内生性需求和文明的硬性规定——不要等到你的一切权利都被非正常剥夺时才想到民主的价值,不要等到你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护时才想到宪政的意义……有人说江青是坏人该死(死因无所谓),有人说徐明是坏人该死(死因与我何干),虽然道理大家都明白——法律不讲好人坏人、不讲坏人该死,坏人的非正常死亡同样必须得到法律的关注和追究……问题是如果每个人都对他人的生命采取冷漠态度,那这种冷漠最终惩罚的将是他自己……请允许我引用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一段老掉了牙的经典语录作为本文结束吧:
   纳粹杀共产党时,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
   接着他们迫害犹太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杀工会成员,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后来他们迫害天主教徒,我没有出声——因为我是新教徒;
   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发声了。
   (杨鲁军写于2015年12月8日晨,上海)
   

此文于2015年12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