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匣子说话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黑匣子主义认为,“改革”之于毛共匪党,纯粹是一个悖论,一个伪概念,一个垂死挣扎的借口而已;习无赖的“军改”又怎么能例外呢?却原来,毛共匪帮伪政权——或曰毛共魔党红色政权——根本就不是“国家”,不仅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就连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也都不是的,只不过是一个“一枪杆子插到底”和“一党棍子插到底”紧密结合,“枪杆子”与“党棍子”浑然一体,“枪天下”与“党天下”合二而一的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社、经、财等多位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魔权专制机器,一个人类社会史上亘古未有的、旷世未闻的、荒谬绝伦的、无远弗届的、无微不至的、无孔不入的、无与伦比的和无以复加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而且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野蛮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那么,面对这样一个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野蛮最疯狂也最邪魔最恐怖最血腥的战争机器、杀人机器或曰绞肉机,除却彻底砸碎而外,难道能有改革的任何余地吗?!
   (请点击参阅:《“改革”者——悖论也》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2/hxz/12_1.shtml )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一】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陈破空

    从军队改革工作会议召开,到《解放军报》连发七篇文章造势,习近平酝酿、犹豫而拖延了三年之久到军队改革,近期终于启动。
   
    习近平力推军改,是在经历了最近几轮的权力挫折之后。从2014年底的四中全会到2015年底的五中全会,两次会前,习近平方面,都经由海外中文媒体放风,两度製造舆论,为会上可能发生的军委人事变动造势。比如,习近平亲信张又侠可能升任军委副主席;习近平的另一好友、太子党人物刘源可能进入中央军委。但两次会议的结果,都让习近平属意的这类人事提桉胎死腹中。显然,习近平在中共高层,即政治局常委会,遭遇巨大阻力。
   
    这也正好可以从侧面解读习近平「小组治国」的意图。成立众多小组,并自任组长,目的就是要绕开政治局常委会。然而,重大的人事任免,诸如事关中央军委的人事变动,却绕不开政治局常委会。在那个由七人组成的最高权力机构里,政治老人江泽民的亲信就佔据了四个,形成四比三(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对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甚至四比二(如果李克强不高兴而中立或弃权)的对垒,对习近平极为不利。如听之任之,习近平势必沦为另一个胡锦涛。
   
    今年的九三大阅兵,成为习近平权力受挫的另一指标性景观。当时,包括江泽民、曾庆红等曾被习近平方面影射为遭封杀或遭查处的政治老人,即人们俗称的老老虎、大老虎,悉数亮相天安门城楼,令习近平的打虎声势、反腐声誉严重受挫。自那之后,习、王反腐,明显绕开了高层目标,而仅指向中下层官员。人们看到,习近平的权力,并不如外界想像的那麽大。上台三年,习近平还并非大权在握。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决意将延拓了三年之久的军队改革,提上议事日程,可视为习近平重新巩固权力的开始。意图清晰可见:要巩固政治权力,必先巩固军事权力。路线图清晰可见:先期军中打虎,为今日军队改革铺路;而今日军队改革,为明日绝对掌握军权奠基。
   
    为何要军改?习当局理由很多。「特别是四总部权力过于集中,事实上成了一个独立领导层级,代行了军委许多职能,客观上影响了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官方喉舌《解放军报》如是说。
   
    四总部,指的是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但四总部的头领(
   
    政委或部长,其中之一),本身就身兼中央军委委员,何来架空中央军委一说?官媒的真正意思,是要说,四总部头领,架空了军委主席。具体而言,指的是,架空了上任军委主席胡锦涛。而今,身为军委主席的习近平,仍有被架空之虞。
   
    因此,军改的一个关键动作,就是要剥夺四总部头领的实权。取消四总部,或将其职能内缩为中央军委的办事机构。
   
    事实上,目前的解放军体制,包括四总部体制,产生于毛泽东时代。同样是这套体制,毛泽东和邓小平两任军委主席,并未遭架空;而胡锦涛却遭架空,可谓,时也,势也,人也。怪不得体制,只能怪人,物是人非。
   
    如果说,习近平军改的意图,只是为了避免重蹈胡锦涛被架空的覆辙、不当弱主,这样的目标,未免太低。应该说,还有更高的目标。
   
    提高军队战斗力?这固然是表面上的目标。把七大军区制改为四大战区制,是直接模彷美军,也是效法俄罗斯的军改,而俄罗斯军改,无非也是看齐美军。其实,无论俄国、中国,都是模彷美国。中共不愿承认中国军队改革是「美国化」,也不愿承认是「效彷俄罗斯」,很牵强的一条自辨理由是,中共仍然「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所以与美、俄的军队国家化不同。
   
    这却恰恰暴露中共军改的问题。习近平动辄拿毛泽东的「三湾整编」、「古田会议」来说事,强调「党指挥枪」,这是朝后看,而并非朝前走。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与其说是改革,不如说是整顿。所有政治动作,不论是不是改革,都可假以「改革」之名,这是多年来中共领导人「约定俗成」的言行模式。
   
    而弔诡的是,对中共而言,所谓「党指挥枪」,其实是「枪指挥党」,毛泽东如此,邓小平如此,习近平的心思,也是如此。着眼自己的军权,而非军队的战斗力,才是习近平军改的主要用心、苦心所在。
   
    所谓中国军队「美国化」、「美军化」,只有其形,并无其实。正如当初满清的北洋水师,虽打造了类似当时先进国家的现代军队形态,却没有生成当时先进国家的军队灵魂,故而一再腐败、一再沦丧,无以自拔,虽船坚炮利,遭遇外敌,迅即灰飞烟灭。今日共军,依然追求装备的现代化、形态的现代化,而无视精神的现代化。其前景,可想而知。
   
    有一种说法,习近平军改,是为政改铺路。此说,固然出自良好愿望,但愿望毕竟只是愿望。现实尚了无痕迹,可另当别论。只是,观中共内部生态,只有掌握了军权,才能掌握政权;只有抓住枪杆子,用枪指挥党,才能贯彻当权者的政治理想。无论当权者最终是否有心政改,都只能循此逻辑。这是置身险恶如黑社会的中共内部的当事人,起码的政治智商。
   
    (2015年12月3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附件二】

中國不如緬甸,共產黨不如軍政府


《争鸣》时评


    十一月八日,緬甸舉行聯邦議會和各省、邦議會換屆選舉,令全球矚目。因為這不是一次司空見慣的例行選舉,而是緬甸二十五年以來首次由多黨參加的競爭性選舉。緬甸也不是一個以選票論輸贏、依憲法定去留的正常民主國家,而是一個國情極其特殊的「特色」之國:實行軍事獨裁統治已經超過半個世紀,曾經血腥鎮壓愛國民主運動,曾經將民望極高、選舉獲勝的反對黨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長期軟禁,不惜為此背負國際譴責和制裁。浪子回頭金不換,還權於民,政歸正道,這是人們關注此次緬甸選舉的原因。
     這次選舉並不完美。由於軍方預留了四分之一席位,由於若開邦北部的羅辛亞族穆斯林被剝奪了公民權,由於東部緬中邊境地區的少數民族選民因戰事無法行使選舉權,由於執政黨利用其掌控的公共資源或多或少對選民施加了不正當的影響,使得這場選舉按照普世標準來說很難稱作「真普選」。但平心而論,讓我們針對緬甸「特色」而略微降低評判標準,那麼,這次選舉已經相當出色了,基本上稱得上是一次自由、公正的全國性選舉。此「特色」之關鍵在於,此次選舉實在來之不易,它是民間力量鍥而不捨的非暴力抗爭、獨裁政府破釜沉舟的大膽改革所共同取得的政治成果,彌足珍貴,意義非凡。
     昂山素姬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獲得了壓倒性勝利,攬獲選票近八成,一共獲取八百八十六個央、地議席,其中,在聯邦議會人民院、民族院分別獲得二百五十五席、一百三十五席,在各省、邦議會共獲得四百九十六席。這意味著,即使在緬甸軍方不經選舉委任四分之一席位的情況下,民盟仍然在聯邦上下兩院達到超過半數的絕對優勢地位,已經成為一黨獨大式的國會多數黨;而現行執政黨聯邦鞏固與發展黨在此次選舉中只獲得了人民院三十席、民族院十二席的慘淡成績,在各省、邦議會也只獲得七十六席,從此將在上下兩院、央地兩級淪為不折不扣的少數派。按照緬甸憲法和法律,明年的總統選舉將由人民院、民族院、軍方各提名一位候選人,交兩院議員共同選出,得票高者為總統(另二人為副總統)。鑒於民盟在兩院的絕對多數地位,雖然緬甸憲法刻意排除了昂山素姬出任總統的資格,但總統一職已是民盟囊中物。
     這種一邊倒的選舉結果並不出人意料。「天下苦秦久矣」,半個多世紀的軍閥政治已經讓大多數緬甸人民厭惡透頂。出人意料的倒是,緬甸社會從上到下、從贏家到輸家全都心平氣和地輕鬆接受了這一並不輕鬆的選舉結果。執政黨明白宣佈敗選,現政府爽快承諾將移交權力,現任總統吳登盛向未來的「太上總統」昂山素姬表示祝賀,這種種情形,在成熟的民主國家十分普通,但是在緬甸這樣一個獨裁國家,卻是政治史上絕無僅有的罕見景觀,是歷史翻開的全新一頁,一點兒也不普通。即便是在中東歐和獨聯體某些個經濟文化遠較緬甸先進的國家,長期執政的獨裁政黨一旦敗選,往往也要經歷一場昏天黑地的「顏色革命」才不得不悻悻然承認失敗,像緬甸軍政府這樣既明白又爽快的敗選者,還真是難能可貴。與二十五年前宣佈選舉結果作廢並抓捕勝選反對黨領袖的惡劣行徑相比,緬甸軍政府的政治氣量、緬甸既得利益群體的政治成熟度,都已經大為改觀了。
     緬甸能有今日民主改革之歷史性成就,昂山素姬的作用誠然重要,吳登盛的作用尤其可貴。從釋放政治犯,開放輿論與新聞自由,到保障反對黨的權利,組織全國性普選,緬甸吳登盛其實比台灣蔣經國、蘇聯戈爾巴喬夫、南非德克勒克做得更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