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罗宇的天方夜谭]
匣子说话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黑匣子主义认为,这里罗宇所谓的“一党专政”,则是不那么确切的,若要更确切一点儿的话,则应该是“一魔专政”、“一帮专政”或曰“一枪专政”才是。只因毛共根本就不是一个“政党”,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匪帮”,一个彻头彻尾的“魔教组织”,一个武装到牙齿的“红色军阀”。那么,罗宇将大陆中国民主的希望寄托于这样一个匪帮、一个魔教组织、一个红色军阀的末代首领习近平身上,岂不是天方夜谭么?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專訪羅宇:為何此時促習近平廢一黨專政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大紀元2015年12月05日訊】12月3號,中共已故大將羅瑞卿的兒子羅宇,在香港《蘋果日報》發表了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與習近平老弟商榷」,呼籲結束一黨專政。新唐人電視台對羅宇進行了專訪,下面帶您來瞭解羅宇這番「商榷」的背後,對故人和對民族未來的牽掛。
   
   「習老弟,你當了最大的官,我仍稱你為老弟,很多人說不合適。我則認為,如果你聽得進去,中國在你的治下還有希望。」12月3號,身在美國的羅宇以大哥的口吻,借香港媒體向習近平「越洋喊話」。
   今年71歲的羅宇是中共已故大將羅瑞卿次子、曾任總參航空裝備處處長,大校軍銜。他在六四槍聲中與中共分道揚鑣,成為80年代叛逃的最出名的「紅二代」。1992年,靠六四上位的江澤民頒令開除了他的軍籍和黨籍。
   羅宇4號告訴《新唐人》,對結束「一黨專政」,國內有識之士早有討論,而在國際上,越共已經聲明五年內實行全國大選,緬甸已經進行了民主選舉。自己這番重提結束「一黨專政」,是寄希望於「習老弟」。
   
   羅宇:「我為甚麼又提要結束一黨專政呢?還是寄希望於習近平。因為我們家和習家比較熟。我不是在文章裡說了嗎?我們都吃盡了一黨專政的苦頭。習近平比我小十歲,文化革命的時候,他剛剛是小學生,小學生的時候就帶著鐵帽子遊街。所以我覺得他應該對一黨專政問題有很多的思考。」
   羅宇目睹今天的中國遍地危機,認為總禍根就是中共的一黨專政。他在文中提出了五點:「解除報禁;解除黨禁;司法獨立;選舉;軍隊國家化」,建議中國有序的民主化。
   羅宇曾說,自己對共產黨從擁護到懷疑到徹底拋棄,用了半生的時間。那麼他為甚麼選擇目前的時間點,對習近平提出忠告呢?
   羅宇:「現在這個時間點,它特殊的地方就在於,習近平已經是等於執政了三年。把他還沒上台之前,陰謀的政變的那些人也都處理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就想呢,現在中國向何處去?先是把自己等於是保住了,然後你是朝專制的方向去發展?還是朝民主的方向去發展?」
   羅宇說,能夠逐步走上民主道路,對中國是大好事。但下一步的發展方向,目前還看不出來。
   羅宇:「習近平要朝哪個方向去發展,現在所得到的好多信息都是互相矛盾的。比如說,他又請昂山素姬訪華,他又去訪問了越南,好像都有點思考。但是國內現在不管是對法輪功鎮壓也好,或者對六四也沒有任何鬆動也好,都看不出來要向民主方向發展。但是呢,也不一定,也可能習近平是想用,就說蔣經國,用專制來結束專制。他現在是不是還是阻力挺大的,也搞不清。所以如果他要是能夠以專制來結束專制的話,那我還是,真是很支持他的。」
   羅宇認為,目前阻礙習近平的最大力量,就是在官僚資本主義裡發了財的既得利益集團。這些人儘管眼下有權,有錢,但在歷史大潮,和全中華民族面前,只是很小一撮。
   羅宇:「世界民主大潮,這個如果還有人看不到的話,我覺得好像不太可能。那麼習近平肯定也看到了。那個既得利益集團,能有多少人呢?100萬,150萬,也就最多了。在中國有13億人呢。真正的寄希望於中國走民主道路的中國老百姓,那絕對是大多數。」
   羅宇回憶,父親羅瑞卿,與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曾同在國務院當副總理,成為莫逆之交。他在文章結尾說,和習近平,本是同根生,兄弟情誼,可以說悄悄話。但專制體制下,沒有渠道,只好越洋喊話了。
(2015/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