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匣子说话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黑匣子主义认为,根本的问题在于,这里其实只有僭主政治、专制政治、独裁政治、黑暗政治、流氓政治、无赖政治、强盗政治、混账政治、魔权政治……总之,只有毛魔所说的“屁的政治”。即如天字第一号政治赌徒毛魔说什么“我们这个党,是藏龙卧虎之处。要在这个党里站得住脚,要靠资历和权力,还要靠手段和艺术。我从来是把政治斗争艺术化了的。如果什么事情都让人摸透了,你就会输的。那还有屁的政治。”就这样,“政治”完全被此“藏龙卧虎”玷污了,被此“藏龙卧虎”魔化了,被此“藏龙卧虎”流氓化了,被此“藏龙卧虎”极端非理性化了,乃至变成此“藏龙卧虎”的“屁的政治”了,亦即彻底变成此“藏龙卧虎”的权谋权术即诡道诈术了。而毛魔的“艺术化了的”“屁的政治”、毛魔的权谋权术或曰诡道诈术,说穿了,其实就是马克思发明的且被毛魔推到顶峰了的马克思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就是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无法无天、指鹿为马、倚强凌弱、以众暴寡的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流氓政治术或曰政治强奸术。那么,又哪来什么“政治伦理”呢?
   (请点击参阅:《究竟何谓“政治”?》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1/hxz/4_1.shtml)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信任危机与政治伦理

   

   
   《动向》长短论

    当代中国社会正面临深刻的危机,它不是经济数据的低迷、投资增速的下滑或者出口贸易的负增长,而是政府公信力丧失和社会诚信缺失所引发的危机。这种危机是深刻的,它意味着这个社会面临着失序的可能。
    当今世界,一个政府能够顺利施政的前提,不是欺骗与煽动,更不是高压与管控,而是建立在民意基础上的政治诚信。在一个无法用民意度量、无人监管的非宪政国家,胆大妄为的执政者早将政府的公信力摧毁殆尽。早期,他们打着公平的幌子,以阶级立场取代一切是非、善恶、美丑的标准,颠覆人类有史以来一切价值、伦理体系,成为一个没有政治伦理,无所不用其极的暴力集团。当他们成为中国的统治者之时,这种不讲规矩、不讲诚信、没有底线的执政模式,唆使告密、煽动互害的卑劣行为,就成为他们执政的常态,最终导致了互不信任、相互提防的信任危机。在他们的示范下,种种恶行像瘟疫一样弥漫在社会的各个方面,存在于各个人群、阶层和行业之间,也活跃于每个社会组织细胞的内部。信任危机说到底,就是不讲政治伦理的报应。
    对于现代社会来说,政府公信力是指政府依据于自身的信用所获得的社会公众的信任度,是一个政府合法性的重要基石。当一个政府的公信力荡然无存之时,合法性的基石已经坍塌。很难设想一个朝令夕改、过河拆桥、坑蒙拐骗、以耻为荣的政府,会为民众谋福祉?会给世界带来安宁?会得到公众的信任?毕竟,现代社会是讲规矩、讲道理的社会,而不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打江山坐江山"这种强盗逻辑横行的古代社会。
    当强盗逻辑被视为圣明,就有了撕毁共同纲领、玩弄盟友于股掌之上的"党天下"。在一党独大,把持操纵一切的政治环境下,这个集团早已成为无人监督、不受约束的超级权贵。于是就敢出言不逊,擅作代表,为所欲为;于是就敢拍脑袋,出政策:时而大干快上,抛荒原野;时而背信弃义,出尔反尔,随意挥霍政府的公信力,随意羞辱国民的智商。
    抗战胜利后,为夺取政权大讲反专制反独裁,大讲民主宪政,赢得国人点赞不断。转眼间肃反、反右,把盟友变为花瓶,哪里还有宪政的影子?土改说是要耕者有其田,农民刚成为土地的主人,转眼间合作化又只能打工,连佃户不如。1957年号召大鸣大放帮助整风,结果是引蛇出洞,打断了知识分子的脊梁。忽而大跃进大食堂,忽而经济大调整;忽而超英赶美,忽而饿殍遍地。1964年刚刚几天饱饭,紧接着又四清,"整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冤狱遍地,民不聊生,直到文革天下大乱。
    即使是改革开放这三十年,出尔反尔、事实与政策不符、甚至相反的事例仍然是举不胜举。什么"精神污染"、"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平演变",非把那好端端的十年毁之一旦。于是就权贵横行、贪腐成风。他们表面上标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反普世价值、叫板宪政,视欧美视为敌对;但实际上他们移民在欧美,留学在欧美,财产在欧美,甚至避祸也在欧美。这种口是心非、人格分裂的精神状态,充分表明他们骨子里就是一群没有价值标准、没有政治伦理的奸佞之徒!而他们正统治着这个国家,其所作所为正成为这个民族表率!
    对于一个不讲政治伦理、没有道德底线的政权,信任从何谈起?在他们的教化下,诚信从何而来?中国社会的信任危机源于政府公信力的严重缺失,如此现实,人们很难想象,一个自食其言、不讲规矩的政权,能够长期维持自身的合法性;人们更不敢想象,一个靠颠覆传统价值起家,靠所谓唯物主义荼毒天下的政权,能够恢复中华民族的诚信美德,使社会成为一个互信有有序的社会。在信任危机下阴影的中国,能做到社会不失序已是万幸。至于民族复兴的大业何时成就,或许要等到互信的基本格局形成之后。而这则比夺取政权、经济建设艰难得多。
   
   ——原载《动向》2015年11月号
   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5/11/blog-post_91.html
   

此文于2015年12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