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毛怪兽不打自招]
匣子说话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黑匣子主义认为,其实,越剧歌唱片《云中落绣鞋》中所描述的那个井下的青年乃是蒋介石,而井上的青年则正是毛怪兽。所以说,并非毛怪兽“逆向思维”,而是他不打自招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张玉凤孟锦云评价毛泽东:这个人是怪兽
   
    (网易) 张玉凤对毛泽东的评价是:“他就是怪,你说是黑的,他偏要说白,他总喜欢对立”。孟锦云说,“主席的看法,老和我们不一样,这个人很怪”。本文摘自《吴康民论时政》,作者吴康民,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
   
     从一个小故事看毛泽东
   
    毛泽东去世已近35年,但对他有贬义的评论仍列为禁区。最近读《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一书,其中的一个小故事,让人对毛泽东的“逆向思维”有深刻的认识。
   
    这本书是根据一位在毛泽东身边朝夕相处,与他度过最后岁月的女人孟锦云口述,由内地女作家郭金荣执笔的。这不是在香港出版的禁书,这本是堂堂正正由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公开发售的一本信史。
   
      这本书对毛泽东晚年的日常生活、精神面貌、思想状态有细致的描写。其中不在意地透露了毛泽东的“逆向思维”,他常常喜欢从相反的方面去思考,离经叛道,标新立异。
   
      两个青年救美的故事
   
      这里要介绍的一个小故事,是在毛泽东去世前一年,即1975年8月,他忽然动起看电影的兴趣,看了一出香港凤凰电影制片厂出品的越剧歌唱片:《云中落绣鞋》。
   
      故事的内容大致是:一个富有的员外的千金小姐不慎跌落后花园的枯井中,生命危在旦夕,员外贴出告示,谁能救出小姐,便把小姐许之为妻。有两位青年同时应召,商量好一个下井,一个用吊绳在上面照应,救出小姐后,随小姐的意愿,想嫁给谁便嫁给谁。
   
      于是一位用筐拴上绳子把另一位青年送到井下,先救小姐,再让青年上来。在井外负责放筐下井的青年,在救出小姐后,为了独占小姐,便狠心地不顾另一青年死活,并用大石堵死井口,便抱着小姐去领赏,成全婚姻美事。
   
      在井下的青年叫天不应,加上井面盖上石头,只见黑茫茫的一片。但他却手拿着小姐留下的一只绣花鞋,是小姐被往上拉时丢下的。
   
      已婚嫁的小姐一夜忽作一梦,天上飘下一只绣花鞋,即是她在井下丢失的一只。梦中醒来,这位梦中的青年却出现在自己面前。
   
      结局是由父亲做主,赶走那位狡猾的青年,迎接这位死里逃出的青年。
   
      至于井底的青年如何能逃出的,当然好人有好报,是神仙救他的。
   
      毛泽东认同奸猾者
   
      看完电影,毛泽东问看电影的人们,“你们说说看,两位救小姐的青年,哪个好些?”
   
      众口同声地说,当然是在井底的青年好啦,孟锦云更添上几句:“还用说吗?井上那个青年真够坏的,他不仅贪人之功,据为己有,还陷害别人。”
   
      毛泽东转头问另一位早期已在他身边伺候他的张玉凤,张说,“差不多,这是很明显的道理,我不明白,您干吗要问这么个问题?”
   
      毛泽东说,“我和你们的看法不一样,我觉得,还是那个井上的青年更好些。”
   
      “为什么?”众口同声地问。
   
      毛泽东答道:“那个井下的青年对问题的考虑太简单,他缺乏周密的思考,他应该想到井上的青年会使出这一招儿。还是那个井上的青年聪明噢!”
   
      众人还是不服气,说井上的青年太奸猾,不老实。
   
      毛泽东答道:“老实,老实是无用的别名。”还说,小姐只有一个,他不害另一个,他能得到她吗?
   
      毛泽东的霸气
   
      这就是毛泽东!早在青年时代,他曾写过一首《咏蛙》的诗,其中有两句:“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17岁的毛泽东,便已显出他的霸气。
   
      孟锦云的回忆说,毛泽东他“要发展,要改造,要出新”,对他缔造的党和国家,也“不惜打乱重来”,“来个天翻地覆”,“标新立异是他的性格特点”。
   
      这正是毛一生主张与人斗,其乐无穷,提倡阶级斗争要日日讲、月月讲、年年讲的思想根源。也是他在解放以后,发动一个个的政治斗争,要打倒一切,直到“文化大革命”,要把与他同打江山的一些老同志清除掉。
   
      张玉凤对毛泽东的评价是:“他就是怪,你说是黑的,他偏要说白,他总喜欢对立”。
   
      孟锦云说,“主席的看法,老和我们不一样,这个人很怪”。
   
      毛泽东的专权,一言堂,“逆向思维”,终于为新中国带来近20年的灾难。
   
      研究毛泽东,这是一份可贵的材料。
   转载自博讯“特别刊载”
   (2015/12/27 发表)
   

此文于2015年12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