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匣子说话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黑匣子主义认为,幸子陵们顽固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却妄图通过批判列宁主义,以维护马克思主义的正统性,进而达到修正马克思主义之目的,简直连门都没有的啊!
    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就是共产魔教主义,而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近一百多年来马、恩、列、斯、毛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地借以蛊惑煽动流氓无产者阶级、阶层或曰群体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是根本没有修正的余地的,也就是根本不可能被修正的。
    并且,事实也已经证明,马克思在世时,但凡妄图修正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诸如伯恩斯坦、蒲鲁东、魏特琳、巴枯宁、拉萨尔……直至李卜克内西,无不被马克思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逐出了共产魔教之教门,还统统斥之为“跳蚤”,以至于最后为了与那些妄图修正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即那些个“跳蚤”彻底划清界线,马克思自己临死时又还不得不悻悻然且愤愤然宣称“有一点可以肯定:我只知道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呢!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赫鲁晓夫曾妄图通过批判斯大林主义以达到修正马克思主义挽救苏共匪帮之目的,结果则也完全是徒劳的!更不用说上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也似乎妄图通过批判毛魔文革中的错误以达到后毛之毛共匪帮垂死挣扎、苟延残喘之目的了!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列宁主义错在哪里?

   

   
    辛子陵

   

   
   來源:電子郵件夏雨提供

    杨伟东:辛老师,您为尹振环先生的《列宁主义批判》一书写了序言,说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文明史的歧路。这篇序言以《十月革命的两幅面孔》为题在《领导者》杂志第35期发表了。引起领导人和学术界的重视。有些研究联共历史和列宁主义的学者对您的观点持有不同意见。今天的采访主要想请您系统地、展开地谈一谈列宁和十月革命道路的问题。
   
    辛子陵:您的思想非常敏锐。抓住了当今中国理论界争论最前沿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仅是理论问题,在中国有非常大的现实意义。有人认为,斯大林犯了错误,但列宁和列宁主义是正确的。列宁主义还被列为我们国家的指导思想之一,这在宪法和党章中都有表现。因此,他们想保护列宁主义,保护十月革命的道路。我非常愿意和您深入探讨这个问题。
   
    杨:这样很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辛:这个问题很大,很重要。否定列宁主义,否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共产党内还没有来得及做这件事情,我只是开个头,突破这个禁区。为了有根有据,有些资料,有些原文,要读一下。我给您一个文字稿,加上注释,给大家研究这个问题提供方便。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毛泽东这句话,老一点的同志都耳熟能详。对于十月革命,以前我们充满了崇敬,把苏联看作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榜样。苏联解体后,历史档案公开了,今天我们才知道了十月革命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革命。根据俄国学者的证实,进攻冬宫的浩大场面,都是后来的艺术化编造;实际是一支不到两千人的赤卫队占领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战略要点,阿芙乐尔巡洋舰当时并没有实弹炮击,而是发射了一发礼花炮弹。部分武装人员进入冬宫,政府武装十分软弱,临时政府的部长们没有任何抵抗就被赤卫队逮捕了。1917年3月(俄历2月)沙皇就退位了。十月革命不是推翻帝制,而是布尔什维克向二月革命建立的临时政府 “夺权”,向立宪会议夺权,是一场武装政变。普列汉诺夫认为,临时政府已经给了人民一定的政治权利,如引进陪审团的审讯制度,允许言论、出版和集会自由,答应全部赦免政治犯和宗教犯,给劳工组织以罢工的权利等等,搞垮临时政府就等于取消了这些已经争得的民主权利。十月革命是对二月革命的反动:二月革命俄国人民推翻了沙皇统治,获得了民主自由;十月革命则削夺了人民的民主自由,使俄国进入一党专政时期。
   
    列宁生于1870年。普列汉诺夫比列宁年长14岁,普列汉诺夫创建劳动解放社时列宁才13岁。1897年2月,列宁被流放到东西伯利亚叶尼塞省一个偏僻的村庄。在这里,他结识了将马克思主义引入俄国的著名学者普列汉诺夫。他们是亦师亦友的关系。1898年3月在明斯克,普列汉诺夫领导创建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列宁没有参加建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在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列宁挑起了分裂。列宁的哥哥亚历山大是个民粹派,主张密谋、暗杀,为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后因行刺沙皇被处死。列宁受民粹派影响很深。他主张像民粹派那样,建立一个集中、秘密、强调纪律、限制争论的党。于是,在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形成了以 “密谋组织”为榜样的“布尔什维克派”与以西方社会民主党为榜样的“孟什维克派”的建党原则之争。布尔什维克是多数派的意思。
   
    普列汉诺夫回忆说:“我把列宁带进了欧洲著名的、有影响的社会民主党人的圈子中,照顾他,全面帮助他,从而使他牢牢地站立了起来。”
   
    列宁到了欧洲,没有在第二国际那些著名活动家中找到朋友。他与德国皇帝的情报人员建立了联系。列宁走到这一步,是有思想基础的。民粹派认为:“目标是正确的,手段可以忽略不计”。从涅恰耶夫(民粹派推崇的俄国无政府主义者和恐怖主义者)开始,“革命策略中就允许使用最不道德手段。” 我引用下面这些材料,不是要贬低列宁的人格。不能把列宁当作一个普通间谍看待。他不是一个小特务,而是一个大策略家。诚如普列汉诺夫所说:列宁“为了达到既定目标什么都干得出来,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结盟”。
   
    列宁真的和魔鬼结盟了。
   
    2007年底,德国《明镜周刊》第50期以列宁和德皇威廉二世、德文密档和十月革命旗帜为刊头图,以11页文字和照片的篇幅刊登了该期的标题文章《德皇陛下的革命家》 (Revolutionaers einer Majestaet),封面副题则是《被收买的革命》,并附赠有关的影片光盘。
   
    2007年是俄国十月革命90周年。过去都以为共产主义革命跟马克思恩格斯两位革命导师有关系,现在才知道还有第三位重要的德国人物,就是德皇威廉二世。没有他出钱出枪,扩大革命喉舌《真理报》的发行量,列宁的武装政变绝无成功的可能。《明镜周刊》组织了六位专业作者撰写这篇文章,披露了历史的真相,俄国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列宁与德皇陛下的密使联系,获得皇家政府暗中大量资助,成功地制造了十月革命。文章说,列宁想要颠覆沙皇,而威廉二世皇帝则要取得在东线的胜利。至今不为人知的密档证实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种合作的规模。德意志帝国接连数年以千万计的马克和后勤援助支持了俄国布尔什维克党人。没有德国的支持,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党就无法维持执政最关键的第一年(1917至1918),很可能也就没有苏联的出现,没有共产主义的崛起。柏林用马克、武器弹药支持了俄国的布尔什维克,推翻了沙皇统治。德国外交部直到1917年年底至少支出了2600万德国马克,相当于今天7500万欧元。据克伦斯基访谈录称:列宁总共从德国人手中获得了8000万金马克。这笔钱的大部份,是由德方存入斯德哥尔摩的一家瑞典银行,然后汇到俄国的西伯利亚银行,该行在全俄各地设有分行,布尔什维克党人可以径向银行领取款项。
   
    文章详尽地描述了一个爱沙尼亚的布尔什维克分子,名字叫赫尔方特Helphand,他是德国情报人员。(据克伦斯基访谈录称:负责与列宁打交道的德国谍报机关的大间谍自称巴伏斯,其真名则是希尔芬博士,他是列宁一切活动的幕后牵线人)从解密的档案来看,是他向德国情报机构介绍列宁,建议给予资助,是他与列宁保持秘密联系。《明镜周刊》发掘了欧洲多国的档案资料,瑞典、瑞士和英国的安全机关档案,普鲁士警察机关的文献,德国外交部和俄国档案中的备忘录,以及瑞士银行的流水账单。还有当时驻节俄国的欧洲外交人员留下的日记和笔录材料。这些密档和历史文献证据确凿,令人信服地证明了列宁与德国政府之间的真实关系。
   
    “列宁间谍案”十月革命前曾被揭露,由于证据不足未成立。1917年7月4日,曾与列宁一起在国外工作的社会革命党人班克拉托夫在媒体上指责列宁与德国“达成某种秘密协议”,并宣称列宁、加米涅夫、科兹洛夫斯基都是“德国派往俄国的间谍”。临时政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打击列宁。彼得格勒法院引用俄军准尉伊尔莫列科“自首”后交代的材料。伊尔莫列科宣称,他是受德军总参谋部直接指派负责与布尔什维克联系的。伊尔莫列科还公开指责列宁是一名德国间谍,他曾奉命与列宁进行过接触。1917年7月,俄国法院下达了逮捕列宁的命令,列宁逃往芬兰。由于赫尔方特Helphand没有出现,列宁知道,彼得格勒法院没有掌握过硬的人证和物证,推出的证人俄军准尉伊尔莫列科是假的,就在芬兰公布了一系列材料证明伊尔莫列科准尉的证词没有任何可信的成分,一向以严谨高效著称的德国总参谋部是不会找一个随时可能叛变的准尉来与他这样的人物联系的。列宁的自我辩护很有效果,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他是清白的。遵守法制和尊重证据的临时政府就把列宁放过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在1914年8月1日以德国对俄国正式宣战而爆发的,并且形成了以德国、奥匈帝国、保加利亚、土耳其为一方,俄国、英国、法国为另一方的两大帝国主义集团之间的世界性战争。1914年11月1日《社会民主党人报》第33号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发表了《战争和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反战宣言,在列宁起草的这篇宣言中提出了“变当前的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 并使本国政府在帝国主义战争中失败的策略口号。列宁是靠这个重要表态赢得德皇的青睐的,这是他们合作的政治基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