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观察
·一次聊天
·韩尚笑:什么叫种族歧视?
·韩尚笑:如何评价一个人
·韩尚笑:有这样一个人
·韩尚笑:没有黎明的英雄
·你不知道的名人名言
·你相信吗?
·韩尚笑:论启蒙
·韩尚笑:爱的故乡
·韩尚笑:觉醒的起步
·韩尚笑:不是梦
·韩尚笑:开枪,为卡斯特罗送行?
·韩尚笑:一样的独裁 不一样的人民
·请不要轻言牺牲
·韩尚笑:独裁是怎么产生的?
·给友人
·给中国贪官
·韩尚笑:聂树斌案暴露了什么?
·给中国人
·韩尚笑:川普是商人还是政治家?
·大陆差距一瞥
·韩尚笑:川普印象
·韩尚笑:可以弱弱的问一下吗?
·韩尚笑:川普让中国坐大还是让美国伟大?
·一个朝代即将结束
·一叶知秋
·研判
·韩尚笑:川普当选看媒体的堕落
·韩尚笑:“反华” 一词辨析
·韩尚笑:习近平倒计时,从川普开始!
·韩尚笑:是墙还是皇帝的新衣?
·韩尚笑:中国人,你为何不与雾霾斗?
·韩尚笑:雾霾与沙漠
·韩尚笑:该怎样看毛泽东?
· 韩尚笑: 是选美还是选川普?
· 韩尚笑: 中共发家就靠一个"骗"字
·韩尚笑:庭院沉思
·韩尚笑在微信民主群的发言
·韩尚笑:狗熊能创造历史吗?
·韩尚笑:要文革道歉还要正义的审判?
·韩尚笑:人性还是正义?
·韩尚笑:习近平的悲哀?
·韩尚笑:陌生的印象
·韩尚笑:我看邓相超事件
·韩尚笑说客
·韩尚笑:贺澳洲抵制颂毛音乐会上百度
·韩尚笑:什么是自由?
·韩尚笑:观察
·韩尚笑:给习近平的一点建议
·韩尚笑:任性的中国梦
·韩尚笑:生日感怀
·韩尚笑:川普就职看习近平撸袖子
·韩尚笑:慢性自杀的惰性
·韩尚笑:夺回那本来就属于你的自由
·韩尚笑:逻辑推理盼新春
·韩尚笑:人生没有马后炮
·韩尚笑:分享点滴
·韩尚笑:人生没有马后炮
·韩尚笑:学贵无痕
·韩尚笑:中美商人的差别
·韩尚笑:中国人到底富在了哪里?
·韩尚笑:中共是如何忽悠民众的?
·韩尚笑:对微信的警告
·韩尚笑:祖国是独裁者的底裤
·韩尚笑:女人的魅力
·韩尚笑:中美关系真是婚姻关系吗? ——评“中国问题专家” 沈大伟
·韩尚笑:我反中还是中反我?
·韩尚笑:恋共情结
·韩尚笑:杀富的本性
·韩尚笑:中国人真有自知之明?
·韩尚笑:中美真的必有一战?
·韩尚笑:洪水滔天V人海战术
·韩尚笑:刘宾雁的不幸
·韩尚笑:那你看看中国人
·韩尚笑:没有野火的地方
·韩尚笑:人生是韦君宜的《思痛录》吗?
·韩尚笑:荒诞的思痛,荒芜的忏悔
·韩尚笑:民运的死结
·韩尚笑:革命大爆炸之后(更新版)
·韩尚笑:到底什么是抗议?
·韩尚笑:赌博性的历史
·韩尚笑:煽情与久远
·韩尚笑:最后的赌注
·韩尚笑:新闻自由还是媒体下流?
·韩尚笑:知识是干什么用的?
·韩尚笑:生命的初衷
·韩尚笑:欢笑在明天
·韩尚笑:农民加牝鸡
·韩尚笑:平淡的微信群
·韩尚笑:如何把中共之癌“饿”死?
·韩尚笑:中共执政的秘密?
·韩尚笑:浪花
·韩尚笑:水货原来是蠢货?
·韩尚笑:愚蠢的中国人?
·韩尚笑:中国何时倒台、如何倒台?
·韩尚笑:我为什么要去启蒙?
·韩尚笑在微信群的即兴讲演
·韩尚笑:沉渣泛起的中国文化
·韩尚笑:山东,传统的中国垃圾!
·韩尚笑:你真的认识中国?
·韩尚笑:一个没有诉求的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11月11日,中纪委网站公布,北京市委副书记吕锡文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而前一天,上海“首虎”、市委常委、副市长艾宝俊也被中纪委宣布拿下。至此,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全国各省份均有“老虎”落马。有媒体以11月2日至11日的9天中,拿下了5只省部级“老虎”,而总结出这是几年来反腐速度最快的,并称反腐已经加速,进而预言会有更大力度的反腐到来。

   中国反腐仍在加力?真的还将迎来更猛烈的反腐高潮吗?这种预言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民众的期待,但显然与时下中国反腐的现实状况不符。从各种迹象来看,尽管9天打5虎的反腐速度超过以往,但其势已成强弩之末。

   为什么说中国今日反腐已成强弩之末呢?此并非说习与王反腐决心不大,而是中国反腐面临的困境决定了反腐无法前行。

   首先,中国反腐面临两大天敌:其一、人性之恶,其二、制度之罪。人性恶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何以独说中国今日面临?皆因古今中外在面临这个问题时摸索到宗教或近似宗教的信仰来框制,而中共唯物历史论将一切宗教摧毁,使那些信奉马列主义者消除了精神上的善恶报应束缚,而掘开了精神上为恶遭报的最后堤防,人性之恶的惊涛奔泄而出,从而肆无忌惮地无恶不作,极致地张扬着人性的恶。这就是革命时期的共产极权屠杀不止以及和平时期腐化堕落无底线的精神根由。至于制度之罪,是不受限制的权力设置,使公权可以为所欲为,为当权者贪污腐化大开方便之门。并且,这种缺失信仰的权力集团,维系权力统治的纽带就必然变成人身依附与利益捆绑,即犯罪同伙式的早期梁山“投名状”机制,这会极大地聚合、扩张公权的罪恶。这就是现在暴露出的中国当下“塌方式”腐败的祸端。如此的去除了精神约束的人性与如此的没有监督防范公权的制度,必然促成旷古绝今的腐败;而这反腐的两大天敌,在中国当下还没有看到祭出什么克制的法宝。

   其次,中国今日反腐已经遭遇两大顽敌:其一、上难破顶,其二、下难生根。所谓上难破顶,事实上就是清理帮会却难除舵主,即虽然抓了周永康这种退休常委,但不能最后将造就周永康的宗主搬开,甚至不敢触及,原因就是那所谓的几代划分成了权力承袭的法统衣钵,若动了,就是断代了,不好修补,也无法周全。这样一来,于是反腐事实上并没有上不封顶。这就决定了反腐无法彻底,反腐无法除根,就是再抓一百甚至两百部级以上干部,那也是徒劳,因为山头在,舵主在,旗未倒,投靠者就必前赴后继,如此抓去,岂可抓完?至于下难生根,就是现在中国反腐就轰轰烈烈于中纪委这一层,下面省市与地县,基本上是纹丝不动,纵使有抓出来的腐败,那也多是上面责成下来,不得不为。试看现在已经抓出来的腐败分子,有几个是省市之下自己查办出来的?肯定没几个!原因就是各地权力部门已经盘根错节,互成利益共同体。从某种程度而言,中央的反腐不是调动下面各级反腐积极性,而是极大地激发了他们同病相连、唇亡齿寒的荣辱与共精神,所以各个地方除了表面应付,绝没有真心实意要反腐的。在这种情况下,抓的腐败分子,要么是上面压下来不得不抓的人,要么是那些没有任何后台而又暴露得太彻底、民愤太大的人。如此,反腐自然就只能是虚与委蛇而绝难深入下去,所以,反腐向下难于深入,更不可能生根。

   事实上中国反腐面临这两大天敌与两大顽敌,是相互联系的,前者决定着后者,后者也保护、防卫着前者。只要反腐在形式上无法突破两大顽敌,那么本质上就无法克制两大天敌。因此,反腐就只能陷于胶着状态,处于相持阶段,而没有取得决定性胜利的那一天。

   在如此面临天敌与顽敌的围攻下,中国反腐怎么可能持续而猛烈地开展下去?怎么可能再迎来一个高潮?怎么可能不走到强弩之末那日?

   2012年重庆“薄王事件”爆发后,中国千年变局事实上已经徐徐开启。要走好走成这个变局,中国体制性突破需要三步棋:其一、抓薄以扼阻“阶级斗争”复辟;其二、除周以清剿独立王国门阀帮派政治;其三、拘“老老虎”以清算权贵之路,开启民权时代。应该说这三步都是被以不失智慧的反腐来统领,并且取得了一二步的初步成效。然而,几年来,中国却一直徘徊于第二步棋中,迟迟不能迈出第三步,并且目前看来无法走出第三步棋了。而从历史来看,踌躇于第二步棋时间越久,战机错失越大,最后胜算越微。

   中国今日从经济到政治,从社会到民情,可谓危机四伏、烽烟四起,而反腐也日益受到各方夹击,重要原因正是反腐迟迟不能突破,使掌控中国各种资源的权贵集团得以集结与协同作战,使中国频频发生各种匪夷所思的重大灾难。可以确信,如此延续下去而没有根本性突破,中国必将日益到来更多更大难以预测的灾难,最后必致这个社会难以延续而陷入三十至五十年的豪强并起、割据一方、争杀血腥之中。因为,唯有如此,中国权贵集团才能安生脱险,转移与洗白自身资产与罪孽。所以,中国只要在近年不能借反腐的契机而实现社会变革根本性地突破,或者尽快走完第三步棋,体制性自身和平转型的希望就会彻底湮灭,等待这个民族的将是循环了几千年的割据混战;虽然这种割据不一定再以地域为限,或是以行业、民族等等为限,但相互争杀的惨烈不会逊色于历史上的任何动荡时期。此绝非危言耸听。

   当此中国反腐进入强弩之末困境之际,必须寻找后继接续之力,以期再启反腐之箭。从过往反腐来看,包括几千年专制王朝时期的反腐,无不是权力体制内个体理想主义的行动,而这种行动与主导反腐者个体存亡与去留有紧密联系,所以这种反腐注定是阶段性的、局部性的反腐,是无法持续长久的。从世界文明发展经验来看,长久而持续保持对权力腐败警惕的只有维护自己权利的公民。因为任何公权的腐败都必然相伴着对公民的侵权。所以,只有落实公民的权利,允许公民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才能夯实反腐的基础,才能激发恒久而强大的反腐后劲,才能筑成牢固的防范公权腐败侵权的堤坝,才能真正将权力关入制度的笼子里。所以,解决今日中国反腐之困,就是要落实公民权利,壮大公民社会,引入公民监督,将反腐力量从体制内个体转化成公民全体。如此,中国反腐才能克制顽敌,战胜天敌,取得压倒性胜利,达成使官僚“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之目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70期 2015年11月13日—2015年11月26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