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浦志强: 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演讲]
观察
·韩尚笑:中国人,你为何不与雾霾斗?
·韩尚笑:雾霾与沙漠
·韩尚笑:该怎样看毛泽东?
· 韩尚笑: 是选美还是选川普?
· 韩尚笑: 中共发家就靠一个"骗"字
·韩尚笑:庭院沉思
·韩尚笑在微信民主群的发言
·韩尚笑:狗熊能创造历史吗?
·韩尚笑:要文革道歉还要正义的审判?
·韩尚笑:人性还是正义?
·韩尚笑:习近平的悲哀?
·韩尚笑:陌生的印象
·韩尚笑:我看邓相超事件
·韩尚笑说客
·韩尚笑:贺澳洲抵制颂毛音乐会上百度
·韩尚笑:什么是自由?
·韩尚笑:观察
·韩尚笑:给习近平的一点建议
·韩尚笑:任性的中国梦
·韩尚笑:生日感怀
·韩尚笑:川普就职看习近平撸袖子
·韩尚笑:慢性自杀的惰性
·韩尚笑:夺回那本来就属于你的自由
·韩尚笑:逻辑推理盼新春
·韩尚笑:人生没有马后炮
·韩尚笑:分享点滴
·韩尚笑:人生没有马后炮
·韩尚笑:学贵无痕
·韩尚笑:中美商人的差别
·韩尚笑:中国人到底富在了哪里?
·韩尚笑:中共是如何忽悠民众的?
·韩尚笑:对微信的警告
·韩尚笑:祖国是独裁者的底裤
·韩尚笑:女人的魅力
·韩尚笑:中美关系真是婚姻关系吗? ——评“中国问题专家” 沈大伟
·韩尚笑:我反中还是中反我?
·韩尚笑:恋共情结
·韩尚笑:杀富的本性
·韩尚笑:中国人真有自知之明?
·韩尚笑:中美真的必有一战?
·韩尚笑:洪水滔天V人海战术
·韩尚笑:刘宾雁的不幸
·韩尚笑:那你看看中国人
·韩尚笑:没有野火的地方
·韩尚笑:人生是韦君宜的《思痛录》吗?
·韩尚笑:荒诞的思痛,荒芜的忏悔
·韩尚笑:民运的死结
·韩尚笑:革命大爆炸之后(更新版)
·韩尚笑:到底什么是抗议?
·韩尚笑:赌博性的历史
·韩尚笑:煽情与久远
·韩尚笑:最后的赌注
·韩尚笑:新闻自由还是媒体下流?
·韩尚笑:知识是干什么用的?
·韩尚笑:生命的初衷
·韩尚笑:欢笑在明天
·韩尚笑:农民加牝鸡
·韩尚笑:平淡的微信群
·韩尚笑:如何把中共之癌“饿”死?
·韩尚笑:中共执政的秘密?
·韩尚笑:浪花
·韩尚笑:水货原来是蠢货?
·韩尚笑:愚蠢的中国人?
·韩尚笑:中国何时倒台、如何倒台?
·韩尚笑:我为什么要去启蒙?
·韩尚笑在微信群的即兴讲演
·韩尚笑:沉渣泛起的中国文化
·韩尚笑:山东,传统的中国垃圾!
·韩尚笑:你真的认识中国?
·韩尚笑:一个没有诉求的抗争?
·韩尚笑:晒不干的阴湿
·韩尚笑:雄安新区,画饼充饥?
·韩尚笑:川习会:习式胡闹划上句号?
·韩尚笑:习式胡闹续集,落荒而逃?
·韩尚笑:不要把中国太当回事儿!
·韩尚笑:美中真会联手灭朝?
·韩尚笑:中国人,有没有自由无所谓?
·韩尚笑:我看朝核危机
·韩尚笑:朝核泄露了什么秘密?
·韩尚笑:一生只干两件事?
·韩尚笑:民主是理论还是实践?
·韩尚笑:诗的远方?
·韩尚笑:什么是真正的爱?
·韩尚笑:学会简单的生活?
·韩尚笑:民主的罚与罪?
·韩尚笑:鲜血凝成的是友谊还是罪恶?
·韩尚笑:郭文贵,文贵还是武贵?到底贵在何方?
·韩尚笑:一带一路还是小兵张嗄找八路?
·韩尚笑:一带一路朝鲜与会并发射导弹,是中朝狼狈为奸玩双簧
·韩尚笑:在没有平安的日子里
·韩尚笑:中国历史的陷阱
·韩尚笑:六四的伤口在哪里?(启蒙系列)
·韩尚笑:别了,习王反腐!
·韩尚笑:一个不能自救的民族?
·韩尚笑:习王反腐揭密(启蒙系列)
·韩尚笑:谁说中国不输出革命?
·韩尚笑:刘少奇,中国文人的化身?(启蒙系列)
·韩尚笑:中国第二第三大罪人是谁?(启蒙系列)
·韩尚笑:驴拉磨还是鬼推磨?(启蒙系列)
·韩尚笑:中国历史,一坨猪屎?(启蒙系列)
·韩尚笑:中国黑死病(启蒙系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浦志强: 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演讲)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那么上面我所说的两个案件的,一个是《中国农民调查》,一个是章(诒和)的禁书案,实际上呢是用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的方式来保护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随着“和谐社会”的构建越来越疯狂,维稳政策的压力越来越大,那么又有了新类型的案件要求我们去介入,去捍卫言论自由,那就是刑事案件。

   就是这个时候,贺卫方进来了,于是,有了他那句“青年人的梦中情人贺卫方到了。我们都很爱他。”

   2009年呢,我们接手代理了一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件,在四川成都。成都的谭(作人)先生,他因为反对一个大炼油厂的选址,因为批评四川政府在汶川地震救灾中的错误和原来的学校校舍过于豆腐渣工程导致大量的孩子被砸死。还有他发表了一篇网络文章,回忆19+89年中期间那样的一场镇压,对中共的这样一种屠、杀行为表示批评。而于2009年的3月28日被捕。当时我们去替他做这样的一个辩护是因为2009年属于“八+八”的二十周年,我认为这是我们在为我们自己的青春辩护,没有理由去逃避。

   我认为跟这个谭(作人)案件的开庭相比,许(志永)这些人的开庭实际上已经相当文明了。当时在庭上我们曾经讲过任何人都有权利对中共中央所做出的一个平息暴、乱的决定表示不同的意见。而且当时我提出来呢,除了我和谭之外,法庭中间在场的所有的人对于19+89年“八+八”前后北京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不在现场,他们都没有发言权。除非控方证明“八+八”没有杀人,否则就不对他断罪。

   一审后来判处他五年徒刑,今年的3月27日他将刑满获释。然后我们代理他提起了上诉。当时我要求四川高级法院通知李(鹏)、陈(希同)、袁(木)和张(工)四个人出庭作证。李(鹏)是当时的国务院总理,被认为是“八+八”屠、杀政策的坚定支持者;陈(希同)是当时北京市的市长,戒严令的执行者;袁(木)呢,是国务院的新闻发言人;张(工)是戒严部队的政治部主任,兼新闻发言人。我认为这四个人能够说清楚从在5月20号到6月9号之间北京究竟有没有杀人。他们的职务、身份和经历符合《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人的条件。而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按照法律的规定有权利申请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这回四川高级法院没有理我。到现在我这四个证人已经死了一个了,就是陈(希同)同志。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这件事情是非自有公论。

   那么后来另外一个事情呢就是2011年“茉莉、花运动”前后,艾(未未)的落网。艾太知名了,比我还知名,我们不需要说太多关于他本人的事情。他让我们的人民政府非常的头痛,所以到现在为止一直帮他保存着他的护照。简单讲艾2011年4月3号在首都机场出境之前被滞留。从他被抓捕到他被释放一直到现在没有任何机关向他和他的家属发布过任何司法文书证明为什么被抓,他构成了什么罪。到现在对艾的事件有最权威说法的是《环球时报》和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所以中国党和政府欠艾、艾家一连串的说法都没有给他。偏偏老艾是个死缠烂打的人,他没完没了。到现在为止这个事情还没有解决。他是一个我非常崇敬的中国人。后来就是说他整个偷逃税款,他家属控制的公司偷逃税款,然后我们打了一场税案。但一年多以前我们把官司打输了。但之间呢一共有两万九千多笔,将近九百万块钱,大家给他提供捐助。用来为这样的一场诉讼缴纳保证金。

   随后呢,我要简单说个三两句的就是大家也要看到中国社会的进步。比如说呢这个终于粉碎了重庆薄XL集团的复辟企图,如果真的有的话。而且呢,2012年11月8号召开的“十八大”使得中共的权力呢,实现了这种既定的交接。2013年的11月份又召开了十八届三中全会。据说呢,有这种前所未有的改革。其中包括废止了实施了五十多年的劳动教养制度。因为劳动教养制度从来没有被废止过,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废止了它,也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改革”。

   中共建国以来六十多年的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前所未有的改革必须是针对共产党的。我认为即使不能立即解决共产党的一党独裁的问题,也应当解决共产党对中国的领导方式的问题。现在习近平总书记也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开展了这个“群众路线学习实践活动”。这个能翻不?这个都像黑话一样。和王(岐山)书记所主导的这样一个反腐败的运动,反腐风暴。都是为了避免党长期执政所可能带来的腐败问题。我认为其实完全不必这样费劲,如果说习近平想防止党长期执政所带来的腐败问题的话,那就不要长期执政就可以了。

   但是劳动教养的废止,毕竟呢它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我只不过是在这个劳动教养制度行将被废止的最后时刻给了它致命一击而已。而这个所谓致命一击呢其实也体现了我自己的敏锐,就是比较能够取巧,比较能够抓住时机。说实在的,从1995年前后一直到现在,一直到去年以前,有非常多的学者、律师,比如说:贺(卫方)教授和北大的陈(瑞华)教授,以及像胡(星斗)教授,还有呢像李(方平)、于(建嵘)这样非常非常多的人对劳动教养制度提出过尖锐的批评。我只不过是在2012年那样一个特定的情况下,为全世界的新闻媒体设计了一个选题,就是去做劳动教养。让党中央越权废止劳动教养制度的行为看起来更符合民意。

   如果说我在废止劳动教养这样的一个运动中间,这样的一个工程里面有一点点的作用的话,那么我完全不应该为这样的一个事情沾沾自喜。我应该防微杜渐,应该认为自己的安全在未来有可能会出问题。

   也许大家都还记得许(志永)这个人,也知道许的遭遇。2003年一个大学生叫孙(志刚),他在广州街头因为没有携带证件,后来被放到收容所,然后他被打死了。把他抓起来当时依据的一个规范性的文件是收容遣送方面的这样一个规定,是国务院的规定。北京大学的法学博士许(志永)、滕(彪)和俞(江),三位为此上书全国人大要求废止收容遣送制度。在许他们上书以后,贺(卫方)等五位教授也上书了。然后我们的全国人大根本连理都没理他们。但是温(家宝)的国务院废止了收容遣送制度。十年以后许进去了。所以未来的十年我也需要加小心,切忌得意忘形。

   那么我们要说的是,许(志永)这样的一些上书行为也是建立在《南方都市报》披露了孙(志刚)之死事件的基础上的。我们可以看到这十年以来,如果没有新闻自由,没有调查性的报道,没有互联网,可能什么都不能发生,什么进步都谈不上。就我自己的经历而言,我所循的这个路径是保护言论自由。我自己这样去做,如果有阻力的话我排除它,我努力地去做这样的一些案件也是在行使我自己的言论自由。

   无论是《中国农民调查》这样的案件是属于民事诉讼的代理,保护被告的权利。还是章(诒和)这样的案件去起诉新闻出版总署,作为行政案件。还是谭(作人)这样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的刑事辩护。事实上,都是在针对言论自由。因为没有言论自由也就谈不上知情权。而没有言论自由和知情权也就谈不上其他宪法权利的行使。同时在以往的十余年间,言论自由的主张和行使相比之下不那么激烈。在互联网时代你行使你的言论自由不会有直接的威胁。比如说去年3月6号我发了微博我说我要实名举报周(永康)。因为我认为他所主导和实施的这种“维稳”路线不尊重法制,不讲原则,是中国走向落后,或者说中国没有建设法治文明的一个重要的因素。虽然作为其他老同志的周先生,他一点问题都没有,他也没有出事。但是我也没有出事。所以说你在中国因为言论还能有多大的事情可出呢?何况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作为一个老百姓,我凭什么不可以非议、讨论和批评国家的公共政策呢?

   从“XX”以来奉行“稳定压倒一切”的政策到现在20多年了。万一稳定压倒了稳定怎么办呢?其实我反对“稳定压倒一切”的这种基本国策主要就是担心它压倒了稳定。而且这样的一种截访、“黑监狱”乱来的这样的一种维稳政策确实是危害了中国的稳定和长治久安。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知识分子如果不去在这一点仗义执言我担心我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好在恰好就是在去年2月6号习近平总书记会见民主党派负责人的时候指出,中共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

   让我汇报一句,就是在解决了劳动教养的问题以后,从去年到现在我主要的工作是针对中共各级纪委所奉行的“双规”措施。所谓“双规”呢,是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规定,这样的一种对党员领导干部违法违纪行为的一种审查措施。比如,如果说这个贺(卫方)教授是个中共党员。比如说,北大的纪委认为贺有问题,可以依照这个规定责令贺教授在规定的时间到规定的地点讲清楚问题,这叫“双规”也叫“两规”。但是《党章》并没有赋予任何纪律检查机关以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权力。比如说下班时间贺教授还是可以回家的。但是现实中间“双规”经常长时间地限制人身自由。比如说BXL同志在交付检察机关之前曾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淡出公众视野,难道他喝茶去了吗?他是被双规了。但是中国法律,比如说《宪法》和《刑事诉讼法》有规定,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人不经过法院决定,人民检察院批准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所以“双规”的措施从本质上来讲是违反法律的,是与法律精神不相符合的。而且“双规”的过程中间因为它不受限制,没有律师提供帮助,它所取得的证据也不会被提交法庭,因而也绝不可能被排除在证据之外,谈不上。所以说刑讯逼供非常严重。

   去年我和斯(伟江)律师、吴(鹏斌)律师,我们做了三起“双规”的案件。有三个人在纪委“双规”的过程中间被打死了。其中浙江的一件案件推动着案件进入了审判程序。有6个纪委和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被判处徒刑。所以今后的两到三年之内呢,我的主要兴趣会集中在“双规”措施和“双规”的滥用方面,我希望能够揭露。我希望这样的一个努力能够被老百姓理解,因为他们应该相信法治是中国的必由之路。

   回到我么这个讲题上就是“人权律师的历史使命是什么”。在眼下,在当今,我认为人权律师的目标应该“美丽岛律师”。我们这些人之所以没有能像陈(水扁)那样大展宏图是因为没有一本《美丽岛》杂志。所以要捍卫言论自由,维护办报的自由。

   ——转自四月青年社区

   

(浦志强: 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演讲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5/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