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主页]->[现实中国]->[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为推进社会文明进步反遭牢狱之灾的赤脚律师]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九)地方政权向最高统治者挑战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
·(十一)抢劫百姓财产 法院和政府“执法”速度跑得比刘翔还快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二
·(十三)是国家领导的庸腐还是法院的强大
·(十四)谁要维权就剥夺谁的人权 在中国你想维权没门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五)
·(十六)上京所见:访民之多是领导的无能还是访民精神问题
·权力的作用是掠夺 不是保护百姓
·看看福建省的高检和高法到底有多高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九)
·要告就让你这些屁民无休止的循环诉讼
·法院让百姓认知印有国徽的判决书不如妓女的价值
·政府与地痞流氓的区别就是有无执照的区别 (二十二)
·政府依法相抗 法院公开支持(二十三)
·法院用“法”诠释:守法的百姓都是白痴
·司法机关致使国民无法可依而走上歪门邪道(二十五)
·忽悠百姓成为掌权者的快感
·法院作为掠夺的工具 依法的国民成为笑柄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 终结篇
·明知幻影 被“法”蒙骗的农民却死拽不放(二十九)
·百姓守法而行 法院切断农民诉求之路
·我是手执执照的流氓我怕谁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国家是在为谁行使权利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2011两会提案
·请求公安局保护村民的合法权益报告
·是法院在耍猫腻还是快递公司的失
·政府的形象还是流氓的形象?
·人,没有永远的强势
·皮之不存,毛将安傅
·震惊:中国政权与统治阶级裸体相搏
·祖国母亲 为何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以权力控制百姓权利的执政是执政者无能的表现
· 国体摇曳 民以何堪
·无意中看到游精佑妻子陈育红给有关领导的信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政府手握执照抢劫 百姓心存法律呼吁
·“刁民”为国呕心沥血 “公仆”揽权无所不及
· 骇闻:从福建人大代表刘丛生身上看清中国内幕
·治国玩法将导致乌坎事件蔓延
·福建福安政府占着茅坑不拉屎
·不要迫使百姓扩散乌坎事件
·一个农村女性第二次挑战中国法律的公信力
·访民 政府 你们到底想玩死谁?
·祖国母亲:为什么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中国公务员连骗子的职业道德都没有
· 谁敢说中国共产党将要自灭“我就和他急”
·法院告诉百姓不能跟中国政府走
·猪拉到美国还是猪——本性难改
·高贵的中国 低贱的法律
·官逼民反 一触即发
·一份两会提案看清中国前景一片黑暗
·中国政府默认违法的招数是“不给答复”
·福建省高院法官暴露中国走向灭完
·共产党国家的潜规则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真正要感谢党感谢政府的是靠弄虚作假占位置的人
·瞧瞧 反党 反人民 反政府的都是些什么人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 福建爱国女隔空问话习近平
·你举报什么 我和谐什么 你还有什么新的举报材料
·这个执政党让我痛心
·对安溪执法人员拆违建被刺死谈谈我的看法
·这个执政党让人的心好痛
·中国的法院只是黑权力的保镖
· 对两高关于网络毁谤案适用法律的司法解释谈谈我个人看法
·反腐背后却极力打造更巩固的腐败
·中共职能部门已默认党已沦陷败坏
·福建维权女向习近平主席隔空传送两会反腐礼物
·千呼万唤喊不醒的执政党
·315福州之行混淆了我对“合法组织”的定义
·联名举报跨越世纪的腐败链
·中国是世界上最滑稽可笑的国家
·  五月三十五日这天你在想些什么
· 敬请中央第九巡视组对我等八人举报的问题在法定期间做出答复
·悲哀:中国的法律与大多数高官却由一个胸无点墨的奸商掌控着
·穿警服不意味着就得不辨是非的服从
· 中国眼前的反腐下台的不一定是最大的贪官在位的不一定廉洁公仆
·中央领导到地方政府视察是听百姓的声音还是看地方政府作秀
· 政府“赐”她后半生在上访的路上艰辛跋涉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弱者已经不再沉默
·苏格兰公投昭示着一个国家的起落取决于领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推进社会文明进步反遭牢狱之灾的赤脚律师

为推进社会文明进步反遭牢狱之灾的赤脚律师

    王秀英/文

    2014年10月21日,赤脚律师纪斯尊正要前往北京参加《人民日报》座谈会,被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扣押。整起案件的主要原因就是《人民日报(党报)为难了党的“执政”而引发。该案由两位在福州访民眼里是最优秀的律师——福建法炜律师事务所林洪楠律师、福建烨阳律师事务所邹丽慧律师,无偿为其代理。为推进社会文明进步反遭牢狱之灾的赤脚律师
12月16日纪斯尊在闽侯县法院开庭 各地访民前来旁听被拒门外

    纪斯尊的“犯罪”要件

    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为什么扣押纪斯尊?从纪斯尊的代理人——福建法炜律师事务所林洪楠律师的《法律意见书》得知,其“犯罪”行为有以下五点:

    其一、是《人民日报》2014年3月25日报道《如此征地太坑农》和评论文章《政府违法征地为何屡禁不止》,曝光了仓山区城门镇潘墩村三千多亩征地问题;

    其二、2014年9月5日,纪斯尊到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参加旁听审理潘墩村三村民上诉案;

    其三、2014年8月10日纪斯尊到鼓楼区洪山法庭和群众一起在凤凰影院门前台阶上合影,前后不到两分钟的问题;

    其四、2014年8月11日,纪斯尊听说国务院国土部派人到福建查办违反征地情况,纪斯尊替村民代写了有关违法征地材料,送到了福建国土厅;

    其五、2014年7月22日,纪斯尊到罗源法院旁听江智安案件审理,并为其代书《书面陈述》。 纪斯尊所犯的罪名

    因以上五点,赤脚律师纪斯尊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寻衅滋事”罪。罪名的来源是:

    首先,警方费九牛二虎之力,从各处的监控屏上发现2014年9月省高院外又曾有纪斯尊现身,武断推定院外聚集群众系纪斯尊所召集。(实际上是省高院执行局通知建瓯徐其发与当地供销社之间为三百五十七亩果园所发生的纠纷案请徐其发及其妻女和公民代理人纪斯尊到省高院查询,并有建瓯法院法官陪同前往).

    之后,警方经精雕细刻后,从以上五项中选出两起指控:

    其一,2014年8月11日省国土资源厅前的所谓组织访民、网民围堵事件,指控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其二,2014年9月5日福州市中院审理潘墩村三村民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件时潘墩村民围观事件定为寻衅滋事罪。

    事实是不是如警方所控的那样呢?对于,控方所控的第一点,我想我最有发言权。

    2014年8月10日,是我在和纪斯尊等几个人聊天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国土资源部有100多人到福建查询土地违法案件,对方叫我去反映一下我村土地被官方抢占的问题。我在接电话时在场的人都知道,也就是说,这个消息是从我的口中出去的。当时,我决定第二天到国土资源厅反映情况,在场的访民也都表示要去。对访民来说,有领导来查违法事实,人人都像遇见“包青天”,谁也不想错过,这是访民对这个国家抱有很大希望,对国家的领导抱有很大希望才想去反映问题,我认为这并没有错。当天省国土资源厅见我们去反映问题关闭大门,用铁链锁上,拒绝我们进入。我想有问题的是这些无视百姓心声的部门,而不是我们这些受害的百姓。当时的情况我在一篇《坚决支持中央反腐 极力反对越反越腐》的文中写的很清楚。

    控方指控的两次我都在场。那两次冤民、访民虽然较多,但都井然有序,并没有寻衅滋事与扰乱公共秩序。如果说人多就构成以上两项罪名,我认为那也绝不是访民的错,而是福建与此相关的领导人的错。正如一、两个人走在某处摔倒,是这一、两个人走路不小心,但,一大批人都在该路段摔倒,那是路出问题,这时作为路的管理者是修路,而不是指责那些摔倒的人。

    纪斯尊被扣押后警方可谓煞费苦心

    从林洪楠律师的《法律意见书》看出:2014年10月21日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将纪斯尊扣押后,先送连江。当晚送到贵安温泉宾馆软禁八天后,移交仓山公安分局。仓山公安分局以2014年9月5日参加旁听潘墩村三村民上诉案,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强行作出行政拘留十五天决定。纪斯尊提起行政复议后,福州市公安局于2014年11月18日作出榕公复终止字[2014]16号《行政复议终止决定书》,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转送鼓楼区公安分局,并升格为刑事拘留。在此期间,将2014年“9.5”聚众扰乱公共秩序案摇身一变为寻衅滋事案以达对其数罪并罚。2014年12月12日鼓楼公安分局作出《提请批准逮捕书》。2014年12月19日鼓楼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寻衅滋事”案予以批捕,临近2015年春节,纪斯尊进行绝食抗议。2015年2月13日福州市公安局作出《起诉意见书》并将二级残疾人徐钟富陪绑上,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一并移送审查起诉。2015年2月15日,鼓楼区公安分局突然将其转送福州市公安局,福州市公安局当天即转给福州市检察院,同一天又转给闽侯县公安局,闽侯县公安局当天即送闽侯县人民检察院,直至闽侯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都在同一天完成。林洪楠律师已经70多岁,他认为一天转了五个不同公安局及检察院的案件,让人目不暇接,实属罕见。

    由此可见,接到纪斯尊案件的部门明知纪斯尊涉嫌的罪名不成立,才不愿意受理,故而一转再转。 林洪楠律师对该案的意见 林律师认为该案审理程序涉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随意加以地方化,行政化。

    一、从七本侦查卷上,林律师看到福州市中院给福州市检察院的《商请指定管辖复函》和福州市检察院给福州公安局的《商请指定管辖复函》所引用的法律依据,是《刑事诉讼法》第24条、第26条之规定,让人匪夷所思,本案不涉及嫌疑人犯罪地或居住地,谁审更为适宜的问题,不存在“管辖不明”、也不存在“争相管辖”或“互相推诿”的问题,真不知是哪位领导下的指令?大有地方化、行政化,自创刑诉法之嫌。

    二、本案实体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90条第一款和第293条所规定构成两罪的要件,收集证据涉嫌逼供,事实认定是非倒置。

    实际本案的由来,是《人民日报》2014年3月25日曝光福州政府《如此征地太坑农》《政府违法征地,为何屡禁不止?》。违法强征潘墩村三千亩地,打伤、打残村民。凶手逍遥法外。村民要求严惩凶犯,村民反被判刑。访民、村民听到中央来人,本着对党中央、国务院的信任,前往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反映久拖不决,没完没了的“踢皮球”。就算2014年8月11日“赤脚律师”纪斯尊叫村民去向中央领导反映问题,何罪之有?

    另外,从警方侦查卷和现场实时监控探头视屏,可以证明2014年9月5日现场上百村民大多数为潘墩村民。他们要求到法院里面旁听审理他们的三位代表上诉案。法庭原来只安排9个人,包括纪斯尊。在村民强烈要求下,增加到50人到庭旁听。庭外村民都安分守已,根本没有任何“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行为。 开庭前,纪斯尊帮村民拉开习近平同志彩照语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横幅和《人民日报》曝光福州官僚严重违法暴力强征潘墩村三千亩土地的《如此征地太坑农》和评论《政府违法征地,为何屡禁不止》文件的彩喷,表达农民心声,何罪之有?

    同时林洪楠律师认为:难道法院院内挂上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上刊载的习近平同志语录,就允许、正当、合法;院外老百姓拉开同样内容的横幅,就是违法、犯罪吗? 邹丽慧律师的代理意见

    纪斯尊被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寻衅滋事一案于2015年12月16日在福建闽侯县法院审理。代理人邹丽慧律师的代理意见认为该案的追诉归纳起来有“三个不合法”、“一个不成立”。 一、本案的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程序均不合法。 (一)本案立案侦查的程序不合法。其表现在 “先抓人,后网罗罪名” 纪斯尊是在2014年10月21日下午准备搭乘当天16时55分福州开往北京西的列车,被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拦截抓捕的,被软禁后又多次移交,于2014年11月12日给予其刑事拘留。 (二)本案移送审查起诉和提起公诉的程序不合法。 纪斯尊的案件由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立案侦查,却被移送到闽侯县检察院去提起公诉、由闽侯县法院审判。 (三)本案的审判程序不合法。 本案是普通的刑事诉讼案件,不涉及国家机密和个人隐私,依法应当公开开庭审理,允许人民群众自由旁听(只要出示身份证并通过安检,就应当允许旁听),闽侯县法院也美其名曰“公开审理”,但实际上实行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开审判,除了事先安排十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员到法庭“鸠占鹊巢”抢占位置外,只允许5名公民进入旁听,把几十上百名真正关心案件审理情况,从各地赶来的访民和各界人士拒之法院门外。 、 二、起诉书指控的两个罪名均不成立。 第一,所谓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等活动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规定,情节严重是构成本罪的必备要件。而所谓情节严重又是指由于行为人的聚众扰乱行为,致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无法进行,并造成严重损失。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与造成严重损失二者必须同时具备,前者是行为人实施扰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的直接表现,后者是社会危害性的程度。虽然行为人的行为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但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不以犯罪论处,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处理。

    但从起诉书认定的事实和公诉人当庭出示的证据来看,既不能证明被告人纪斯尊在2014年8月11日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也不能证明当天访民在省国土资源厅门口的聚集,致使省国土资源厅的工作无法进行并造成了严重损失。(相反,是省国土资源厅无视民声,见拒绝查处百姓送上门的官僚违法事实,紧闭大门,给百姓带来时间损失与精神上的绝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结合2014年9月5日发生在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西门(安检门)门口的访民聚集事件的实际情况,本案的寻衅滋事应指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而无事生非,或者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行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