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伪自由派]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伪自由派

   伪自由派

   自由派,顾名思义,即主张民主自由、反对极权主义者。由于自由主义与马主义及社会主义,哲学背景、价值观念、道德原则、政治立场、制度模式都格格不入。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绝不会苟同马主义社会主义。因此可以论定:

   凡是赞同马主义及社会主义的,都是伪自由派。

   这种伪自由主义,西方也有,并曾喧嚣一时,但随着民主制度的成熟越来越少了。中国则特别多,五四至今层出不穷,成了中国一大特色。

   《共产党宣言》中描绘了一副美好的愿景:“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句话常常被伪自由派用来证明,马主义是关于自由的学说。

   殊不知,这句话在马学中无根,与马学之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思想格格不入,与马学导出来的党主制和公有制格格不入,也与《共产党宣言》的原则精神格格不入。

   《宣言》宣称“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宣言》中还将抢劫民财合法化,为暴政提供了堂皇借口:

   “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要做到这一点当然首先必须对所有权和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实行强制性的干涉。”云。

   通过各种反人道反自由的手段,通过强制性地实行公有制,怎么可能实现自由的理想呢?约翰•洛克早就指出:“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灾难之门。”而马主义和社会主义道路,就意味着财产公有和权力私有。或说:“清华副教授刘瑜研究发现:社会主义在美国已经取得成功。她是用数据支持自己的研究结论。”这个教授蠢得不可思议。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两大制度特征之一。而美国始终坚持民主制和私有制原则,始终信奉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法治等自由主义五常道。“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这句话邓小平说过,马恩列都说过,伯恩斯坦说过,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民主与社会主义没有兼容性,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盖社会主义是集体主义的一种模式,集体主义道路是一条单行道,既不可能通往王道德治,也不可能通往民主法治,只能通往极权主义。只有以个人为本的自由主义,才能以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为基本原则,才能通过民主制和私有制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因此,个人可以主义,集体则不能主义。事有本末,不能颠倒。民族、国家、社会等集体,都是由人组成的,在政治上,必须坚持民本或人本原则。相对于人而言,民族、国家、社会皆为末。末不是不重要,而是意味着不具备主义、本位、第一位的资格。它们只能有利于人,围绕着人而转,而不能跑到人的前面去。

   集体一旦主义化,既不利于个人,也不利于集体;个人固然活不好,集体同样搞不好。集体主义最方便财产公有,最容易通往极权,故集体主义道路是古今中外各种极权主义的最爱。马恩虽未正式使用集体主义概念,但一再强调集体主义原则。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恩论述了集体对于个人的决定性意义和作用。19世纪法国马克思主义者保尔•拉法格认为,集体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同义词。他在《集体主义--共产主义》一文中阐述了集体主义与共产主义的紧密关系。

   马学在政治上毫无疑问属于集体主义范畴,开不出任何好制度,既开不出礼制,也开不出民主制。马学开出来的,只能是一党专政的党主制。任何不反对马学而追求民主自由的企图,无非自欺欺人。马学的错误具有不可修正性,其哲学、政治学、社会学原则都是错的,虽有一些貌似正确的花言巧语,表层的装饰而已。说邓氏所走“才是真正的走社会主义道路”,也是笑话。苏联模式是社会主义的正宗和原教旨,最缺乏自由。毛时代就是基本照搬苏联模式的。邓氏时期开始“逐步走向自由”,是因为偏离社会主义,开始修正主义了,对自由主义有所模仿了—当然是局部和表层的。或谓“北欧国家模式是社会主义”是“共产运动唯一对民主体制国度改良成功之案例”云,这是睁眼说瞎话。以消灭私有制为宗旨之一的共产运动,在欧洲始终没有成功,没能动摇其政治民主和经济私有这两大制度基础。自由主义有左右之别,所谓北欧模式,实为自由主义左道,特别重视福利保障和社会建设。把北欧说成社会主义,是中西二三流知识分子的误判。

   自由主义左派得势,会有过度福利化之虞。但这种忧虞,对于社会主义来说则是遥不可及的。社会一旦主义化,社会不公、贫富悬殊、官富民贫、弱势群体缺乏基本社会保障就是逻辑的必然,这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共性。

   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都是自欺欺人。社会主义的文化道德本质和政治制度本质注定了,社会主义必然对生产力产生严重压制和破坏,必然导致两极分化,导致大多数人的贫穷。

   只要是社会主义,必然是邪路,姓希姓马都一样,没有例外。所以明眼人不需要问社会主义姓什么,具体是哪家的,怎么定义的,领导人怎么表态的。这些都不是根本,都无助于改变社会主义的集体主义本质。集体主义道路有其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规定性,只能通往极权主义。

   或谓不必太执着于社会主义的名。这是不知道在政治上名的重要。名不正,基本原则和道路不正,问题就大了。君不见,在社会主义之名下,无论怎么努力,无论怎么修正和改革,永远改变不了言不顺、事不成、礼乐不兴、刑罚不中、民无所措手足的悲状惨况。

   不仅社会主义是邪路,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也有大害。清末开始,民族主义思潮越来越激荡,爱国主义口号越来越响亮,社会主义追求越来越疯狂,于是,民族越来越败坏,国家越来越破烂,社会越来越黑暗,人民的人味越来越罕见,而苦难越来越深重。

   缺乏综核名实的能力是伪自由派的通病。他们习惯于把民主主义平等主义误认为自由主义,把自由主义左道误认为社会主义,把马主义右道(修正主义)误认为市场经济,把共产主义混同于大同理想,把公有制混同于天下为公,把个人主义混同于利己主义……这类学者西方也有,中国特别多,伪自由派最普遍。

   伪自由派一边反对极权呼吁自由,一边赞同马主义坚持社会主义,为南辕北辙这个成语作了最生动的注解。这种伪自由派,无论主观意愿如何,无论对中共是大骂还是小骂是否受到中共迫害,客观上对极权主义都起了帮忙的作用。

   只要当权派还是马主义社会主义者,只有知识界马列派和伪自由派还很多,还占上风,中国的苦难尚未有穷期。这就是共业。共业是非常难转的。东海只能尽心尽力呐喊,不吝呕心沥血,不惧黑云压眉,至于此生能唤醒多少人,转变多少共业,消除多少苦难,只能听天由命。2015-12-12余东海于南宁首发于外媒

(2015/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