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余东海

   胡兰成很有些才气,擅长风花雪月,又能诗词书法,懂一点儒佛庄禅,对年轻读者而言很有一些欺骗性。此人写过不少书,这些书据说目前在大陆有不少粉丝。这有些危险。此人最大的问题就是脱离了中国读书人的根本,缺乏人格的健美和士心的坚定。其爱情摇摆不定,见异而思迁,喜新不厌旧,脚踩多只船,原因在此。仿佛多情,实为滥情,仿佛风流,实为伪风流,非真爱也。其政治上轻浮失足,原因也在此。 没有基本的心之力,论事议政自然也难以中肯、中正。1936年发生“两广事变”,时胡兰成在广西教书,于《柳州日报》等报纸上发表文章,鼓吹两广与中央分裂,得到日本刊物青睐。受到军法审判,是自取其咎。 此君在《山河岁月》中,以避重就轻并用模棱两可的口气叙述抗战,且不改对日本的赞扬。他说: “抗战的伟大乃是中国文明的伟大。彼时许多地方沦陷了,中国人却不当它是失去了,虽在沦陷区的亦没有觉得是被征服了。中国人是能有天下,而从来亦没有过亡天下的,对其国家的信是这样的入世的贞信。彼时总觉得战争是在辽远的地方进行似的,因为中国人有一个境界非战争所能到……彼时是沦陷区的中国人与日本人照样往来,明明是仇敌,亦恩仇之外还有人与人的相见,对方但凡有一分礼,这边亦必还他一分礼……而战区与大后方的人亦并不克定日子要胜利,悲壮的话只管说,但说的人亦明知自己是假的。中国人是胜败也不认真,和战也不认真,沦陷区的和不像和,战区与大后方的战不像战。”  岂有此理!中国的抗战,尸山血海,抗战的悲壮,真刀实枪,岂有不认真之理,岂能有假?胡兰成说的才是假话,风凉话。这样乱发议论,歪曲历史,妖气十足。黄明雨先生说他近妖,可谓的评。 胡兰成的文章著作,仿佛天花乱坠,颇有迷惑性;实则矫揉造作,浮皮潦草,似是而非,缺乏真实功夫,经不起认真推敲。他的《禅是一枝花》是谈说禅宗公案的。有一个公案是陆亘大夫和南泉对话,陆大夫说:“肇法师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也甚奇怪。”南泉和尚指着庭前花说:“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胡兰成解析说:“英雄美人都是万民的亲人,所以是冤家,在一淘时便这样那样不对,要凌辱他。世人见了英雄美人,就是见了天地万物,而且就是见了自己。对于这个自己可不知要怎样才好,如此就懊恼起来了。这不是梦吧?于是要敲打出响声来听听,要咬自己的手臂看痛不痛。这就是屈原的何以遭放逐,王昭君的何以不得不出塞了。” 以前读时颇为欣赏,皈儒后再看,才发现这种解析纯属歪解,完全不靠谱,完全没有体悟到“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的真义。万物一体,至真至实,毫不奇怪,遗憾世人不悟耳。儒道两家也有所悟,如南泉和尚,然悟之不大,面对如此严肃重大的问题,说的是莫名其妙的话,有玩弄光景之嫌。 圆满证悟此理,便是儒家大人。王阳明说: “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若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大人之能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非意之也,其心之仁本若是,其与天地万物而为一也。”(《大学问》) 悟得天地万物一体之仁之理者,就是仁者和大人,就有天下一家、中国一人的认知,有己饥己溺、民胞物与的情怀。孔子说仁者爱人,是因为仁者悟得此理,仁爱之心勃勃不容已,故不能不爱人。这种万物一体、天人合一的境界,非普通民众所能及,也非一般英雄美人所能达,也非胡兰成所能领会也。胡兰成投靠汪精卫阵营,对汪精卫由衷赞美。他在《今生今世》回忆,日本驻南京大使馆一等秘书清水重三曾叹道:“我在旁看著,这边是战胜国,坐著我们的大臣大将与司令官,对方是战败国,坐著汪先生,但是比起来,只见汪先生是大人,我们的大臣大将司令官都藐小了…汪先生的风度气概,如山河不惊”云云。 太过誉了。 汪精卫品格,大于日本人,也高于胡兰成,然亦有限,配不上大人的称谓。在日寇武力侵犯毫无收敛而国民政府公开宣战之后,身为政府高官,再来讨论和战问题,已非所宜,居然在日寇侵犯的疆域内另立政府,更是犯了原则性错误。汪精卫主和并自立,虽有值得同情的苦心,也不乏局部的好处,然对民心士气的打击极其沉重,对中国的抗战事业雪上加霜。这个大错误,是他对国内局势国际局势和历史大势判断失误造成的。 值得反省的是,东海归儒之前,就像一度惊艳胡兰成一样,曾经一度惊艳于汪精卫,写过关于汪精卫的几篇文章,对其抬举过度,评价过高,竟以圣贤目之。殊不知,儒家圣贤,智勇具高,若有权位,便无败局。孟子曰“仁者无敌”,春秋经云“王者无敌”;贾谊引周公之言说君子“守而必存,攻而必得,战而必胜。”(《新书》) 依照儒家标准,汪精卫仁有余而智勇不足,归根结底还是仁性有亏缺,何足以当圣贤大人之称。儒家的政治标准很高。孔子称赞管子“如其仁如其仁”,但并不许可管齐的霸道为仁政王道。儒家圣人标准也很高,要德智双高。汪精卫牺牲精神固然丰沛,然对大局判断失误,自取败亡,智不足也。儒眼相看,胡兰成有些才气,但无正气;是个风流鬼,却非仁者,极多小聪明而无大智慧,有狐骚味儿而无人味儿。若这样的人,阴魂不散,成为了当前中国年轻人的精神导师,将害人不浅。余东海2015年11月15日 首发于《中华读书报》(2015年12月30日09 版http://epaper.gmw.cn/zhdsb/html/2015-12/30/nbs.D110000zhdsb_09.htm)发表时标题改为《这样的人,怎可为青年的导师——谈胡兰成》

(2015/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