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东海一枭(余樟法)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儒家微言】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作者:微言阅读数:1693发表时间:2015-12-24 09:10:58

   

   微言

   作者简介:“微言”是儒家网特设的一个栏目,主要搜集整理发布儒家学者和儒门同仁发在微博、微信上的信息。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整理者:冷长安

   来源:儒家网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十一月十三日癸酉

    耶稣2015年12月23日

   

   

   #快评#

   

   @儒家网 :

   【@余东海三世 :主权在民论】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而非某一家某一族的固有之物。天下之位,唯有德者可居之,即德高望重,获得国民普遍尊重和拥护。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家天下和家族天下有一定的历史合理性和民意合法性,世易时移,“双性”丧失。中国到了重开公天下文明的时代了。

   

   @余东海三世:

   【答客】或 问:“君子和骗子同时竞选,大多数民众支持骗子。难道这样的民意也代表天意?”答:没错。自由状态下,君子竞不过骗子,骗子能欺骗天下,大多数民众都支持 骗子,那就是天意如此。这种情形的发生,主要原因是民德民智低下,社会逆淘汰,也可能所谓君子实非君子,往往两种情况都有。

   

   @儒生知一:

   【民意与主权】民意和人民主权可不是一回事,但亦可对人民主权进行再阐释不是,既然当年能把RIGHT转变成RIGHTS,自然就能够在RIGHTS中加入RIGHT。

   

   @余东海三世:

   【答客】或 说:“支持骗子的民意肯定不值得尊重。你要求尊重这样的民意,把这样的民意等同于天意,岂非尊重骗子而侮辱天意。”答:这里的尊重并非认为其对,而是不与 之争。益是禹亲自选定推荐给天的接班人,其德应高于启。启开启家天下,显违天下为公选贤与能之义。然民意在启,伯益就不宜争。

   

   @余东海三世:

   【民意】在主权问题上,民意就是天意,是《尚书》大义之一,没有商量的余地。即使民意做出的选择是错误的,也不能与之为敌,与之对抗。注意,凡言民意都指主流民意。盖民意很难一致,常有主次之别。例如夏启即位,有扈氏不服,虽代表部分民意,但非主流,不影响夏启帝位的合法性。

   

   @余东海三世:

   【答客】或 说:“历史证明,民意选择夏启是错误的。伯益不争,是他礼让,其实为了天下为了天道,他应该一争。他是禹推荐给上天的,拥有天道合法性,若奋起一争,启可 能就没有搞家天下的机会了。”答:民意不支持还奢谈什么天道合法性。益若争天下,不是与启争,而是与民争,与多数民为敌。

   

   @儒生知一:

   【主权】此处吃紧,这种表述就是彻底的近代“主权”观念了,亦即天意已经完全被民意吞并,丧失了以经文格“主权”之义之生机,但君此论又注定是自相矛盾的。若民意作出的选择可能是“错误”的这一判断即意味着有高于民意的对-错在。若民意吞并天意则民意之选择无所谓“错误”可言。

   

   @儒生知一:

   【主权】若 承认是非对错其根源在天,则民意并非能等同于天意,则民意之选择丧失作为最高者的地位,民自然也不可能为近代意义上的主权者,如此对于最高授权治理者的选 择则相对于一人一票之人民主权之选择敞开了其他可能性。若不承认是非对错根源在天而以之在民,则所谓教育权在儒几无立锥之地。同理,所谓治理权在贤更是自 相矛盾了,是非对错之根源在民,则何谓贤自然也在民意、也在能否票选上。

   

   @余东海三世:

   【解惑】或担心主权在民论,会导致民意膨胀而吞没天意主宰一切。可以毋忧,主权并不意味着主宰一切,主权与统治权,各有范畴和权限,不能相互侵犯和僭越。以房屋喻,主权为所有权,天下人所有;治权为居住权,有德者居之。民意代表天意授权于有德者之后,就要以礼依法接受领导和管理。

   

   @余东海三世:

   【提醒】东海曰:“人民最大,民意至上,民心代表天意。”前面有“论主权”三个字的前提约定。离开主权范畴而说,便背离《尚书》大义和王道原则,便流于民主主义乃至民粹主义,连自由主义都不如,自由主义也不是什么问题都唯民意的。思想讨论最忌断章取义,否则便鸡同鸭讲,无关义理。

   

   @經禮堂:

   【主权在民】主 權在民論讓政治的重心表面上變成了討好民。當然民不可能一一討好,自然又演變成討好民中有權勢的人。從而政治在民主的面紗下,卻轉化成了寡頭制。而且這些 寡頭是以民的集體名詞出現的,不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又總有政客做替死鬼。所以主權在民恰恰是貴族制寡頭制需要的口號。

   

   @余东海三世:

   【民心】《大 学》说:“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 或引此言以反对主权在民论,混扯缠夹之至。此言讲得是善恶自上而下强烈的传染性,意谓君恶则民从恶,君善则民从善。“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与陆贾 “桀纣之民,可比屋而诛”同义,并非说民心所向在桀纣。

   

   @余东海三世:

   【民意】或 说:“君主应该主动关心民众倾听民意,但民意不能主导君主,民众不能做君之主。”非常正确。但主权问题讨论的不是君主如何用权,而是权力源头在哪。明白 吗?好有一比,你先别急着谈论夫权和夫妻关系如何,请先搞清楚,你准备怎么当上丈夫,求亲不成怎么办,是抢亲还是尊重对方选择。

   

   @余东海三世:

   【天下】天 下是多义词,要义有二:一指天子势力和影响所及之疆域,如“光宅天下”(尧典);二指天子权位和政权,如“天下为公”(礼运),“尧知子丹朱不肖,不足授 天下”(史记五帝本纪),二义相通。“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这句自西周流传至今并为历代圣贤大儒所重复的老话,表达的就是主权在民之义。

   

   @崇儒_梁知一:

   【主权】象 西哲卢梭那样,坚执“主权在民”,其结果就是地球上再多上一个自由主义国家——中国。因无天命主权的支撑,儒家与儒家思想势必边缘化。主权在民,决定了政 府与政治的意志,受民意局限,必须向世俗化倾斜。“中道而立,能者从之”儒家政治理想势必破产。而政治与社会生活中再无一个道德奖惩机制。

   

   @余东海三世:

   【主权】出 自姜尚的“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论,朱熹王夫之等大儒也都赞同,历代儒者重复倡导,历代家天下王朝亦无异议,并有不少君臣认肯,现在居然受到一些儒者的否 定和批判,莫名惊诧。不仅此也,连《尚书》中作为革命大义提出来的“民即天”论,也被斥为病人病语。这个时代病得不轻哪,嘿嘿。

   

   @余东海三世:

   【主权】《尚书》一再强调天命靡常,天不可信,实质上否定了主权在天论。孟子敢说君权天与,是因为有“民即天”论支持,否则主权在天就成了违反圣经原则的戏论或殷纣怙暴不悛的借口。所以,若一定要说主权在天,就必须“以民心为天命”,坚持“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之大义。

   

   @余东海三世:

   【答客】或 问:“公天下时代,君臣承认主权在民(天下是天下人的),可以理解;家天下时代也有君臣承认主权在民,他们不觉得自相矛盾吗?”答:没有明显矛盾,古人没 有定期授权的理念。他们认为,革命成功,多数拥戴,就是权为民所授。虽主权在民,已授统治权于“我家”,只要敬天保民,就可永保治权。

   

   @崇儒_梁知一:

   【天命】把 天命与民心当成一回事,可见辨物不精。《春秋繁露》:“天子受命于天,天下受命于天子,一国则受命于君。君命顺,则民有顺命;君命逆,则民有逆命。这里须 注意:天子受命于天,第一义决非来自“主权在民”下的授权。孟子分别挑出“天”与“民”,只说民心是极重要参考。决定权还是天与天命。

   

   @余东海三世:

   【主权】“且 天之生民,非为王也;而天立王,以为民也。”(《春秋繁露》)这就是民主君客论,也通达主权在民论。分而言之,主权在民,民授权于君;治权在君,君治理人 民。统而言之,主权治权,仁义礼智,皆本于天。不仅此也,万物皆本于天宇宙万物皆有形上依据,故董仲舒说“天地者万物之本”。

   

   @余东海三世:

   【主权】或 谓:“我论天命主权,是言治权之形上部分,尤其是教权有天命支撑”云,以此反对主权在民论,纯属混扯。圣经屡言“圣人作则必以天地为本”“政必本于天”, “礼必本于天”,礼乐刑政无不本之于天。统而言之,主权治权教权征诛杀伐权统统在天。民无主权,君岂容有政权和征诛杀伐之权哉。

   

   @余东海三世:

   【主权】孟子说:“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离娄上)《大学》说:“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这都是主权在民的明确宣示。主权在民,故得民心者得天下;主权范畴,民即是天,故得民心者即是得天心、得天命,即是受命于天,丝毫无别。

   

   @余东海三世:

   【答客】或谓“主权在民”与“贤人政治”矛盾。答:不仅毫无矛盾,而且相辅相成。“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主权在民也;“唯有德之居之”,“仁义道德之所在,天下归之。”贤人政治也。“天下为公”更是主权在民的昭示和落实,可以更好地“选贤与能”实践贤人政治。

   

   @經禮堂:

   【主权】現 代文主權,自西文sovereign,來自法文Souveraineté,來自拉丁文superus,和希臘文Basileus。Bodin曰:La souveraineté est la puissance absolue et perpétuelle d’une République…c'est-à-dire la plus grande puissance de commander。但誰能commander?用漢文說,誰能出命?

   

   @崇儒_梁知一:

   【我的观点】天命主权是儒政的最高形上依据。治权、教权从此而出。古之民,几乎无“主权”观念。近世受西人影响而高涨。主权,“我所有,而别人不得侵”之谓。一言之,主权之说,亦为人性与政治权利自他平衡、上下平衡之分界。即民众,当享“有限主权”,并服从天命主权。

   

   @余东海三世:

   【答客】或说:“只有圣人才能知道天命,代表天意。你说民意与天意,民心即天命,置圣人于何地?”答:讨论主权问题,你却来混扯。你的意思是主权在圣?这可就不好办了。圣人不出,天下就成了无主之物,有力者居之。哦,主权在天。可天怎么授权于君呢?天上掉下个苹果,砸中谁谁为君?

   

   @崇儒_梁知一:

   【天命】 有 学者把天命理解成“天上掉苹果”, 也真可以。孟子曰:“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至而至者,命也”。古之人君授命,莫不如是。言民心推戴,已是第二义。第二义者,条件论也;又严格来说:天 上掉苹果,亦是天命!特言者把天命二字,理解成空洞与偶然性的机械论了。天命二字,蕴意深矣,极矣!

   

   @經禮堂:

   【民和天】民 和天,都是不能被代表,又僅能被代表的。春秋傳曰:人之於天,以道受命。聖人雖不世,聖人之法在。故由此法者為君子,不知此法者為小人,君子在位,小人在 庶,守法者爵,悖法者誅,治國之本也。必曰主權何在,則禮是也。在道學謂之天理,行曰禮義。民雖眾,不由禮則小人。君雖貴,不由禮則獨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