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弟子规】反儒派喜欢将文明守礼和软弱或奴性混同起来,似乎一个人举止文明言行有礼,就是软弱可欺甚至奴性作祟。殊不知,野蛮并不代表勇敢和硬骨头,无礼是人格缺陷的表征,无礼之徒才最容易沦为极权主义的奴才。那些野蛮粗暴的红卫兵革命小将,哪个不是毛奴?2015-12-18

   【弟子规】或谓:“成年人去读《弟子规》,智力会退化”云云,混扯也。对于少年道德礼仪规范,成年人了解熟悉了,再读,不过是更加熟悉而已,虽无助于智力提升,但也不至于退智。现在很多成年人从小没有接受过道德文化和礼仪文明教育,没读过儒经也没读过《弟子规》,很有必要读一读。

   【孔明】或说孔明是准儒家,或说是法家,我说都对。孔明仰慕管晏,其学近乎管晏。管晏派法家重视政治道德,能够尊王攘夷,堪称准儒家,故孔子赞管子“如其仁”;然管子毕竟非真正儒家,霸道离王道大有距离,故孟子颇轻管仲。对孔明,孔孟都不会全认同,但孔会以赞为主,孟会侧重于批。

   【孔明】崇拜对象的高度决定着崇拜者的高度,包括思想、文化、政治、道德等方面的高度。《三国志诸葛亮传》:“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长八尺,每自比於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管仲、乐毅和《梁父吟》说讲“二桃杀三士”故事的主角晏婴都是法家。孔明一生,成也管晏败也管晏。

   【渎圣】对于渎圣者,不同对象不同对待处理。若是父母尊长,只能劝谏,或婉谏或直谏或泣谏;若是子弟学生,理当教训,以文教之,以礼训之,必要时以鞭戒之策之;若是朋友,应该批评劝告,三劝不从,疏而远之;若是官员,必须批判抗议;对于具体民众,任之可也。教化不良,责在政府和文化群体。

   【渎圣】或问:对于渎圣的民众,为什么要任之,为什么不予批评教训制止?答:任之可,批评教训也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过,既然是渎圣之民,直接予以批评教训,很容易产生言语暴力冲突,不仅效果不良、于事无补而已。想象一下,面对一群油盐不进的新老红卫兵,除了“任之”,只怕无计可施。

   【态度】批判要挑重点,我喜欢挑影响大、持续久、似是而非的错误来批。很多肤浅的错误,明显的胡说八道,不值一批。如文革大批判文章,不用批,它们自己就会很快风雨飘零。批判倒是抬举了。当然,不值一批的东西有空也不妨一批,如果有厚酬的话,嘿嘿。

   【皇帝】现代人无知,往往把皇帝这个称谓与家天下甚至极权暴政捆绑在一起。殊不知,皇为上天,光明之意;帝为生物之主,兴益之宗,皇帝是最高领导人的美称,公天下家天下通用,五帝中的尧舜就是实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之禅让制的。若民众不喜,未来领导人称为元首、总统亦无不可,换个名相而已。

   【世界眼】制造、引进、煽动、利用恶的人,到了后来,往往被恶绑架。绑架未必有形,但非常有力,很难摆脱。例如,毛氏制造了无数毛左,毛左群体也反过来绑架了毛氏;马帮抗美援朝,助恶为乐地扶起了金氏王朝,金氏王朝也反过来绑架了马帮,不知是主人牵着恶狗,还是恶狗牵着主人走……

   【击蒙】马云云:“中国社会对商人的理解,士农工商,我们排在最后”云云。这么说太没意思太不实事求是了。儒家社会确实重士重农而轻商,商贾有致富的自由但社会地位不高;现中国则倒了过来,商人排到了前面,与官家一起占尽了便宜,甚至获得了不少政治特权。

   【看中国】古来四民,士农工商。反掉儒家,便已无士。所谓的知识分子,小人而已。而且马邦知识分子,被洗脑的程度最深,中毒最深,所以比一般农工商更坏。这些人从政,是最贪恶的官员;从商,是最奸诈的商人;从文,是最无耻的文人;从教,是最无知无畏的教授……

   【北俱芦洲】佛言此洲离诸系缚无我清心寡欲,四土中福报最大。此地人民亲疏平等,无有远近差别,衣食自生,取之不尽,无需耕种,不蓄私有财产,人寿千岁,寿终后转生天界。但这不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只能称为人本主义社会或共德主义世界。这种地方绝不会以社会为本位,也不用关心物产问题。

   【反调】或说:“残酷的历史经验证明,领袖越伟大,人民越渺小,领袖越伟大,法制越无效。革命领袖一旦变成伟大领袖,他就不再是人民的救星,而会变成人民的灾星。”非也。历史经验证明,领袖若伟大,政治就文明;领袖若伪大,人民必渺小。领袖若是昏暴之君,它就是人民的灾星。

   【国力】人口是国家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决定性的。决定实力的是人心。桀纣人口最多,也非汤武之敌。故孟子说“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说圣贤“得百里之地而君之,皆能以朝诸侯有天下。”对梁惠王说“仁者无敌”,说“地方百里而可以王”。

   【伟大】真正的伟大,合乎仁义原则和普世价值,具有高度的人民性、正义性文明性。与人民对立的伟大是负面的、恶性的伟大,是伪大、邪大、恶大和罪大,如毛氏。把伟大加在毛氏那样的小人骗枭恶棍身上,是一个完全颠倒、极端反常、不可容忍、无可饶恕的历史性错误,代价必异常惨重。

   【击蒙】或认为,实现小康之后再来着力推动分配制度改革,强调共同富裕,贫穷时不必讲强调分配问题,“生产力低下,穷得很,拿啥分,又怎么能分出普遍富裕来?”这是物质主义加道德虚无主义,完全不知道富之与教之、致富与致德、物质文明与政治文明同步进行的重要性。

   【看中国】经过恶人治国、愚人治国、小人治国、乡愿治国之后,现在有了点正人治国的迹象。当然,习王的正义性还有限,置身的环境和面对的局势又极其恶劣,官恶民愚,豺狼纵横,在他们的期限内要摆脱邪路,几乎不可能。能将邪政恶制纠正到什么程度,亦难逆料。唉!

   【看中国】拜物教徒无不愚蠢,弱势群体亦普遍其蠢无比。它们总是以为,工农当权就会对工农好,有钱人从政就不会再贪财。它们不知道,工农得势掌权,对弱势群体更狠毒;越是有钱人,聚敛起来越疯狂。它们反孔反儒反君子,不知道只有儒家得志君子在位,才能主持公道追求公义,救民于水火。

   【警告】现行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中有关毛泽东、鲁迅、雷锋一百多篇东西,必须及早从中小学教材中全部删除!大半个世纪以来,你们用反道德反文明的邪说冒充真理,把反儒家反中华的盗贼包装成伟人,把崇拜暴君的邪教徒涂抹成道德模范,给广大师生和中国人民洗脑下毒,罪孽深重,还要继续到何时?

   【击蒙】“要舆论监督不要舆论审判”的说法非常可笑。所谓舆论审判,实质上就是舆论监督。文章和舆论再怎么“对案件结果作出先入为主的判断”,也没有实质性的审判权。评论文章“拿正义说事,预设了聂树斌案是冤案的前提,要求法院早日宣判聂树斌无罪”,无论所说对不对,仍属舆论范畴。

   【定律】反儒派只能干坏事,不能做好事。做好事的时候,绝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是反儒各派的共同点,民主派也不例外,而且为此定律不断提供大大小小的证明。反儒而求民主,只能从失败走向失败,让民主踪影渺渺;反儒而抓极权,则是老鹰捉小鸡,一抓一个准。2015-12-19余东海

(2015/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