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弟子规】反儒派喜欢将文明守礼和软弱或奴性混同起来,似乎一个人举止文明言行有礼,就是软弱可欺甚至奴性作祟。殊不知,野蛮并不代表勇敢和硬骨头,无礼是人格缺陷的表征,无礼之徒才最容易沦为极权主义的奴才。那些野蛮粗暴的红卫兵革命小将,哪个不是毛奴?2015-12-18

   【弟子规】或谓:“成年人去读《弟子规》,智力会退化”云云,混扯也。对于少年道德礼仪规范,成年人了解熟悉了,再读,不过是更加熟悉而已,虽无助于智力提升,但也不至于退智。现在很多成年人从小没有接受过道德文化和礼仪文明教育,没读过儒经也没读过《弟子规》,很有必要读一读。

   【孔明】或说孔明是准儒家,或说是法家,我说都对。孔明仰慕管晏,其学近乎管晏。管晏派法家重视政治道德,能够尊王攘夷,堪称准儒家,故孔子赞管子“如其仁”;然管子毕竟非真正儒家,霸道离王道大有距离,故孟子颇轻管仲。对孔明,孔孟都不会全认同,但孔会以赞为主,孟会侧重于批。

   【孔明】崇拜对象的高度决定着崇拜者的高度,包括思想、文化、政治、道德等方面的高度。《三国志诸葛亮传》:“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长八尺,每自比於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管仲、乐毅和《梁父吟》说讲“二桃杀三士”故事的主角晏婴都是法家。孔明一生,成也管晏败也管晏。

   【渎圣】对于渎圣者,不同对象不同对待处理。若是父母尊长,只能劝谏,或婉谏或直谏或泣谏;若是子弟学生,理当教训,以文教之,以礼训之,必要时以鞭戒之策之;若是朋友,应该批评劝告,三劝不从,疏而远之;若是官员,必须批判抗议;对于具体民众,任之可也。教化不良,责在政府和文化群体。

   【渎圣】或问:对于渎圣的民众,为什么要任之,为什么不予批评教训制止?答:任之可,批评教训也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过,既然是渎圣之民,直接予以批评教训,很容易产生言语暴力冲突,不仅效果不良、于事无补而已。想象一下,面对一群油盐不进的新老红卫兵,除了“任之”,只怕无计可施。

   【态度】批判要挑重点,我喜欢挑影响大、持续久、似是而非的错误来批。很多肤浅的错误,明显的胡说八道,不值一批。如文革大批判文章,不用批,它们自己就会很快风雨飘零。批判倒是抬举了。当然,不值一批的东西有空也不妨一批,如果有厚酬的话,嘿嘿。

   【皇帝】现代人无知,往往把皇帝这个称谓与家天下甚至极权暴政捆绑在一起。殊不知,皇为上天,光明之意;帝为生物之主,兴益之宗,皇帝是最高领导人的美称,公天下家天下通用,五帝中的尧舜就是实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之禅让制的。若民众不喜,未来领导人称为元首、总统亦无不可,换个名相而已。

   【世界眼】制造、引进、煽动、利用恶的人,到了后来,往往被恶绑架。绑架未必有形,但非常有力,很难摆脱。例如,毛氏制造了无数毛左,毛左群体也反过来绑架了毛氏;马帮抗美援朝,助恶为乐地扶起了金氏王朝,金氏王朝也反过来绑架了马帮,不知是主人牵着恶狗,还是恶狗牵着主人走……

   【击蒙】马云云:“中国社会对商人的理解,士农工商,我们排在最后”云云。这么说太没意思太不实事求是了。儒家社会确实重士重农而轻商,商贾有致富的自由但社会地位不高;现中国则倒了过来,商人排到了前面,与官家一起占尽了便宜,甚至获得了不少政治特权。

   【看中国】古来四民,士农工商。反掉儒家,便已无士。所谓的知识分子,小人而已。而且马邦知识分子,被洗脑的程度最深,中毒最深,所以比一般农工商更坏。这些人从政,是最贪恶的官员;从商,是最奸诈的商人;从文,是最无耻的文人;从教,是最无知无畏的教授……

   【北俱芦洲】佛言此洲离诸系缚无我清心寡欲,四土中福报最大。此地人民亲疏平等,无有远近差别,衣食自生,取之不尽,无需耕种,不蓄私有财产,人寿千岁,寿终后转生天界。但这不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只能称为人本主义社会或共德主义世界。这种地方绝不会以社会为本位,也不用关心物产问题。

   【反调】或说:“残酷的历史经验证明,领袖越伟大,人民越渺小,领袖越伟大,法制越无效。革命领袖一旦变成伟大领袖,他就不再是人民的救星,而会变成人民的灾星。”非也。历史经验证明,领袖若伟大,政治就文明;领袖若伪大,人民必渺小。领袖若是昏暴之君,它就是人民的灾星。

   【国力】人口是国家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决定性的。决定实力的是人心。桀纣人口最多,也非汤武之敌。故孟子说“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说圣贤“得百里之地而君之,皆能以朝诸侯有天下。”对梁惠王说“仁者无敌”,说“地方百里而可以王”。

   【伟大】真正的伟大,合乎仁义原则和普世价值,具有高度的人民性、正义性文明性。与人民对立的伟大是负面的、恶性的伟大,是伪大、邪大、恶大和罪大,如毛氏。把伟大加在毛氏那样的小人骗枭恶棍身上,是一个完全颠倒、极端反常、不可容忍、无可饶恕的历史性错误,代价必异常惨重。

   【击蒙】或认为,实现小康之后再来着力推动分配制度改革,强调共同富裕,贫穷时不必讲强调分配问题,“生产力低下,穷得很,拿啥分,又怎么能分出普遍富裕来?”这是物质主义加道德虚无主义,完全不知道富之与教之、致富与致德、物质文明与政治文明同步进行的重要性。

   【看中国】经过恶人治国、愚人治国、小人治国、乡愿治国之后,现在有了点正人治国的迹象。当然,习王的正义性还有限,置身的环境和面对的局势又极其恶劣,官恶民愚,豺狼纵横,在他们的期限内要摆脱邪路,几乎不可能。能将邪政恶制纠正到什么程度,亦难逆料。唉!

   【看中国】拜物教徒无不愚蠢,弱势群体亦普遍其蠢无比。它们总是以为,工农当权就会对工农好,有钱人从政就不会再贪财。它们不知道,工农得势掌权,对弱势群体更狠毒;越是有钱人,聚敛起来越疯狂。它们反孔反儒反君子,不知道只有儒家得志君子在位,才能主持公道追求公义,救民于水火。

   【警告】现行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中有关毛泽东、鲁迅、雷锋一百多篇东西,必须及早从中小学教材中全部删除!大半个世纪以来,你们用反道德反文明的邪说冒充真理,把反儒家反中华的盗贼包装成伟人,把崇拜暴君的邪教徒涂抹成道德模范,给广大师生和中国人民洗脑下毒,罪孽深重,还要继续到何时?

   【击蒙】“要舆论监督不要舆论审判”的说法非常可笑。所谓舆论审判,实质上就是舆论监督。文章和舆论再怎么“对案件结果作出先入为主的判断”,也没有实质性的审判权。评论文章“拿正义说事,预设了聂树斌案是冤案的前提,要求法院早日宣判聂树斌无罪”,无论所说对不对,仍属舆论范畴。

   【定律】反儒派只能干坏事,不能做好事。做好事的时候,绝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是反儒各派的共同点,民主派也不例外,而且为此定律不断提供大大小小的证明。反儒而求民主,只能从失败走向失败,让民主踪影渺渺;反儒而抓极权,则是老鹰捉小鸡,一抓一个准。2015-12-19余东海

(2015/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