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略谈根治恐怖主义三部曲]
陈泱潮文集
·中國民運必須因應變化了的形勢,尋找新的戰略突破口和明確新的戰略重點
·东施梦呓“全民大起义”“民变”的【暴民路线】行不通的內在原因
·东施梦呓“全民大起义”“民变”的【暴民路线】行不通的外在原因
·開展退黨、退團、退隊活動的局限性
·發生了方向性、原則性、路線性、根本性錯盏奈榉才七^渡政府
·伍凡過渡政府如此針對中共“個體”,打擊中共開明力量
·策动地方独立自治,是彻底动摇和瓦解中共中央专制独裁暴政的关键所在
·2008年戊子春节献辞(长篇连载11):以獨攻獨宣言
·10.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戊子春节献辞(长篇连载16): 理念要点
●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ZT:中國少數官僚特權家庭財富受
·ZT 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131万干部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70%
·ZT对干部子弟的期待/刘晓竹
·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
·ZT:社会科学研究: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0.4%人掌握70%财富
●瓮安事件凸显中共政权无道天怒民怨
·镇压义民的无道暴政必速亡
·瓮安义民反黑抗暴无罪!
·就瓮安事件谈无道暴政速亡与必亡的微言大义
·中共国社会如此黑暗!谁之罪?——瓮安7岁小孩也遭镇压(1张图)
·瓮安李秀忠“被打死”与“被打个半死”,程度有区别,性质没两样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
·责令中共必须立即还“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自由
·高度评价和支持《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公告》
●北京奥运
·观北京奥运欢迎宴会有感致胡锦涛 (1图)
·欺骗是中共的统治手段
·北京奥运救不了专制独裁暴政必然垮台的命!
●根治国土资源
·致温家宝总理:当前是开展长江黄河珠江上源植树造林的大好机会
·对国土资源进行根本性治理,早比晚好,为比不为好
●声援08宪章
·声援08宪章,强烈要求停止对《08宪章》签名人的迫害!
·锺沛璋:权贵垄断贫富差距 政改不力问题多(图)
·强烈谴责中共决策集团批捕刘晓波,支持郭国汀自愿为刘晓波辩护的义举!
●对2009年全国人大会议的批评和建言
·2009年两会期间,致吴邦国委员长暨全国人大全体代表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补遗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告示
·否定人类普世价值,就是否定人类作为【类的同一性】(外一帖)
·关于人有没有【类的同一性】的进一步探讨
·答友人二则:我为什么要提出中国民主化变革第六方案?
●简评2009新疆事件
·错乱的民族政策和新闻封锁是导致此次新疆事件的原因
·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引子:致[中国民运2008年洛杉矶大会]的贺信
·一,必须厘清理论——抓紧思想理论建设,明确认识“那把钥匙开那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拿起唤醒中国民众和中共党政军干部队伍的思想武器
·二,必须厘清当代中国历史的两大关键问题——不能盲目接受中共颠倒是非的历史结论和误导宣传做中共应声虫
·三、还孙中山本来面目,认真总结百年历史经验教训清算当代中国【枭雄黑道】鼻祖,是匡扶今日中国民运和国人政治道德的紧迫需要
·四、还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历史真相,重新认识和肯定毛泽东反特权反中共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继续革命观点,是唤醒民众进行民主革命的紧迫需要
·五、 充分认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真提高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六、 明确中国民主运动目标,不说民主政治的外行话、不做民主政治的外行事
·七、明确组织工作的总体方向,切实加强组织建设
·论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全文)
●6.4二十周年
·发起确立【中国国殇日】征集签名书
·6.4二十周年,号召全军和平起义,自觉自为实现军队国家化!
·“万里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平反!”
·血的教训,不醒的梦幻
·莫道天下无知音,六四良心慰我心
●中国到底要维稳发展,还是要大爆炸
·敦促中共加快推行党内民主化实施共产党两党制书
·应当充分肯定国防部长梁光烈主张军队国家化的上书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行政改了!
·军心民心迫切渴望军队国家化!
·抓两头、带中间、不要走极端
·值得充分肯定的温家宝政改实践第一步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推动中共国政改的突破口
·无邦国胡说集团已经失去民心军心党心
·真正推行和落实财政预算决算公开化的关键和标志
·要立体地推动民主革命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关于“唱红打黑”
·“文革”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请读《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中共“唱红打黑”东施效颦重演“文革”,死路一条!
·重庆“唱红打黑” 是共产党内权力斗争、愚民手段
·念奴娇·胡拉灯黑暗难久长
·当局正在制造新的6.4
·网民猛评胡锦涛下达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
·三峡大坝是中共狂妄无知祸国殃民的象征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中共与美国的不共戴天在于根本价值观的严重对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略谈根治恐怖主义三部曲

   陈泱潮 ‏@CDZCYC
   
   2015-12-17

503.如何根治恐怖主义?一以世界反恐联军集中力量打击和铲除ISIS之类恐怖主义堡垒;二大力摧毁一切专制独裁政权及其政体制度,认真弘扬普世价值;三认识和普传【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自觉促进世界宗教信仰崇拜对象合一归真,认识生命奥秘自杀杀人者必将彻底丧失灵命(请参看《人子二书》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9/chenyc/19_1.shtml)。

   


   附:

曹长青:对伊斯兰主义治标治本


   请看博讯热点:伊拉克战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7日 来稿)
   
    巴黎遭恐怖袭击后,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这是“战争”,随后中东的约旦国王(亲西方的)阿卜杜拉也认为,这是一场“世界大战”。他们不约而同,都看到了恐怖袭击背后伊斯兰主义的兴起,那种意识形态向西方宣战的本质问题。
   
    法国及随后马里等国家遭到的恐怖袭击也再次引起人们对一些基本概念的辩论:这是不是一场全球大战?伊斯兰主义(恐怖分子)与伊斯兰教是什么关系?西方应如何应对?
   
    对于第一个问题——这是不是一场战争,我在14年前美国遭到恐怖袭击的911事件时就写过题为“打一场摧毁专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文章,强调必须把反恐当作一场像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摧毁纳粹那样的“战争”来看待和对待。因为伊斯兰圣战者的行为,已是对西方世界开战,意在摧毁我们的生活方式,让世界回到伊斯兰律法(回教法)统治的时代。在非洲国家马里的旅馆发生的恐怖袭击更为明显,人质如果能背诵《古兰经》就被释放,而在伊拉克和叙利亚,ISIS(伊斯兰国)更是公开砍人头,甚至把基督徒的头挂在电线杆上,比中世纪还要残忍黑暗。
   
    挑战者(极端伊斯兰分子)已经采用了最野蛮的战争手段来袭击自由世界,那西方就不仅完全有权利,更应该、必须用对方听得懂的语言来反击。西方民主阵营占有全球80%的经济,90%的军事力量,有绝对足够的实力打赢这场全球反恐之战。在这场用牛刀斩蚂蚁的实力悬殊面前(跟西方的强大军力相比,伊斯兰国连“鸡”的份量都够不上,而是老鼠或蚂蚁),只有一个问题:自由世界有没有丘吉尔、里根、撒切尔那种能认清邪恶、并敢于采取行动的强势领袖。
   
    所有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第二个问题,伊斯兰主义和伊斯兰教是怎样的关系?简单说,伊斯兰主义是把伊斯兰教意识形态化、极端化。两者不是一回事,但有密切关联。当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炸毁纽约世贸大厦的19名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这次巴黎大屠杀,在马里旅馆劫持并杀害人质的圣战分子都是穆斯林,他们都宣称信奉《古兰经》。
   
    那怎么解决这个“纠结”的问题?应该“治标”还是“治本”?
   
    治标,就是用战争手段强烈打击首先使用暴力推行伊斯兰主义的恐怖分子,像二战时对德国希特勒、日本东条英机们那样,把他们彻底摧毁、根除!对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乌托邦幻想。跟砍人头、滥杀平民的恐怖分子没有任何其它余地。
   
    如果认为这是一场战争,就应该主动进攻,去消灭敌人。只有主动攻击,端掉恐怖分子的老巢,才能阻止他们来袭击西方国家。我在以往的文章中强调过,反恐战争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战场的选择问题;不在中东打,就得在美国和法国等国家本土打,在纽约街头和巴黎音乐会上打。对极端意识形态者,如果以为你不去招惹他们,他就会饶了你,那纽约世贸大厦、波士顿马拉松、巴黎音乐厅和马里旅馆的屠杀就是他们的回答。
   
    事实是,一味的防守根本不能解决问题,那是防不胜防的。巴黎已被称为“警察国家”,因街头几乎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手持冲锋枪的警察严密把守,但仍发生了音乐厅和餐馆被袭事件。你再严密检查体育馆、音乐厅,也无法做到对所有进入旅馆、餐馆、咖啡厅的人都像对飞机乘客那样检查,别说做不到,即使能做到,那我们大家普通、平常的日子还过不过了?更别说恐怖分子还开汽车随街扫射,你总不能对每辆进入街道的汽车都事先检查。所以,那是根本无法靠防御解决的问题,只有靠“进攻”,打掉恐怖分子的中心(头脑),砍断它的旗帜,才能树倒猢狲散。
   
    今天无论法国还是美国,如果西方国家没有决心派地面部队铲除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反恐战争就不会获得真正胜利。仅仅靠飞机“轰炸”不能根本解决问题。ISIS现在占领的区域相当于整个英国面积,二战时纳粹大规模轰炸英国,都不能打赢。如果美国后来不直接地面参战,仅仅靠轰炸,也同样不能打败纳粹德国。所以关键还是西方领袖有没有决心,把这场全球反恐作为战争来打,首先打败伊斯兰国,随后再像化疗追踪癌细胞那样消灭漏网的恐怖分子。这场战争,别说动用美国的强大军力,仅凭法国一国之力,也完全可以打败只有土匪民兵式武装的伊斯兰国。
   
    如果西方国家真想解决问题,就应该以北约军力为核心,组成“全球反恐联军”,哪里出现“伊斯兰国”或“圣战武装”,就到哪里去把那些野兽铲除。北约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有牛刀却对斩蚂蚁都唯唯诺诺,是持牛刀者的认知和魄力有问题,而绝不是“蚂蚁”有多强大。有牛刀而不用,是当今西方领袖的最大问题!今天西方反恐之战打得这么窝囊,就是因为我们没有丘吉尔那种头脑清晰、坚毅强势的领袖!
   
    民主宪政是根本解决之道
   
    治本,就需要自由世界清楚地认识到:只有致力摧毁全球的专制势力,结束那些独裁政权,打破政教合一,才能真正铲除恐怖主义的温床。民主政体是遏阻伊斯兰主义的最好、最根本的手段。
   
    虽然伊斯兰教跟伊斯兰主义有密切关联,但两者不能等同。战争可以解决掉部分恐怖分子,但却无法解决伊斯兰教的问题,也不应该用强力对付穆斯林群体。穆斯林有信奉伊斯兰教的权利,就像马来西亚前副总理安华(穆斯林)曾说的:“绝大多数普通的穆斯林人,像其他宗教的信仰者一样,也是重视家庭生活,祈祷和平与安全,平静地生活。只是那些极端伊斯兰分子反民主、反西方、反犹,自闭而不宽容,没有能力跟今天现代社会的其它社区共存。他们用杀害平民的方式谋求政治目的,不仅造成生命的丧失和亲人的痛苦,也严重伤害了众多普通的伊斯兰教信仰者。”
   
    但连安华也承认,伊斯兰教有严重问题,“不能总夸赞伊斯兰文化遗产怎样辉煌”。因为伊斯兰圣战有教义资源,《古兰经》上明白地写着,“要用战斗把世界上所有不信伊斯兰的人,都变成穆斯林”(伊斯兰信奉者被称为穆斯林)。伊斯兰教有暴力的成分,所以这个宗教需要改革,就像基督教不仅有了放弃暴力而强调爱与仁慈的《新约》,还经过了马丁.路德等领导的改革,才不再有高举宗教正义旗帜的十字军东征(武力征服)。伊斯兰教明显而迫切地需要这样的变革。
   
    但这个变革不是西方等外部世界通过强力迫使可以完成的,而应由伊斯兰内部(路德们)自己改革。要促使这个改革的发生和完成,关键是要铲除伊斯兰世界的专制政权,使伊斯兰温和派声音不受限制和恐惧地发出来,最后成为主流。
   
    明摆着,如果伊斯兰世界走向民主,其宪政体制就会自然制约和遏阻极端伊斯兰势力,因为如按伊斯兰律法行事,触犯了世俗法律,那就会遭到民主体制下的法治制裁,由此就把伊斯兰限制在宗教范围,不能超越宪政体制的司法,更无法输出暴力和恐怖袭击。
   
    这一效果在民选的穆斯林国家得到清晰的证实,例如在土耳其(人口99%是穆斯林),两亿人口的印尼(穆斯林占90%),更不要说有一亿二千万穆斯林的全球最大民主国家印度,他们的民选制度都自然地制约了极端伊斯兰势力。土耳其、印尼、印度等都没有输出恐怖主义,更不是极端伊斯兰分子的老窝。所以长远目标,应是在全球铲除专制,传播自由价值,推行宪政民主制度,才是制约并摧毁圣战分子的根本之道。只有治标和治本双管齐下,才可能真正解决伊斯兰主义和恐怖主义问题。
   
    ——原载《看》杂志2015年12月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015/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