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略谈根治恐怖主义三部曲]
陈泱潮文集
·【未普评论】习近平执政的资产与负债(内政篇)
·5、一神論宗教要素
·6.与物质世界定律相应的生命灵界定律
·7.從宗教看人生超現實但實際上的最高幸福指數
·8.天啟一神論宗教發展的三階段
·9.從上帝為什么造人看末日、末劫與【末後一著】
·10.世界宗教信仰對象必合一归真
·11.宗教政治學撮要
●宗教政治学概论
·引领世界文明前进的大思想《宗教政治学概论》即将发表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良与真穆斯林的良知
·陈泱潮宗教政治学概论之1.宗教政治学概况
·2.宗教政治学的定义
·3.宗教政治学的方法、任务和破解对象
·假耶稣张国堂妒火攻心狂犬吠日!
·4.1.【上帝之道】是超越传统神学的世界观
·宗教政治学内涵2.【人权】是政治的核心问题
·4.3.【灵本主义】是超越传统佛学的人生观哲学
●2015年春節中共問題文告
·2015年春節點擊習近平中共問題死穴之一
·習近平若頑固堅持一黨專制,中共就是六毒俱全的禍國殃民黨
·中共內政外交的邪惡要害
·中共國極端失之公義的一系列荒唐不經的怪現象
·中共聯俄抗美外交及煽動反美亲俄意識形態的錯謬
·向鐵流先生致敬!
·必須警惕普特勒沙皇挑起和發動新的世界大戰!
·孔子是中国专制独裁体制维护者
·中國人民至今未享受到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成果
·顽固抗拒民主化政改的中共才是货真价实的反华势力
·名副其实的土匪集团对中国两次大抢劫罪大恶极
●普特勒沙皇惡國是中國的宿敵
·恶国的立国宗旨和国策中心是东进屠龙——征服中国(1图)
·志在东进屠龙的恶国过去、现在、将来都絕對不会希望中国強大!
·中國與宿敵惡國打交道必須保持高度警惕!
·尋找:1953年惡國版1角人民幣右下角圖案有“廁所行”三字
·普京阅兵让世界看到了谁的身影?(组图)
·中國人一定要認清惡國是中國宿敵!不可繼續引狼入室!
●普特勒大閱兵
·习近平和普特勒站在一起阅兵意味着什么?
·爲習近平喪失道義立場力挺普特勒而深感悲哀(附2文)
·普特勒大閱兵是保衛世界和平還是威脅世界和平?
·新沙皇普特勒神话行将破灭
○○○○○
▲未来
●必然全面主导未來中国的天赐 【新王道】
·1.中国作为“东圣神洲”、“赤县神州”的历史宿命
·2.伟大的历史人物必须适应和满足新的伟大的社会需要
·3.当代中国最大最根本的问题是没有信仰,人人以自我为中心
·4.1.儒家文化信仰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
·4.2.晚清大变革来临之际,中国却没有产生具有世界视野的伟大思想家
·4.3.中国错把无神论进化论谎言当作真理,犯了方向性错误
·4.4.清王朝在革命与维新变法体制改革赛跑中,自取灭亡
·4.5.清王朝在信仰问题上留给后人的教训
·4.6.中华民国在信仰问题上的教训
·4.7.共产党无神论信仰对中国为害深远
·5.1.必须认识【《圣经》文明上帝信仰】是西方发达的根基
·5.2.英国成功三要素与百年来中国的“三背时”和“四无病”
·5.3.孙中山被推崇为“国父”,枭雄黑道严重败坏了中国人心
·5.4. 毛泽东被神话,使厚黑学在中国空前猖獗
·5.5. 邓小平“金钱拜物教”势必将中国人全面异化成“中国鬼子”
·5.6.特权崇拜与“理所当然”的制度性贪污腐败
·5.7.精神信仰思想对行为起着第一性和决定性的作用
·5.8.当代中国救心救心并举需要确立全新的信仰和理论
·6.恰是此时此刻,上帝赐给了中国【新王道】
·7.《特权论》是圣灵感动和启迪的时代的产物
·8.《圣经•传道书》关于《特权论》是【新王道】的明确预言
·9.1.《特权论》关于现存社会主义体制必然产生官僚特权阶级的预言
·9.2.《特权论》关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必然爆发民主变革的预言
·9.3.《特权论》关于华国锋宫廷政变的预言
·9.4.《特权论》首创和预言的改革开放一系列政策措施成为了现实
·9.5.《特权论》关于中共国必然落入严重两极分化黑社会深渊的预言
·9.6. 《特权论》还明确预言了中共国经济有可能高速发展
·9.7.《特权论》预言和提出了全方位推动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方针
·9.8.《特权论》正确预言了中共国阶级关系等三大变化及其后果
·9.9.《特权论1979年重印前言》对1989年/6.4血案的预言
·10.从《特权论》是中国左右两翼思想的代表作,看【新王道】的全民性
·11.《特权论》的思辨方法与【新王道】的权威性和不可替代性
·牟傳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2.时间和实践检验了以《特权论》为发端的【新王道】的真理性
·13.《特权论》是超恐怖时代自觉抱定冒死救世决心写出的圣贤文章
·14.《特权论》是促成中共党政军干部系统实现民主化思想转型的灵丹妙药
·15.在中国大陆解禁《特权论》,是启动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最佳突破口
·16.【新王道】将致力于在中国建立【虚君共和民主宪政超稳定结构】
·17.【新王道】傳道者與耶穌當年聲稱自己是猶太人的王好有一比
·18.【新王道】在精神信仰問題上將帶給中國劃時代的變革
·19.天賜【新王道】必然为未来中国全面奉行和深刻影響世界的歷史宿命
●习共權鬥與路線
·習共統治集團內部尖銳的矛盾已經難以調和
·王岐山是真的开始有所觉悟了吗?(1图)
·盲目崇拜沙俄普特勒势必祸国殃民严重危害世界和平(推文二则)
·背弃付出沉重代价的毛泽东联美抗俄路线必祸国殃民(1图)
·习近平拒不推行政体制度民主化改革就是在加速亡党毁国
·习近平正在重复毛泽东的悲剧(3图)
·zt据说5中全会习遇到大麻烦
·当今之世,爱国就是要变革党国体制!(推文4则)
·今日高调重演白毛女,搬起石头砸谁的脚?
·党国体制是将中国人烧制成中国鬼子的魔窑(1图)
●歷史有待揭開新的一頁
·到了人們應當尋找、確認和自覺跟從人子的時候!
·促进世界宗教信仰对象合一归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當務之急(6图)
·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略谈根治恐怖主义三部曲

   陈泱潮 ‏@CDZCYC
   
   2015-12-17

503.如何根治恐怖主义?一以世界反恐联军集中力量打击和铲除ISIS之类恐怖主义堡垒;二大力摧毁一切专制独裁政权及其政体制度,认真弘扬普世价值;三认识和普传【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自觉促进世界宗教信仰崇拜对象合一归真,认识生命奥秘自杀杀人者必将彻底丧失灵命(请参看《人子二书》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9/chenyc/19_1.shtml)。

   


   附:

曹长青:对伊斯兰主义治标治本


   请看博讯热点:伊拉克战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7日 来稿)
   
    巴黎遭恐怖袭击后,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这是“战争”,随后中东的约旦国王(亲西方的)阿卜杜拉也认为,这是一场“世界大战”。他们不约而同,都看到了恐怖袭击背后伊斯兰主义的兴起,那种意识形态向西方宣战的本质问题。
   
    法国及随后马里等国家遭到的恐怖袭击也再次引起人们对一些基本概念的辩论:这是不是一场全球大战?伊斯兰主义(恐怖分子)与伊斯兰教是什么关系?西方应如何应对?
   
    对于第一个问题——这是不是一场战争,我在14年前美国遭到恐怖袭击的911事件时就写过题为“打一场摧毁专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文章,强调必须把反恐当作一场像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摧毁纳粹那样的“战争”来看待和对待。因为伊斯兰圣战者的行为,已是对西方世界开战,意在摧毁我们的生活方式,让世界回到伊斯兰律法(回教法)统治的时代。在非洲国家马里的旅馆发生的恐怖袭击更为明显,人质如果能背诵《古兰经》就被释放,而在伊拉克和叙利亚,ISIS(伊斯兰国)更是公开砍人头,甚至把基督徒的头挂在电线杆上,比中世纪还要残忍黑暗。
   
    挑战者(极端伊斯兰分子)已经采用了最野蛮的战争手段来袭击自由世界,那西方就不仅完全有权利,更应该、必须用对方听得懂的语言来反击。西方民主阵营占有全球80%的经济,90%的军事力量,有绝对足够的实力打赢这场全球反恐之战。在这场用牛刀斩蚂蚁的实力悬殊面前(跟西方的强大军力相比,伊斯兰国连“鸡”的份量都够不上,而是老鼠或蚂蚁),只有一个问题:自由世界有没有丘吉尔、里根、撒切尔那种能认清邪恶、并敢于采取行动的强势领袖。
   
    所有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第二个问题,伊斯兰主义和伊斯兰教是怎样的关系?简单说,伊斯兰主义是把伊斯兰教意识形态化、极端化。两者不是一回事,但有密切关联。当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炸毁纽约世贸大厦的19名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这次巴黎大屠杀,在马里旅馆劫持并杀害人质的圣战分子都是穆斯林,他们都宣称信奉《古兰经》。
   
    那怎么解决这个“纠结”的问题?应该“治标”还是“治本”?
   
    治标,就是用战争手段强烈打击首先使用暴力推行伊斯兰主义的恐怖分子,像二战时对德国希特勒、日本东条英机们那样,把他们彻底摧毁、根除!对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乌托邦幻想。跟砍人头、滥杀平民的恐怖分子没有任何其它余地。
   
    如果认为这是一场战争,就应该主动进攻,去消灭敌人。只有主动攻击,端掉恐怖分子的老巢,才能阻止他们来袭击西方国家。我在以往的文章中强调过,反恐战争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战场的选择问题;不在中东打,就得在美国和法国等国家本土打,在纽约街头和巴黎音乐会上打。对极端意识形态者,如果以为你不去招惹他们,他就会饶了你,那纽约世贸大厦、波士顿马拉松、巴黎音乐厅和马里旅馆的屠杀就是他们的回答。
   
    事实是,一味的防守根本不能解决问题,那是防不胜防的。巴黎已被称为“警察国家”,因街头几乎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手持冲锋枪的警察严密把守,但仍发生了音乐厅和餐馆被袭事件。你再严密检查体育馆、音乐厅,也无法做到对所有进入旅馆、餐馆、咖啡厅的人都像对飞机乘客那样检查,别说做不到,即使能做到,那我们大家普通、平常的日子还过不过了?更别说恐怖分子还开汽车随街扫射,你总不能对每辆进入街道的汽车都事先检查。所以,那是根本无法靠防御解决的问题,只有靠“进攻”,打掉恐怖分子的中心(头脑),砍断它的旗帜,才能树倒猢狲散。
   
    今天无论法国还是美国,如果西方国家没有决心派地面部队铲除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反恐战争就不会获得真正胜利。仅仅靠飞机“轰炸”不能根本解决问题。ISIS现在占领的区域相当于整个英国面积,二战时纳粹大规模轰炸英国,都不能打赢。如果美国后来不直接地面参战,仅仅靠轰炸,也同样不能打败纳粹德国。所以关键还是西方领袖有没有决心,把这场全球反恐作为战争来打,首先打败伊斯兰国,随后再像化疗追踪癌细胞那样消灭漏网的恐怖分子。这场战争,别说动用美国的强大军力,仅凭法国一国之力,也完全可以打败只有土匪民兵式武装的伊斯兰国。
   
    如果西方国家真想解决问题,就应该以北约军力为核心,组成“全球反恐联军”,哪里出现“伊斯兰国”或“圣战武装”,就到哪里去把那些野兽铲除。北约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有牛刀却对斩蚂蚁都唯唯诺诺,是持牛刀者的认知和魄力有问题,而绝不是“蚂蚁”有多强大。有牛刀而不用,是当今西方领袖的最大问题!今天西方反恐之战打得这么窝囊,就是因为我们没有丘吉尔那种头脑清晰、坚毅强势的领袖!
   
    民主宪政是根本解决之道
   
    治本,就需要自由世界清楚地认识到:只有致力摧毁全球的专制势力,结束那些独裁政权,打破政教合一,才能真正铲除恐怖主义的温床。民主政体是遏阻伊斯兰主义的最好、最根本的手段。
   
    虽然伊斯兰教跟伊斯兰主义有密切关联,但两者不能等同。战争可以解决掉部分恐怖分子,但却无法解决伊斯兰教的问题,也不应该用强力对付穆斯林群体。穆斯林有信奉伊斯兰教的权利,就像马来西亚前副总理安华(穆斯林)曾说的:“绝大多数普通的穆斯林人,像其他宗教的信仰者一样,也是重视家庭生活,祈祷和平与安全,平静地生活。只是那些极端伊斯兰分子反民主、反西方、反犹,自闭而不宽容,没有能力跟今天现代社会的其它社区共存。他们用杀害平民的方式谋求政治目的,不仅造成生命的丧失和亲人的痛苦,也严重伤害了众多普通的伊斯兰教信仰者。”
   
    但连安华也承认,伊斯兰教有严重问题,“不能总夸赞伊斯兰文化遗产怎样辉煌”。因为伊斯兰圣战有教义资源,《古兰经》上明白地写着,“要用战斗把世界上所有不信伊斯兰的人,都变成穆斯林”(伊斯兰信奉者被称为穆斯林)。伊斯兰教有暴力的成分,所以这个宗教需要改革,就像基督教不仅有了放弃暴力而强调爱与仁慈的《新约》,还经过了马丁.路德等领导的改革,才不再有高举宗教正义旗帜的十字军东征(武力征服)。伊斯兰教明显而迫切地需要这样的变革。
   
    但这个变革不是西方等外部世界通过强力迫使可以完成的,而应由伊斯兰内部(路德们)自己改革。要促使这个改革的发生和完成,关键是要铲除伊斯兰世界的专制政权,使伊斯兰温和派声音不受限制和恐惧地发出来,最后成为主流。
   
    明摆着,如果伊斯兰世界走向民主,其宪政体制就会自然制约和遏阻极端伊斯兰势力,因为如按伊斯兰律法行事,触犯了世俗法律,那就会遭到民主体制下的法治制裁,由此就把伊斯兰限制在宗教范围,不能超越宪政体制的司法,更无法输出暴力和恐怖袭击。
   
    这一效果在民选的穆斯林国家得到清晰的证实,例如在土耳其(人口99%是穆斯林),两亿人口的印尼(穆斯林占90%),更不要说有一亿二千万穆斯林的全球最大民主国家印度,他们的民选制度都自然地制约了极端伊斯兰势力。土耳其、印尼、印度等都没有输出恐怖主义,更不是极端伊斯兰分子的老窝。所以长远目标,应是在全球铲除专制,传播自由价值,推行宪政民主制度,才是制约并摧毁圣战分子的根本之道。只有治标和治本双管齐下,才可能真正解决伊斯兰主义和恐怖主义问题。
   
    ——原载《看》杂志2015年12月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015/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