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14汉语国际教育 吉盼
   
     我无数次觉得遇上槟郎老师是我的幸运,青春里的美好也就是在大学这样美好的时光里遇到一个独特的人。槟郎老师就是那个独特出众的人,我从心底由衷的佩服他,不仅因为他是我的老师,更因为他是个诗人,一个独立于南京城内心纯澈的诗人,大隐隐于市说得大抵就是这个吧。
     第一次走进班级,他的脚步不紧不慢,拿着杯子,俨然一副教育者的姿态。听他说话如涓涓细流,汩汩流进了我们的心里。作为一个大学文学院老师,我觉得他已经很成功了,在学生间很有名气,很多学生对他爱戴有加,最值得敬佩的是他还是一个诗人,一个多产且淡泊的诗人。


     因为他是个诗人,这门“新诗赏析”选修课,他上的是游刃有余。不只是学习中国现当代新诗名家如郭沫若、徐志摩、闻一多、戴望舒、卞之琳、冯至、穆旦、艾青、食指、黄翔、北岛、舒婷、顾城、海子等的名篇,光是读他自己“抛砖引玉”的诗,赏他的槟郎诗歌已经让人沉醉了。
     记得那次正好是情人节刚过,槟郎老师在课堂上便讲了一首他的诗《七夕的祝福》。“她注定在等,一个凡人,他注定在候,一位女神”,“两个神也是两个星,早已相爱,私定终生,却被冷酷的专权者活活拆分。贬下凡尘的已经遗忘,偷下凡间的盼得重逢。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王母的三日出游足够了,已发生的就成为历史:碧莲池边的二次海誓山盟,男耕女织的人间的幸福,小儿女的分娩与成长”。“他们有一年一次的鹊桥会,天下有情人共贺的节庆。还有什么比爱情更美好?男欢女爱比皇权神圣。天上的滔滔的银河,隔不开牛郎与河西织女星。又逢源远流长的东方情人节,祝福三界所有的情种!”恰逢东方情人节之时,遥望星空银河,槟郎老师触景生情,寄情于诗,得此《七夕的祝福》一佳作。
     我们都知道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就像诗中提到的会说话的老牛、王母的三日出游、人间玩水,皆因于此,牛郎织女相识相知相恋了,却终究因为神凡两隔,天地之差,不能够安心地相守一世安稳。一对有情人被王母无情的拆分,设下了这难以横越的银河,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王母用自己的权力与地位活活拆分了他们。就像槟郎老师说的王母是“冷酷的专权者”,她不懂得爱情的难能可贵。但是“爱情战胜权利的蛮横”,在这七夕之佳日,牛郎织女一年也就在这一天诉诉衷肠,牛郎化作那颗最闪亮的牵牛星,分分秒秒盼着这鹊桥会。他们的爱情永远是最初的模样,无论如何遭受打压,如何被阻挠,爱情永远不会变质,他们的海誓山盟感动着天地,感动着三界,就算是这滔滔银河,也断不了两颗星的光芒,扯不断两颗心的牵挂。他们的爱情就像这东方情人节源远而流长,亘古不变。
     槟郎老师也是借此诗一方面表达对牛郎织女突破权利专横的爱情而歌颂,另一方面也是衷心的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得其所归,循心而走!一首诗,写尽天下痴男怨女的爱情向往,让我这个不曾有过恋人的也想趁着这个美景佳节来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了!槟郎老师的诗如汩汩清泉慢慢流进我们的心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读完赏完《七夕的祝福》,我突然想到槟郎老师的另一首诗《南京爱情隧道》。“亲爱的,每年的,这一个神圣的日子,它是我们心愿的永恒见证,我们都来龙吉山麓的南京爱情隧道留念。翠绿的龙吉山,绿荫如披,森林覆盖到东边的旷野,一条长长的铁路穿过,留下绿色隧道的自然传奇”,“或者你坐在铁轨上沉思,思绪像铁轨一样悠长悠远;或者我们并肩踏枕漫步并呢喃;或者你趴在我的怀里,我躺在枕木上,听远方的绿皮火车喘息着越来越近。是我们流连的爱情走廊,是天赐有情人的婚礼教堂,环形的树林如碧绿的锦帐。枕木的排行与彼此的心跳呼应,并列的铁轨是不离弃的诺言,在这远离污浊的童话般的乐园”。
     早在来南京之前,就知道南京有一个有名的虐狗景点,“南京爱情隧道”。看着别人在网上秀的各种照片早就心驰神往,心想着等着上了大学觅一知心爱人同游爱情隧道。第一次上完槟郎老师的课回去便搜到了他的博客,不在意的看到了这首《南京爱情隧道》诗。这首诗描写了作者与自己心仪的姑娘在南京爱情隧道游玩,许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誓言,全诗唯美动人,撩动起我心的一池春水,老师笔下的爱情故事,总是那么摄人,也看出槟郎诗人心中对爱情的忠贞与信仰,一草一木在两个相爱的人的眼中皆是有情,动人,动心。槟郎还有一首《爱情隧道传奇》小叙事诗,写的是一对恋人在这里初识相爱,后来男的死了,女的每年的8月13日到南京爱情隧道现场来哀悼他、怀念他。因为这一天是他们的初逢纪念日,也是他的“国际左撇子日”,这一天的隧道树木也最茂盛。
     槟郎老师的爱情诗动人,写景抒情诗也是一样。如那首《面对荷花》。诗篇开头表现了荷花不枯萎,不张扬的个性,风情万种而又自在幽娴。它是那么的真实,是自我的一种体现。面对眼前的荷花,此时的槟郎老师百感交集。或许生活中有着这般那般的不如意,或许看到了人世间种种的污浊,但眼前的荷花的清香能够抚平老师心中种种不安、烦躁的情绪。荷花能够尽情地展现真我,无疑羡煞旁人。人处于这个社会中是无法真正展现真实的自己的,但也不应该趋炎附势,被权益所打压。槟郎老师对眼前的荷花是充满感激之情的,眼前的荷花不仅抚平了心中的烦躁,更是教给了我们人类“展现真我”的道理。这个道理是一份“不请自来”的难能可贵的礼物。清新自然的笔风,仿佛我的面前是大片大片的荷花,诗风如荷花清香,飘进我的心里,氤氲氤氲。槟郎写过很多咏花诗,只荷花他就写了多首,还有《江南荷韵》《小妹采莲》等,表达他对荷花的热爱和赞美,便也联想到儿时与邻家小妹打秧草,小女孩采莲送哥的情景。
     一首诗篇是一个故事、一个人内心的最好展现。读到《只因你是卡菲尔》,内心久久不能释怀!“爱你却不能嫁给你!那该死的封建!”字字珠玑,在心里一笔一划刻下印记。卡菲尔是不信道的的人,表达诗人对现实世界中人们因为一些外在的因素而受到不公平的限制,无法实现畅通的自由内心的愤懑,无奈。“只因你是卡菲尔”,语气上充满埋怨责备,还有不解。“只”更加深了语气。“只因”道出因,引发人的联想,“果”怎么样。卡菲尔得戒除大肉拜真主,象征现实生活中有时迫不得已背弃自己的信仰,迎合别人,才能达到目的。“怎么忍心”,可见,抒情女主人公内心是不情愿改变去刻意迎合的,诗中说“梁山伯祝英台的时代过去了,罗密欧朱丽叶的时代过去了,这是对你们文明人而言的,我的个性解放还不能畅通。你能理解五四反封建前的痛苦,也当能理解我们的困境”,可见,爱上汉人的回族女青年并不满意教门的专制跋扈,渴望自由。“个性解放还不够畅通”,现实中的外在因素影响中自由的发展。一首诗,我了解的不够详尽,却在这肤浅的赏析中更加喜欢上了槟郎老师的诗!槟郎关心伊斯兰文化,过去也写过《怀念穆罕默德》《易卜拉欣与儿子》《赫蒂彻的小情人》。他了解伊斯兰教的困境,思考汉文化与伊斯兰文化的冲突,还写了《反思暴恐》等。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用笔写出胸怀抱负,写出对大千世界的思考和他的博大深沉的心灵情怀;又用教鞭谆谆教诲高校学子,教授他们丰富的知识,以及对文艺的热爱,对灵魂的高远境界的追求!你的一千多首诗歌,还有二百多篇随笔散文,丰富如大海,我只能挂一漏万地管窥,却已收获巨大的惊喜。不一样的诗人,爱你千千万万。
     2015-12-7
(2015/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