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槟郎文集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游览合肥记
·复活人的家乡
·乡村的夜
·第一次乘飞机
·桃花庙的秘密
·拿快递出错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14汉语国际教育 车慧
   
     这是我第一次写槟郎老师,从“中国现当代文学”基础课到“新诗赏析”公选课,看到过槟郎老师上专业课的严肃,也看到过他上选修课的幽默诙谐。上课的风格随课程特点在变,时间在变,唯一没变的就是槟郎对于写诗的执着与热爱。
     在他的必修课上,他也是侃侃而谈。经常抱怨时间不够,不能给我们讲更多的知识。因为中国现代史上真的有很多优秀的作家。但他还是会经常忍不住给我们说名人的故事,让我知道了很多知识,希望以后可以继续听。在新诗赏析课上,槟郎不但讲授从五四时期到新世纪初的百年来中国新诗名篇,而且赏析他自己的一些诗。讲解自己的诗时,他总能侃侃而谈,我觉得比上专业课时受考试的束缚有趣很多。每当他慷慨激昂的声音突然吓到在座上课开小差的同学时,都能让大家感受到他对写诗的热爱,并且自豪于他的这些作品。槟郎虽然是老师,但是很平易近人,并不严肃。上次还热情的请我们去食堂吃饭,一路上他滔滔不绝,给我们讲他生活中的一些事,给我们一些学习的经验。


     我又在国际互联网上拜读到了他更多的诗歌。有的精心雕琢,有的平铺直叙,有的像散文,有的又像小说,无论是怎样的笔法,但是思想永远明确。或许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同他的诗,或许他的诗不够华丽璀璨,但是,我觉得属于文学的魅力不应该只局限于哪一种格式,能用简短的文字记录自己的生活和周边的故事,如此多产而多彩,已实属不易。他有一颗追求自由和理想的心,他爱我们的大千世界,他认真的享受他的生活。小到生活细节,大到国际要闻,他都能以诗的形式描绘出来。
     《七夕的祝福》是一首主题很明确的诗歌,就是通过对牛郎织女传说的诗意描绘,表达对爱情的赞美。“她注定在等一个凡人,他注定在候一位女神。假如没有姐妹们公然陪她到人间玩水会怎样?假如没有那唯一相伴的老牛开口说话会怎样?”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缘分,牛郎与织女之间的缘分。就算王母娘娘来再多的阻拦,他们也会突破重重阻碍在一起。“还有什么比爱情更美好?男欢女爱比皇权神圣。天上的滔滔的银河,隔不开牛郎与河西织女星。又逢源远流长的东方情人节,祝福三界所有的情种!”最后是诗人对有情人真挚的祝福,爱情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祝福天下的有情人都能够突破阻碍相拥在一起。
     《鸡鸣寺路的樱花》中描述了南京鸡鸣寺春天美丽的樱花。“醉人的樱花下随想。爱春天里所有的花朵,不管是佳丽,还是无名,只要是花儿,就没有丑陋。凌寒的早梅已去,华贵的牡丹还在等待;如爆的海棠,未谢的桃李,都没有你的纯粹与气势。原产于华夏的花一直未绝,客在东洋扬名,而今更在归根的原乡上繁荣。”就算樱花已经成为日本的国花,但原来仍是华夏之物,鸡鸣寺的樱花生长在华夏的土地上,才更加美丽。
     看着槟郎写的诗会发现有很多都是对故乡的思念。故乡,从古到今是很多诗人或作家都喜欢的话题,故乡是每一个人最终的归宿,是生我们养我们的地方。槟郎的家乡,相信每个上他课的人都会知道,巢湖,一个“下金陵,上合肥,经过八百里巢湖水,黄金水道路长长,客旅商贸船运往来忙。巢湖的渔家戏白浪,巢湖银鱼堆满舱,潜水敢到龙宫探宝,沐着晚霞唱晚喜归港”(《巢湖水神谣》中诗句)的美丽地方。其实课上大多数同学一开始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但是在槟郎的课上,听着他的讲解,他的诗作,可以想象到巢湖是个很美丽的地方。在这里,有着槟郎的回忆。
     《故乡的姥山岛》中,“八百里巢湖中的姥山绿岛,与北岸岬上的赭红色中庙相望,三山九峰,如翠螺,是仙境。最高处的七层望儿塔上远眺,西边的姑山也回望着母亲,还有鞋山两只散落在主人附近,茫茫水域外是重山和村镇。望姑亭望姑,望湖亭望湖,渔村尝水鲜,栈道亲三友亭里欣赏松竹梅,状元亭里想到姥山尖出状元的口彩,最重要,岛东的圣姥庙烧香祭拜。我思念的巢湖如一只眼睛,姥山岛便是挂着相思泪的瞳仁”。巢湖,养育了一方人,姥山岛更是其中的一大特色,巢湖比作眼睛,姥山岛则比作挂着相思泪的瞳仁。每个人都知道瞳仁在眼睛里就如同画龙点睛,而姥山岛对于巢湖来说则是锦上添花。
     《巢湖水神谣》中,讲述了一个传奇的故事。一个渔民青年救了一个豪华游轮上跳下自杀的少女,作了自己的妻子,却被原来抢占她的衙内找到而杀害。青年为妻子报仇杀了衙内,投奔了姥山岛上的义军“巢湖水师”,后来跟着朱元璋打下了金陵城。明朝建立后被封爵。“不愿受爵的将军回来了,天天守在亡妻的坟茔。后来巢湖水涨湮没一切,传说里化为一对水神”。《故乡的洗耳池》中,“洗耳池中有莲有岛,绿树掩映着长廊和小桥。池西远处是高高的卧牛山,巢父牧牛处的休闲。曾有后人建高塔来怀想,附会为巢父的拴牛桩;塔影倒映在池中,由此为东岸佛庵的名称”.。巢父与许由的传说使故乡成了高洁之乡,槟郎仰慕先贤,在诗中表示愿意追随他们隐逸。
     《想到儿时游戏》中开头看似抒发了他对儿时的回忆以及对故乡的思念。“在巢湖的山村故乡, 儿时小伙伴, 爱玩一种游戏”。开头就介绍了自己小时候喜欢玩一种游戏,然后下文又具体介绍了这种游戏,介绍的如此详细可见印象之深。而之后又话锋一转,自己的小伙伴出了事,瓶子在手上就炸开了。一件童年的小事,槟郎却与时事紧密联系起来了。“天津大爆炸,众人议论纷纷,一种叙述让我想到了我儿时的淘气游戏。消防员的喷水,浸湿了像生石灰一样的东西,便像儿时那样成了炸弹,只不过爆炸力增加了万万倍。”天津严重的事故,这是牵动群众内心的大事。事故出来以后,各方又在寻找着是谁的原因。“注意:水,也可能成为炸药的配料”,这是诗中的最后一句。这首诗作从开头对童年快乐的回忆到最后对事故受害者的悼念,看似短小简练,却能引人思考现实,为逝者惋惜,为生者勉励。
     《爬满葎草的小屋》也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诗。这首诗曾经在课堂上讲过。“小屋悄隐在村边,一片红蓼将它包围;葎草伸出如手掌的叶片,爬满它土坯的墙壁。”开头景色描写,描绘出了小屋的美丽宁静以及所处位置的隐秘。“两小无猜的小儿女,在大人们午睡的空隙,悄悄地在这里约会,树上蝉儿争叫个不息。”这里描绘出了年少时纯洁的爱情,趁着大人午睡,在宁静幽美的小屋前约会,画面美好令人羡慕。“菱形茎的鬼针草疯长,将苦苣菜压在下边;地上有马陆在爬,天牛悠然地啃着树皮。”这些都是农村里常见的植物昆虫,自然而然就能想象到那个画面。“我俩在小屋边闲游,忽然听到里面有人哭泣。悄悄地往窗里偷窥,原来是看麦娘和知青。”诗读到这里才知道原来是槟郎和他的邻家小妹在约会。在他们约会的时候却正好看到了麦娘和知青在约会。年少的他们被糖果诱惑就替他们保守了秘密。“在山村边角的小屋,住着唯一的知青哥哥,他是村长家豆娘的相好,已成了公开的秘密。”看到这里不由得鄙视起这个知青,脚踏两只船,有了豆娘还有麦娘私会,实在不是什么好人。“过几天我们再去小屋,看麦娘和豆娘都在里面,她俩又哭又笑着,那个屋主人却已不见。”看到这里真的好心疼豆娘和麦娘,在那个年代里,被男人抛弃却只能独自哭泣。“爬满葎草的小屋,凸显在我寂寞的乡思。青梅竹马的女孩也远嫁了,而我漂泊在外省的城市。”后来,知青去了城外就没有再回来,豆娘和麦娘也早已远嫁,而槟郎也独自一人在异乡漂泊,儿时的女伴也早已失去联系。总的看下来,整首诗中弥漫着淡淡的伤感。有爱情的不幸,也有远离故乡的伤心。只读的心中阵阵酸楚。
     槟郎,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诗歌,一个抒发感情的载体,槟郎也借着诗歌抒发了自己的众多情感,有苦闷有开心又无奈。我相信在今后的日子里,槟郎会写出更多更好的诗。我也希望,槟郎老师思念中的巢湖故乡会越来越美好。
     2015-12-06
(2015/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