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槟郎文集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14中文 高金星
   
     只听见上课铃,叮咚叮咚两声响。 一个带框眼镜的微胖的男子,缓缓踱步进来。第一节课,我们就这样的相遇了。
     旅游文学课堂,三尺讲台上,李槟老师介绍了自己,并说我们可以叫他的笔名槟郎,这个槟郎,可不是我们吃的那个槟榔呀!乍一听,带些地方特色的普通话很是让我感到熟悉。原来同是安徽的子民!槟榔是故乡在巢湖,我有个高中同学她家也在巢湖,经常和我说那边的风景很好,心想着有机会定要去看看。


     凡我行过之生命,皆有诗为证。槟郎个性孤傲、自信,也具有十足的个人魅力,是个独特性的诗人,著有《槟郎诗文总集》多卷。在我眼中的槟郎,就像郭沫若眼中凤凰。“集香木自焚,复从死灰中更生”共同的有强烈的爱国激情和狂飙突进的时代精神。孤傲着,大胆否定旧现实的一切,严厉斥责浅薄猥琐的群丑,热爱向往净朗、华美、芬芳的新世界。如《南海,我的夜莺》、《黄土地上的南海梦》、《情人的雨伞》等,皆表达出槟郎对祖国的热爱,渴望祖国早日复兴的感情。
     槟郎静静地写着诗歌,默默描述自己的思想感情,正是因为自己那不羁孤傲的性格孤意抒发自己的情感,一直逍遥在主流诗坛门外。槟郎曾经在课上说过,不论怎样都不会放弃写诗。或许在死后的若干年,这不被认可的现在却会闪耀光辉!我也相信着老师,支持着老师。
     诗人!什么是诗人,诗人既可以有自己独特的思想,又可以浪漫。这个孤傲的诗人,经常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丝一情感柔软的一面表现在诗中。比如第一节课赏析南京美景:桃叶渡。东晋中期,南京“桃叶渡”声名鹊起,名声大振,桃叶渡的身份也从野渡,摇身一变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渡口。让 “桃叶渡”优雅转身的人是晋元帝30年后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家,“诗人”王献之 和他的爱妾桃叶,桃根姐妹俩。
     传说王献之写了四首《桃叶歌》史籍亦称《桃叶词》,是这样的:“桃叶复桃叶,桃树连桃根。相怜两乐事,独使我殷勤。”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桃叶复桃叶,渡江不待橹。风波了无常,没命江南渡。”桃叶歌 “桃叶映红花,无风自婀娜,春花映何限,感郎独采我”,而槟郎的《执手桃叶渡》里更是描写了自己与妻子相恋于桃叶渡,将桃叶渡的传奇用自己的爱情续写下去。槟郎对爱妻的感情在诗中表达的毫无掩饰,赤裸裸火热热的令人羡慕。他还有《那年元宵节夜》、《秦淮河边的女郎》等诗写到这个景点。《秦淮女郎》中,“长发婆娑娇羞若惊鸿/眼如泮池秋水深刻又清新/夫子捋髭须挪步欣赏/女郎是秦淮河的现代佳景”,将生活的点点滴滴和秦淮河相交相容。
     从《咏巢湖岠嶂山》、《故乡的紫薇洞》、《巢湖赛龙舟》、《忆巢湖姥山岛》中看出槟郎对自己第一家乡安徽巢湖的热爱,又从《咏南京城墙》、《南京的朱湘》、《欢迎来南京》、《南京,南京》等诗中看出槟郎对第二故乡江苏南京的感情也非常浓烈。槟郎的旅游文学课内容是“南京名胜与旅游文学”,所以课堂上不讲巢湖,基本上讲南京景点。
     跟着槟郎游南京,在课堂上游遍夫子庙、、方山、梅花山、紫金山、中山陵、牛首山、将军山、解溪河、淳化梅龙湖、总统府、爱情隧道等等。旅游与文学相结合,达到人生一种新境界。就拿方山来说吧,方山位于江宁区科学园内,从远处望去,方山是一座不太高的平顶山(海拔约200多米),远望如一方印,古称印山。方山虽不高,但由于位于平原之上,仍不失巍峨挺拔。古有齐武帝就梦想着要在这儿起离宫,大诗人王融、沈约都有《侍游方山应诏》诗。今有当代诗人槟郎的方山诗篇如:《方山道姑》、《方山记事》、《方山千秋岭上》、《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方山仙子》、《初冬的方山》、《方山的月亮》等等。这些诗介绍了方山的许多有趣的景点,谈到了方山的历史和典故。
     比如《我在方山迷路》,“这只是小小的方山/如一块落入凡尘的天仙之印/狠狠地砸在江宁大学城”。浪漫夸张的手法,把小小的方山比作“天仙之印”,仿佛方山是从天上飘落于人间的。“放下伤痕累累的教鞭/和沾满粉笔灰的发黄的课本/我独自匆忙地走出校墙/把自己逃匿在方山的皱褶中/在从没有到过的山谷/我突然迷失了东西南北/惊慌后,突然大笑着狂奔”。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槟郎在完成上课后感到一阵迷茫,仓惶躲进那方山褶皱间休憩,寻觅一丝安慰。不料却在这仙境中迷路了,奔跑在方山中,奔跑在人生之路中。“逃逸闭塞的故乡山村/陷进了高织电网的狱墙里/那么多年的梦魇难愈的伤痕/躲在云中的太阳也溜下山了”,“将人间的苦难尝个够/且将凡尘中的因缘挥发尽/我的诗歌便会苦去甜来/刘阮后的槟郎传说任世人爱恨”。槟郎也是想要逃出那样的凡尘俗世的缠绕,逃逸到神境里面来,太阳的都下山了,便是开始对着邂逅的仙女开始诉说着情意。约定后,要将人间的苦难尝尽,将凡尘之中的因缘挥发殆尽,槟郎那些的诗也会苦尽甘来的,刘阮的后人,也就是诗人,诗人与那个仙姬,就像刘晨与阮肇两个人见到的仙女一样,生活在一起,无论后人对这个故事是爱还是恨,这个已经无所谓了。
     游玩了中国,游韩国,也花了两次课。课中槟郎请了一位女学生朗读了他的散文游记《济州岛游记》。这篇文章长达六千字,但是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疲惫,槟郎笔下的济州岛,和以前在电视剧中看见的济州岛是不一样的,在“导游叫我们捡一块石头放在塔身上,许个愿,大家便都行动起来,我许的愿是祝在祖国的老婆和儿子平安,快乐”里,我看见了槟郎在国外依然思念着妻儿,充满了这个孤傲诗人的爱。
     天涯海角有尽处,只有恩师无尽穷。大学的课堂总是很漫长的,难免学生会走神或不知不觉睡着,但是上槟郎的课却能打起一百分的精神。不仅仅是因为精彩的课堂,还有槟郎独特的教学方式。有时候上课讲到精彩之处,点名同学上讲台朗读,货站期来回答问题,交流互动,以此产生共鸣。在提问到特别难的问题时,槟郎总是很贴心的请高年级的同学回答。
     经师易遇,人师难遇。在槟郎的课上,感受不到其他老师所具有的职业倦怠,他总是充满了活力与激情。课前放两首歌感受生活的美好,课中教学视频、图片与诗文相结合,课后与学生交流谈心,能和学生玩在一起。记得有一次课上,槟郎老师给我们看了他的一篇《南京长江边一日游》,还有他和学生的照片。通过他的介绍,我知道他经常会同学生一起出游,去南京的各个地方玩儿,或是一起去学校的食堂吃饭,增进与学生的交流,他与学生是师生关系更是朋友,学生们最喜欢的应该就是师生相处模式了吧,特别和谐。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补发的病假得到了老师的谅解,面对老师的宽容,让我越发的觉得自己做的不对。槟郎就如晴空的太阳对我关切的问候,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温暖。课程就要结束了,不知以后还能否再选修槟郎的课堂,突然的想起几个月前,我们为选修什么课程而着急的咨询他人。回复中较热门的还是槟郎老师的旅游文学了,感谢自己如此幸运的选择了这门课,下次若有人对我问起选修什么课比较好时,我一定毫不犹豫的推荐槟郎老师的课!
     生活充满激情,生活充满浪漫。在槟郎的课堂里,一个不爱旅游的我突然想去旅游,一个平淡无奇的我突然想要改变,一个不擅长写作的我突然尝试下笔。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每一次上课后都有一次新的体会,一次新的感悟,并且学到新的知识点。心中的阳光会驱散南京数周天气的阴暗,充满朝气的生命力会感染每个人!孤傲的诗人形象在我心中永远不倒!
     2015-12-6
(2015/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