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淮海战役是谁指挥的?]
念此的博客
·美丽的西班牙女郎[6P]
·震惊!中朝边境的朝鲜难民(视频)
·鴨綠江兩岸的鮮明對比[視頻]
·史上最恐怖の漩涡[20P]
·中华国粹百图精选[9P]
·姐你物理学的太好了[动态图]
·中华民国国旗在万里长城上
·糊涂的美[唯美7P]
·天安门广场展示青天白日旗[2P]
·可恶滴中国“民主”后分化合并图“设想”
·胡锦涛遭“恶男”埋身怒瞪(图文)
·哦,影帝啊!搞政治的有几个不演的
·最雷人電子公告牌-熱烈慶祝中華民國成立六十周年[2P]
·美丽的西班牙女郎[11P]
·中国十大“国脸”美景[10P]
·真实的国军是什么样子?[10P]
·茅山福地自驾游[13P]
·淡淡的乡情[!3P]
·VOA独家:奥巴马生母18岁时艳照(10P)
·山村拾零[9P]
·三个女人变老虎·这才是人体艺术[7P]
·航拍地球 壮美景观超震撼-1[13P]
·航拍地球 壮美景观超震撼-2[13P]
·二战经典《胜利之吻》背后的故事[2P]
·恋爱中的女孩,很美【11P】
·看她象不象青年时代的希拉里[10P]
·年轻时的希拉里!
·一个女孩的夏天
·实拍南京女大学生裹浴巾在食堂打饭[视频]
·越战-令人震撼的场面[11P]
·朝鲜战争罕见的几张照片
·秋之唯美[10P]
·女人如花 花如女色(高清20P)
·科学家震惊了!史上会自制工具的鹦鹉[4P]
·泰国华人第一美女 英拉总理私房照曝光[15P]
·中法混血惊艳亮相-网友大赞:美若天仙
·与名人脸面相似的建筑[6P]
·妖艳的蓝莲花[6P]
·藏族女邮递员[3P]
·觅知音[23P](我的收藏)
·精选典藏大图-1[10P](我的收藏)
·精选典藏大图-2[10P](我的收藏)
·精选典藏大图-3[10P](我的收藏)
·梦醒悬崖[10P](典藏大图)
·揭密58岁刘晓庆不老方[9P]
·谁知此生几回眸[20P](我的收藏)
·绚烂的天空(高清大图)
·《泼彩山水》张大千作品5
·人间梦境[8P](高清大图)
·万倾碧波涛声远,一道闪电火烧天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1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2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3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4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5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6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7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8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9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10
·高清特大图-东京
·极限摄影选-这场景不是能常看到!-11
·最美的人间风景-01
·最美的人间风景-02
·最美的人间风景-03
·最美的人间风景-04
·最美的人间风景-05
·最美的人间风景-06
·最美的人间风景-07
·最美的人间风景-08
·最美的人间风景-09
·最美的人间风景-10P
·清末画家任颐-燕子[特大图]
·上海-隐于外滩的纽约风art deco建筑[特大图]
·风光无限[九合一合成特大图]
·徐霞客:“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斯德哥尔摩的傍晚[合成特大图]
·江苏昆山-江南烟雨,朦胧梦境[合成特大图]
·中国此前缺少“第一夫人”文化[10P]
·古风美女[6P]
·被人遗弃の神
·无忧无虑的安然
·夜色下的乌镇-追忆似水年华
·柳岸人家摇酒帘-不妨小停春风鞭
·世界上最“奇特”的路【10P】
·空中看纽约[8P]
·那些年惊艳了岁月[5P]
·生命里的美[10P]
·今生有爱,来生无悔![5P]
·碧水青山湖中树,镜面倒影水中天
·外国优秀摄影作品欣赏
·节操掉光的宅男
·世界上难得一见的花[10P]
·世上难得一见的鲜花[10P]2
·婺源的清晨,早起就是为看到这一刻
·超现实主义插画欣赏
·南非的[德拉肯斯堡]
·顶好视觉-喷薄飞云黄山景
·精品欣赏-江南小镇
·美丽的西班牙黄昏[3P]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淮海战役是谁指挥的?

淮海战役是谁指挥的?
   
   淮海战役(GMD 称:徐蚌会战)谁指挥的,世人皆知,本不当个话题, 然竟颇具争议。
   
   淮海战役总前委有五人,分别是: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

   其中,总前委书记是邓小平,刘伯承,陈毅与邓小平 三人为常委,委员是粟裕和谭震林。
   
   且听当事人如何说吧:
   
   邓小平: 淮海战役是二野、三野联合作战,用毛主席的话说,二野三野联合作战,不只是增加一倍两倍的力量,数量变,质量变,这是一个质的变化。淮海战役成立了总前委,由五个人组成,其中三个人是常委,我当书记。毛主席对我说:“我把指挥交给你。”这是毛主席亲自交代给我的。淮海战役的部署决策是我根据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指示主持决定的。渡江作战,部队突破江防后,我的指挥部在三野司令部,张震是参谋长。渡江战役也就是京沪杭战役的实施纲要是我起草的。
   
   邓并未直言: “ 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
   
   刘伯承: “淮海战役这个仗,主要是三野(华野)打的”
   (据刘帅长子刘太行:父亲谈起淮海战役时少有胜利者的自豪,更多的是心情很沉重、、.)
   
   陈 毅: “淮海战役的胜利,是山东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
   
   粟 裕: “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 (据 石正先采访记。)
   
   谭震林: “贪天之功,无耻之尤!” (扁邓语; * yijuhua 怀疑此话的真实性。)
   
   周恩来:(时任党中央副主席,总参谋长)目前尚未见直接评说淮海战役。
   
   朱 德:(时任党中央副主席,总司令)目前尚未见直接评说淮海战役。
   
   毛泽东:从未说淮海战役是他指挥的。说过: “淮海战役粟裕立了第一功”。
   据师哲回忆---- 毛主席对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说:
   在我的战友中,有一个最会带兵打仗的人,
   这个人叫粟裕,淮海战役就是他指挥的,、、、、、、
   
   10月31日晨时,在确悉统帅部(毛朱周)和 陈邓 最终确定中野主力将“直出徐蚌线”后,粟裕 即电军委 (毛朱周) 及 陈、邓,提出:“此次战役规模很大,请陈军长、邓政委统一指挥。”
   
   同日亥时,陈邓也电告军委及华野饶粟谭,提出了“与华野同时开始进入战斗” 的三个作战方案,表示将力争实现 “我以一部协同三广两纵,箝击邱敌一部,其余全部歼灭孙兵团一部或大部” 的第二方案,而 “第一、第三两方案虽都纯是大消耗仗,但我们当动员部队用一切努力,不顾伤亡,达成箝制邱孙两敌之任务。”   陈邓还主动提出:“因华野作战计划中未派队攻击徐蚌段,我们拟以豫皖苏部队担任”。
   
   11月1日17时30分,军委(毛朱周)复电陈邓,决定“整个战役统一受陈邓指挥”,并同意由陈邓临机决定所提出的三个备选方案。次日午时,陈邓复电军委,报告当面敌情并提出根据新的敌情拟定的三个备选新方案,并表示;“本作战我们当负责指挥,惟因通讯工具太弱,故请军委对粟谭方面多直接指挥”,“华野三纵与我们电台还未弄通,请粟谭转令该纵注意沟通”。
   
   “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 --- 邓小平
   
   == 迎接淮海战役的时候,总的形势很好。东北战场取得了胜利,这对全国鼓舞很大,西北也稳住脚,中原三足鼎立。淮海战役是二野、三野联合作战,用毛主席的话说,二野三野联合作战,不只是增加一倍两倍的力量,数量变,质量变,这是一个质的变化。淮海战役成立了总前委,由五个人组成,其中三个人是常委,我当书记。毛主席对我说:“我把指挥交给你。”这是毛主席亲自交代给我的。淮海战役的部署决策是我根据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指示主持决定的。渡江作战,部队突破江防后,我的指挥部在三野司令部,张震是参谋长。渡江战役也就是京沪杭战役的实施纲要是我起草的。==
   
   (这是邓小平同志会见编写第二野战军战史的老同志时的谈话。)(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二十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 对二野历史的回顾】  从上面这段话中可以看出邓小平表示淮海战役实际是他指挥的。
   
   “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 --- 粟 裕
   
   石老憨厚地微笑着,任夫人唠叨一阵,稍后说:“我为什么这么做?不是粟裕本人或他家人给了我什么好处,而是追求恢复历史原貌。我原来对淮海战役根本不了解。 1978年7月27日,因受上海出版社编辑相约,我准备写一部关于《淮海战役》的书,因此跟几个人一起采访了粟裕首长,当时他只给我们20分钟。听说我是江苏人,而且来自他与夫人楚青结婚的地方后,他很高兴,特意把楚青叫了出来,还叫人拿出中华烟和牛奶糖。我不会抽烟,他便递给我一颗牛奶糖,还叫楚青也给我一颗,大概表示他们两人请我吃喜糖的意思。当时牛奶糖很稀奇,我印象极深。我用18分钟时间谈了自己对淮海战役的认识,其实也是公开的书本上说的那些,最后两分钟,我说:‘请首长指示。’粟裕首长忽然说:‘原来的时间限制作废,我给你四个小时!中饭也在我这里吃。’接着,他说:‘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 当时秘书朱楹就坐在他身边,还用手扯了扯他的衣服,首长却一把打开了。这句话让我震惊!当时就做了记录。”
   
   说着,石老进里间拿出一个笔记本。我们有些兴奋,伸过脑袋仔细盯着他打开的页码。因年代久远,纸张有些发黄,只见前面几行写了日期、在场人员(按:有朱楹、楚青二人名字,其余没来得及看清。)、采访原因等,顺着他指的地方,我们果然看到石老说的那句话。同行的文老师便拿出摄象机拍摄下来。
   
   石老说:“当时粟裕首长从豫东战役开始,给我谈了他打大歼灭战、歼灭敌人主力于江北的战略构想的由来,以及南线决战的提出与淮海战役整个发展过程。结果谈了好几个小时,最后他说,‘淮海战役我就不写了,交给你来写。’ “我自那以后,想方设法翻阅了大量原始电报电文,并将那时领导人的电报进行对比,逐渐发现粟裕首长说的是客观的事实。其实,毛主席在多个场合也肯定了这一点。1949年他说:‘淮海战役,粟裕同志立了第一功’,你们大概都听说了。他还跟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说过类似的话。1997年,我采访毛主席的原秘书师哲,师哲说:‘1961年9月,毛主席接见蒙哥马利元帅,蒙哥马利称赞毛主席是高明的军事家,用兵如神,特别是淮海战役不可思议。毛主席很谦虚,说‘在我的战友中,有一个最会带兵打仗的人,这个人叫粟裕,淮海战役就是他指挥的,他也是我们湖南人。’”
   
   我再次兴奋了,毛泽东评价粟裕最会打仗的话,最早出现在吴跃军先生《苍松劲草——粟裕研究笔记》一书中,可惜因未核实,认为师哲回忆的,一定出现在其回忆录《在巨人的身边》一书里。大家依他的说法找到《在巨人的身边》,却发现没有,于是怀疑起来。可一些权威人士在重要的场合总引用这句话,比如:2000年8 月,秦叔谨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粟裕传》出版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里说:“毛泽东在上世纪60年代对来访的英国蒙哥马利元帅说:‘我的战友中,数粟裕最会打仗。’毛主席这句话,是对粟裕同志戎马一生的高度褒奖。”昨天,也就是2007年5月27日,人民大会堂召开粟裕诞辰百周年纪念大会,原海军上海基地副司令员、新四军研究会一师分会顾问苏荣发言时也指出:“一九六一年,毛泽东主席在武汉会见英国蒙哥马利元帅时说:‘我的这些战友中,属这个粟裕最会打仗。’ 这是毛泽东同志给予粟裕同志戎马一生的高度评价。粟裕同志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建立的丰功伟绩将流芳千古。”
   
   因此,我便一直想找到其原始出处,不想却“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在石老这里!我问石老:“请问,您刚才采访师哲的话,有什么凭据吗?”石老说当然有。说着,又从里间找出两张纸片,说:“这是很重要的东西,我当时就叫师哲签了名的。他正签名的时候,他女儿恰好进来了,问他父亲在干什么,听说原委后,笑着说:‘那我也可以签名,我也可以作证。’因此,我又写了一张,请他女儿也签了。” 我们接过纸片,仔细看起来,一张写道(见插图):师哲同志回忆:一九六一年毛泽东主席对蒙哥马利元帅说:“在我的战友中,有一个最会带兵打仗的人,这个人叫粟裕,淮海战役就是他指挥的,他也是我们湖南人。” 石征先采访记录 一九九七,五,十二 纸页左侧靠上有“师哲”二字签名。(如图)
   
   这个回忆太重要了,依时间看,正是1960年1月粟裕参加中央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讲话时特意转过脸来,对粟裕说:“粟裕呀,你的事不能怪我呀,那是他们那个千人大会搞的”之后的1年零8个月,足见毛泽东本人对1958年别人强加给粟裕的罪名早不放在心上。
   
   我们对这么珍贵的资料倍感珍惜,对石老的工作表示由衷的敬意。石老只淡淡地点点头,答应了我们拍照的要求。
   
   接下来,我们看了石老于2003年起,奉命拍摄的十集文献片《共和国大将——粟裕》。里面许多真实的原始影象资料,令我们始终震撼着。其中一个镜头令我陷入深深地沉思:1949年9月30日下午六点,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天安门广场为人民英雄纪念碑举行奠基典礼。毛泽东主席是当然的第一上前铲土的人,在他动身时,忽然转身拉过朱德,又迈过许多人,拉过粟裕,三人便走上前去。为中国人民立下巨大战功,缩短解放战争进程两年的粟裕,成为第三个为纪念碑铲土的人。
   
   然而,因为粟裕头上始终有国外人士无法理解的阴云,石老呕心沥血拍摄的文献片已被枪毙,不能正常播出,另由军事科学院与江苏省党史办重新拍摄,并限制为四集。他写粟裕的书稿也在审核过程中被莫名其妙地遗失。当微风吹起石老几咎白发时,我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面对我们的遗憾与不解,石老爽朗地说:“《红楼梦》遭禁三百年,但毕竟有重新评价的一天,我对自己有信心。”或许正因为如此,他出去采访时,将自己的儿子带在身边做助手。如今,他儿子也成了一个精通粟裕真实历史的人。尽管他夫人有时抱怨,也最终只得做出巨大牺牲了。
   
   陈丕显说:“历史是无情的,她会很快忘却一些人;更会严肃地批评一些人。同时,历史又是多情的,也会永远地记住一些人,我们的粟裕同志,是人民用金子铸入史册的人,是人民永远记住的人。”
   
   我想,历史也会记住石老的!
   
   原粟裕秘书、《粟裕传》编写组长朱楹介绍:
   
   淮海战役发动前的10月31日,粟裕向中央军委建议:“此战役规模很大,请陈(毅)军长、邓(小平)政委统一指挥。”(陈毅当时已经调到中原野战军工作)
   11月1日,毛泽东复电同意。
   次日,陈邓复电:“本作战我们当负责指挥,唯因通讯工具太弱,故请军委对粟、谭方面多直接指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