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井中蛙
·你也是十字架
·在教会的日子
·放下手中的东西
·行过死阴的幽谷
·阿爸父神爱虚荣?
·我有N次不认主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得救了吗?
·哦,骄傲
·“感谢主”的奇妙
·因信称义: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从美国校园枪击案看上帝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还是用这个题目,因为到目前,我还没有新的认识,仍然认为远志明性侵案与他人无关,对于种种异议,我不会固执己见,我愿意象分身术一样,站在别人的立场和角度,审视站在我对面的我自己,令人信服的,我愿意更新我的观点。
   
   为什么远志明性侵案与他人无关?


   
   我个人认为,这是他25年前犯的罪了,那时候还没有信耶稣,他的户口还落在撒但的单位里,没有迁到上帝的生命册上,不是亚伯拉罕的后代,也不是我们基督阵营里的人。他后来信耶稣基督了,有基督里了,是新造的人了,神说“旧事已过,都成新的了”,既然神说他那丑事那道坎过了,就过了,在神过了,在人也就没必要卡在那里的。读了神这一段经文的意思,我就有“远志明性侵案与他人无关”的领受,也仅仅是我个人的领受。
   
   下面还是谈与之有关的当事人。
   
   远志明牧师。人们对他诟病的是,他对这件事,无论是教会或其他团体,也无论是个人,爱他也好,骂他也好,都在期待他有个交代,他却一直沉默,没有反应。人们就觉得他不屑一顾,象鲁迅说的“连正眼都不看一下”,显得十分高傲。
   
   我倒不这样看,凡事我们设身处地,站在他人角度想想,也就是说,扪心自问,如果我是一个声名远播的牧师,被人揭开往年这么大的丑闻,我该如何做?这样,往往会看得更远一点,我就试着这么做的。
   
   我的前提是,假若远志明性侵案是真的。
   
   想想,如果远志明牧师是不信主的外邦人,他完全以人及人的律法的局限性,骨子里作个无赖者外表披上“受害人”的身份,以“侵害名誉权和荣誉权”为由,将柴玲告上法庭的,柴玲姐妹现有的证据,包括物证人证自证甚至是测谎记录都是间接证据,证据不足,很难胜诉的,她只有象当年美国独立检察员那样,拿出莱温斯基有克林顿精斑的裙子来,才能定罪。而远志明胜诉可能性很大,胜诉了,他就要求柴赔礼道歉,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等。
   
   但远志明牧师是基督里的人,他知道神明察秋毫,他是个聪明人,不会这么无赖,挽回人间的面子而失去天上的福份,那样亏大了,太大了。
   
   远志明牧师对世人和团体的拷问,虽然这些人和团体是为他好,是爱他的人,又不能说谎,因为有神睁大眼睛在看呢,又不能如实回应,因为众目睽睽在看呢,你承认了,哦,原来大名鼎鼎的牧师是强奸犯,这样的反差实在太大了。
   
   当然,如果我们只当自己为一个看客,就很容易指点江山的,比如神怎么教导,什么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等等。作为一个基督徒应该怎样怎样,我们的论坛与Q群里就满满地充填着这些诲人不倦的东西,我认识一位年过六旬的姐妹,平常属灵的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活脱脱的一个“教师奶”,但到她一个下岗工人被骗去所有存款几万元的时候,她的哭号就象杀猪一样……
   
   问题是,事情真的轮到你的头上,你还那么“属灵”吗?
   
   远志明牧师也象你我一样软弱,没有信心与勇气正视自己这么大的罪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也许是他没有料到的,没有办法,“是”说也不是,“不是”说不是也不是,他只好象鸵鸟一样,将头埋在沙土里,任凭风浪起,不再吱一声。
   
   我们作为事后诸葛亮,当初柴玲姐妹给台阶的时候,他就应该下了,人都有失算的时候,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过,我相信,柴玲姐妹这台阶应该还存在的,我愿远牧师下来。
   
   柴玲姐妹。如果我们站在她的角度想想,比如是姐妹的,被强奸的是你;弟兄的,被强奸的是你亲人,母亲姐妹女儿,你又感受如何?我没有指责她为什么到现在才控诉?因为她现在控诉有她自己的原因,也没有怀疑她的居心,我甚至倾向于相信她是受害者,因她通过测谎仪,她那头的法码是重一点的。正如鲁迅说的,“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这次对柴玲姐妹也一样,我相信她所说的,她在主里已经饶恕远志明弟兄了。她暴光丑闻,是因为初时远弟兄的态度让她伤心,又让她担忧,因为如果远弟兄在神面痛哭流涕地“悔改”了,那么,柴玲姐妹却在他的葡萄树上摘不到葡萄在无花果树上摘不到无花果,并且还有姐妹控诉他性骚扰呢,怎么能算他真正的悔改呢?
   
   神说旧事已过,是以悔改为前提的,没有悔改,哪有赦罪?因此,如果她从爱出发,以爱为目的,走最后一条暴光的路,触及灵魂,或许让远憣然悔悟,也未偿不可。
   
   所以,我个人看,柴玲姐妹的暴光,没有什么可责之处。她只是尽其所能,也尽其本分,促进一位弟兄的悔改而已,她做了,责任到了,在神面前有个交代了,也就了了。但听说她上告到法院了,这就不妥了,如果缠住不放,象《秋菊打官司》一样,也不妥了。
   
   我认为,这件事,跟他人无关,因为这事是25年前的旧事,当只有主耶稣、远志明、柴玲知道真相的情况下,无论你是捂着,还是撕开,都没有益,反而有害。
   
   另外,对于“18位华人教会牧者及成立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我在前篇写到:18位华人教会牧者应当象当年的文士和法利赛人那样,“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约8:9)是不妥的,是论断,真心道歉。
   
   “18位华人教会牧者及成立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不是当年的文士和法利赛人,而是在柴玲姐妹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伸出援手,完成柴玲姐妹当完全的义务,是行公义,不是扔石头。
   
   但我不赞同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远柴性侵案,一是旧事已过,二是难以取证,三是与己无关,又不能实行教会纪律。当然基督徒应有的盐味与光感,但对这一个案,不明真相,不宜滥施盐味与光感。
   
   我赞同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远志明其他几项指控,其中一件诱奸未遂事件。因为这是远志明信耶稣之后可能发生的事。
   
   “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因神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约一3:9),据资料说,这句经文的“犯罪”当理解为“持续犯罪”,如果事件当真,那么就当照神的话作了:“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哥前5:1- 2)
(2015/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