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井中蛙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基督教国家美国为什么侵略他国?
·主内最失败的交通
·关于远志明牧师独立调查报告之我见
·体贴耶稣
·你或冷或热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聊聊耶和华上帝
·“虚心”和“温柔”
·作一个有用的人
·“看内心”那些羞愧事
·信耶稣,得水牛
·一个基督徒的爱国观
·我们是上帝的宝贝吗?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一种淫乱行为
·基督徒委身教会是淫乱行为(续)
·没有人性
·“弟兄姐妹们平安”
·基督徒慎用“邪教”之称
·“奉耶稣基督得胜的名求”云云
·真的有“老糊涂”这回事
·我想破头都不晓得那光是什么光?
·花岗岩脑袋读经要不得
·耶鲁大学教授无知谈永生
·耶稣基督圣诞之前世人靠什么得救?
·婴孩死亡能不能上天堂?
·还守律法的精髓吗?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修改稿)
·疑神从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本来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远柴当事人好象也息旗偃鼓,他人也随着时间渐远渐淡了,然而,近期远志明牧师新书《远方》出版,又搅动新一轮波澜来,远柴性侵案旧饭新炒,甚至有越炒越香的味道。我想,在以后的日子,远志明很可能还会露面,或是人露面,或是文露面,不管是什么露面,都会引起轰动的。于是,我又忍不住说了几句话。
   
   我自个儿认为,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那么,在这个世界上,谁与此案有关呢?回答是:主耶稣、柴玲、远志明。
   
   主耶稣。因为他是主,末日最终的审判者,到那日,庄严的法庭上,坐在白色审判台上的主耶稣,传唤远志明上来,坐到被告席上,案卷展开,当事人一生所作所言所想的,事无巨细,点点滴滴真真实实地显示在巨大屏幕上。“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太12:36 )
   
   如果远柴性侵案是无中生有,清白自然还给远志明,如果是铁证如山,那就酌情定案。被告悔改了,主耶稣就当庭宣布:“你的罪赦了!”因为耶稣有言在先:“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51:17 ) 如果被告在世有这么长可以悔过自新的时间没有悔改,那么,“人的工程若被烧了,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 (哥前3:15 )
   
   柴玲。她是受害者,如果是出于报仇雪恨,心里有一股恶气,趁远志明红得发紫的时候,捅出来反差这么大的丑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解恨的目的。但是,她的控诉,却没有什么实际性的效果,在地上,事过30多年了,人的法律过了诉讼期;在天上,既不能给远加刑,又不能给自己加分。
   
   但是,如果真的如柴玲姐妹所言,捅这个东西出来,倒有几分合理的成分。一是关爱弟兄,事过之后,远在柴面前没有悔意,而且在最后要摊牌的时候,远还在威胁柴,低估了柴,以为柴一个弱女子不敢将丑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看得见的人面前没有悔意,在看不见的神面前的悔意,就有点可疑了。柴担心远当那日“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所以暴丑触及灵魂,促其悔改;二是关爱有关姐妹,据称具有性侵倾向的,是一种痼疾,很难改过,柴列举了一些远性骚扰的事实,那么,柴作了这样一个警示,也无不妥;三是远志明后来的讲道中,因在镁光灯下奔波劳碌,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看圣经和灵修,生命更新慢,常常出现“神学不够哲学凑”的现象,引起许多诟病,或许神让他退下来充充电静静心。
   
   这样看来,如果柴玲姐妹此时不言,在人那里,她就象“守望的人见刀剑临到,不吹角”一样;在神那里,她这个在神手中的器皿就没有照神的旨意失去了促远悔改的作用。
   
   当然,如果柴是泄私愤,对她没益处,在神在人都没益处,但对远有帮助。
   
   远志明。他是当事人,当然有关了。如果此案是假的,到那日,神会亲自擦去他脸上的眼泪,如果是真的,我想,他只是在神面前痛哭流涕还嫌不足,应当在柴面前真心实意地认错悔改,取得柴的饶恕,然后,“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柴是个明白人,相信她会看得出你的悔过是真心还是假意的,也会选择饶恕不饶恕的,如果远真的乞求她,我错了,请你不再将这事包括我这次认错言语形态声张了,我自己还很软弱。柴要是发扬鲁迅“痛打落水狗”的精神,虽然远受苦更大,但柴的亏欠更大,她在神面前就有“不饶恕人的过犯”的罪了。
   
   除此而外,此案对其他人无关,如果是包庇的,有可能与恶同污;攻击的,有可能是手执石头来的。
   
   与“18位华人教会牧者发出公开信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没有关糸。他们说,“远志明牧师作为该事件的当事人,有责任给关心他的众教会一个清楚的交代”,并请求 “远牧师所在机构的董事会,远牧师所在教会的牧者与长执会,远牧师的按牧委员会,以及湾区牧者联祷会,在寻求澄清该事件之真相方面,有责任为远牧师提供帮助,并且有义务监督远牧师采取正确的行动”,并呼吁成立有公信力的调查委员会,对事件进行独立调查。
   
   
   就是你调查得个水落石出又怎么样呢?远志明没有责任就一个30多年前的罪“给关心他的众教会一个清楚的交代”,实行教会惩戒?你拿30多年前的旧事惩戒新造的人吗?呼吁远牧师的按牧委员会对一个30多年前的旧事,“监督远牧师采取正确的行动”没有意义,再说,如果远志明牧师悔改了,上帝会有选择性遗忘的,对旧罪一笔勾销了,人为什么还抓住不放呢?如果他对这件事没有悔改,也是他与神的事,没关其他人的事,18位华人教会牧者应当象当年的文士和法利赛人那样,“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约8:9)
   
   是啊,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在这里,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远志明牧师仍然站在当中。
   
   与你我没有关糸。你我不是最终审判者,也不是案件的见证人,更不是案件的第三人,无论是包庇与批判,不能荣耀神,也不能有益于人,对谁都无益。
(2015/1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