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曾节明文集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现在国内外反对派基本上停留于互联网上,在网络之外都举步维艰,无法施展直接威胁中共统治的行动。以致于许多人深感民运“失败了”、“泡沫化”了、、.并大骂中国人不团结。
   
    其实造成民运现阶段式微的主要原因很简单,就是民运没有钱。


    现阶段民运式微,与团不团结基本无关。试问:现在民运还有多少“内斗”?因为没有钱,连内斗都都不起来了;因为民运没有钱,某长期投机民运的老牌伪左势利小人,近年来摇身一变,公然投共充当中共海外政协委员,理直气壮地疯狂攻击“右派民运”,诡辩百出、唾沫横飞、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为习共中央维稳效尽了五毛网评员之劳。
   
    中国海外民运内最厉害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可那时也是海外民运最生气勃勃的时期;为什么那时最生气勃勃?因为彼时民运最有钱。上世纪九十年代,正值中共当局制造“六四”屠杀不久,西方国家群起制裁,海外华人群情汹涌、同仇敌忾,有一股强大的讨贼反共的浪潮,甚至一度连中共体制内的成员都纷纷叛逃、、.所以这一时期西方国家政府和包括台、港在内的海外华人圈,普遍对海外民运组织慷慨解囊,民运资金相对最为充足。
    但随着“邓南巡”后,中共当局全面走资、并向外资洞开国门,西方国家政府和海外华商,为了己利,不再资助中国反对派力量;同时,为进入中国大陆市场振兴本岛经济,岛民化的台湾中华民国,也逐渐放弃了对大陆反对派的资助。
    由此,中国海外反对派各组织,纷纷沦为没有资源的“泡沫化”组织,沦为网络政党或难民生意党。
   
    目睹此种不堪现状,最近有后生辈民运人士提出:海外民运组织应该设立办公室等筹款机构,象当年孙中山在海外那样,大力向海外华人募捐才是。
    对于为什么迄今没有一个募捐的成功例子,该后生辈认为:那是因为反对派对海外华人做工作不够!
    这完全是想当然。迄今为止海外华人之所以鲜有资助民运者,不是反对派的宣传动员不够,而是海外华人根本没有资助民运的意愿!
    这是现今的海外华人与晚清时期海外华人的重大区别。这一重大区别,决定了现今海外民运人士法孙中山再去找海外华人募捐,是一条行不通的路。
   
    这一个重大区别,是由晚清和中共国的重大区别造成的:
   
    首先,满清朝廷是一个满洲族凌驾于中国主体民族——汉族之上的少数民族殖民政权,满清统治下满洲族举族不事生产,由汉人供养,且满、汉分行不平等的法律、、.所以清廷不代表中国人的利益、满清政权是一个非法政权,其非法性质是浅显易见的。满清朝廷之非法性,连汉族普通农民都容易认识到,这也是整个清朝,农民起义几乎不断的原因之一。
    而中共政权的非法性,则隐蔽得多。中共普通党员同样从事生产劳作,出了从政当官的机会以外,他们也没有其他特权。作为特权阶层的中共红二代、官二代,其特权地位并不通过法律等明文来实现。尽管中共通过“计生”、少数民族照顾等政策,对汉族的压迫,实际上比满清倍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中共不是一个以民族为划分的集团,其主体成员也是汉人,高唱“民族平等”且一贯自我打扮为中华民族利益的代表,因此,除非切身利益受到侵害,一般人不容易认识到中共政权的非法性。
    因此,当年孙中山等人容易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民族主义理念,激发海外华人的民族意识和激情,以获取资助;而今天要让海外普通华人认识到中共统治集团是“鞑虏”是“黄俄”,就很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晚清国与列强接连开战,且连战大败,签订了空前屈辱的不平等条约,这使得海内外汉人普遍离心离德,对这样一个混帐脓包朝廷满心绝望,更何况这个朝廷还是一个从前对汉人血债累累的少数民族殖民朝廷!
    “鸦片战争”以来,满清与英、法、俄的交锋,无不一败涂地、丧权辱国,但英、法、俄毕竟是西洋,输给西洋人国人尚可以忍耐,但甲午战争中竟惨败于即使明末都没输过的、向来师从中国的东瀛倭国,签订了比《南京条约》、《北京条约》还要耻辱的《马关条约》,这就突破了汉人承受力的底线。
    所以,甲午惨败后,汉人士大夫阶层兴起了维新变法运动,旨在推动满清从良,但是贼鞑子顽固当权派叶赫那拉、刚毅、毓贤之流,连跪着造反扶正大清的康有为等人都容不得,把朝廷中央的变法派六君子全部拉到菜市口砍头。
    满妖慈禧剿杀“戊戌变法”后,大力扶持邪教义和团,掀起了盲目反西方的愚民运动,乱杀在华洋人、传教士,还走火入魔地向八国宣战,结果是八国联军惩创北京,满洲旗人特权阶层的天堂被捣毁,签订了更加屈辱的《辛丑条约》。
    海外华人沸腾了,这样朝廷还有什么望呢?所以海外华人、华商的主流,先后抛弃慈禧、康有为、转而支持孙中山革命派,是必然的。
   
    中日甲午战争之前,孙中山革命党人在海外被华人圈视为洪水猛兽,其后形势翻转,革命党人海外受热烈支持,募捐无往不利、、.此种大变之所以发生,清廷的拙劣表演起了最大的作用。
   
    但现今中共当局比晚清狡猾得多:中共当局没有类满清那种外战大败、以及由之而来的丧权辱国条约;毛泽东死后,中共国小心翼翼地避免与美、俄、日等强国发生冲突;经济上自1992年来,中共当局全面走资、并开放国门,釜底抽薪地消减了台湾和西方国家政府资助民运的动力,也大大减少了海外华商资助民运的兴趣——因为他们可以回国做生意了,并且可以享受“外商”的优待。
    中共国经济上的起飞,影响力和国际地位的不断上升,又令海外华人有了一种盲目而虚妄的民族自豪感,并容易把此种“成就”归功于中共当局;在这种虚妄自豪感的基础上,海外华人就容易看不起因没有钱而一事无成的反对派。
   
    此外,中共当局对海外的渗透远超过晚清:晚清无成熟的特情系统,甚至无能有效防范革命派人在国内的暗杀;中共的特情系统则遍布全球,对外还具有丰富的统战手段,这都是满清不具备的。
   
    由于中共国对海外的渗透,敢于资助民运的少数华商,轻则遭禁止回国,重则被暗杀蒸发,刘凯申、张宏堡就是典型。这就是“经济上截断”的狠辣招数:对于没有钱的民运人士,中共一般不会理会,但对于有钱的人,中共是会毫不犹豫地下毒手的。
   
    这也是海外华商不愿意资助民运的一个次要原因。
   
    基于这种形势,现阶段模仿当年孙中山筹款是不现实的,那种力主筹款的人,如果不是幼稚,就是想借筹款做西装革履的职业政客,但这种职业政客是注定做不久的。
    现阶段在海外搞“过渡政府”也是行不通的。因为没有一寸地盘、征不到一分钱税,“过渡政府”完全是个笑话。西藏流亡政府是真的政府组织,因为西藏流亡政府拥有印度达兰萨拉的藏族纳税人群体,而达兰萨拉是藏族聚居区,它也有达兰萨拉的地盘作为政府驻地,而“过渡政府”既没有纳税人、也没有地盘,据说“过渡政府”的“总统府”,就是某大佬的家宅。
    其实光从名称来说,“过渡政府”其名就荒唐,在中共政府现今在中国牢牢存在的情况下,你这个“过渡政府”怎么“过渡”?
   
    由于此种大形势,现阶段反对派的主要行动方式,仍然是网络舆论战:中共的暴政,每天在制造着成百上千的反对者,只要和这些越来越多的反对者结合起来,就能形成网络战的不对称优势,此种优势迟早会促发中共统治集团的裂变。
   
    反对派需要知道:推翻满清的,是满清的新军;将来灭亡中共的,一定是中共自身的力量。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十一月三十日下午暖冬纽约州
(2015/1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