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曾节明文集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泰国政府欺压(纵容老百姓是其方式之一)、迫害流亡人士早已不是新闻,但是把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的旅人人士,强行遣返回原住国,却是前所未有的恶行:今年十一月十二日,泰国政府将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并已然获得加拿大政府批准接收的中国流亡异议人士姜野飞、董广平火速遣返回中国,既反映出泰国政府前所未有地堕落——堕落到了罔顾国际道义底线的地步,也标志着中国流亡异议人士在泰国的生存环境,恶化到了一个新阶段。
   
   


    异议人士首先需要保住自己,才能发挥作用,被关坐牢就无法发挥作用了;因此对于泰国已经恶化的新环境,旅泰异议人士亟需调整生存策略,以适应新的环境。
   
    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的姜野飞、董广平遭泰国政府极端无赖地强行遣返后,有些旅泰异议人士吓破了胆,惊呼:泰国已经呆不得了!甚至得出“中国异议人士不宜再来泰国了”的结论,他们主张在居泰期间取消一切反动派言论行动,甚至不要和任何中国人来往、、、、、、
    这种神经兮兮的判断,既懦弱无比,也十分荒唐,因为现在泰国虽然比过去危险,但并不存在他们所说的险状,如果依照他们的神经质主见而自缚手脚的话,中共假泰国之手抓捕和遣返姜野飞、董广平,就收到了最大的效用!
   
    事实是:对于“出头”的民运异议人士,泰国的危险上了一个新台阶,但是对于一般的民运、异议、维权人士和法轮功信徒,泰国并不比过去更危险。
    那么,什么是“出头”的民运异议人士?简明地说就是比较有威胁的民运异议人士。2004年,中共当局通过派驻泰国的特线,成功将彭明从泰国引诱到缅甸,绑架回国,此前,彭明在筹划以绑架贪官家属、挤兑大陆银行等激烈手段反共;2012年,中共当局通过东南亚国安线人林某某,锁定了流亡泰国曼谷的王一鸣(当时未取得联合国庇护),假泰国政府之手将其抓捕并火速遣送回国,王一鸣是鼓吹武装起义的革命派民运人士,主张对中共官员实施暗杀,旅泰期间在网上张贴文章,教授炸弹制作;今年,中共当局又在泰国政府的大力协助下,将姜野飞抓回国,被抓之前,姜野飞制作了系列讽刺习近平的漫画,反响巨大,粉丝众多。
   
    由此可断,现阶段在泰国面临危险的流亡“出头”异议人士大致有三类:
    一是富于实干能力、比较不择手段反共的民运行动派,彭明是典型;
    二是鼓吹武装起义、并且自身具备暴力反抗的一定技术和知识(如武器制作)的民运革命派;
    三是能够对习近平形象施以重大打击的人,如禁书出版商桂民海、懂得网络媒体技术的政治漫画制作者姜野飞。
   
    流亡泰国的中国异议人士,如果属于以上三类人,就务必采取新的生存策略,以在泰国新的、更为险恶的环境中保存自己、发挥作用。
   
    首先就是不要透露自己激烈的反共主张、不要透露自己是讽刺习近平漫画的制作者、、.要刻意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对共产党只能发发牢骚、袖手清谈、百无一用的“独评人士”,才会安全;在网上鼓吹武装起义、教授炸弹制作时,一定要用马甲,而不能用真名,而且最好使用自由门等翻墙软件,以隐藏自己的IP地址。
    不要以为来到泰国就可高枕无虞了:随着泰王国经济对中共国依赖的加深,中共当局对泰国渗透的很厉害,现在泰国的华人教堂、商会、会所、公司、、.基本上都卧有中共线人,中共藉助他们可以随时锁定“出头”者。
    王一鸣来泰国之前,在国内发表了多篇鼓吹暴动的文章,还在网上组织“中华民主正义党”、“中华民主自救军”、鼓动对中共官员实施暗杀、、.一直安然无恙,到了泰国反而很快就被中共抓住了,这是为什么?这岂非咄咄怪事!
    就是因为王一鸣误认为:到了泰国后可以毫无顾忌地公开身份反共了,他在曼谷秉行“公开政见、公开身份、公开能力”的“三公开”作风,从而完全自我暴露。而以前在国内时,王一鸣披着“人民思想家”的马甲、使用翻墙软件在网上活动,中共当局要锁定他有一定的难度。
   
    姜野飞也是一直以真名实姓进行讽习网络漫画制作,所以为中共轻松锁定。
   
    总之,如果你是以上的“三类人”,首先请务必隐藏自己的观点和行动,千万不能在流亡人士或华人圈子里亮出自己的观点、卖弄自己的能力!因为流亡人士或华人圈子里一定有中共线人,尽管很少。尽量装成一个只能发发牢骚、袖手清谈的普通异议人士,对于这种百无一用的“独评人士”,中共在海外是决不会抓的,不抓,反而可以显示其“开明形象”。
   
    其次,如果你是“三种人”,现在身在泰国,请你一定要选择好住处、隐藏好住处:
    不要居住于华人教堂、会所、公司提供的住处,因为那是中共线人的定点;不要住在中国流亡人士聚居区,因为那里容易暴露:笔者流亡泰国期间,于2010年居住于曼谷北部彭信一个流亡人士聚居区,结果年底该地遭到泰国警察的扫荡,大批联合国难民被抓,本人因为安置体检未过关,需要补检,早早外出,而侥幸得免;懂英语的,直接询问联合国难民署或其下属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寻找可靠住处。
    寻得住处后,一定不要把地址告诉他人,决不能公开自己的住址;也要小心在接受汇款时暴露自己的住址(以援助汇款的方式获得异议人士地址,是共特的一种常用手法);一定不要在住处、或住处附近会见民运异议同道,而要在公共场所见人。
    姜野飞就是住址暴露遭轻易抓捕的典型:他不听笔者的劝告,一直居住于曼谷某华人教堂处,而且多次在住所会面中国流亡人士、甚至是不知根不知底的新流亡人士、、.现在想起来,诚为可惜!
   
    以上两条,就是“三种人”在泰国险恶新形势下保护好自己的上策。对于真抓实干反共的“三种人”,笔者的意见是,新形势下的泰国,该做的还得做,否则就失去价值,但是,要做得更隐蔽,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图一时过瘾把自己搞进牢里去,进了牢房,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如果你不是以上“三种人”,就大可不必神经兮兮、忧心忡忡、自寻烦恼,因为在中共眼里,你没有海外抓捕的价值。
    因此,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封闭起来,神经质地不与任何华人来往,这样做只会把自己搞得很痛苦。
   
    但是,新形势下,中共国驻泰国的使领馆门前已不再安全:泰国警方早就配合中共打压中国流亡人士在中国大使馆前的示威抗议行动,只不过在笔者旅泰期间,打压相对不严酷,如果只是短时间(一般是十分钟以内)在大使馆门前示威照相,泰警一般不会抓人,泰国警方一般只抓那些长时间抗议而不主动走的人;此次强行遣返了姜野飞、董广平之后,中共国驻泰国的使领馆门前,必然恶化到“来一个抓一个(邓小平语)”的地步,中共当局一定要强化打击使领馆门前的抗议行动,因为这些行动非同于网上的异议言论,它直接“损害到中共政府的海外形象”。
    所以,新形势下,一切旅泰的流亡民运异议人士,最好不要再去中国大使馆门前去抗议,以免无谓地遭到大抓捕。今后泰国的抗议示威活动宜改在公园等安全的场所进行。
   
    由于中共当局的拉拢和泰国政府的自甘堕落、助纣为虐,新形势下的泰国,对于中国流亡人士的“三种人”,已经不再安全,但对于一般的民运、异议、维权信仰人士来说,泰国仍然是相对安全的。
    普通的流亡者,只须记住两点:
    一是不要胡乱租房于面相看起来凶恶或无赖的泰人处,以免受欺压、劫掠和敲诈,租房之前,一定要问清价钱和细则;泰国人普遍来说礼貌好于中国人,但仅此而已,泰人之贪财,比中国大陆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喜欢宰客,专宰外国人,尤其是喜欢宰内斗警觉性高、却对外国人疏于防范的中国人。
    二是在泰国不要轻易报警,除非关乎大钱或性命,因为泰国政府不承认难民身份,而一向纵容老百姓欺压难民;就笔者流亡泰国两年半的经验说,一旦报警,遭殃的不是泰人,而是你,因为你“没有身份”——泰国警察会首先把你抓起来,不管你有理无理!中国同胞要记住,泰国警察可不象中国大陆公安那样优待外国人,他们偏袒泰人欺压外国人是出了名的!
   
    即使是对于“三种人”,泰国也是一个可以选择的流亡国度,因为泰国好歹没有中共国那种“国保”、“居委会”网络无孔不入的严密监控,泰国社会的自由度比中共国依然大得多,有相当大的藏身隐匿空间;泰国警方的盘查,也比台湾、香港警方宽松——中国大陆人流亡泰国的遭遣返风险,比起流亡台湾、香港要小得多;而且,泰国也是一个中国大陆人非常容易入境的国家。
    因此,现阶段的泰国,仍然是没有条件直赴西方国家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的首选流亡之地,那种因为姜野飞被遣返,就认定泰国已经去不得了的见识,是因噎废食之见。
   
    以上是笔者——一个曾在泰国饱尝艰辛的中国政治流亡者的观察、忠告和经验之谈,谨供迄今滞留泰国的同命同胞参考。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感恩节于初冬阴天纽约州
   
(2015/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