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泰国政府欺压(纵容老百姓是其方式之一)、迫害流亡人士早已不是新闻,但是把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的旅人人士,强行遣返回原住国,却是前所未有的恶行:今年十一月十二日,泰国政府将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并已然获得加拿大政府批准接收的中国流亡异议人士姜野飞、董广平火速遣返回中国,既反映出泰国政府前所未有地堕落——堕落到了罔顾国际道义底线的地步,也标志着中国流亡异议人士在泰国的生存环境,恶化到了一个新阶段。
   
   


    异议人士首先需要保住自己,才能发挥作用,被关坐牢就无法发挥作用了;因此对于泰国已经恶化的新环境,旅泰异议人士亟需调整生存策略,以适应新的环境。
   
    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的姜野飞、董广平遭泰国政府极端无赖地强行遣返后,有些旅泰异议人士吓破了胆,惊呼:泰国已经呆不得了!甚至得出“中国异议人士不宜再来泰国了”的结论,他们主张在居泰期间取消一切反动派言论行动,甚至不要和任何中国人来往、、、、、、
    这种神经兮兮的判断,既懦弱无比,也十分荒唐,因为现在泰国虽然比过去危险,但并不存在他们所说的险状,如果依照他们的神经质主见而自缚手脚的话,中共假泰国之手抓捕和遣返姜野飞、董广平,就收到了最大的效用!
   
    事实是:对于“出头”的民运异议人士,泰国的危险上了一个新台阶,但是对于一般的民运、异议、维权人士和法轮功信徒,泰国并不比过去更危险。
    那么,什么是“出头”的民运异议人士?简明地说就是比较有威胁的民运异议人士。2004年,中共当局通过派驻泰国的特线,成功将彭明从泰国引诱到缅甸,绑架回国,此前,彭明在筹划以绑架贪官家属、挤兑大陆银行等激烈手段反共;2012年,中共当局通过东南亚国安线人林某某,锁定了流亡泰国曼谷的王一鸣(当时未取得联合国庇护),假泰国政府之手将其抓捕并火速遣送回国,王一鸣是鼓吹武装起义的革命派民运人士,主张对中共官员实施暗杀,旅泰期间在网上张贴文章,教授炸弹制作;今年,中共当局又在泰国政府的大力协助下,将姜野飞抓回国,被抓之前,姜野飞制作了系列讽刺习近平的漫画,反响巨大,粉丝众多。
   
    由此可断,现阶段在泰国面临危险的流亡“出头”异议人士大致有三类:
    一是富于实干能力、比较不择手段反共的民运行动派,彭明是典型;
    二是鼓吹武装起义、并且自身具备暴力反抗的一定技术和知识(如武器制作)的民运革命派;
    三是能够对习近平形象施以重大打击的人,如禁书出版商桂民海、懂得网络媒体技术的政治漫画制作者姜野飞。
   
    流亡泰国的中国异议人士,如果属于以上三类人,就务必采取新的生存策略,以在泰国新的、更为险恶的环境中保存自己、发挥作用。
   
    首先就是不要透露自己激烈的反共主张、不要透露自己是讽刺习近平漫画的制作者、、.要刻意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对共产党只能发发牢骚、袖手清谈、百无一用的“独评人士”,才会安全;在网上鼓吹武装起义、教授炸弹制作时,一定要用马甲,而不能用真名,而且最好使用自由门等翻墙软件,以隐藏自己的IP地址。
    不要以为来到泰国就可高枕无虞了:随着泰王国经济对中共国依赖的加深,中共当局对泰国渗透的很厉害,现在泰国的华人教堂、商会、会所、公司、、.基本上都卧有中共线人,中共藉助他们可以随时锁定“出头”者。
    王一鸣来泰国之前,在国内发表了多篇鼓吹暴动的文章,还在网上组织“中华民主正义党”、“中华民主自救军”、鼓动对中共官员实施暗杀、、.一直安然无恙,到了泰国反而很快就被中共抓住了,这是为什么?这岂非咄咄怪事!
    就是因为王一鸣误认为:到了泰国后可以毫无顾忌地公开身份反共了,他在曼谷秉行“公开政见、公开身份、公开能力”的“三公开”作风,从而完全自我暴露。而以前在国内时,王一鸣披着“人民思想家”的马甲、使用翻墙软件在网上活动,中共当局要锁定他有一定的难度。
   
    姜野飞也是一直以真名实姓进行讽习网络漫画制作,所以为中共轻松锁定。
   
    总之,如果你是以上的“三类人”,首先请务必隐藏自己的观点和行动,千万不能在流亡人士或华人圈子里亮出自己的观点、卖弄自己的能力!因为流亡人士或华人圈子里一定有中共线人,尽管很少。尽量装成一个只能发发牢骚、袖手清谈的普通异议人士,对于这种百无一用的“独评人士”,中共在海外是决不会抓的,不抓,反而可以显示其“开明形象”。
   
    其次,如果你是“三种人”,现在身在泰国,请你一定要选择好住处、隐藏好住处:
    不要居住于华人教堂、会所、公司提供的住处,因为那是中共线人的定点;不要住在中国流亡人士聚居区,因为那里容易暴露:笔者流亡泰国期间,于2010年居住于曼谷北部彭信一个流亡人士聚居区,结果年底该地遭到泰国警察的扫荡,大批联合国难民被抓,本人因为安置体检未过关,需要补检,早早外出,而侥幸得免;懂英语的,直接询问联合国难民署或其下属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寻找可靠住处。
    寻得住处后,一定不要把地址告诉他人,决不能公开自己的住址;也要小心在接受汇款时暴露自己的住址(以援助汇款的方式获得异议人士地址,是共特的一种常用手法);一定不要在住处、或住处附近会见民运异议同道,而要在公共场所见人。
    姜野飞就是住址暴露遭轻易抓捕的典型:他不听笔者的劝告,一直居住于曼谷某华人教堂处,而且多次在住所会面中国流亡人士、甚至是不知根不知底的新流亡人士、、.现在想起来,诚为可惜!
   
    以上两条,就是“三种人”在泰国险恶新形势下保护好自己的上策。对于真抓实干反共的“三种人”,笔者的意见是,新形势下的泰国,该做的还得做,否则就失去价值,但是,要做得更隐蔽,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图一时过瘾把自己搞进牢里去,进了牢房,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如果你不是以上“三种人”,就大可不必神经兮兮、忧心忡忡、自寻烦恼,因为在中共眼里,你没有海外抓捕的价值。
    因此,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封闭起来,神经质地不与任何华人来往,这样做只会把自己搞得很痛苦。
   
    但是,新形势下,中共国驻泰国的使领馆门前已不再安全:泰国警方早就配合中共打压中国流亡人士在中国大使馆前的示威抗议行动,只不过在笔者旅泰期间,打压相对不严酷,如果只是短时间(一般是十分钟以内)在大使馆门前示威照相,泰警一般不会抓人,泰国警方一般只抓那些长时间抗议而不主动走的人;此次强行遣返了姜野飞、董广平之后,中共国驻泰国的使领馆门前,必然恶化到“来一个抓一个(邓小平语)”的地步,中共当局一定要强化打击使领馆门前的抗议行动,因为这些行动非同于网上的异议言论,它直接“损害到中共政府的海外形象”。
    所以,新形势下,一切旅泰的流亡民运异议人士,最好不要再去中国大使馆门前去抗议,以免无谓地遭到大抓捕。今后泰国的抗议示威活动宜改在公园等安全的场所进行。
   
    由于中共当局的拉拢和泰国政府的自甘堕落、助纣为虐,新形势下的泰国,对于中国流亡人士的“三种人”,已经不再安全,但对于一般的民运、异议、维权信仰人士来说,泰国仍然是相对安全的。
    普通的流亡者,只须记住两点:
    一是不要胡乱租房于面相看起来凶恶或无赖的泰人处,以免受欺压、劫掠和敲诈,租房之前,一定要问清价钱和细则;泰国人普遍来说礼貌好于中国人,但仅此而已,泰人之贪财,比中国大陆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喜欢宰客,专宰外国人,尤其是喜欢宰内斗警觉性高、却对外国人疏于防范的中国人。
    二是在泰国不要轻易报警,除非关乎大钱或性命,因为泰国政府不承认难民身份,而一向纵容老百姓欺压难民;就笔者流亡泰国两年半的经验说,一旦报警,遭殃的不是泰人,而是你,因为你“没有身份”——泰国警察会首先把你抓起来,不管你有理无理!中国同胞要记住,泰国警察可不象中国大陆公安那样优待外国人,他们偏袒泰人欺压外国人是出了名的!
   
    即使是对于“三种人”,泰国也是一个可以选择的流亡国度,因为泰国好歹没有中共国那种“国保”、“居委会”网络无孔不入的严密监控,泰国社会的自由度比中共国依然大得多,有相当大的藏身隐匿空间;泰国警方的盘查,也比台湾、香港警方宽松——中国大陆人流亡泰国的遭遣返风险,比起流亡台湾、香港要小得多;而且,泰国也是一个中国大陆人非常容易入境的国家。
    因此,现阶段的泰国,仍然是没有条件直赴西方国家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的首选流亡之地,那种因为姜野飞被遣返,就认定泰国已经去不得了的见识,是因噎废食之见。
   
    以上是笔者——一个曾在泰国饱尝艰辛的中国政治流亡者的观察、忠告和经验之谈,谨供迄今滞留泰国的同命同胞参考。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感恩节于初冬阴天纽约州
   
(2015/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