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严家祺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说明】2015.11.2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在《博讯》的博客中的文章,消失了80篇左右,现在,慢慢把这些文章一篇篇重新贴上博客。但有一些文章找不到了。

「全能戰爭網」和「戰爭腦」


   
   (《霸权論》第8章第8節 香港星克尓出版社2006年出版)
   

   俄羅斯軍事理論家斯里普琴科在2001年提出了「第六代戰爭」的軍事思想。按照斯里普琴科的說法 (§4.7),第一代戰爭是使用冷兵器的徒手格鬥,第二代戰爭是使用火藥、滑膛槍炮武器、接觸性的溝壕式戰爭,第三代戰爭使用了線膛槍,第四代戰爭使用了自動武器、火箭武器、坦克、艦隊和戰鬥機。這四代戰爭都是接觸戰爭。第五代戰爭則是核戰爭,是非接觸戰爭。第六代戰爭是非核、非接觸戰爭,在戰爭中起決定作用的不再是數量龐大的陸軍部隊,也不是有大規模殺傷力的核武器,而是高精度常規突擊武器和防禦武器、新物理原理武器及信息武器。
   在斯里普琴科提出他「第六代戰爭」理論前,美國陸軍軍事學院院長斯格爾思1999年在《未來戰爭》一書中,就反復強調「遠距離攻擊」的局限性,他說:「遠距離懲罰的根本局限是它的行動不能最終解決問題」,「今天,沒有那個美國指揮官會在沒有制空權和制天權的情況下考慮發動地面戰鬥行動」,重要的是要「確保地面部隊快速和安全地抵達戰區。」
   斯里普琴科強調「非核的非接觸戰爭」的重要性,而斯格爾思強調在未來「接觸戰爭」仍然不可或缺,沒有地面部隊對「戰爭的最終資本——土地、人民和資源」實施直接和持續的控制,就談不上戰爭的勝利。
   把戰爭劃分為接觸戰爭、非接觸戰爭只是強調了「遠距離攻擊」的重要性。事實上,未來戰爭既存在「遠距離攻擊」,也會同時存在「近距離戰鬥」。
   
   在敵我雙方進行戰爭時,每一場戰爭,要贏得勝利,從純粹軍事角度講,依賴於三項因素:

一是優越的傳感能力,


二是正確的戰場決策、指揮能力


,三是執行決策的強大軍力。


   在軍事史上,這三種能力隨著軍事科技的發展而不斷提高。在斯里普琴科所說的第一代戰爭時代,軍事信息需要人親自了解,藉助於騎馬、風火台、信鴿來傳遞信息,在今天,太空預警衛星、監視衛星、GPS導航儀、無人偵察機都充當傳感器。在1公里高空的無人偵察機可以分辨地面1厘米的物體,在離地面數百公里至三萬公里高度的橢圓形軌道上運行的一種衛星上的一根100米寬的天線,就可以同時監聽數千個無線電和電話交談。
   在第一代戰爭中,戰場的決策中心就是指揮官,而在今天,決策中心則是戰爭指揮、控制、通訊、情報中心,即C3I系統。美國計劃在2020年前逐步建成一個「戰場管理、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情報、監視和偵察」(BMC4ISR) (“4”应写在“C”的“右上角”)系統,把傳感與決策統一起來。
   軍力的變革同樣巨大。第一代戰爭中,軍力發展的最高水平只是冷兵器、鎧甲、弓箭和騎兵,而在21世紀,除陸海空軍之外,將出現天軍,「機器人」軍團。彈道導彈、巡航導彈、太空武器的殺傷力與古老的弓箭無法相比。隨著納米技術的發展,微型機器人將進入戰爭,形成一支獨特的「微型軍團」,執行偵察監視任務,破壞敵方的信息網絡、指揮控制系統,以「殺傷力」為主的戰爭變成以「損害敵方戰爭神經系統」的「網絡控制戰」。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隨著「數字化部隊」的大量組建,敵我雙方都將建立「全能戰爭網」。所謂「全能戰爭網」,就是「數字化戰場」的信息網絡系統。由於這一系統存在,戰爭中的任何一個有自主行為能力的個體,從單兵C4ISR系統、戰車、火炮、艦艇、潛艇,到戰機,都能通過電腦網絡立即了解自己所處的位置、周圍戰場以至整個戰場的圖像和信息,使戰場上大大小小每一個自主行為體連成一體,既可以作整體運動,又可以作單獨行動,形成一個攻防自主的有機整體。
   「全能戰爭網」把各個戰區、各個戰場、各個防衛系統的指、控、情中心連成一體。一個國家無論在平時或戰時,都有一個涵蓋全國的BMC4ISR中心(“4”应写在“C”的“右上角”),這個「中心」,可以稱作「戰爭腦」。
   在太空爭霸時代,參與爭霸的國家遲早會建立起自己的「戰爭腦」。當爭奪太空霸權的兩國在海陸空軍力和太空軍力方面勢均力敵時,當單向透明戰爭變成雙向透明戰場時,兩國之間一旦發生戰爭,戰爭的勝負就取決於誰擁有更高智慧的「戰爭腦」了。到那一天,戰爭的雙方就類似於對弈的雙方,勝負不取決於棋手體力的大小,而取決於棋手智力的高低以及通過太空防禦軍力來維護己方「戰爭腦」安全的能力。
(2015/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