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文集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近来相关讨论1:
   

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


   

2015-10-22~11-22日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千万不要忘记民运内部的争论,往往包含两个阵营甚至多个阵营的较量。
   
   我觉得小明,老费与盛雪这群人用这种办法争论,实在有点自贬身份,非常不值。
   
   记得我有一次以不屑的口气讲盛雪,马上就有国内对盛雪和海外情况完全不了解的人来污蔑攻击,我就知道背后有强大背景支撑。我不想与这群这类人物做不值得的辩论,所以索性不讲了。反正海外大家都知道情况,调动国内这些完全不了解情况的人出手,聪明一点的,马上能判断怎么回事。
   
   你们一定要较真,当然也未尚不可。但不带感情色彩纯粹客观地陈述盛雪的历史和作为,例如政治上对赖昌星问题的作为,大家揭发的她政治上的疑点,以及其他各方面的情况,就可以了。即使要讲她的经济问题,那众所周知的赖昌星捐助魏京生五万美元,魏京生没有拿到的问题,就比你们这区区千把美元大多了,何必讲这点小钱。
   
   徐水良
   
   2015年10月22日
   
   声名狼藉的盛雪和他的团伙,以及神棍骗子陈泱潮这一类人,竟然能够在狭义民运圈风光一时,并且有那么一大帮特线人物和可疑分子颠倒黑白大肆吹捧,确实是个奇迹。其背后力量不可忽视。现在虽然几乎所有民阵大佬,都与盛雪划清界线。但我也要同时对费良勇和民阵大佬批评一句,这些人的猖獗,与老费及民阵大佬过去对他们的捧抬大有关系。
   
   徐水良
   
   2015-11-15
   
   中国民运,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是中华民族的伟大运动,包括参与者数以千万计的伟大的八九民运和一系列运动,它虽然遭到暂时的失败,但它必将取得伟大的胜利。你陈女士一再攻击革命,但中国民主运动,就是要用革命来推翻中共的残暴统治,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社会。中国民主运动,毫无疑问,将以中华民族历史上无比伟大而光辉的运动,名垂青史。中国民主运动的先烈们,包括八九民运那些无英雄忘我的烈士们,将永远铭记在中华民族的心坎里,将永远是中华民族的光荣和骄傲。
   
   这个伟大的民主运动,绝不会像陈女士所说的:“中国的民运,将会如中共的遗臭万年,既作为对立也作为陪衬,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嘲讽和污点,载入史册!”
   
   未来的历史将会证明,仇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尤其是无数中共特线人物,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恶毒污蔑,将无损于中国民运的一跟毫毛。
   
   作为文革后,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最早开创者和命名者,本人为规模早已远超苏联东欧总和的中国民主运动,感到骄傲。并且将永远为维护并捍卫它的伟大名誉而奋斗。
   
   是的,中国的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一个沦陷区,已经是一个黑暗污秽的沦陷区。但是,狭义民运圈和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是两回事。这个狭义民运圈,早已不再是中国民运的真正代表。
   
   那些不得不在狭义民运圈中异常艰难的情况下继续奋战的人们,才是中国民主运动真正标志和脊梁。
   
   徐水良
   
   2015-10-25日
   
   附:
   
   以下邮件原标题:中国民运的悲催与可怜
   
   在10/25/201509:41AM,陈卫珍写道:
   
   中国的民运,在今后的历史书写中,将是一个吊诡而讽刺的角色!
   
   中国的民运,将会恰如中共暗暗地感谢日本的侵略,因为是日本的邪恶,成就了中共的厚黑。同理,也是因为中共的厚黑,让丑陋的民运中的绝大部分人暂时显出低劣的存在价值。
   
   中国的民运,将会如中共的遗臭万年,既作为对立也作为陪衬,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嘲讽和污点,载入史册!
   
   我真诚地相信也期待,还是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们,将在历史的星空闪烁,但是他们现在还沉默在人们的视线外。
   
   那些招摇、聒噪,吃着人血馒头的民运之星们有祸了!
   
   赶紧悔改认罪吧!唯一的出路,悔改认罪吧!
   
   
   在2015年10月25日上午9:23,陈卫珍<[email protected]>写道:
   
   徐水良先生,你对基督教的认识,让我感到你是一个糊涂的糟老头!
   
   您对民运圈的认识,让我认为您确实是一个精明的老者!
   
   我为您祷告,希望您把自身中糊涂和精明之间的地带打通。
   
   上帝祝福您!
   
   陈卫珍
   
   ====
   
   在2015年10月25日上午9:15,xushuiliang01徐水良写道:
   
   郭永丰和这个邮件组的人,绝大部分对狭义民运圈很不了解。相当幼稚。
   
   其实,狭义民运圈,比你们想像的还要污秽一百倍,包括被许多人吹捧、被这里的人赞扬的名人,大多数是坏蛋,属于一批最坏的坏蛋。我这一辈子碰到的坏人,尤其是这辈子碰到的那些最坏的坏蛋,绝大多数,百分之八九十以上,是在狭义民运圈中碰到的,尽管我碰到的人成千上万,狭义民运圈的人只占我碰到的很小一部分。
   
   但是,狭义民运圈,又比你们想像赞扬的高尚一百倍。一些人忍受贫穷和痛苦,忍受特线们的造谣诬蔑,忍辱负重,埋头苦干,为中国民主事业奉献自己的生命和一切。
   
   因为,狭义民运圈不是一个统一的阵营。按胡锦涛的说法,中共控制了民运人士的80%以上,提供了民运经费的80%以上。被中共控制的80%,按过去的说法,这些叛徒特务,大多变成流氓无赖,失去做人底线。但是,他们却由有组织的强大的国家力量在支持,被以各种手法,包括唱双簧的手法等大力捧抬和吹捧。
   
   但是,没有受中共控制的另外的百分之十几,他们却是在极其艰难的、可以说是历史上罕见的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坚定不移地坚持着,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在奋斗。但是,他们却被中共强大的国家力量及其在民运中的占绝大多数的特线所打压、封杀,造谣,污蔑。却得不到什么支持。他们是分散的,甚至很难相互支持。
   
   徐水良
   
   2015-10-25日
   
   附:
   
   在10/24/201504:48PM,陈卫珍写道:
   哎,民运,尤其是海外民运,不仅仅成了名利场,还成了淫乱窟。
   
   ====
   
   徐水良写道:
   
   民阵这个事闹得很久了。过去我不介入,近几天顺便讲几句。这里索性再讲两句。
   
   我想,这件事请对于彭小明费良勇及民阵大佬这些书生们,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育。让他们领略什么叫无耻,什么叫颠倒黑白,知道对流氓、对中共特线,是不能用一般规律来衡量的。那众所周知的事情,在特线和流氓的操作下,事情竟然能变成截然相反的样子。今后,他们可以少一点书生气。
   
   十来年前,费良勇反对讲特线问题,反对讲提高警惕,要搞真民运和特线的大融合、大包容,我就知道老费非栽跟斗不可。后来我婉谢老费等几个大佬邀请我参与民阵会议,第一就是我对老费这个思想指导的民阵不看好,而且怕被卷入后来必然的那些纠纷。第二就是民阵捧抬盛雪陈尔晋这些人。
   
   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想彭小明和老费,现在应该对此深有感受了。
   
   有些人拼命为盛雪的狼藉的名声辩护,把事情反过来说成特线污蔑。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民阵大佬们也不必在意,众所周知的事情,不是靠几个特线和几个众所周知的面首,就能完全颠倒的。盛雪和这些人越是这么做,就越是提供你们说清问题的机会。越是让她自己更加名声扫地。
   
   这里对李一平说一句,你搞小圈子策略,我和张国亭等决定帮你,但看你与特线混一起,赶快离开。但我还是很谅解你的,以为你大概不了解民运情况。现在你竟然与盛雪站到一起,你在海外,难道你对盛雪情况,对海外情况,一点都不了解吗?
   
   徐水良
   
   2015-11-17日
   
   在不涉及宗教问题上,陈卫珍女士还是比较理性的。但我要再提醒一句,陈女士你别对民运一概而论。第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不等于中国民主运动。中国民主运动是全中国全民族的空前伟大事业,高尚的事业,它必将取得胜利并将永垂青史。第二、狭义民运圈中划分为非常不同的群体。大体上分为两个阵营。一般说来,人数众多的特线阵营往往污言秽语、非常不理性,因为他们就是要抹黑民运,把民运形象搞得越黑越好。非特线阵营的污言秽语也有,但相对要少很多。第三,盛雪这个人和他做的事情,已经争论许多次了。海外大家了解情况,包括你们认为是匿名的那些人,其实海外大家都知道是谁。包括用图片恶搞的,大家也都清楚那个人是谁。本人也多次严厉批评他恶搞和污言秽语。但除了特线以及与盛雪有特殊关系的,较少故意颠倒黑白曲意偏袒的。因为那样没有市场。因此,每次都有国内完全不了解情况的出来为之辩护,赞美。既然不了解情况,不认识,你辩护什么,赞美什么呀?其实,什么原因?大家都清楚,那就是出来保驾护航的特殊势力。海外不能这样做,一做,名声就没了。只好调国内的出来。当然,我不是说辩护赞美的都是特殊势力,但特殊势力在运作,包括蒙蔽不明真相的人出来说话,是肯定的。所以,连我们民运中了解情况的人们,都很少发言,大家冷眼旁观看各方面的表现,不是没有看法,而是要看某势力如何运作。本人倚老卖老卖老资格偶然出来说几句,事后往往都觉得多余。陈女士你不太了解情况的,我觉得还是少说几句。当然,各方愿意认真争论,那也好。我不反对。
   
   其实,我要表达的是前面几句,后面的话也是多说了。不过,既然写了,也就发吧。
   
   徐水良
   
   2015-11-18
   
   附:
   
   在11/18/201512:28PM,陈卫珍写道:
   网上所写的关于盛雪的各种文章多去了。说句实在话,费良勇和彭小明在字里行间真的还是在极力克制,就这样的文章,却被你们一遍又一遍地喊造谣。如今,本人想站在中立的立场说句最真实的感受,结果罗向阳也表现出那种激烈情绪,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海外民运的某些圈子,究竟是在搞民运还是黑社会帮派?
   
   在2015年11月18日下午12:18,陈卫珍<[email protected]>陈卫珍写道:
   罗向阳:
   
   我能理解你骂人的话不是针对我个人。
   
   不过,既然是中立者,对于一个公众事件的评价,你当允许别人存在与你不一样的认识。而不是用这样一种极端粗暴的方式,来堵上别人的口。我对于自己的真实观点,从一开始就在隐忍,没有表达出来,而是在用我的方式去了解考察。当然我没有兴趣去发邮件询问当事人,这也是我的自由。而你们呢,却在这里张口大骂,充满恶毒。我今天才不得不亮出自己的真实观点,结果你的这种极端激烈的反应,实在是让我怀疑,你怎么可能对一个事件有客观而公正的认识。你的心灵和思维,根本就不在那个状态!
   
   如果你真的愿意为盛雪辩护,你应当去找那些写文章的人,看看他们的认识和观点,然后你把自己的辩护观点写出来,让旁观者信服。而不是用这种方式来对准一个不同意见的旁观者。你这样做,就是把你自己里面的生命状态展现无遗。你所说的道理,究竟有多少说服力就不言自明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