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徐水良文集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巴黎恐袭评论:
   

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才能终止宗教屠杀和战争


   

徐水良


   

2015-11-15日


   
   
   上一次巴黎枪击案发生后,本人立即写了两篇文章《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以后又写了其他一系列论述这个问题的文章。(见附件)
   
   现在恐怖分子发起的恐怖主义战争,毫无疑问是一神教产生后,一神教世界延续三千多年的宗教歧视、迫害、屠杀和战争的继续。东方多神教教和非一神教地区,就没有这种宗教迫害、屠杀和战争。其原因,显然就在于圣经和可兰经诅咒、辱骂并强调的杀异教徒、不信者、教内异端的原教旨教义。而东方多神教却没有这种教义。
   
   一神教极权专制,及其信仰歧视、迫害和屠杀的教义及其传统,为准宗教马列教所继承,马列教从事的恐怖主义及其战争,包括马列教继承一神教搞的国家恐怖主义,包括毛时代以镇压反革命名义屠杀不同政见和不同信仰者,也是这一类性质。
   
   所以,只要一神教、马列教不放弃这种信仰歧视、迫害、屠杀、恐怖主义及战争,人类之间的宗教杀戮、信仰杀戮和战争,就无法停止。
   
   而这一次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对巴黎的屠杀,更加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说明国际社会不可能避开宗教问题。为了消灭恐怖主义,必须呼吁全世界,放弃一神教、马列教迫害和屠杀不同信仰的教义。对于一神教说来,就是放弃圣经和可兰经的原教旨教义。
   
   事实上,欧美基督教国家和地区,已经民主化,实行了政教分离原则。基督教徒,无论是天主教,还是新教,绝大多数基督徒已经放弃了圣经原教旨,成为自由民主的坚定支持者和拥护者。而以色列犹太教,很大程度上追随基督教,使以色列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现在的问题主要在伊斯兰地区。那里的政教合一专制制度和原教旨主义,仍然严重存在。
   
   为了帮助伊斯兰地区、马列教地区放弃思想和信仰专制的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和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制度,为伊斯兰信徒和马列信徒做出榜样,笔者呼吁基督教犹太教,进一步明确宣布放弃圣经迫害、屠杀异教徒、教内异端和不信者等等的教义,进一步宣传政教分离、自由民主普适价值。我相信,采取这写行动,将会产生巨大的榜样作用,对伊斯兰神棍恐怖分子和马列教党棍专制分子,产生巨大的压力。
   
   有的人面对伊斯兰恐怖分子的恐怖主义战争,主张加强基督教犹太教一神教信仰,包括恢复圣经原教旨主义,来对抗伊斯兰恐怖主义。笔者认为,采取这样的策略,就是倒行逆施,就会使国际社会,倒退到中世纪宗教战争和杀戮连绵不绝的时代。
   
   西方世界和文明社会的自由民主,对伊斯兰和马列教地区的广大民众,有巨大的吸引力。文明世界只有依靠自由民主,最大限度地发挥自由民主这个强项,以自由民主为武器对付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才是把世界推向进步,推向前进的正确战略,才是解决原教旨恐怖主义的根本之道,才能帮助伊斯兰信徒和马列信徒,摆脱思想和信仰专制的束缚,站到自由民主文明世界一边,去反对和消灭原教旨神棍的恐怖主义和马列党棍思想信仰专制的类似的恐怖主义。相反,如果用一神教原教旨主义去反对另一种一神教(或者马列教信徒),那只能把这些信徒推到原教旨专制主义一边,并且会造成文明世界一神教原教旨主义专制的复活。
   
   
   附1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徐水良
   
   2015-05-31
   
   
   (此文为一个论坛的讨论文章)
   
   历史发展到今天,三个一神教互相迫害和残杀的历史,应该终结。
   
   三个一神教,先是犹太教产生,搞一神教搞极权专制搞宗教迫害和屠杀。然后是基督教继承犹太教经典,自创一教,被犹太教上层人物认为是歪门邪道,即现在说的邪教,迫害基督教二三百年。然后是基督教反过来迫害犹太教一千六七百年,搞得全欧洲不断迫害和屠杀犹太教。基督教自己,也不断迫害教内异端,用火刑架烧死无数异端和所谓的女巫,其屠杀人数数以千、百万计。
   
   其后,是伊斯兰出来,把前二个一神教视为异端。一手拿可兰经,一手拿剑,强迫前二个一神教,和佛教及其他宗教,信奉伊斯兰。然后是基督教发动十多次十字军东征的大规模宗教战争,屠杀无数伊斯兰教徒,使两教结下了深仇大恨。
   
   为什么只有一神教不断搞宗教迫害、屠杀和战争,东方宗教除了极个别例外,却没有宗教迫害、屠杀和战争?
   
   希望一神教信徒自己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不要老是责怪别的一神教迫害、屠杀。不要老是习惯于攻击他人,包括不断单方面攻击与世无争,甚至被一神教迫害、屠杀、攻击后,迄今不做回击的佛教。难道责任都在别人?
   
   实际上,几个一神教之间和自己内部的迫害和屠杀、以及对其他非一神教宗教的单方面攻击,都是出于一神教搞宗教仇恨,歧视、迫害和屠杀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教义,怪不得别人。如果一神教不取消这种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原教旨主义,那么,互相之间的冲突和屠杀,就无法停止。
   
   这些年,当然是伊斯兰恐怖主义攻击全世界,但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不在于用一个一神教去消灭另一个一神教,而在于三个一神教都要放弃搞宗教歧视、迫害和屠杀的原教旨教义。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力量,都要尽可能强迫一神教放弃执行这种歧视、迫害和屠杀的原教旨教义。
   
   只有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治本,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附2: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徐水良
   
   2015-5-30日
   
   (以下是在一个邮件组中的讨论之一)
   
   陈卫珍女士/先生的讨论还是比较理性的。
   
   但是,民主力量坚定不移地批判马列教,一神教,是中国和世界历史的需要。全世界用武力打击ISIS,那是治标;我们在思想战线上配合,批判一神教极权专制的教义,根除ISIS式的原教旨主义,那是治本。我们是从这个战略高度看问题的。所以,对这些问题,不是意气之争,而是历史大战略的必须。
   
   新教与自由民主正相关的说法,最多只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说辞,没有事实根据。我例举的事实,却是证据确凿的很大的历史事实。
   
   事实上,连罗列似是而非小事实的马克斯.韦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也是只有似是而非的小事实,恰恰是从根本上违反众所周知的确凿的历史大事实的。
   
   顺便说一下,有人拿出杨小楷先生的文章来为他们自己的观点辩护。但杨小楷先生受一时潮流所迷,写的一些错误东西,不能作为依据。杨小楷其实是一个非常愿意纠正自己失误的人。我与他有过一些通信,并发表过他的一些文章。我曾经批评他受告别革命论影响等一些观点,他就很快纠正,后来就不再反对革命。
   
   新教,宗教改革,确实是因为旧教的腐败而引起。但极权专制信仰的“改革”,往往不是抛弃原教旨,而是更加原教旨。新教比天主教更原教旨。
   
   原教旨这个名词,就来自美国基督教福音派,后来才应用于伊斯兰和其他宗教。原教旨主义,有时也翻译成基本教义派,基要派,基要主义。
   
   而中国这些年的新入教的新教徒,绝大部分都是福音派原教旨主义,比美国福音派更加原教旨主义。这就不能不引起中国真民运人士的警觉。
   
   我现在没有时间来详细说明你提出的所有问题。只能附几篇我的文章,代作说明。不过,这里解释一下,中国,历史上有民族和政治战争及其屠杀,但没有宗教战争及其屠杀。中国历来是多元文化,儒释道并存,没有宗教屠杀和战争。只有在马列教一神教传入中国以后,才有马列教一神教发起的宗教战争和屠杀。例如实行基督教共产主义的太平天国的宗教战争和特大规模的屠杀,陕甘回乱的大规模屠杀等等,马列教共产战争和屠杀等等。对于马列教一神教,他们是宗教、准宗教战争。但对于非信徒的中国人,不过是自卫,没有宗教意味。正像陳寅恪说的,佛教等宗教能够融入中国社会,但一神教却无法融入中国社会,原因就在这里,一神教偏狭的一元化(一教专制、一党专制)专制文化,无法与传统多元自由的传统文化相融合,而必须像洪秀全一神教文化和毛泽东马列教文化那样,依靠暴力,通过彻底毁灭中国传统文化,才能建立一神教马列教的一统天下。原因就在这里。
   
   
   附3: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徐水良
   
   2015-01-07
   
   
   巴黎枪击事件再一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过去国际社会一再迴避此类问题,不敢批评三个一神教极权教义,就必然无法解决宗教恐怖主义问题和宗教冲突及战争问题。
   
   有网友说到“西方世界束手无策,要让中共来处理,恐怕很容易。”同时说到利用一神教内部矛盾狗咬狗的问题。
   
   我的看法,中共是以国家恐怖主义对宗教恐怖主义。以恐怖对恐怖,以野蛮对野蛮,从野蛮治标的意义看来,暂时当然有效。
   
   但人类历史是前进的,是不断从野蛮走向文明的。所以,国际文明社会,以文明对野蛮,甚至像许多左派那样,实行双重标准,要求自由世界极端文明,却允许伊教野蛮恐怖,那必然会增加文明社会的大量困难。
   
   如果自由世界要坚持用文明对付野蛮,那唯一办法,就是正视和批判一神教野蛮教义,把信奉野蛮教义的信徒从被野蛮束缚中解放出来,那时,你才能以绝大多数人的文明去对付极少数人的野蛮。
   
   否则,你面对大量受野蛮束缚的人群,却坚持使用文明手段,那就非常艰难。
   
   如果伊教原教旨主义势力继续强化,人类不得不用野蛮对野蛮,恐怖对恐怖,那时,文明社会使用现代化武器,以恐怖手段对付非常落后的野蛮恐怖阵营,就比现在容易得多,但是,这却是人类历史的悲剧。
   
   如果全世界不正视一神教极权教义问题,就无法帮助被野蛮教义束缚的广大一神教信众,就难以坚持用文明对付野蛮。那就很可能最终不得不采取以恐怖对恐怖,以野蛮对野蛮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历史的悲剧就难以避免。
   
   一神教和马列教的特点,都是非常偏狭和专制,容不得不同意见,因此,不同的一神教之间,每个一神教的内部,都是互相矛盾,派别林立,斗得你死我活,势不两立,冲突、迫害、屠杀和战争不断。利用一神教内部矛盾和冲突,减轻其对文明世界的压力,是文明世界一直在做的事情。没有这些矛盾,它们对文明世界的压力就会大大增加,甚至会使文明世界处于危险之中。
   
   但是,这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的看法:要解决根本问题,必须批判一神教极权教义,帮助受极权教义束缚的民众摆脱束缚,这才是根本办法。
   
   不过,这里有个问题,就是由基督教,犹太教信徒来批判伊教,不仅不能解决问题,相反会挑起和加剧宗教冲突。因此,最好的甚至有时候可能是唯一的好办法,就是犹太教和基督教地区,自己批判自己的极权教义,为伊教民众做宗教改革的榜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