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徐水良文集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邮件组讨论: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是恐怖主义神棍和中共党棍


   

徐水良


   

2015-11-14日


   
   
   我前面用那样的口气讲熊焱,正是因为我与熊焱是老朋友。
   
   我当然非常赞成在爱的气氛里讨论理论问题。
   
   我们原来是非常同情基督教,并且全力为基督教信仰自由,为基督徒信仰自由而奋斗的人。本人的网刊《网路文摘》,曾经发表了许多维护基督教信仰自由,抗议中共侵犯基督教信仰 自由的文章。发表过我在北京等各地的基督教朋友,如徐永海等等的不少文章,包括关于基督信仰、为基督教信仰自由呼吁的文章。
   
   但是,正是愚蠢好斗富于攻击性的原教旨基督教神棍,把我们逼迫到不得不站到一神教神棍的对立面,而去维护自由民主事业的利益。
   
   基督教神棍令人震惊的攻击性和好斗特点,他们不断毫无道理地攻击其他信仰,毫无道理地不断攻击与世无争的佛教。而佛教从来不攻击基督教,对基督教毫无道理的不断攻击,迄今他们都没有作过什么回击。倒是我们这些外人,替佛教抱不平。尤其是,基督教神棍不断攻击儒释道,用最恶毒的语言和词汇,不断攻击中国传统文化、历史上的传统信仰和全体中国人,说中国人和中国传统文化,不信上帝(其实,这个上帝、天帝,还是中国多神教主神,与犹太部落神耶和华没有关系,犹太部落神耶和华不用中国上帝、天帝名字),说中国人和中国传统文化是垃圾,是劣等人种,不配自由民主。甚至有不少神棍在网路上不断宣传杀中国人,说中国人该杀,只配被屠杀。说中国的问题不是中共及马列教的问题,而是不信基督教的问题。不断转移方向要把反中共的斗争的大方向,变成反其他信仰的斗争。企图以此在中国搞“国度性福音化”。
   
   本来,在自由民主国家,基督教徒绝大多数已经放弃原教旨主义,已经成为自由民主的坚定支持者。但不幸,中国的很多神棍,恰恰是通过圣经学基督教,结果,往往学成郭永丰,张洵这样非常偏执、偏狭的圣经原教旨主义者。尤其是张洵这样污言秽语,没有教养,不断攻击辱骂有不同意见的人。这种情况和做法,就理所当然地把我们逼成一神教的对立面。而我们为了维护我们的民主事业,也不得不奋起坚决反对这些一神教原教旨主义神棍。
   
   本来,一些年中,很多中国人改信基督教。但这些年,随着这些原教旨基督教神棍偏执、偏狭、好斗、没有教养、污言秽语的仇恨和攻击,随着基督教神棍的这一类令人震惊的表现,让中国人震惊和惊醒,越来越引起包括我们这些原来强烈支持和维护基督教信仰自由的人们的反感,这些原教旨一神教神棍,越来越不得人心,原因就在这里。
   
   徐水良
   
   2015-11-14日
   
   
   ====
   
   要在爱的气氛里谈宗教!
   熊焱
   
   Sent from my iPhone
   
   On Nov 14, 2015, at 1:04 PM, Yan Xiong <[email protected]> wrote:
   大家好 朋友们好!
   今天周六 我一早起来 电邮中出现 Eric 的一篇小文 比较布鲁诺与方孝孺 我觉得不错。坐在床上 写了句 "谢谢 Eric 在这篇文章里把这个具体的问题讲得如此具体清楚!
    
   熊焱"
   
   引来老徐如此抱怨“Re: 我的祖国我建设 Re: 熊焱竟然会如此赞扬满口污言秽语的东西”
   
   我有点认真 我错在哪里呢?
   于是再读Eric 的原文 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原来 Eric文章 结尾处 有“心歪眼瞎的徐人渣,真是无可救药!” 我刚读到 吓我一跳。我不用这种词的。争论是双方的。我突然冒出一句谢谢 给其中一方当然另一方反感。老徐每文几乎有神棍一词,我很少入对号入座 因为老徐是我熟悉多年的朋友。
   
   结论:争论的确不易!
   换一种方式谈宗教吧!
   
   专复!
   敬礼!
   
   熊焱
   
   334 648 4245
   
   ====
   
   我们的主要敌人是原教旨恐怖主义神棍和中共党棍
   
   说穿了,我们批评一神教极权专制的原教旨教义,主要不是要攻击取消基督教,绝大部分基督教信徒,都已经摆脱原教旨主义,已经是自由民主的信奉者和坚定不移的支持者。而是要对付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一神教恐怖主义神棍、主要是伊斯兰恐怖分子,以及马列党棍。
   
   苏东共产主义崩溃以后,全世界本来已经把矛头集中指向中共马列共产主义。但是,本世纪初开始,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恐怖攻击,却改变了全世界的斗争方向,自由世界不得不一定程度与中共结盟,对付恐怖主义,恐怖主义一定程度上挽救了中共。
   
   而只有认识一神教原教旨的问题,包括基督教原教旨的错误,为伊斯兰世界做出榜样,才能让西方自由民主阵营,放下自己的包袱,去集中精力,真正有效地对付恐怖主义,并且抽出精力,对付未来更大的、真正危险的敌人中共马列教阵营。
   
   真正了解世界事务又主张自由民主的神职人员,一定要清新认识这一点。
   
   徐水良
   
   2015-11-15日
   
   ====
   
   在 11/14/2015 11:48 AM, xushuiliang01 写道:
   
   熊焱:
   
   我无法理解你竟然会去赞扬这样的人,这样的东西。
   
   骂我,无所谓,我已经被特务线人骂得铺天盖地了。但他污言秽语骂民运,骂于老先生,你竟然连一个字的谴责也没有。不知道你的做人和评判标准准是什么?
   
   徐水良
   
   2015-11-14日
   
   ====
   
   在 11/14/2015 11:42 AM, 'Yan Xiong' via 我的祖国我建设 写道:
   
   老徐好!
   请一个字一个字的读我写的这句简短电邮! 其中有两个 这 字  两个具体 字
   深谢!
   
   ====
   
   原来这个Eric Zhang“张弟兄”的污言秽语真够“心平气和”“摆事实讲道理”的,别人没有污言秽语摆事实讲道理就绝对是不“心平气和”,而是不讲道理!
   徐水良
   2015-11-14日
   
   ====
   
   在 11/14/2015 11:12 AM, 陈卫珍 写道:
   
   张弟兄,我感到你就这样心平气和地摆事实讲道理,就很好。我知道你为着主的真道心里火热,但是弟兄真的不要着急,神的荣耀就在那里摆着,不会因为我们竭力 辩解就多一点,也不会因为有人还没有看见,就少一点。基督信仰的真理斩钉截铁,没有转动的影儿,不会因为有人还没有认识到就少一点,也不会因为我们火热护 教就多一点,关键是我们在爱心中把真实的信心和认识摆出来,别人转变观念了,那是他们受祝福,荣耀归给神。假如别人不能转变观念,我们为他们祷告,他们依 然不接受,那么这祷告和传播真理的福分,神就归到我们自己头上。
   
   但这次对于徐水良先生对于于浩成先生所表达的感情,你这样给予论断不合适。
   
   因着政见或者信仰认识的不同,从而对对方情感领域尤其是别人内心中美好感情领地的侵犯,是一种粗暴。不合信徒的体统。
   
   另外,对于中共体制内的一些学者,我们也不能全部一棍子打死。只要不是带着邪恶的以贪图名利为目的而甘愿做帮凶的,我们都要客观地来认识和评价。
   
   另外,死者为大。本着基督徒的怜悯和温柔,我还是愿意为他的家人和亲友祷告祝福,并致死者以深深的敬意,在我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得出他
   ​是一个大奸大恶之人的时候,即便事实上他是。
   
   这是本人非常真实的一些想法,如有得罪弟兄,请在主里赦免饶恕。
   
   在这里我也向徐水良先生道歉,为我们的弟兄对他言语上的冲撞。同时请相信,张弟兄不是有意的。
   
   希望大家冷静辩论,不要在血气里争执。这样只能让我们共同的对手拍手称快!
   
   愿上帝祝福各位!
   
   ====
   
   熊焱竟然会如此赞扬满口污言秽语的东西
   
   熊焱竟然会如此赞扬满口污言秽语骂人渣,骂民运,骂于浩成老先生,骂与他信仰不同的人的Eric Zhang,那种信口胡说八道的污言秽语的东西。
   
   看来人一旦信了一神教,脑袋里除了崇拜屠杀人类的邪神恶神以外,完全失去常人的判断和标准了。
   
   中国确实有灭九族甚至十族的历史,但那是政治专制的罪恶,与东方宗教没有关系。而且恰恰是违反佛教道教等提倡慈悲、反对杀生的教义的。并且那仍然是单纯政治专制,不是极权专制。中国文化历来是多元文化,没有一元化极权专制崇拜杀人狂恶神邪神及其教义的传统。西方历史上,包括圣经记载的屠杀,种族灭绝,宗教屠杀,非常恐怖。绝对不比中国的政治屠杀逊色。更何况西方同样也有政治屠杀。这类宗教屠杀和战争,特大规模的种族屠杀,中国传统中没有的。中国人,总是被一神教屠杀。
   
   而且,明朝皇室和不少开国元勋是回教穆斯林,明朝皇室灭十族等特别残酷的刑法,来自西方一神教回教和明教传统。与本土宗教没有关系。
   
   徐水良
   
   2015-11-14日
   
   ====
   
   在 11/14/2015 10:42 AM, Eric Zhang 写道:
   呵呵,徐人渣的真实面目露出来了:他最尊敬的人,就是给共党做帮凶所谓的“革命老人”。
   
   所以,徐人渣本质上和共产党是一丘之貉。难怪天天对基督教信仰狂吠,撒旦的工具、毒蛇的种类。
   
   ====
   
   沉痛哀悼于老先生!
   
   于老与许良英等老先生一样,是我最尊敬的前辈之一。
   
   徐水良
   
   2015-11-14日
   
   ====
   
   在 11/14/2015 09:51 AM, 'Yan Xiong' via 我的祖国我建设 写道:
    谢谢 Eric 在这篇文章里把这个具体的问题讲得如此具体清楚!
   
    熊焱
   
    Sent from my iPhone
   
   ====
   
    On Nov 13, 2015, at 7:58 PM, Eric Zhang    
   布鲁诺与方孝孺
   
   有人说基督教中世纪非常野蛮、残酷,活活烧死了布鲁诺。那我们就比比看,到底是基督教世界野蛮残酷,还是无神论/多神论的天朝野蛮残酷:
   
   在某个宗教裁判所,除非你反对上帝行邪术 – 比如,布鲁诺(是行邪术被处死,而不是共党教科书所说,为宣传日心论而被处死),否则是不可能被处死的,哪怕你对教皇破口大骂。而且,是否反对上帝,要当 时的多数人,经过严格程序判定。相比之下啊,在天朝,你写错一个字,而且是一个人认定你写错了,就可以处死。能比么?
   
   在某宗教裁判所,如果你犯了死罪,就处死你本人。在天朝,不仅处死你,你的所有弟兄姐妹、两方父母、叔亲表亲、老师学生,连认识你的人,登门拜访过你的朋友,共计870多人,都要处死。能比么?
   
   某宗教裁判所500年前就歇业了,因为那里的人觉得这样做是错的。天朝30年前还在批量处决反革命,看看张志新、林昭是怎么死的吧。能比么?
   
   不能比,但有一点,母猪都能够看清楚:谁野蛮?谁文明?这是问题的关键。历史事实给出的,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证明了有些人总是试图证明大便比米饭好吃的愚蠢和狂妄。
   
   另外一个问题:方孝孺为什么被处死?是因为他指责朱棣篡位。凭什么说朱棣篡位,是根据儒家的价值观与道德标准。方拒写诏书,朱棣问:“你就不怕我诛你九 族?”方投笔于地,反问:“诛十族又怎样?”如果这不是出于对儒家道统的信仰被杀,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出名?为了赚保险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