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徐水良声明]
徐水良文集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声明


2013-11-13日


   
   
   曾节明再次以污秽语言传播谣言造谣说,刚有宁沪方面民运人士揭你八十年代因盗窃糖浆坐的牢。

   
   这个江系曾家军小特,真是绝对的愚蠢,竟然传播上海国保漫天造谣的低档谣言,进一步使自己已经扫地的信用,进一步扫地以尽。
   
   这些谣言,稍稍用些脑子,就知道是假的信口开河捏造的。如果能够稍微查一查,那就更清楚这是谣言。看来你与小学没毕业的陈尔晋一样的愚蠢。
   
   这些上海国保的人,大概包括对你造谣的那个人。老实说,我早就基本判断那个与你一起的上海国保海外线人是谁了。这些上海国保线人,他们长年累月,从国内,到海外博讯等没有严格管理的网站匿名或冒名漫天造谣。这些谣言的内容,完全暴露他们是上海国保流氓特务。除了上海国保到南京收集本人资料的特务,其他特务,不可能知道借以凭空造谣的许多情况,同时也不可能是南京本地国保,连最基本的我厂情况都搞错,南京国保也没有上海滩流氓上海国保那么下流,什么都是信口就造谣。因此只能是上海国保。从正义党捏造虹桥机场特务案,到上海国保特务以王雍罡名义漫天造谣,并且把他们的造谣发到洛杉矶等地专门与上海国保打交道,别人包括王雍罡在内,全部不知道的邮箱中去,及到现在这些更加是漫天捏造的谣言,造谣者都是上海国保及其线人。他们在我面前按他们自己了解的错误百出的基本情况漫天造谣,等于明白告诉我他们上海国保特务。
   
   我已经向博讯多次声明,博讯必须解决上海国保特务长年累月在博讯漫天造谣这个问题,否则博讯必须承担连带责任。借这个机会,我再次向博讯声明,希望他们用关闭本人博客跟帖功能或删除造谣谣言跟帖等等方式,解决这个长年累月漫天造谣的问题,否则必须承担法律责任。这里也同时声明,你曾节明和陈尔晋大骗子等等,在本人一再声明那是漫天造谣的情况下,还要不断传谣,也必须承担连带责任。本人将在条件成熟时,采取适当行动。
   
   上面也代作本人声明。
   
   徐水良
   
   2015-11-13日
   
   
   附1:
   
   这上海国保招聘的,大多是上海滩流氓。他们什么谣都造。漫天造谣。网上对民运人士的谣言,百分之九十是他们上海国保捏造。他们已经造了我无数谣言。例如上海虹桥机场谣言,我已经驳斥许多次,有王有才文章证明我所言属实的证词,但陈泱潮还在继续造这个谣。又如,他们造谣说我在农村从来不问政治、及到79年才去世的父亲是造反派头头,文革这武斗中被打死。又如说我是不是因为搞民主,而是因为偷厂里糖浆进监狱,实际上我们厂有糖浆是58年后困难时期,我进厂是1969年,厂里早已没有糖浆。我把我的起诉书判决书拿出来,他们就又造别的谣言。往往信口造谣,大量造谣。这些乱造谣言的上海国保为了诬陷,显然还到我厂去过。这类谣言,非常多、非常多。这个9万8千美元谣言,又是造新的虹桥机场谣言,是非常可笑的谣言,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除了特务,都不会相信。
   
   ——摘自徐水良谈陈尔晋并答王宁信2010-10-27日
   
   附2: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跟贴修改)
   
   徐水良
   
   2014-12-7
   
   所跟帖:踏并:管中窥豹:赣区网信办信箱曝光五毛运作机制
   
   作者:徐水良:中共几百上千万海内外五毛线人伪公知伪民运,把中文网站全部变成战场,凡是稍带政治性的网站,全部变成五毛造谣撒谎欺骗攻击诬蔑洗脑、而网民不得不反击的战场。这就是中文论坛只有论战战场,没有正常讨论的原因。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刘因全:有位著名的老美律师告诉我,可以起诉这些网站和在这些网站上造谣诽谤的共特,他可以不收头款,等打完官司拿到赔款后,再和律师分成。我看可行。我正在收集这些共特的诽谤贴,准备干他一下。看来,只有用法律武器了。这些共特,太嚣张了。公然造谣!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不会收敛!
   
   徐水良:共特主要武器是漫天造谣,他们是世界历史上空前无耻一群流氓无赖。
   
   这些特务无所不用其极的造谣,客观上是要把任何有良心的人,都逼上以极端手段来对付中共及其特务的道路。
   
   中共特务,什么谣都造,政治谣诬蔑不了,就漫天造你私生活的谣。还漫天造你全家的谣。什么都能凭空捏造。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下流的一批垃圾。这种垃圾,即使未来中国人仇恨共产党把他们全部消灭了,也不值得同情。中国未来要提升全民道德,就必须以最严厉的法律来惩处这批垃圾。这批最无耻的垃圾。只有几十个最多几百个人,所以惩罚处理这批人,既是社会的绝对必须,而且牵涉面也不会很大。
   
   但是,现在在美国,如何对付这批人漫天造谣,有相当难度。我找过相关部门,看来美国法律在这方面相当缺乏。
   
   而起诉网站,也无法惩治共特,让网站做替罪羊而已。即使以民事诉讼起诉共特,也无法以刑事罪惩罚共特。而且我们也很缺乏诉讼费用。
   
   看来只有大家努力,打倒中共,然后依靠揭披露发共特材料,在全世界发起一个历史上最大的反共运动,才能惩治中共特务。
   
   现在这批中共特务,以为他们可以任意造谣不受惩罚,因为人们无法肯定他们是谁,而且他们有中共保护。但是,实际上,只要中共一倒,即使中共把机密材料都烧了,但人都在,利用法律强制手段,用不了花多少力气,就可以很快搞得清清楚楚。未来民主政府,也不妨制定专门法律,来惩治这批人类历史上空前下流的垃圾。
   
   而且,这类漫天造谣的特务,主要集中在上海国保及其下属特务中,(过去向海外外派特务,华东和南方的特务,属于上海管),未来民主政府查起来,应该没有什么困难。上海国保,集中了上海滩流氓,专门以造谣手段对付民运,制造了对付民运的谣言的绝大部分。尤其是那些无中生有漫天空口造谣的谣言,几乎全部是上海国保及其下属特务制造的。像上海国保这样下流的国家机构,整个人类历史上也没发现过。
   
   刘因全:起诉网站和造谣的共特本人,把他们从经济上搞垮,也是可行的。
   
   徐水良:不大可能,他们的背后是中共,财力强大。反而可能打击非中共网站。
   
   徐水良:中共全力动员海内外五毛为香港维稳。大陆五毛赴香港维稳(图)为香港维稳,是五毛,尤其是海外五毛,这段时间的中心任务。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23110
   
   附3: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公检法文件
   
                徐水良
   
               2009-9-25日
   
   
   多年来,上海公安国保以他们小偷无赖半文盲线人王雍罡的名义(并用第一共和等许多笔名),漫天捏造了大量谣言,大多在每天上海时间早上8至11点、芬兰时间凌晨2至5点王雍罡呼呼大睡时,到互联网上张贴,并且加上一些只有上海公安国保知道的邮址,大量向国内外散发。
   
   近一年,他们先是以王雍罡名义,漫天捏造本人坐牢不是因为政治原因,时间也不是1981年而是1983年,等等。我公布我第二次坐牢起诉书,判决书等等,一下子揭穿他们的谣言,他们不得不沉寂了几个月。
   
   这段时间,他们又以南京制药厂厂长吕建中的名义,漫天捏造许多谣言。他们到南京去一次,连吕建中和本人最基本的情况也没有搞清楚,就以吕建中名义造谣说我第一次坐牢是因为像王雍罡一样做小偷,偷厂里的糖浆,说文革期间我是南京市革委会成员,谩骂打倒南京和药厂许多人,还逼死人命。连我文革期间在老家浙江,还没有分配到南京制药厂没到过南京这种能基本情况也不知道,就要我在南京搞文革担任市革委会成员,逼死人命了。而且为了造谣,现在连伪装王雍罡也顾不得装得像了。要远在芬兰,声称从未回国,也从来不熟悉南京情况,从不认识吕建中的王雍罡,来公布冒充南京制药厂现任厂长吕建中名义制造的谣言了。上海国保的这种漫天造谣,依据他们自己到南京后非常粗糙的情况,来漫天制造谣言,还用远在芬兰的王雍罡名义公布,除了一次再次证明王雍罡上海国保线人身份以外,恐怕不会有其它结果。
   
   为了揭穿近来上海国保以王雍罡名义造的低级的谣言,这里特再次将本人第一第二次入狱后的公检法文件公布于众,包括第一次入狱南京市公安局平反决定书,和第二次入狱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这些文件已经清楚表明笔者入狱是政治原因,揭穿他们的低档谣言。以后有机会,我可能将这些文件原件扫描影印张贴。
   
   关于王雍罡的故事,包括当小偷偷厂里羊毛衫被公安抓捕,然后充当公安线人的故事,见后面附件。
   
   
             南京市公安局平反决定书
   
                  公办字(79)第5号
   
     徐水良同志,一九九五年先后向《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等单位投寄信件及书写油印材料等18份,于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拘留,一九七八年四十七日转逮捕。经复查,徐水良同志所寄的信件及油印材料的主要内容,是反对林彪、“四人帮”的。对待徐水良同志的言论,作为“恶毒攻击”性质的问题处理予以拘捕是错误的。根据“有错必纠”的精神,决定无罪释放,予以平反,恢复名誉,销毁关押期间的所有材料,补发工资,回原单位分配工作。
   
                  一九七九年元月十六日
   
                  南京市公安局(公章)
   
   [徐水良按]因原来贴大字报属合法行动,写平反决定时邓小平也刚刚发表讲话肯定“四大”,因此平反决定未提及74、75两年我张贴大字报。实际上,南京人都知道我被捕是因为张贴大字报,省委工作队进南京制药厂对我进行批判又无法驳倒我,于是设法将我关入监狱。后来平反大会也讲了这个原因。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81)宁检二字1293号
   
     被告人徐水良,男,37岁,浙江省富阳县人,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南京制药厂技术员,家住本市光华东街18号。
   
     被告人徐水良反革命一案,经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本院审查起诉。现查明:
   
     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至一九八一年期间,积极与北京的徐文立、广州的王希哲(均因反革命罪在当地被捕)等人进行串连,从事反革命活动。一九八0年十月,被告人徐水良应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刊登出由其书写的《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过程》一文,以及为此文所加的《作者按》。在《作者按》中以批判苏联为名,对毛泽东同志、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攻击,借以进行反革命煽动。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一年三月,叫于卫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叫姚玉琪邮寄给王希哲和青岛的孙维邦(因反革命罪已捕)各100份。在此期间,被告人徐水良还书写了反动文章《中国的民主运动》和《革命的四项原则》,诬蔑我国社会制度,妄图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