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徐水良声明]
徐水良文集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声明


2013-11-13日


   
   
   曾节明再次以污秽语言传播谣言造谣说,刚有宁沪方面民运人士揭你八十年代因盗窃糖浆坐的牢。

   
   这个江系曾家军小特,真是绝对的愚蠢,竟然传播上海国保漫天造谣的低档谣言,进一步使自己已经扫地的信用,进一步扫地以尽。
   
   这些谣言,稍稍用些脑子,就知道是假的信口开河捏造的。如果能够稍微查一查,那就更清楚这是谣言。看来你与小学没毕业的陈尔晋一样的愚蠢。
   
   这些上海国保的人,大概包括对你造谣的那个人。老实说,我早就基本判断那个与你一起的上海国保海外线人是谁了。这些上海国保线人,他们长年累月,从国内,到海外博讯等没有严格管理的网站匿名或冒名漫天造谣。这些谣言的内容,完全暴露他们是上海国保流氓特务。除了上海国保到南京收集本人资料的特务,其他特务,不可能知道借以凭空造谣的许多情况,同时也不可能是南京本地国保,连最基本的我厂情况都搞错,南京国保也没有上海滩流氓上海国保那么下流,什么都是信口就造谣。因此只能是上海国保。从正义党捏造虹桥机场特务案,到上海国保特务以王雍罡名义漫天造谣,并且把他们的造谣发到洛杉矶等地专门与上海国保打交道,别人包括王雍罡在内,全部不知道的邮箱中去,及到现在这些更加是漫天捏造的谣言,造谣者都是上海国保及其线人。他们在我面前按他们自己了解的错误百出的基本情况漫天造谣,等于明白告诉我他们上海国保特务。
   
   我已经向博讯多次声明,博讯必须解决上海国保特务长年累月在博讯漫天造谣这个问题,否则博讯必须承担连带责任。借这个机会,我再次向博讯声明,希望他们用关闭本人博客跟帖功能或删除造谣谣言跟帖等等方式,解决这个长年累月漫天造谣的问题,否则必须承担法律责任。这里也同时声明,你曾节明和陈尔晋大骗子等等,在本人一再声明那是漫天造谣的情况下,还要不断传谣,也必须承担连带责任。本人将在条件成熟时,采取适当行动。
   
   上面也代作本人声明。
   
   徐水良
   
   2015-11-13日
   
   
   附1:
   
   这上海国保招聘的,大多是上海滩流氓。他们什么谣都造。漫天造谣。网上对民运人士的谣言,百分之九十是他们上海国保捏造。他们已经造了我无数谣言。例如上海虹桥机场谣言,我已经驳斥许多次,有王有才文章证明我所言属实的证词,但陈泱潮还在继续造这个谣。又如,他们造谣说我在农村从来不问政治、及到79年才去世的父亲是造反派头头,文革这武斗中被打死。又如说我是不是因为搞民主,而是因为偷厂里糖浆进监狱,实际上我们厂有糖浆是58年后困难时期,我进厂是1969年,厂里早已没有糖浆。我把我的起诉书判决书拿出来,他们就又造别的谣言。往往信口造谣,大量造谣。这些乱造谣言的上海国保为了诬陷,显然还到我厂去过。这类谣言,非常多、非常多。这个9万8千美元谣言,又是造新的虹桥机场谣言,是非常可笑的谣言,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除了特务,都不会相信。
   
   ——摘自徐水良谈陈尔晋并答王宁信2010-10-27日
   
   附2: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跟贴修改)
   
   徐水良
   
   2014-12-7
   
   所跟帖:踏并:管中窥豹:赣区网信办信箱曝光五毛运作机制
   
   作者:徐水良:中共几百上千万海内外五毛线人伪公知伪民运,把中文网站全部变成战场,凡是稍带政治性的网站,全部变成五毛造谣撒谎欺骗攻击诬蔑洗脑、而网民不得不反击的战场。这就是中文论坛只有论战战场,没有正常讨论的原因。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刘因全:有位著名的老美律师告诉我,可以起诉这些网站和在这些网站上造谣诽谤的共特,他可以不收头款,等打完官司拿到赔款后,再和律师分成。我看可行。我正在收集这些共特的诽谤贴,准备干他一下。看来,只有用法律武器了。这些共特,太嚣张了。公然造谣!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不会收敛!
   
   徐水良:共特主要武器是漫天造谣,他们是世界历史上空前无耻一群流氓无赖。
   
   这些特务无所不用其极的造谣,客观上是要把任何有良心的人,都逼上以极端手段来对付中共及其特务的道路。
   
   中共特务,什么谣都造,政治谣诬蔑不了,就漫天造你私生活的谣。还漫天造你全家的谣。什么都能凭空捏造。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下流的一批垃圾。这种垃圾,即使未来中国人仇恨共产党把他们全部消灭了,也不值得同情。中国未来要提升全民道德,就必须以最严厉的法律来惩处这批垃圾。这批最无耻的垃圾。只有几十个最多几百个人,所以惩罚处理这批人,既是社会的绝对必须,而且牵涉面也不会很大。
   
   但是,现在在美国,如何对付这批人漫天造谣,有相当难度。我找过相关部门,看来美国法律在这方面相当缺乏。
   
   而起诉网站,也无法惩治共特,让网站做替罪羊而已。即使以民事诉讼起诉共特,也无法以刑事罪惩罚共特。而且我们也很缺乏诉讼费用。
   
   看来只有大家努力,打倒中共,然后依靠揭披露发共特材料,在全世界发起一个历史上最大的反共运动,才能惩治中共特务。
   
   现在这批中共特务,以为他们可以任意造谣不受惩罚,因为人们无法肯定他们是谁,而且他们有中共保护。但是,实际上,只要中共一倒,即使中共把机密材料都烧了,但人都在,利用法律强制手段,用不了花多少力气,就可以很快搞得清清楚楚。未来民主政府,也不妨制定专门法律,来惩治这批人类历史上空前下流的垃圾。
   
   而且,这类漫天造谣的特务,主要集中在上海国保及其下属特务中,(过去向海外外派特务,华东和南方的特务,属于上海管),未来民主政府查起来,应该没有什么困难。上海国保,集中了上海滩流氓,专门以造谣手段对付民运,制造了对付民运的谣言的绝大部分。尤其是那些无中生有漫天空口造谣的谣言,几乎全部是上海国保及其下属特务制造的。像上海国保这样下流的国家机构,整个人类历史上也没发现过。
   
   刘因全:起诉网站和造谣的共特本人,把他们从经济上搞垮,也是可行的。
   
   徐水良:不大可能,他们的背后是中共,财力强大。反而可能打击非中共网站。
   
   徐水良:中共全力动员海内外五毛为香港维稳。大陆五毛赴香港维稳(图)为香港维稳,是五毛,尤其是海外五毛,这段时间的中心任务。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23110
   
   附3: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公检法文件
   
                徐水良
   
               2009-9-25日
   
   
   多年来,上海公安国保以他们小偷无赖半文盲线人王雍罡的名义(并用第一共和等许多笔名),漫天捏造了大量谣言,大多在每天上海时间早上8至11点、芬兰时间凌晨2至5点王雍罡呼呼大睡时,到互联网上张贴,并且加上一些只有上海公安国保知道的邮址,大量向国内外散发。
   
   近一年,他们先是以王雍罡名义,漫天捏造本人坐牢不是因为政治原因,时间也不是1981年而是1983年,等等。我公布我第二次坐牢起诉书,判决书等等,一下子揭穿他们的谣言,他们不得不沉寂了几个月。
   
   这段时间,他们又以南京制药厂厂长吕建中的名义,漫天捏造许多谣言。他们到南京去一次,连吕建中和本人最基本的情况也没有搞清楚,就以吕建中名义造谣说我第一次坐牢是因为像王雍罡一样做小偷,偷厂里的糖浆,说文革期间我是南京市革委会成员,谩骂打倒南京和药厂许多人,还逼死人命。连我文革期间在老家浙江,还没有分配到南京制药厂没到过南京这种能基本情况也不知道,就要我在南京搞文革担任市革委会成员,逼死人命了。而且为了造谣,现在连伪装王雍罡也顾不得装得像了。要远在芬兰,声称从未回国,也从来不熟悉南京情况,从不认识吕建中的王雍罡,来公布冒充南京制药厂现任厂长吕建中名义制造的谣言了。上海国保的这种漫天造谣,依据他们自己到南京后非常粗糙的情况,来漫天制造谣言,还用远在芬兰的王雍罡名义公布,除了一次再次证明王雍罡上海国保线人身份以外,恐怕不会有其它结果。
   
   为了揭穿近来上海国保以王雍罡名义造的低级的谣言,这里特再次将本人第一第二次入狱后的公检法文件公布于众,包括第一次入狱南京市公安局平反决定书,和第二次入狱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这些文件已经清楚表明笔者入狱是政治原因,揭穿他们的低档谣言。以后有机会,我可能将这些文件原件扫描影印张贴。
   
   关于王雍罡的故事,包括当小偷偷厂里羊毛衫被公安抓捕,然后充当公安线人的故事,见后面附件。
   
   
             南京市公安局平反决定书
   
                  公办字(79)第5号
   
     徐水良同志,一九九五年先后向《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等单位投寄信件及书写油印材料等18份,于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拘留,一九七八年四十七日转逮捕。经复查,徐水良同志所寄的信件及油印材料的主要内容,是反对林彪、“四人帮”的。对待徐水良同志的言论,作为“恶毒攻击”性质的问题处理予以拘捕是错误的。根据“有错必纠”的精神,决定无罪释放,予以平反,恢复名誉,销毁关押期间的所有材料,补发工资,回原单位分配工作。
   
                  一九七九年元月十六日
   
                  南京市公安局(公章)
   
   [徐水良按]因原来贴大字报属合法行动,写平反决定时邓小平也刚刚发表讲话肯定“四大”,因此平反决定未提及74、75两年我张贴大字报。实际上,南京人都知道我被捕是因为张贴大字报,省委工作队进南京制药厂对我进行批判又无法驳倒我,于是设法将我关入监狱。后来平反大会也讲了这个原因。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81)宁检二字1293号
   
     被告人徐水良,男,37岁,浙江省富阳县人,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南京制药厂技术员,家住本市光华东街18号。
   
     被告人徐水良反革命一案,经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本院审查起诉。现查明:
   
     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至一九八一年期间,积极与北京的徐文立、广州的王希哲(均因反革命罪在当地被捕)等人进行串连,从事反革命活动。一九八0年十月,被告人徐水良应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刊登出由其书写的《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过程》一文,以及为此文所加的《作者按》。在《作者按》中以批判苏联为名,对毛泽东同志、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攻击,借以进行反革命煽动。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一年三月,叫于卫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叫姚玉琪邮寄给王希哲和青岛的孙维邦(因反革命罪已捕)各100份。在此期间,被告人徐水良还书写了反动文章《中国的民主运动》和《革命的四项原则》,诬蔑我国社会制度,妄图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