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徐水良声明]
徐水良文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声明


2013-11-13日


   
   
   曾节明再次以污秽语言传播谣言造谣说,刚有宁沪方面民运人士揭你八十年代因盗窃糖浆坐的牢。

   
   这个江系曾家军小特,真是绝对的愚蠢,竟然传播上海国保漫天造谣的低档谣言,进一步使自己已经扫地的信用,进一步扫地以尽。
   
   这些谣言,稍稍用些脑子,就知道是假的信口开河捏造的。如果能够稍微查一查,那就更清楚这是谣言。看来你与小学没毕业的陈尔晋一样的愚蠢。
   
   这些上海国保的人,大概包括对你造谣的那个人。老实说,我早就基本判断那个与你一起的上海国保海外线人是谁了。这些上海国保线人,他们长年累月,从国内,到海外博讯等没有严格管理的网站匿名或冒名漫天造谣。这些谣言的内容,完全暴露他们是上海国保流氓特务。除了上海国保到南京收集本人资料的特务,其他特务,不可能知道借以凭空造谣的许多情况,同时也不可能是南京本地国保,连最基本的我厂情况都搞错,南京国保也没有上海滩流氓上海国保那么下流,什么都是信口就造谣。因此只能是上海国保。从正义党捏造虹桥机场特务案,到上海国保特务以王雍罡名义漫天造谣,并且把他们的造谣发到洛杉矶等地专门与上海国保打交道,别人包括王雍罡在内,全部不知道的邮箱中去,及到现在这些更加是漫天捏造的谣言,造谣者都是上海国保及其线人。他们在我面前按他们自己了解的错误百出的基本情况漫天造谣,等于明白告诉我他们上海国保特务。
   
   我已经向博讯多次声明,博讯必须解决上海国保特务长年累月在博讯漫天造谣这个问题,否则博讯必须承担连带责任。借这个机会,我再次向博讯声明,希望他们用关闭本人博客跟帖功能或删除造谣谣言跟帖等等方式,解决这个长年累月漫天造谣的问题,否则必须承担法律责任。这里也同时声明,你曾节明和陈尔晋大骗子等等,在本人一再声明那是漫天造谣的情况下,还要不断传谣,也必须承担连带责任。本人将在条件成熟时,采取适当行动。
   
   上面也代作本人声明。
   
   徐水良
   
   2015-11-13日
   
   
   附1:
   
   这上海国保招聘的,大多是上海滩流氓。他们什么谣都造。漫天造谣。网上对民运人士的谣言,百分之九十是他们上海国保捏造。他们已经造了我无数谣言。例如上海虹桥机场谣言,我已经驳斥许多次,有王有才文章证明我所言属实的证词,但陈泱潮还在继续造这个谣。又如,他们造谣说我在农村从来不问政治、及到79年才去世的父亲是造反派头头,文革这武斗中被打死。又如说我是不是因为搞民主,而是因为偷厂里糖浆进监狱,实际上我们厂有糖浆是58年后困难时期,我进厂是1969年,厂里早已没有糖浆。我把我的起诉书判决书拿出来,他们就又造别的谣言。往往信口造谣,大量造谣。这些乱造谣言的上海国保为了诬陷,显然还到我厂去过。这类谣言,非常多、非常多。这个9万8千美元谣言,又是造新的虹桥机场谣言,是非常可笑的谣言,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除了特务,都不会相信。
   
   ——摘自徐水良谈陈尔晋并答王宁信2010-10-27日
   
   附2: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跟贴修改)
   
   徐水良
   
   2014-12-7
   
   所跟帖:踏并:管中窥豹:赣区网信办信箱曝光五毛运作机制
   
   作者:徐水良:中共几百上千万海内外五毛线人伪公知伪民运,把中文网站全部变成战场,凡是稍带政治性的网站,全部变成五毛造谣撒谎欺骗攻击诬蔑洗脑、而网民不得不反击的战场。这就是中文论坛只有论战战场,没有正常讨论的原因。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刘因全:有位著名的老美律师告诉我,可以起诉这些网站和在这些网站上造谣诽谤的共特,他可以不收头款,等打完官司拿到赔款后,再和律师分成。我看可行。我正在收集这些共特的诽谤贴,准备干他一下。看来,只有用法律武器了。这些共特,太嚣张了。公然造谣!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不会收敛!
   
   徐水良:共特主要武器是漫天造谣,他们是世界历史上空前无耻一群流氓无赖。
   
   这些特务无所不用其极的造谣,客观上是要把任何有良心的人,都逼上以极端手段来对付中共及其特务的道路。
   
   中共特务,什么谣都造,政治谣诬蔑不了,就漫天造你私生活的谣。还漫天造你全家的谣。什么都能凭空捏造。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下流的一批垃圾。这种垃圾,即使未来中国人仇恨共产党把他们全部消灭了,也不值得同情。中国未来要提升全民道德,就必须以最严厉的法律来惩处这批垃圾。这批最无耻的垃圾。只有几十个最多几百个人,所以惩罚处理这批人,既是社会的绝对必须,而且牵涉面也不会很大。
   
   但是,现在在美国,如何对付这批人漫天造谣,有相当难度。我找过相关部门,看来美国法律在这方面相当缺乏。
   
   而起诉网站,也无法惩治共特,让网站做替罪羊而已。即使以民事诉讼起诉共特,也无法以刑事罪惩罚共特。而且我们也很缺乏诉讼费用。
   
   看来只有大家努力,打倒中共,然后依靠揭披露发共特材料,在全世界发起一个历史上最大的反共运动,才能惩治中共特务。
   
   现在这批中共特务,以为他们可以任意造谣不受惩罚,因为人们无法肯定他们是谁,而且他们有中共保护。但是,实际上,只要中共一倒,即使中共把机密材料都烧了,但人都在,利用法律强制手段,用不了花多少力气,就可以很快搞得清清楚楚。未来民主政府,也不妨制定专门法律,来惩治这批人类历史上空前下流的垃圾。
   
   而且,这类漫天造谣的特务,主要集中在上海国保及其下属特务中,(过去向海外外派特务,华东和南方的特务,属于上海管),未来民主政府查起来,应该没有什么困难。上海国保,集中了上海滩流氓,专门以造谣手段对付民运,制造了对付民运的谣言的绝大部分。尤其是那些无中生有漫天空口造谣的谣言,几乎全部是上海国保及其下属特务制造的。像上海国保这样下流的国家机构,整个人类历史上也没发现过。
   
   刘因全:起诉网站和造谣的共特本人,把他们从经济上搞垮,也是可行的。
   
   徐水良:不大可能,他们的背后是中共,财力强大。反而可能打击非中共网站。
   
   徐水良:中共全力动员海内外五毛为香港维稳。大陆五毛赴香港维稳(图)为香港维稳,是五毛,尤其是海外五毛,这段时间的中心任务。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23110
   
   附3: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公检法文件
   
                徐水良
   
               2009-9-25日
   
   
   多年来,上海公安国保以他们小偷无赖半文盲线人王雍罡的名义(并用第一共和等许多笔名),漫天捏造了大量谣言,大多在每天上海时间早上8至11点、芬兰时间凌晨2至5点王雍罡呼呼大睡时,到互联网上张贴,并且加上一些只有上海公安国保知道的邮址,大量向国内外散发。
   
   近一年,他们先是以王雍罡名义,漫天捏造本人坐牢不是因为政治原因,时间也不是1981年而是1983年,等等。我公布我第二次坐牢起诉书,判决书等等,一下子揭穿他们的谣言,他们不得不沉寂了几个月。
   
   这段时间,他们又以南京制药厂厂长吕建中的名义,漫天捏造许多谣言。他们到南京去一次,连吕建中和本人最基本的情况也没有搞清楚,就以吕建中名义造谣说我第一次坐牢是因为像王雍罡一样做小偷,偷厂里的糖浆,说文革期间我是南京市革委会成员,谩骂打倒南京和药厂许多人,还逼死人命。连我文革期间在老家浙江,还没有分配到南京制药厂没到过南京这种能基本情况也不知道,就要我在南京搞文革担任市革委会成员,逼死人命了。而且为了造谣,现在连伪装王雍罡也顾不得装得像了。要远在芬兰,声称从未回国,也从来不熟悉南京情况,从不认识吕建中的王雍罡,来公布冒充南京制药厂现任厂长吕建中名义制造的谣言了。上海国保的这种漫天造谣,依据他们自己到南京后非常粗糙的情况,来漫天制造谣言,还用远在芬兰的王雍罡名义公布,除了一次再次证明王雍罡上海国保线人身份以外,恐怕不会有其它结果。
   
   为了揭穿近来上海国保以王雍罡名义造的低级的谣言,这里特再次将本人第一第二次入狱后的公检法文件公布于众,包括第一次入狱南京市公安局平反决定书,和第二次入狱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这些文件已经清楚表明笔者入狱是政治原因,揭穿他们的低档谣言。以后有机会,我可能将这些文件原件扫描影印张贴。
   
   关于王雍罡的故事,包括当小偷偷厂里羊毛衫被公安抓捕,然后充当公安线人的故事,见后面附件。
   
   
             南京市公安局平反决定书
   
                  公办字(79)第5号
   
     徐水良同志,一九九五年先后向《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等单位投寄信件及书写油印材料等18份,于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拘留,一九七八年四十七日转逮捕。经复查,徐水良同志所寄的信件及油印材料的主要内容,是反对林彪、“四人帮”的。对待徐水良同志的言论,作为“恶毒攻击”性质的问题处理予以拘捕是错误的。根据“有错必纠”的精神,决定无罪释放,予以平反,恢复名誉,销毁关押期间的所有材料,补发工资,回原单位分配工作。
   
                  一九七九年元月十六日
   
                  南京市公安局(公章)
   
   [徐水良按]因原来贴大字报属合法行动,写平反决定时邓小平也刚刚发表讲话肯定“四大”,因此平反决定未提及74、75两年我张贴大字报。实际上,南京人都知道我被捕是因为张贴大字报,省委工作队进南京制药厂对我进行批判又无法驳倒我,于是设法将我关入监狱。后来平反大会也讲了这个原因。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81)宁检二字1293号
   
     被告人徐水良,男,37岁,浙江省富阳县人,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南京制药厂技术员,家住本市光华东街18号。
   
     被告人徐水良反革命一案,经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本院审查起诉。现查明:
   
     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至一九八一年期间,积极与北京的徐文立、广州的王希哲(均因反革命罪在当地被捕)等人进行串连,从事反革命活动。一九八0年十月,被告人徐水良应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刊登出由其书写的《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过程》一文,以及为此文所加的《作者按》。在《作者按》中以批判苏联为名,对毛泽东同志、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攻击,借以进行反革命煽动。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一年三月,叫于卫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叫姚玉琪邮寄给王希哲和青岛的孙维邦(因反革命罪已捕)各100份。在此期间,被告人徐水良还书写了反动文章《中国的民主运动》和《革命的四项原则》,诬蔑我国社会制度,妄图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