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徐水良文集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徐水良

   

   

   
   2015-11-1日

   
   没有看过史蒂芬·平克《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这本书,无法评论。但导读作者、本文标题所述的结论:“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感觉有点过分简单化。
   
   人类历史的进步,一般表现为野蛮程度的降低,和文明程度的提高,这是肯定的。
   
   但暴力问题,似乎没有这么简单。似乎要复杂得多。
   
   第一,一般说来,随着历史的进步,文明和科学的发展,暴力的变化,却往往是双向的。一方面,是暴力在社会的到处存在、普遍存在的程度和使用频度大大降低和减少;但同时,另一方面,却往往是有组织的暴力、及暴力的规模,尤其是有组织的暴力冲突的规模——即战争的规模,大大增加。
   
   一方面,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使用非理性暴力的欲望和频率大大减少,但同时,另一方面,随着科技的发展,同时又是人类暴力能力的大幅度提高。尤其是核武器的产生,让核大国有能力把地球和人类毁灭许多次,这是核武器产生以前,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具备的能力。
   
   人类历史,有进步,也有倒退。即使暴力减少,如果其危害大幅度增加,尤其是随着人类核武器毁灭全人类的能力增加,如果人类不能控制核武器,如果让核大战毁灭全人类,那么,过去暴力的任何减少的所谓历史进步,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那暴力的减少,以及社会暴力程度的普遍降低,都无法抵消核武器暴力能力扩大对人类的毁灭性作用。
   
   因此仅仅着眼于减少暴力,而不是主要着眼于防止反动暴力对人类的危害,那么,我们很容易抓住芝麻,放过西瓜。减少了暴力的使用,甚至大大减低了多少年之内暴力的总量,却忽视了一次性或几天之内大规模核暴力对人类的毁灭性影响。
   
   所以,我们绝不能把历史进步,只归结为暴力的减少,简单化地说“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而是必须综合考虑暴力对社会的综合性危害。
   
   第二,暴力的性质,绝不是单方面的,一律说成负面的,从而简单化地说,“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是错误的。
   
   暴力,分为正义暴力、和非正义暴力两类,不能只说成一类。
   
   尤其是,对于专制暴君专制制度,尤其是对极权专制制度和恐怖主义的革命暴力,是进步的。如果坚持“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的简单结论,为了减少暴力而反对革命暴力,听任专制暴君和极权专制制度稳定“和平”的残酷统治,那么,这种减少暴力的做法,不仅不会给历史带来进步,相反,却完全是阻碍历史的进步。
   
   第三、人类不可能都变成天使,国际侵略的可能和国内犯罪现象的存在,使得各国保持一定数量的军队、警察等等有组织的暴力,成为必要。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军队和警察,还难以废除。因此,军队和警察等有组织的暴力,同样属于遏制邪恶和犯罪的正义暴力,不能按照“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这种简单化的结论,去废除这类国际国内现实所必须的正义暴力。
   
   所以,我们不宜简单化地赞成导读所说的,作者(史蒂芬·平克)“提出了暴力下降作为度量这种‘历史进步’的尺度”这个简单化的结论。
   
   笔者主张改用另外的尺度,例如,用野蛮程度的降低,文明程度的提高,自由、民主、科学技术和人权和普适价值的推广之类的综合性标准,来衡量人类历史的进步。
   
   
   附:
   
   

   
   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

   
   

   
   作者:钱永祥

   《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的开题的第一句话就大胆宣称,它“所谈论的可谓人类历史最重大之事”,这件事就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暴力呈现下降趋势”。作者进一步质问心存怀疑的人:“如果这不叫进步,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算是进步?”
   
   近代中国人饱受暴力欺凌、家国苦难、社会政治制度的迫害,以及现实生活的种种折磨,却始终不曾有意识地把暴力的降低、苦痛的减少当作独立而自成一格的道德价值看待。
   【编者按】
   
     史蒂芬·平克是当今西方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曾入选《时代周刊》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百人名单,以及《外交政策》的世界百名思想家名单。
   
     他是世界著名实验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和科普作家,哈佛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前麻省理工学院心理学教授兼认知神经科学中心主任;也是世界语言学与心智科学的领导人物,公认的“继乔姆斯基之后的语言天才”。
   
     平克《人性中的善良天使》近日出版,在这本书里,他将历史的趋势融合成宏大的模式,形象地展示了暴力的减少、移情的增加以及更为复杂的文明进程。以下为钱永祥教授为该书撰写的导读。
   
   近年来,我比较关注的政治哲学课题是:一个健全的社会,它的公共文化需要包含什么样的道德意识?在阅读相关文献的过程中,斯蒂芬•平克这本《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带给我直接又深远的冲击与启发,回响所及,对我在道德哲学与政治哲学领域中的思路调整很有助益。这本书为什么引发我如此大的共鸣与重视?是因为它提出了一种新的历史观与道德观,全面挑战现代人对“历史”与“道德”的理解及想象方式,从而使人类的道德感性与社会实践都有了新的含义、新的方向。我认为,它值得所有关切历史与道德之现世意义的思想者重视。有鉴于今天的中国正面对独特的道德危机,以及重建道德的沉重挑战,这本书特别值得译成中文,供中文读者参考。
   
     本书开题的第一句话就大胆宣称,它“所谈论的可谓人类历史最重大之事”,这件事就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暴力呈现下降趋势”。作者进一步质问心存怀疑的人:“如果这不叫进步,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算是进步?”的确,《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之所以引人瞩目,出版之后引起广泛争议,正是因为作者敢于直言人类的历史的确有进步可言,进而又提出了暴力下降作为度量这种“历史进步”的尺度。这两项主张都具有高度的挑衅性。承认人类在进步,就意味着正面挑战了近百年来主流思潮不愿也不敢再谈“进步”的相对主义、虚无主义倾向,并强调人类不仅在“改善”之中,而且这种改善从过去到现在乃至未来,足以构成一部相连贯的人类进步史;如果接受以“暴力下降”作为进步的量尺,就等于是在挑战习见的高调道德观,把道德关注的核心议题从“追求德行”下移到了“减少苦痛”,所谓“改善”并非指人类已进入某种崇高的道德境界,而只是减少使用暴力,减少个人所承受的苦难而已。从这两方面出发,本书以浩瀚数十万言提供了丰富的论据与材料作为佐证,读来目不暇接(115张图表、近2000个引注、上千项参考材料),堪称一场知识盛宴。而读完之后,读者或许不会完全接受书中所表述的这两项主张,不过,经此论辩的洗礼,你的历史观与道德观都会与此前大为不同。
   
     面对这样一本篇幅巨大的著作,读者在开始阅读之前会需要一幅简明的地图。在“前言”里,作者对全书的主要结论提供了一个“预览”,读者可以参考。在此,我想简要地综述全书的论证架构,对阅读或许也有一些帮助。
   
     本书的主旨在于证明,人类历史可以看成“暴力在降低”的历史。这个主旨涵盖了两件工作:一是设法显示历史上暴力的确在降低,二是设法说明这种“降低”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针对第一件工作,作者举出了五千年来人类历史的六大“趋势”,每个趋势都显示了暴力在降低。这六项趋势我们稍做简化,大致如下:
   
     首先他指出,考古学家检视远古掩埋场挖掘出来的遗骸残骨,发现在国家组织尚未出现的漫长时代里,因暴力冲突而导致死亡的比例约为15%,可是到了烽火连天的20世纪,战争造成的死亡只达全世界人口的3%;在尚未形成国家的原始部落社会中,每10万人有500多人死于暴力冲突,但即使在20世纪遭战火严重蹂躏过的德国、俄国,这个数字也只有130人。平克称这个演变为“平靖进程”,他将其归功于中央政治权威,也就是某种“国家”的建立。
   
     第二个趋势是个人之间暴力相向的情况在降低。从欧洲的中世纪到今天的西欧社会,凶杀案的比例从每10万人每年超过100件(这是14世纪的英国牛津,也是美国西部在开发时期的情况),降到了20世纪50年代的每10万人08件。这种转变,平克借用社会学家诺贝特•埃利亚斯(Norbert Elias)的术语,称之为“文明的进程”,其原因包括了政府的治安、司法力量的提升,以及经济的基础从农业(土地)转向贸易。
   
     第三方面的趋势,平克称之为“人道主义革命”,主要涉及各种残暴酷刑,特别是法定的酷刑与死刑,都有显著的减少。人类殚精竭虑设计的各种刑求方法与刑具(书中有惊悚的附图)、各种以人献祭的习俗、猎杀女巫、残杀宗教异端、宗教战争等等,它们曾经盛行长达几个世纪,如今都已不复存在。此外,在早先,酷刑与死刑不仅频繁,而且往往公开举行,人们扶老携幼以看热闹的心情围观评论,并不以为不讳不忍。18世纪以后,这种情况大体上不再见到。
   
     人道主义革命的主要动力,平克归功于印刷技术发达、书籍报刊的普及流通以及书报读者的大幅度增加。阅读帮助人们设想他人的经验与感受,也理解到“他者”不一定是邪恶的威胁,从而减少了残酷虐杀的意愿。
   
     接下来,平克整理人类历史上战争、内战以及种族屠杀的演变。从他所举出的数字来看,一个大致稳定的趋势是:战争的数目在减少,战争直接、间接致死的人数相对于世界人口的比例在减少,种族屠杀的发生次数也急遽减少。平克认为,这些趋势的外因正是康德在《永久和平论》一文中所言及者:民主制度、贸易以及国际组织。
   
     平克特别在意一般视20世纪为“历史上最黑暗的世纪”的成见。他强调,20世纪死于战火的绝对人数的确是历史上最高,可是考虑到世界人口的总数,它是最暴力血腥的世纪吗?19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造成400万人死亡,中叶的太平天国运动造成2000万人死亡,稍后的美国内战造成65万人死亡,早先南非祖鲁王国的沙卡王之治造成200万人死亡,南美洲的三国联盟之战,消灭了巴拉圭六成以上的人口。在非洲猎捕奴隶并贩售到美洲的过程,所造成的死亡人数远远超过了纳粹大屠杀。至于帝国主义在世界各地发动的殖民战争就不用提了。平克无意美化20世纪,但是他强调,20世纪后半叶的长期和平,也是20世纪历史的一个部分,不应忽视。(平克没有忽视50、60年代的中国,60、70年代的中南半岛,但并没有讨论其含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