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徐水良文集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徐水良

   

   

   
   2015-11-1日

   
   没有看过史蒂芬·平克《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这本书,无法评论。但导读作者、本文标题所述的结论:“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感觉有点过分简单化。
   
   人类历史的进步,一般表现为野蛮程度的降低,和文明程度的提高,这是肯定的。
   
   但暴力问题,似乎没有这么简单。似乎要复杂得多。
   
   第一,一般说来,随着历史的进步,文明和科学的发展,暴力的变化,却往往是双向的。一方面,是暴力在社会的到处存在、普遍存在的程度和使用频度大大降低和减少;但同时,另一方面,却往往是有组织的暴力、及暴力的规模,尤其是有组织的暴力冲突的规模——即战争的规模,大大增加。
   
   一方面,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使用非理性暴力的欲望和频率大大减少,但同时,另一方面,随着科技的发展,同时又是人类暴力能力的大幅度提高。尤其是核武器的产生,让核大国有能力把地球和人类毁灭许多次,这是核武器产生以前,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具备的能力。
   
   人类历史,有进步,也有倒退。即使暴力减少,如果其危害大幅度增加,尤其是随着人类核武器毁灭全人类的能力增加,如果人类不能控制核武器,如果让核大战毁灭全人类,那么,过去暴力的任何减少的所谓历史进步,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那暴力的减少,以及社会暴力程度的普遍降低,都无法抵消核武器暴力能力扩大对人类的毁灭性作用。
   
   因此仅仅着眼于减少暴力,而不是主要着眼于防止反动暴力对人类的危害,那么,我们很容易抓住芝麻,放过西瓜。减少了暴力的使用,甚至大大减低了多少年之内暴力的总量,却忽视了一次性或几天之内大规模核暴力对人类的毁灭性影响。
   
   所以,我们绝不能把历史进步,只归结为暴力的减少,简单化地说“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而是必须综合考虑暴力对社会的综合性危害。
   
   第二,暴力的性质,绝不是单方面的,一律说成负面的,从而简单化地说,“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是错误的。
   
   暴力,分为正义暴力、和非正义暴力两类,不能只说成一类。
   
   尤其是,对于专制暴君专制制度,尤其是对极权专制制度和恐怖主义的革命暴力,是进步的。如果坚持“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的简单结论,为了减少暴力而反对革命暴力,听任专制暴君和极权专制制度稳定“和平”的残酷统治,那么,这种减少暴力的做法,不仅不会给历史带来进步,相反,却完全是阻碍历史的进步。
   
   第三、人类不可能都变成天使,国际侵略的可能和国内犯罪现象的存在,使得各国保持一定数量的军队、警察等等有组织的暴力,成为必要。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军队和警察,还难以废除。因此,军队和警察等有组织的暴力,同样属于遏制邪恶和犯罪的正义暴力,不能按照“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这种简单化的结论,去废除这类国际国内现实所必须的正义暴力。
   
   所以,我们不宜简单化地赞成导读所说的,作者(史蒂芬·平克)“提出了暴力下降作为度量这种‘历史进步’的尺度”这个简单化的结论。
   
   笔者主张改用另外的尺度,例如,用野蛮程度的降低,文明程度的提高,自由、民主、科学技术和人权和普适价值的推广之类的综合性标准,来衡量人类历史的进步。
   
   
   附:
   
   

   
   人类历史的进步在于暴力程度的降低

   
   

   
   作者:钱永祥

   《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的开题的第一句话就大胆宣称,它“所谈论的可谓人类历史最重大之事”,这件事就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暴力呈现下降趋势”。作者进一步质问心存怀疑的人:“如果这不叫进步,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算是进步?”
   
   近代中国人饱受暴力欺凌、家国苦难、社会政治制度的迫害,以及现实生活的种种折磨,却始终不曾有意识地把暴力的降低、苦痛的减少当作独立而自成一格的道德价值看待。
   【编者按】
   
     史蒂芬·平克是当今西方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曾入选《时代周刊》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百人名单,以及《外交政策》的世界百名思想家名单。
   
     他是世界著名实验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和科普作家,哈佛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前麻省理工学院心理学教授兼认知神经科学中心主任;也是世界语言学与心智科学的领导人物,公认的“继乔姆斯基之后的语言天才”。
   
     平克《人性中的善良天使》近日出版,在这本书里,他将历史的趋势融合成宏大的模式,形象地展示了暴力的减少、移情的增加以及更为复杂的文明进程。以下为钱永祥教授为该书撰写的导读。
   
   近年来,我比较关注的政治哲学课题是:一个健全的社会,它的公共文化需要包含什么样的道德意识?在阅读相关文献的过程中,斯蒂芬•平克这本《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带给我直接又深远的冲击与启发,回响所及,对我在道德哲学与政治哲学领域中的思路调整很有助益。这本书为什么引发我如此大的共鸣与重视?是因为它提出了一种新的历史观与道德观,全面挑战现代人对“历史”与“道德”的理解及想象方式,从而使人类的道德感性与社会实践都有了新的含义、新的方向。我认为,它值得所有关切历史与道德之现世意义的思想者重视。有鉴于今天的中国正面对独特的道德危机,以及重建道德的沉重挑战,这本书特别值得译成中文,供中文读者参考。
   
     本书开题的第一句话就大胆宣称,它“所谈论的可谓人类历史最重大之事”,这件事就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暴力呈现下降趋势”。作者进一步质问心存怀疑的人:“如果这不叫进步,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算是进步?”的确,《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之所以引人瞩目,出版之后引起广泛争议,正是因为作者敢于直言人类的历史的确有进步可言,进而又提出了暴力下降作为度量这种“历史进步”的尺度。这两项主张都具有高度的挑衅性。承认人类在进步,就意味着正面挑战了近百年来主流思潮不愿也不敢再谈“进步”的相对主义、虚无主义倾向,并强调人类不仅在“改善”之中,而且这种改善从过去到现在乃至未来,足以构成一部相连贯的人类进步史;如果接受以“暴力下降”作为进步的量尺,就等于是在挑战习见的高调道德观,把道德关注的核心议题从“追求德行”下移到了“减少苦痛”,所谓“改善”并非指人类已进入某种崇高的道德境界,而只是减少使用暴力,减少个人所承受的苦难而已。从这两方面出发,本书以浩瀚数十万言提供了丰富的论据与材料作为佐证,读来目不暇接(115张图表、近2000个引注、上千项参考材料),堪称一场知识盛宴。而读完之后,读者或许不会完全接受书中所表述的这两项主张,不过,经此论辩的洗礼,你的历史观与道德观都会与此前大为不同。
   
     面对这样一本篇幅巨大的著作,读者在开始阅读之前会需要一幅简明的地图。在“前言”里,作者对全书的主要结论提供了一个“预览”,读者可以参考。在此,我想简要地综述全书的论证架构,对阅读或许也有一些帮助。
   
     本书的主旨在于证明,人类历史可以看成“暴力在降低”的历史。这个主旨涵盖了两件工作:一是设法显示历史上暴力的确在降低,二是设法说明这种“降低”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针对第一件工作,作者举出了五千年来人类历史的六大“趋势”,每个趋势都显示了暴力在降低。这六项趋势我们稍做简化,大致如下:
   
     首先他指出,考古学家检视远古掩埋场挖掘出来的遗骸残骨,发现在国家组织尚未出现的漫长时代里,因暴力冲突而导致死亡的比例约为15%,可是到了烽火连天的20世纪,战争造成的死亡只达全世界人口的3%;在尚未形成国家的原始部落社会中,每10万人有500多人死于暴力冲突,但即使在20世纪遭战火严重蹂躏过的德国、俄国,这个数字也只有130人。平克称这个演变为“平靖进程”,他将其归功于中央政治权威,也就是某种“国家”的建立。
   
     第二个趋势是个人之间暴力相向的情况在降低。从欧洲的中世纪到今天的西欧社会,凶杀案的比例从每10万人每年超过100件(这是14世纪的英国牛津,也是美国西部在开发时期的情况),降到了20世纪50年代的每10万人08件。这种转变,平克借用社会学家诺贝特•埃利亚斯(Norbert Elias)的术语,称之为“文明的进程”,其原因包括了政府的治安、司法力量的提升,以及经济的基础从农业(土地)转向贸易。
   
     第三方面的趋势,平克称之为“人道主义革命”,主要涉及各种残暴酷刑,特别是法定的酷刑与死刑,都有显著的减少。人类殚精竭虑设计的各种刑求方法与刑具(书中有惊悚的附图)、各种以人献祭的习俗、猎杀女巫、残杀宗教异端、宗教战争等等,它们曾经盛行长达几个世纪,如今都已不复存在。此外,在早先,酷刑与死刑不仅频繁,而且往往公开举行,人们扶老携幼以看热闹的心情围观评论,并不以为不讳不忍。18世纪以后,这种情况大体上不再见到。
   
     人道主义革命的主要动力,平克归功于印刷技术发达、书籍报刊的普及流通以及书报读者的大幅度增加。阅读帮助人们设想他人的经验与感受,也理解到“他者”不一定是邪恶的威胁,从而减少了残酷虐杀的意愿。
   
     接下来,平克整理人类历史上战争、内战以及种族屠杀的演变。从他所举出的数字来看,一个大致稳定的趋势是:战争的数目在减少,战争直接、间接致死的人数相对于世界人口的比例在减少,种族屠杀的发生次数也急遽减少。平克认为,这些趋势的外因正是康德在《永久和平论》一文中所言及者:民主制度、贸易以及国际组织。
   
     平克特别在意一般视20世纪为“历史上最黑暗的世纪”的成见。他强调,20世纪死于战火的绝对人数的确是历史上最高,可是考虑到世界人口的总数,它是最暴力血腥的世纪吗?19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造成400万人死亡,中叶的太平天国运动造成2000万人死亡,稍后的美国内战造成65万人死亡,早先南非祖鲁王国的沙卡王之治造成200万人死亡,南美洲的三国联盟之战,消灭了巴拉圭六成以上的人口。在非洲猎捕奴隶并贩售到美洲的过程,所造成的死亡人数远远超过了纳粹大屠杀。至于帝国主义在世界各地发动的殖民战争就不用提了。平克无意美化20世纪,但是他强调,20世纪后半叶的长期和平,也是20世纪历史的一个部分,不应忽视。(平克没有忽视50、60年代的中国,60、70年代的中南半岛,但并没有讨论其含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