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徐水良文集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徐水良


   

2015-11-11


   

   
   曾节明呀,你被别人揭发时,你的习惯,总是急得张口乱咬反诬出丑呀!
   
   这里再给一点点你江系特务曾家军的证据让你再急急: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曾节明
   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曾节明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曾节明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39378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9&id=6409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33640
   
   另外,在下给你小特和你海外上级和安徽公安合伙制造假国民党穿大帮一事,出个主意:
   
   这个制造假国民党问题,十多年前安徽出来的辛灏年制造过一次,穿帮了,只好偃旗息鼓。现在你们又与安徽公安合作,再制造一次。
   
   这个帮,穿帮穿得实在太大了。几个月来,你们除了让那个假国民党偃旗息鼓以外,实在找不出什么办法来修补,只好闷声不响,希望将穿帮的事情躲过去,以便过几年人们忘了它。就像你到海外后,仍然延续你给党媒工作的特点,在中共海外的党报机关报《侨报》上发文章,暴露自己特线身份等等许多事情一样,让人们逐渐淡忘它。其实,海外敌对组织的宣传部长,竟然能在中共《侨报》发文章,这种本来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人们不可能忘记它。其他许多事情,很多事也不可能忘记。况且,这个假国民党的帮,与《侨报》发文章穿大帮等许多事情一样,穿得实在也太大,不是闷声不响能够躲过去的。所以,你们必须要用猛药修补掩盖。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那制造假国民党的两女一男公安或公安线人抓起来,出个布告说他们钻进公安队伍,为台湾国民党当间谍,咔嚓枪毙了。然后,让他们整个容,把他们送到大别山深处供养起来。这样,谁要再说那是假国民党,那你们就说他没有人性,连枪毙的人也不放过。你们站在道德制高点,赢定了。这是中共过去的习惯做法,表面上给特线判刑,甚至枪毙,实际上是另有安排,以便保护自己的特线。
   
   其实,真的枪毙也无所谓,那是为党为你们的事业做贡献。中共历史上,为了党的利益随便杀仆从、牺牲小卒字的事情是太多了。杀特务线人地下党的事情,则是更多更多。整个地下党,都是根据毛泽东“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的16字方针,逐步淘汰了。党的利益、党的事业第一么!那样,你们这个漏洞就补得更牢固、更牢靠。你自己,也应该积极表忠心,随时准备效法他们榜样牺牲自己,那样主子就会更加信任你。
   
   附文件一: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徐水良


   

2015-8-18日


   
   
   十多年前,连战访问大陆,某海外特线头子与国内后台合伙,匆忙在中国大陆“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国民党”,企图对国民党重返大陆的可能性来一个釜底抽薪。同时还说中共严查打压这个“国民党”。当时,本人发表文章,揭露这是明显造假。(见附件1)。结果,这个假“国民党”只好不了了之,无声无息,无疾而终。而中共也没有任何“严查”打压。
   
   十多年后,这些人造假的心不死,由曾节明出面,起草了一个《中国国民党(大陆)成立宣言》,签署并发表的日期,是大陆时间7月7日。美国时间7月6日。当时本人就指出:“某人已经搞过一个假的,被揭穿后只好沉默不了了之。你也来一个?”“看你的过去,就能预料你的未来。”
   
   那些特线人物,自然只能为了特殊目的,只能组建特线假反对派组织。
   
   被本人揭穿,曾节明气急败坏,不断对本人开展攻击。并且紧急与他们的大陆后台联系,让他们造假,于7月28日发表《抗日七十周年前夕,中国国民党(大陆)组织在南京等地行动》文章及照片。并且贴出《中国国民党(大陆)成员敬告徐水良先生(代帖)》,对本人进行攻击。
   
   不料,这些草包们的造假,实在造得太过低档和蹩脚,当场就被本人和其他网友戳穿。(见附件2、3)
   
   此后,曾节明继续气急败坏,继续他们那种一贯的血口喷人,漫天造谣,反咬一口的技俩,对本人进行攻击。同时,曾节明又发表《大陆最新消息:中共当局正在大力侦察中国国民党(大陆)成员》。说:“刚刚收到国内的消息:中共当局对于中国国民党(大陆)成员七月末行动显然十分恼火,目前正在大力侦察该党组织和成员,目前中共国保系统已经盘问和讯问了多位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打探国民党(大陆)组织情况,但由于中国国民党(大陆)组织采取的新颖的防范措施,中共当局目前未能抓到该党任何成员。” (曾节明代发)
   
   这简直是可笑透顶。二女一男,在中共公安、政府机构和上海车站等天眼密布,不留死角的地方,不断举牌贴标语,如入无人之境,公安竟然无能到那个地步?即使那个“国民党”是真的,拿出身份证照片等资料,用现代图像技术,与天眼录像核对,几个小时就可以找出他(她)们,竟然“由于中国国民党(大陆)组织采取的新颖的防范措施,中共当局目前未能抓到该党任何成员。”
   
   我当时就嘲笑曾节明:“你赶快向你主子写报告,说露馅了,徐水良等判断如果是真的,用不了几天就会被中共破获,否则就是假的。因此请你主子赶快抓几个,以表明你们是真的。”
   
   可是,直到现在,二十多天过去了,几个小时能够查清楚的问题,安徽公安迄今都还没有查清楚。这公安的无能,看来是无以复加。这些公安受处分丢饭碗,按曾节明们提供的资料,看来是在所难免了?!
   
   其实,这些草包线人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太过低劣,连我们这些不了解内情的外人,也能大致估计、猜测和描绘事情的脉络:
   
   曾节明和他的海外草包上级和国内安徽后台,为了对付海外质疑,安徽公安匆忙派出干警或线人两女一男,(估计他(她)们与霍邱有某些关系),带上介绍信。匆忙到南京,上海,霍邱等地,与当地公安和政府部门打完招呼以后,顺便就在公安局、派出所、政府机构和上海车站广场这些天密布的地方拍照存证,以便应付海外。
   
   但是,不料,他们的造假实在低劣,刚发出来,就被揭穿。实在难以补救,所以,这些草包们实在想不出补救办法,只好像上一次造假一样,尽可能不声不响,企图不了了之,希望别人能够像上一次那样,遗忘他们的造假。
   
   所以,我这里再写一个短文,施加一点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继续造假,以便让这些草包们更多造假,更多露出他们的破绽。既然他们带着任务不断造谣污蔑攻击本人,本人也就索性陪他们再玩玩。
   
   
   附件1: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按】中国大陆国民党已经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结果被我们(包括本文)揭穿是假的,只好无疾而终。这次曾节明采用他海外上级和前辈几乎同样的手段又组建一次。所以,这里重发十年十年前文章,供读者观察这个问题时对照、借鉴参考。
   
   ——徐水良2015-7-30日
   
   

我的管见


   

徐水良


   

2005-4-25日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的消息,说一点我的管见,愚见,供大家参考。
   
   一般说来,在极权制度下,尤其在中共极端专制条件下,一个有相当规模的非中共控制的组织,它要产生和存在,必须是公开的,得到广泛d的、一定程度认可或允许的。像法轮功,如果开头不是合法组织,就不可能发展到这么大。这次游行聚会,歌唱家关贵敏先生就介绍了,因为法轮功是合法的,并且总部设在公安部大院内,他当时才敢去参修法轮功。由于中共尤其是其领导人江泽民极端愚蠢的暴政,可以把任何人打成敌人,使法轮功受到取缔。
   
   正像我们过去文章以数学公式证明的那样,在这种极权专制条件下,秘密的、不被政府允许的组织,不可能发展得很大。民运组织虽然是公开的,但从来不是合法的,所以除了突发事件极权专制不起作用的特定条件下,不可能发展很大。即使中国民主党这样公开的,以二十多年全国性大规模民运斗争作为基础,以长期抗争和受长期镇压历史形成的“民运”队伍,作为其人员来源、历史前提和组织准备,又经过相当长时间公开斗争才产生的组织,其规模仍然非常有限。
   
   但这些年来,有的从来没人听说过、没有受到过镇压的反对派秘密组织,往往一成立就宣称有多少多少个省市,有时一下子就比长期公开奋斗的民主党规模还要大。我问这些组织的领导人,这可能吗?除非公安、国安睡着了,或者出于什么原因任其发展,否则,似乎不大可能。我的看法,平常条件下,目前的反对派人士,尤其是过去从来没有知名度的秘密组织,及不知名的人士,根本没有力量一下子搞多少个省市的地下秘密组织,只有中共及其情报机构有这种力量。在中共极权统治条件下,即使专业情治人员搞的秘密组织,往往不超过几个省市十多个人,就被破获,更不要说非专业人员搞的组织了。迄今我知道的一个最大的秘密组织特大案件,是由专业人员参与的“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也不过十多个人,分布几个省市,外加几个被无辜牵连的人。
   
   这次秘密的国民党案,一下子就是17个省市。根据中共惯例,产生这种史无前例的大案,公安国安有关责任人吃不了兜着走。平时,即使重要跟踪对象跟丢了,跟踪人员的饭碗就会不保。笔者见到的跟踪本人、而被本人甩掉的公安,不仅立刻被负责人大大训斥,并且第二天就会不见踪影。像王炳章南京被“跟丢”,到安徽才被当地抓住,南京有关国安、公安人员不仅没有被处分,相反却被表扬,这种情况更是前所未闻。后来成为笔者研究正义党及王炳章的起因,最后的调查研究结果着实使我极度震惊,甚至迄今不敢公开。这一次,产生这么大的事情,我们确实要等着看看中共如何惩处他们公安、国安失职人员。
   
   中国国民党就是目前总部设在台湾、以连战为现任主席的那个党,包括他们在大陆的地下人员。现在在大陆另行成立一个国民党,他们的精神领袖宣布成立新的国民党,是因为连战及现在的国民党亲共、投共。在我们看来,不管这些人是什么人,也不管他们的主观愿望是什么,客观上的作用,难免有点非法抢夺国民党名称,制造矛盾,分裂国民党的味道。你既然不认同现在台湾的、合法的国民党,你什么名字不好用,为什么非要出来争抢国民党名字,这不是明摆着故意闹矛盾吗?并且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对未来国民党重返大陆,事先就起到了釜底抽薪的作用。
   
   中共表面上高喊和平统一,实际上最怕和平统一,最怕和平统一后不得不允许国民党、民进党这些民主政党前进到大陆发展,所以他们必然要预作准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