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徐沛文集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在获知列侬(1940—1980)死于非命后,我开始关注相关报道。针对枪杀列侬的歌迷,美国外星生命研究专家卢克曼(Michael C. Luckman)公开断言,凶手被外星人操纵。卢克曼长期研究外星人与飞碟(UFO),发表过至少两本专著,探讨外星人与摇滚乐、摇滚明星以及好莱坞的关联。凶手是否沦为外星人谋杀列侬的工具,我不能证伪,也不能证实,暂且姑妄听之。
   能证实的是列侬与华裔情人庞凤仪(May Pang)都公开表示见过飞碟。在Youtube上可以看到相关报道“John Lennon UFO Encounter New York 1974”。1974年8月23日夜,他俩在纽约的阳台上目睹飞碟。列侬在这之后创作的两首歌“摆脱蓝调”(Out of the Blue)和“没人告诉我”(Nobody told me)中都提到飞碟。列侬在第一首歌中,把所爱之人比喻为来去无踪的飞碟;在第二首歌中,则明确表示纽约上空有飞碟。
   摇滚乐放纵情欲,追求声响,很吸引人,唯独不能陶冶情操,鉴于列侬拥有众多歌迷,与他相关的史料都已曝光,我乐于在此基础上评介列侬及其影响。
   


   从西方到大陆
   
   1964年,由四个英国男生组成的乐队首次到美国演出,引发现场观众尖叫,通过电视转播名扬美国,从此通过音像传播世界。他们组成的乐队以音译名披头四(或士)和原名意译甲壳虫进入中文世界。
   披头四不仅在自由世界引起轰动,也吸引了共产极权专制下的东欧青少年,以致列侬敢说披头四比耶稣还要受欢迎,也就是说,列侬不敬神不信教,只“相信我自己”,“表达我自己”。自私自利的披头四与西方的自由市场不谋而合,却与违背人性的共产主义有所抵触,当摇滚乐传入东德后,共党政权于1966年发动针对摇滚乐尤其是披头四的大批判“我们不要击打”。这很象八十年代邓共当局针对以邓丽君为代表的民国歌星发起的“防止和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其结果都是让被批判的对象更加吃香。其实,摇滚乐重宣泄无节制,只会引人颓靡暴戾,并不能引导听众反对极权专制,追求精神自由。披头四正式成立四年后出名,成名后不到六年宣布分手。他们中丑闻最多的是主角列侬。
   披头四在六十年代就到过香港,但一直到八十年代,披头四才在邓丽君之后传入邓共专政下的马列红朝。这之前能听到西方摇滚乐的只有林立果(1945—1971)等高干二代。林立果也被称为大陆的摇滚先锋,他在不经意间还成了崔健启蒙者。因为崔健以原创“一无所有”于1986年开始在北京引领大陆摇滚之风,据称他小时在北京空军大院听闻林立果穿着军装,弹着吉他模仿披头四。
   中共当局试图阻止崔健们追求个性,但发自内心的“一无所有”还是在邓丽君之后,取代假大空的红歌,跃为八十年代的强音。崔健则象邓丽君一样翻唱过披头四的名曲,其实崔健比披头四有思想,而且他也不吸毒。 相由心生,崔健在六四屠城后这二十六年的变化不大,但列侬在成名后留下的照片则真实地记录了他的堕落人生。
   
   从模范生到弃妇
   
   1958年,17岁的列侬在利物浦的艺术学院看中18岁的模范生辛西娅。她象猎物一样被“霸道,爱挖苦人,而且非常叛逆”的列侬捕获。辛西娅因此没能通过毕业考试,却未婚先孕,于1962年奉子结婚,但乐队的经纪人担心影响乐队的男生形象,失去歌迷,禁止他们公开婚姻,直到两年后被媒体曝光。
   列侬醋劲很大,还在创作的歌曲中供认不讳。辛西娅因与他人跳舞,遭到列侬暴打,但他则在外寻花问柳,更何况还有无数不顾廉耻追他的女性,其中之一是比列侬大七岁的小野洋子。小野洋子住过精神病院,离婚再嫁并生女,但依然为所欲为,惊世骇俗。
   对此辛西娅在回忆录中写到,“一天早晨吃早饭的时候,约翰指着报纸上的一篇文章给我看,那是关于一个叫做小野洋子的日本艺术家的报道。她拍了一部电影,里面是好多人的屁股,紧紧地挨在一起。‘辛,你看看这个,开玩笑吧。天那,下面还有什么?她一定不是认真的。’‘疯了。’约翰说,‘她一定是精神失常了。’我觉得也是。我们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先锋艺术或者概念主义,随手就把报纸扔进了垃圾桶。后来我们没有再讨论过小野洋子,直到有一天晚上,……我问约翰他在看什么,约翰告诉我……‘是那个奇怪的搞艺术的女人寄给我的。’‘你见过她了?’ 约翰抬起头来说:‘是的,我去看了她的展览。疯狂极了。’ 我根本不知道那个时候小野洋子已经决心追求约翰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她给约翰写了很多的信和卡片,甚至来我们家找过约翰几次,而我当时对这些都一无所知。我只知道约翰和我已经不像原来那样亲密了。”
   小野洋子以疯狂出名并靠疯狂抢走了辛西娅的老公,让后者在27岁时便成为弃妇,并从此生活在列侬的阴影中。2010年,在披头四成立五十周年之际,辛西娅接受一家德国媒体的采访时表示,如果再来一次,她不会接受列侬的追求。是啊,谁碰上酒鬼、烟鬼和色鬼,谁都没好日子过,即使她被称为女巫。
   
   从碎片到女巫
   
   1933年,小野洋子出生在东京一个富人家,经历过战乱,后随父母生活在纽约。因此她虽是日本人,但深受美国“垮掉一代”的侵蚀。他们的特点是抽烟、酗酒、吸毒、乱伦……与传统对着干。小野洋子也没有任何道德观念,惯于做出格的怪事丑事。她的成名作“碎片”就是邀请观众用剪刀剪碎她的衣服,把自己裸露在公众场合,颇有暴露狂的嫌疑,只不过是打着艺术的幌子。在她追上列侬后,两人联手制造丑闻,用各种方式反对美国出兵南越抵抗越共祸国殃民。所以,有评论说,不懂小野洋子在搞什么行为艺术,但她一生最大的成就是搞到了列侬,也因此被斥为女巫。在列侬被枪杀后,小野洋子则打着列侬的旗号兜售自己的巫术,被戏谑为“职业寡妇”。
   人以群分,2008年,有“暴龙女士”之称的列侬遗孀被邀请到上海。75岁的女巫没有再脱衣,而是用手电向观众示爱。中共还允许她接受电视专访。在此摘录以下问答供读者了解其人品和作品。
   主持人:你们结婚时,你送了自己一个非常特殊的礼物,是一场为和平而做的行为艺术—床上和平行动。
   小野洋子:因为我意识到,我的丈夫非常有名,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登上报纸。那我们想,如果不做点特别的事,那岂不是浪费知名度,如果我们仅仅是到了某个酒店,住进去度蜜月。这平淡无奇,所以我想,为什么不利用这样一个背景来宣扬和平、世界和平。
   列侬夫妇不去要求越共停止侵略南越,但却滥用自己的知名度与自由,反对美国阻止越共占领南越,导致越南人至今象大陆人一样生活在共产极权专制下。小野洋子可能是第一个靠展览隐私出名的女性。因此,她从进入大众视野起就遭到排斥与责难。她也在2007时公开表示,“是的,我是女巫。”中共邀请女巫正是需要用她来混淆视听,混淆中共与中国。她在上属专访中说,“作为一个日本女性,一个日本孩子,我从中国文化中学习到很多,特别是书籍中,有关于中国的一切。你知道,包括文学作品,很多很多,像中国的水墨画,连我丈夫约翰列侬也深受水墨画的影响。是的,他画过很多水墨画,他还买了画水墨画的整套器具回来摆弄,我想中国文化是最伟大的文化之一,我们都受到了中国文化的深深影响。”小野洋子不知中国文化的精髓是礼义廉耻,这恰巧是她与列侬所缺乏的。听她说在上海想起了马可波罗,我笑了,难道她没想起庞凤仪。
   
   从助手到第三者
   
   2008年,在列侬遗孀被邀请到上海那年,列侬的华裔情人也登上大陆媒体。起因是庞凤仪把与列侬同居时的照片集结成册出版,书名《Instamatic Karma》来自列侬一天之内创作的“现世报”(Instant Karma)。庞凤仪象辛西娅一样,不甘心被外界尤其是列侬遗孀抹杀或忽视,因此先后发表两本书,讲述她们与列侬的爱恨情仇。
   列侬与辛西娅的儿子则曾声明,“我对父亲的愤恨无以言表,他从未让我感受到家庭的和睦与温暖,父爱在他的身上似乎不存在,他把他的爱完全给了小野洋子。我不知道如果现在他还活着的话,他将会变成怎样的一个人。也许他将会变成约翰-小野洋子-列侬吧。”庞凤仪的回忆录可以印证列侬确实对曾被他视为“疯了”的女人言听计从。
   列侬和小野洋子分别离婚后,结婚不过四年,女方就把男方推给助手庞凤仪。在接受采访时,列侬用一部讲述一个酒鬼如何在沉沦中挣扎的好莱坞电影的片名“失落的周末”(The Lost Weekend)来形容他与小野洋子分居后的18个月。列侬这么说可能是为了表达对被他称为母亲的小野洋子的依恋,但却伤害了被他勾引后迷恋上他的庞凤仪。
   庞凤仪于1950年生长在纽约,她的父母和姐姐都出生在中国。她父母到纽约后开了家洗衣店。沦为列侬的小三后,庞凤仪也象其前妻一样生活在列侬的阴影中,不过与辛西娅不同的是,她还不知悔改。
   为了否认自己是“周末情人”,庞凤仪在书中写到“我和约翰正式的恋人关系有18个月,私下关系则长达10年,从1970年12月到1980年12月结束”。虽然列侬本来不是庞凤仪喜欢的类型,但在女上司对她宣布“我和约翰不可能继续了”并要她“如果约翰约会你,你一定要答应”后,列侬在电梯里突然抓住她并吻她。“之后的几个晚上他要求去我住的地方,都被我拒绝……有一夜结束录音后,他偷偷把司机打发走了,然后宣布:‘我们一起打的回你家,现在是半夜2点,我可不想在街头和你吵。’”可怜的庞小姐就此沦为列侬无数猎物中的一个。时年23岁的庞凤仪在被勾引前,没有男友,列侬成了她的初恋后,却根本不看重她,还虐待过她。
   在列侬与庞凤仪同居的最后几个月里,“他每天接到洋子20多个电话”,1975年2月,列侬接到妻子要他回去的电话,便离第三者而去。对此庞凤仪表示,“我很伤心,更多的是糊涂。那不是结局—他连再见也没说,就这样突然离开了。”列侬夫妇打着“爱与和平”的幌子迷惑了无数世人,而庞凤仪与辛西娅母子则是没能被幌子遮蔽的受害者。
   依此判断,就能得出列侬即使不是灾星的话,也绝不是福星。
   
   
   莱茵河畔,2015年8月
(2015/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