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熊飞骏的博客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熊飞骏

   今天提起IS,没有哪个中华大国民不同仇敌忾的,除非他是一个嗜血的疯子。

   前段时间部分国人为IS暴行欢呼飞骏能理解,毕竟杀的是达官显贵一边妖魔化“亡我之心不死”;一边把子女财产往那边送的西方人。可今天IS居然亡恩负义屠杀起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为暴徒点赞的中国人来?还把我国神圣领土新疆纳入IS国的政治版图,此时还要为IS叫好就他娘的不是中国人了!

   当我们对IS虐杀中国人质义愤填膺时,可曾想过百年前的义和团?两者的行径是否有某种亲缘关系?

   IS的行为特征是超越人性底线的嗜血、疯狂和不可救药的弱智。下面我们有必要把IS和义和团来个对比,看在嗜血、疯狂和弱智方面哪个是老大哪个是老二。

   1、IS主要屠杀外国战俘;绑架处国平民以勒索巨额赎金,勒索不遂者才杀人质。杀外国人有明确目的:一是吓唬那些抵抗或进攻IS的外国军人;二是为了钱。

   义和团杀外国人则没有明确功利目的,不分青红皂白对能抓到的所有外国平民格杀勿论,老人妇女儿童无一幸免。不要任何赎金,拿再多的钱也买不回一颗人头。

   2、IS杀外国人的同时,并没有对本国使用外国商品的人亮起屠刀。义和团则把使用过西洋商品的中国人诬为“三毛子”,无论妇儒一刀一个,打西洋伞的中国美女先奸后杀。

   3、IS没有在国内焚烧售卖过外国人商品的商店。义和团则把卖过外国人商品的商店尽行焚毁店主餐刀。首都繁华盖世的商业街烧成一片废墟,最大的图书馆也燃起熊熊大火。

   4、IS没有在国内拔电杆拆铁路。义和团则在国内掀起了热火朝天的拔电杆拆铁路运动,毁掉一切现代交通通讯设施,因为这些设施是外国人发明的。

   5、IS没有公开向世界各国宣战。慈禧内阁则在一个晚上向全世界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宣战。

   6、义和团前后共屠杀了两千多外国人;同时又屠杀了近百万无辜的中国平民,包括五十万基督教徒,仅仅因为这些人信奉过基督教,在外国人办的企业做过事,售买使用过外国商品。IS除了屠杀外国人外,好象没有屠杀过售买使用过外国商品的本国平民。

   …………

   IS与义和团最大的共同之处是:都激起文明世界同仇敌忾,并对之采取联合军事行动,组成多国联军。美、英、法、德、俄、土耳其、沙特对IS实施联合空袭;“八国联军”中国人懂的。

   

   各位对比一下,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其实我们一直都爱好当老大,宁为鸡口不为牛后,无能耐留芳千古也要再接再厉遗臭万年。

   和我们相比,IS连当个小杂毛都不够格,有什么资格招来多国联军?

   并非别有用心揭历史疮疤,拿莫言小学时狗屁不通的作文来嘲弄他今天的诺贝尔文学奖。每个国家和民族在历史长河中都犯过错误。美国南方也实行过奴隶制,对印第安人的袭击防卫过当,在杰克逊总统后的几十年拿公职搞政党分赃。文明的欧洲在中世纪部分地区还实实行过野蛮的“领主初夜权”。基督教在马丁•路德焚烧赎罪券前夕差一点就堕入了邪教。

   人类不在于你先前做了什么?而在于你现在做了什么!曾经的邪恶弱智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是你改邪归正了吗?

   如果一个曾经出卖灵肉的妓女从良了,你再拿她过去的失足来说事就是乌龟王八蛋。如果她不但拒绝从良,还在邪灵之路上与时俱进成靠卖人肉包子发财致富的孙二娘,你还为她的过去涂脂抹粉就是罪恶的帮凶!

   美国就印第安人政策道歉了,纠正了驱赶歧视印第安人的制度,尽管当初是印第安人先攻打他们的,他们仍承认自己防卫过当了,对印第安人犯了罪。美国也告别公务人员分赃制了,建成了人类世界最廉洁的政府。为废除南方的黑人奴隶制,美国人付出了70多万白人生命的代价,比此后150年包括两次世界大战死难的美国人总和还要多。黑人奥巴马也当美国总统了。

   美国不但对印第安人政策道歉了,还对百年前驱逐华工政策道歉了,就日本偷袭珍珠港后把美籍日本平民圈到一块监督居住道歉了……

   整部美国历史就是一部反思反省认错史。

   搞过“领主初夜权”的欧洲,在近代则进化成现代文明的发祥地,为全人类的人权保障事业做出了最大的贡献。

   基督教也在马丁•路德和加尔文时代进行了深层的宗教改革,实行政教分离,大幅限制教皇、主教等神职人员的世俗权力,铲除了神职人员腐败的土壤,真正做到“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在涤除污诟的洁净新环境里浴火重生。

   …………

   我们为义和团运动反省道歉了吗?

   没有!

   文革时期我们把义和团美化成“伟大反帝爱国运动”;并以更大的规模把义和团暴行在举国上下再来一次,造成的破坏比义务团大出百倍,按叶帅说法“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浪费八千亿人民币”。

   更令人忧心如焚的是:全球信息化的互联网时代,我们依旧把义和团讴歌成“伟大反帝爱国运动”。

   116年过去了,上面依旧是慈禧,下面依旧是义和团!

   难道这就是与时俱进?这就是中国梦吗?

   别拿GDP“世界第二”来说事。慈禧中国不但GDP“世界第二”;还是世界第六大海军强国亚洲第一大军事强国。

   如果我们不悬崖勒马告别野蛮弱智的过去,我们有什么资格谴责IS?

   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2015/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