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熊飞骏的博客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熊飞骏

   今天提起IS,没有哪个中华大国民不同仇敌忾的,除非他是一个嗜血的疯子。

   前段时间部分国人为IS暴行欢呼飞骏能理解,毕竟杀的是达官显贵一边妖魔化“亡我之心不死”;一边把子女财产往那边送的西方人。可今天IS居然亡恩负义屠杀起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为暴徒点赞的中国人来?还把我国神圣领土新疆纳入IS国的政治版图,此时还要为IS叫好就他娘的不是中国人了!

   当我们对IS虐杀中国人质义愤填膺时,可曾想过百年前的义和团?两者的行径是否有某种亲缘关系?

   IS的行为特征是超越人性底线的嗜血、疯狂和不可救药的弱智。下面我们有必要把IS和义和团来个对比,看在嗜血、疯狂和弱智方面哪个是老大哪个是老二。

   1、IS主要屠杀外国战俘;绑架处国平民以勒索巨额赎金,勒索不遂者才杀人质。杀外国人有明确目的:一是吓唬那些抵抗或进攻IS的外国军人;二是为了钱。

   义和团杀外国人则没有明确功利目的,不分青红皂白对能抓到的所有外国平民格杀勿论,老人妇女儿童无一幸免。不要任何赎金,拿再多的钱也买不回一颗人头。

   2、IS杀外国人的同时,并没有对本国使用外国商品的人亮起屠刀。义和团则把使用过西洋商品的中国人诬为“三毛子”,无论妇儒一刀一个,打西洋伞的中国美女先奸后杀。

   3、IS没有在国内焚烧售卖过外国人商品的商店。义和团则把卖过外国人商品的商店尽行焚毁店主餐刀。首都繁华盖世的商业街烧成一片废墟,最大的图书馆也燃起熊熊大火。

   4、IS没有在国内拔电杆拆铁路。义和团则在国内掀起了热火朝天的拔电杆拆铁路运动,毁掉一切现代交通通讯设施,因为这些设施是外国人发明的。

   5、IS没有公开向世界各国宣战。慈禧内阁则在一个晚上向全世界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宣战。

   6、义和团前后共屠杀了两千多外国人;同时又屠杀了近百万无辜的中国平民,包括五十万基督教徒,仅仅因为这些人信奉过基督教,在外国人办的企业做过事,售买使用过外国商品。IS除了屠杀外国人外,好象没有屠杀过售买使用过外国商品的本国平民。

   …………

   IS与义和团最大的共同之处是:都激起文明世界同仇敌忾,并对之采取联合军事行动,组成多国联军。美、英、法、德、俄、土耳其、沙特对IS实施联合空袭;“八国联军”中国人懂的。

   

   各位对比一下,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其实我们一直都爱好当老大,宁为鸡口不为牛后,无能耐留芳千古也要再接再厉遗臭万年。

   和我们相比,IS连当个小杂毛都不够格,有什么资格招来多国联军?

   并非别有用心揭历史疮疤,拿莫言小学时狗屁不通的作文来嘲弄他今天的诺贝尔文学奖。每个国家和民族在历史长河中都犯过错误。美国南方也实行过奴隶制,对印第安人的袭击防卫过当,在杰克逊总统后的几十年拿公职搞政党分赃。文明的欧洲在中世纪部分地区还实实行过野蛮的“领主初夜权”。基督教在马丁•路德焚烧赎罪券前夕差一点就堕入了邪教。

   人类不在于你先前做了什么?而在于你现在做了什么!曾经的邪恶弱智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是你改邪归正了吗?

   如果一个曾经出卖灵肉的妓女从良了,你再拿她过去的失足来说事就是乌龟王八蛋。如果她不但拒绝从良,还在邪灵之路上与时俱进成靠卖人肉包子发财致富的孙二娘,你还为她的过去涂脂抹粉就是罪恶的帮凶!

   美国就印第安人政策道歉了,纠正了驱赶歧视印第安人的制度,尽管当初是印第安人先攻打他们的,他们仍承认自己防卫过当了,对印第安人犯了罪。美国也告别公务人员分赃制了,建成了人类世界最廉洁的政府。为废除南方的黑人奴隶制,美国人付出了70多万白人生命的代价,比此后150年包括两次世界大战死难的美国人总和还要多。黑人奥巴马也当美国总统了。

   美国不但对印第安人政策道歉了,还对百年前驱逐华工政策道歉了,就日本偷袭珍珠港后把美籍日本平民圈到一块监督居住道歉了……

   整部美国历史就是一部反思反省认错史。

   搞过“领主初夜权”的欧洲,在近代则进化成现代文明的发祥地,为全人类的人权保障事业做出了最大的贡献。

   基督教也在马丁•路德和加尔文时代进行了深层的宗教改革,实行政教分离,大幅限制教皇、主教等神职人员的世俗权力,铲除了神职人员腐败的土壤,真正做到“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在涤除污诟的洁净新环境里浴火重生。

   …………

   我们为义和团运动反省道歉了吗?

   没有!

   文革时期我们把义和团美化成“伟大反帝爱国运动”;并以更大的规模把义和团暴行在举国上下再来一次,造成的破坏比义务团大出百倍,按叶帅说法“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浪费八千亿人民币”。

   更令人忧心如焚的是:全球信息化的互联网时代,我们依旧把义和团讴歌成“伟大反帝爱国运动”。

   116年过去了,上面依旧是慈禧,下面依旧是义和团!

   难道这就是与时俱进?这就是中国梦吗?

   别拿GDP“世界第二”来说事。慈禧中国不但GDP“世界第二”;还是世界第六大海军强国亚洲第一大军事强国。

   如果我们不悬崖勒马告别野蛮弱智的过去,我们有什么资格谴责IS?

   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2015/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