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图)]
小平头夜话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图)


   
   
   
   

   
   
   
   
   
   
   平头按:这是来自盛雪身边多伦多的爆料者近距离观察,再次揭露盛雪沽名钓誉、作假揽功的无耻嘴脸。
   
   一.又一次炒作自己

   
   姜野飞、董广平被遣送回中国的消息,部分加拿大的人权人士在多伦多时间星期天(15日)晚上已经知道了,而且已经知道加拿大同意接受姜、董二人及家人。下面是其中一位朋友星期天晚上接到的一位记者的信:
   

   
   Dear

   
   I heard that Jiang and Dong were deported over the weekend. I
   
   knew that the situation had been resolved with the Canadian government
   
   agreeing to accept them with asylum. Do you have any further information on what happened? Very sad news.
   
   All my best,
   
   XX
   当时盛雪肯定不知道情况,不然,依她那么爱炒作自己的性格和揽功的恶习,她会马上宣布加拿大已经接受了姜、董以及家人,而且要暗示是她努力的功劳。盛雪一直等到星期三(18日)在她美国旧金山的哥哥家从网上才得知姜野飞的家属正飞往多伦多,然后马上发消息,暗示是自己的功劳,但是心里又不踏实,所以搬出加拿大西部的石清。其实她到现在也不知道,其实姜、董两人也已经被加拿大接受(不然又得揽功),而泰国赶在周末送人回中国,就是因为加拿大开始和联合国难民署以及泰方联系,而加快了遣返程序。很显然,盛雪根本就在这个过程之外,但是她很会欺骗那些从来没有和外国政府打过交道的人,以为她神通过广大,非常卖力。但是骗不了我们这些行家。
   
   (平头注解:果然不出所料,11月18日,盛雪和其面首张小刚在几个邮组群里唱双簧揽功,故伎重演煞有介事地以总策划自居感谢这个感谢那个,详情见附件。盛雪不忘“得了便宜还卖乖”地煽情说“费良勇、刘劭夫等人一直在向加拿大各主要部门举报我,发送攻击我的材料,我没有可能一一解释、澄清。我会一如既往做该做的事,但是也许在下一次的人道救援中,我就无法发挥什么影响力了……”其无耻贪功的潜台词是昭告天下:这次姜野飞、董广平及其亲属的人道救援我盛雪已竭尽全力,首功在我)
   
   如果大家不信,我就来个小测验,请盛雪看到这个贴后,马上回答:
   
   你给加拿大外交部哪个部门联系的?是外交部吗?他们向你索要的资料是什么。这个程序是标准化的,不懂行的,肯定会回答错。盛雪请马上回答,不要等一两天了解以后再回答。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盛雪的英文水准是不够在电话里与政府部门做这样的正规交涉的。不行,请她讲两句给你听听。(平头注解:果然,今天11月19日盛雪通过其在自由亚洲的面首寇天立在刚刚发出的Google 快讯如是说——盛雪透露,当时加拿大政府同意先将姜、董两家人转到律宾,再前往加拿大:“他们被抓之后,我立即打电话给联合国难民署,包括打电话给加拿大外交部,还找了加拿大的一些参议员、国会议员,还有其他的人权组织 ……)
   
   二.“圣母圣女”及姐妹遭性侵

   
   这两天很多人对费良勇、彭小明揭盛雪的母亲四十年前的丑事有很多评论。对我们圈内人来说,彭小明所写都不是秘密。大概只要是和盛雪曾经比较接近交过心的人应该都听盛雪给他(她)讲过这个故事:父母亲当年做临时泥瓦工;母亲看不起父亲,有了一个野男人;这个男人对盛雪以及她妹妹性侵;她非常同情父亲,仇恨母亲,长期和母亲的关系紧张;和母亲的关系一直到母亲到了加拿大定居才开始慢慢缓和,到母亲决定把北京的房产留给她以后开始转好,为此又和同住多伦多的妹妹关系闹翻……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图)

   
   图:盛雪七十年代(1978年)全家照(前排左一左二即臧锡红姐妹。注意,其全家每人都露笑容,唯盛雪面无表情,可见两年前其母奸夫性侵的伤害有多深,对其母的怨恨有多烈——而当其母驾鹤西去盛动用公器诛心追溢为“圣母”其心有千千结般地扭曲)
   
   当然,即使这个故事是盛雪亲口给很多人讲过,她讲的时候是把对方当朋友,日后把这些朋友私下讲的事情抖出去,也是不应该的。但是大家不要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费、彭长期以来都没有把盛雪的家中的丑事公开化,恐怕从来也没有准备扯人家的这些闲事,如果不是盛雪公器私用利用母亲的病重和病逝大大炒作自己的话,她用了民阵、公民力量邮件组、lovetibet等邮件组、大纪元这些公器、以不实、夸大的信息炒作她母亲(其实是为了炒作自己),大办丧事,这就把私事变成了公事。费、彭的揭露就变成正当的了。
   
   (平头注解:原来披露1976年年仅14岁的臧锡红姐妹被其母“引狼入室”的奸夫性侵的秘辛之始作俑者是盛雪自己!难怪盛不敢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却“门后舞板斧”地在邮组群里耍泼跳脚叫嚣“做好粉身碎骨的准备”)
   
   请各位回头去读读盛雪将自己写的悼词,除了把她母亲描绘成圣母以外,其实最重要的是写圣母的女儿“圣女”是多么伟大的“领军人物”,在全世界得到多么大的拥戴,所以才有“四海同悲”。共产党的干部再恶心也都没有恶心到这种地步。
   
   多伦多的人都知道:盛雪的母亲每天和女婿董昕无所事事,每天对着抽烟、对着喝酒(为此,盛雪常常给朋友们说,她必须好好想法赚钱,不然,没人养家),对在她家住的假难民(需要盛雪的帮助办政治庇护者)吆来喝去,挑人家小气不买东西孝敬,挑人家不好好干活,根本没有什么好德行。
   
   除了假难民和朋友们平时的孝敬,每次她母亲过生日、她本人过生日,盛雪都会主动给朋友们说,要求送礼。一位东北的、假装是法轮功办政治避难的女孩,后来给别人讲,前后几年,她上贡的财务至少5万加币。
   
   大家如果有印象的话,盛雪的母亲重病的期间,她隔三差五地利用公器发信息:妈妈如何如何了、我如何如何伺候了、朋友如何如何关心了、不断炒作(她连起码的行文规矩都不懂,应该说:家母或者我妈妈。妈妈、妈妈的,似乎别人都要把她的母亲当妈一样),把自己描绘成孝女,当时民阵到了换届选举的时间,她以照顾母亲做孝女没有时间开会而推脱,而就在母亲病情十分严重的2014年4月(她母亲8月去世),她忽然扔下病危的母亲,跑到香港台湾招摇三个星期(在香港做假新闻说自己受邀参加六四博物馆开幕,被李卓人揭露),拜兄妹、出风头。
   
   说起拜兄妹,大家应该看到她最近写的一个公开帖子指责潘永忠,说;潘永忠,你不是拜了我母亲做干妈吗?你不是那么孝敬干妈吗?为什么你不和费、彭闹翻还和他们搅在一起?……这就是盛雪的风格:教育素养不够、政治素养不足、没有的眼界和胸怀,然后就用称兄道弟、呼姐喊妹、认干亲、搞色诱纠集一个团伙搞民运、“打群架”,这样的团伙当然做不大,充满矛盾(情敌),乌七八糟,一旦盛雪被批评,盛雪就逼着她的朋友站队表态,这样一来,大家只好疏远离去,所以盛雪到哪里哪里就有矛盾就有分裂(一分再分,目前揭露她的费良勇、彭小明、刘劭夫、陈毅然、苏君砚等,与她疏远的潘永忠等,本来都是一个团伙的)就有乌七八糟的事。
   
   我很佩服盛雪的胆量毅力和超级不要脸,东北人形容爱抵赖不认错的人是“不抓住手膊不认账”,盛雪是“抓着手膊也不认账”。
   
   
   附件一:

   
   盛雪
   发送至 民阵园地、 fdc-canada、 民阵之友、 gongminliliang、 iamyuanmin、 zhengmingpingt.、 gongminshijie、 辛亥革命族群、 悉尼平台、 lovetibet
   
   还有两个小时,姜野飞太太们、董广平太太和女儿就要抵达多伦多机场了。这是个让人悲喜交加的事情。
   
   谢谢所有关心关注姜野飞、董广平两家人的朋友,谢谢所有参与营救他们的同道,谢谢立群姐、汪岷兄、李方、薛伟、建利、韩武、用林、小刚、范先生等等朋友(还有很多,恕不一一列举)。
   
   感谢连夜帮我翻译文件的冯兄、郝伟、Hellen和罗乐,感谢加拿大外交部官员(抱歉她不希望我透露名字)即刻启动了应急救援措施,感谢加拿大退休参议员迪尼诺、劳工及妇女部长里奇、国防部长肯尼、原亚太事务部长乔高,以及在全球有数万成员的人权组织“自由国际”(OFWI),他们都在我发出紧急救援的请求时,立即参与了这一行动。“自由国际”并向其所有成员发出Rapid Action(紧急行动”通告,请求其成员给泰国、中国及加拿大政府写信对此表示强烈关注。
   
   特别要感谢在泰国出手帮忙的小黎、小彦、小杨、小林(怕影响这些朋友的安危,不写名字了)。
   
   这是一个大家全方位参与,群策群力的救援行动,遗憾的是姜野飞、董广平居然在加拿大已经安排接收的情况下被中共强行掠走。令我非常非常痛心的还有,同机被绑架回国的我的好友阿海,他是我的诗集、文集,以及我编辑的两本论文集的出版人,并帮过我很多忙。
   
   加拿大外交部官员已经和我约定加东时间下午7点和我商量两家人的安置和对姜野飞、董广平的继续营救计划。
   
   我致万分歉意,在他们两个最后被带走时没有加大救援力度,一是设想他们可能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等待前来加拿大;二是我正遭受一轮更暴虐无耻的攻击,我没有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我不可能对毫无人性底线的伤害内心波澜不惊。我非常非常的抱歉。
   
   另外,费良勇、刘劭夫等人一直在向加拿大各主要部门举报我,发送攻击我的材料,我没有可能一一解释、澄清。我会一如既往做该做的事,但是也许在下一次的人道救援中,我就无法发挥什么影响力了,在此先致深深的歉意。
   
   我从事中国民主运动26年,放下了生命中的许多选择,我生命的百分之七八十的时间、精力、智慧、能力都给了民运,只希望中国人能够过得有点尊严,有点自由,中共对我进行了长期的造谣污蔑、抹黑中伤,所有的恶行都被扣在头上。现在,费良勇、彭小明这种披着民运外衣的畜生,毫无底线的长时间的伤害我,居然毫无人伦底线的伤害我的家族先人和父母大人,连畜生都不如。
   
   中国政治再黑暗、中国社会再暴虐,你们还能怎么样。既然走到这一步了,咱们就走着瞧,如果中国必将黑暗到人性不存、人心如夜、人情如刃、人不如畜生,如果我连自己的先辈亲人的名誉都无法保护,告诉你们,我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准备。
   
   有时真觉得“人在做,天在看”这句话非常软弱无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