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图)]
小平头夜话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图)

平头按:彭文还原了“民运圣母”李桂琴和其女盛雪的真实面目,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也。在“母亲李桂琴”一节中彭小明披露了一段影响盛雪一生的惨痛变故——1976年,年仅14岁的盛雪被其母“引狼入室”的奸夫性侵,以致“破除了青春少女的羞涩和含蓄,过早进入了性开放的成人化扭曲人生。后来甚至发展到本地小流氓团伙打群架,以博取盛雪欢心为目的。学校与警方决定抓捕盛雪移送少年教养管理所”——当年大名鼎鼎的“西单小红”(臧锡红初中时在街头市井上的女流氓名号)的扭曲人生互为因果。这也为日后盛雪道德败坏,沦为民运“公共情妇”埋下伏笔。后来盛雪竟然将这段经历通过其吹鼓手张朴“化悲痛为力量”地以春秋笔法美化漂白为“面對這樣一個具有女俠情怀的學生,而且不听話,不服管,做事有主見,還有號召力,專橫的班主任豈能容忍,決心要制服盛雪,采取的是中共整人的慣用手法……甚至准備把盛雪送去工讀學校(青少年勞教所)”云云的拍案惊奇(详见张朴《盛雪印象》)……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图)

   图:盛雪与其御用吹鼓手张朴."西单小红"装嫩卖嗲惯打二张牌且“两手抓两手都硬”:打击异己用面首兼打手张晓刚(化名),吹嘘自己用吹鼓手张朴为其背书。一招鲜,吃遍天。阅人无数的“西单小红”凭此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在民运圈攻城拔寨,盛雪的滥情已经超出了寻常的水性杨花的概念,把她的情人称为面首是恰当的。盛以肉体打开政治上升之路,又以民运领袖之名大行淫乐,相得益彰。以至于盛戏子的老娘——民运“岳母”驾鹤西去,一众“拖屁股大连襟”如潘永忠、张晓刚、顾明等盛的面首之流祭出"铁肩冷眼抗强权 侠骨慈心佑民运"极尽肉麻吹捧歌颂“民运岳母”之能事,生拉硬扯将昔日北京“窑姐”李桂琴塑造为“文能管账,武能抡锤”之“民运双枪老太婆”的形象。除开上述二张以外,计有如下老汉拜倒在其石榴裙下,俯首甘为盛抬轿子、吹喇叭,捧臭脚:陈奎德、陈汉中、陈泱潮、黄河清、黄河边(高冰尘)、丁楚(原名房志遠)、潘永忠、顾明、杨建利、罗乐、吕易、阿海(桂民海)、刘路(李建强)等等(盛雪好多情人是民运界的知名人物,说出来恐伤及这些人的名誉,暂且打住)……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图)

   图:这就是所谓的“铁肩冷眼抗强权 侠骨慈心佑民运”之“民运岳母”李桂琴尊容。李桂琴叉腰叼烟和举杯啜酒的姿态不似普通劳动妇女,或说颇露风尘之相。而且她嗜赌不爱输,赢钱就兴高采烈,输钱就骂骂咧咧。整一个如假包换的北京“窑姐”。
   
   都说盛雪得其母真传,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度与盛走得很近的袁红冰曾经这样形容过盛雪,虽说有点刻薄但“话糙理不糙”——
   曾有一個自詡民運人士和詩人的中國女性偽自由主義知識分子,輕狂地嘲笑將自己埋葬在金色烈焰中的僧人不懂珍惜生命。
   這個大半老的女人為了和歲月較勁,竭力想把自己打扮得年輕,甚至讓印著一朵碩大牡丹花的旗袍罩在乾瘦的屁股上,似乎想以此來顯示她對生命的珍惜。
   然而,連母羊都能看出來,在同歲月的較勁中,她是個失敗者;她的自我粉飾使人不能不把她和清朝的妓院聯係起來——不是花枝招展的妓女,而是扭捏作態的老鴇子。望著她那猶如涂了香粉的大鵝蛋般的臉。
   
   民阵副主席彭小明揭露民阵主席盛雪所言板上钉钉,绝非道听途说,他底气十足,胜券在握“以上文字,皆为实地调查的结果。盛雪若上网巧言辩解,谎言也掩盖不了史实。是谁诬陷造谣?宜走法律途径,对簿公堂,秉公判决,真假立辨。我谨拭目以待。”盛雪惯用的“特务抹黑”或“民运内斗”之辩解就显得苍白无力。感谢彭小明挺身而出为人们还原了“民运圣母”李桂琴和“全球民运领军人物”盛雪的真实面目。在明哲保身,爱惜羽毛,甚至同流合污的民运风气之当下,尤为可贵。典型莫过于七十老翁陈汉中“久居鲍鱼之肆不闻其臭”地为其“红妹”遭民运人士“通共、贪腐、淫乱”的揭露辩解为揭露者民运女士是嫉妒盛雪的“美貌”之奇葩言论。
   
   借死人往活人脸上贴金,尤其以几个“拖屁股大连襟”来为盛雪抬轿子、吹喇叭(北方俚语将与一女有染的众男称为“拖屁股大连襟”),不惜借自己死去的母亲博上位,盛雪之鲜劣寡耻概莫为盛。“无知者无畏”——而盛雪为了达到让张晓刚长期留在加拿大苟合之目的,盛、张俩人合谋试图欺骗加拿大政府为张晓刚申请政治避难事件彰显盛雪的无知、愚蠢、欲盛、胆肥——这个消息是承办申请办理的华裔移民顾问透漏的。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盛戏子为澳洲张晓刚申办难民也被人举报到了加拿大有关部门,并且,受理申办的律师以及张晓刚的照片(因“张晓刚”都是化名)也一并被举报,以至于盛的老娘驾鹤西去,张面首也不敢踏上加拿大的土地前来为准岳母奔丧。估计今后张面首再也不敢踏进加拿大了。
   
   诚如彭文所言“门风不正,少女失贞,都已是多年前北京陋巷里的如烟往事,仅能说明过去。不可容忍的是海外民运政治人物盛雪在当下的作伪。亡母如此惊世骇俗的秽乱经历,本应随其身殁而烟消云散,盛雪却不甘知耻藏拙,反而高调吹捧,以假乱真,滥用民运网络铺排夸张,欺世盗名,为自己涂脂抹粉。盛雪连这样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话都敢说敢写,什么样的谎言说不出口?她的承诺、她的经历还有多少可以相信? ”
   
   彭小明一介书生,曾经迂腐得可爱,一个多月前仍以“君子”之心把与盛笔仗局限于“民阵内部争议中的君子作风问题”。直至費、彭(2015年)十月中下旬去了盛的住地多伦多。在其老窩,挖了她的後花园。由盛原来二十多年最亲近的伙伴陪同深入实地与不少当事人作直接調查。費、彭才幡然醒悟:过往小平头的揭露不是空穴来风,件件属实,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方才意识到与盛之争不是“君子之争”,是“民阵的正邪之争”!重塑民运的道德形象于焉始开。
   
   彭文横空出世,震荡各界,民运圈顿时烈火烹油,繁花似锦,煞是壮观。现将彭文这段原文摘录与张朴文两相对照,“奇文共赏”:
   
   李桂琴伤风败俗,对不起臧氏家族的一件大事发生在1976年。夫婿臧朋年卧病在床,李桂琴竟然引领外遇男子登堂入室,这头衣冠禽兽的色狼不仅与李桂琴颠倒及乱,而且垂涎她未成年的女儿。盛雪从此失贞。当时盛雪年仅十四岁。丧尽天良侵害少女的主犯当然是暴力乱伦的奸夫。作为主妇和女儿的母亲,李桂琴也负有引狼入室,败坏门风的重大罪责。当花季少女遭受暴力侵害之后,作为母亲本应及时给予重要的心理和生理辅导,以避免受害人的身心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可是李桂琴却以自身卑鄙的角色信息给予了盛雪强烈的误导,树立了负面的榜样。盛雪在性成熟初期遭遇性侵,突然破除了青春少女的羞涩和含蓄,过早进入了性开放的成人化扭曲人生。后来甚至发展到本地小流氓团伙打群架,以博取盛雪欢心为目的。学校与警方决定抓捕盛雪移送少年教养管理所。
   
   
   $*$*$*$*$*$*$*$*$*$*$*$*$*$*$*$*$*$*$*$*$*$*$*$*$*$*$*$*$*$*$*$
   
   民阵的正邪之争:民阵内部爆发的重大纷争,并非争权夺利的内斗,也非路线策略的争辩、更非个人恩怨的纠缠,而是正邪是非之争。涉及到的领域包括贪污腐败与公正廉洁、造谣中伤与揭露谎言、沽名钓誉与正本清源、流氓邪气与民运正气、乱打特务与反对整人、公器私用与秉公办事、伪造历史与还原真相、荒诞造神与撕破画皮、违法乱纪与遵纪守法、暴力威胁与义正词严、江湖黑道与民主正道······民阵主席盛雪打着民运旗号,说谎成性、贪钱捞名、胡作非为,给海外民运造成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盛雪早就被要求引咎辞职。可是盛雪坚持赖在台上。我们曾经投鼠忌器,隐忍不发。但是情况愈演愈烈,如若听之任之,只会每况愈下。经左右权衡才认识到,只有充分揭露,才有可能让民阵和海外民运摆脱污秽形象,重树正气,为中国的民主化继续发挥作用。
   
   $*$*$*$*$*$*$*$*$*$*$*$*$*$*$*$*$*$*$*$*$*$*$*$*$*$*$*$*$*$*$*$
   
   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德国 彭小明
   
   盛雪在2014年8月22日的多伦多《大纪元》报上发表母亲去世的讣告称:“痛失先慈,四海同悲”。四海是文言汉语中天下寰宇的代称。这种宣传口径,只有国家级伟人才够得上。盛雪的狂妄无耻可见一斑。在民阵网站里,她又动用大量篇幅,刊登了跟政治内容毫不相干的母亲病情和丧葬文字,大肆吹捧她的母亲,文章充满阿谀溢美之词。将病故的母亲吹捧成民运慈母,所用的词汇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绝顶地步:“美丽端庄,禀赋极高”、“具有高贵大气、宽容慈悲、明白事理、聪慧幽默、正义勇敢、坚强柔韧、性格豪爽、仗义任侠、不拘小节、特立独行等等特质”、“美丽聪慧、善良仁慈,并勤奋好学”……“一个优秀的女人,伟大的母亲,光彩照人的人”。
   
   经实地了解,盛雪的母亲李桂琴根本不具备上述特质,而是一名平庸凡俗、妇道不贞的女子。吹捧死者,目的全在于给活人脸上贴金,抬高盛雪的形象。这是一种非常拙劣的宣传伎俩和颠倒黑白的巧伪文风。民主运动决不能任其泛滥肆虐,必须及早还原其本来面目,以正视听,以儆效尤。
   
   在还原盛母李桂琴真实面目之前,有必要针对盛雪关于她的祖父、父亲和外祖父所作的虚假或过分描写也做一些核实和澄清。
   
   祖父臧启芳
   
   史料记载,盛雪(臧锡红)的祖父臧启芳是一名知识分子,曾经出任过天津市署理(代理)市长(任期三个月)和东北大学校长等职务,是随国民政府迁往台湾的军政官员之一。臧启芳可以列入民国时期的知名人士行列。但是毕竟仍是地区性人物,跟民国宪政首创者宋教仁、民国宪法起草人张君劢不能同日而语。盛雪和臧氏家族举办家祭式的纪念会议,无可厚非。但是在海外民运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活动中,将臧启芳作为辛亥百年的重要人物之一来纪念,题名为“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就难免僭越和炒作之嫌。1911年辛亥革命时,臧启芳年仅17岁,尚未成年。一名思想理念未臻成熟的少年不可能对一场盛大的革命作理论参与。另一种可能则是体力参与,即参与孙文黄兴等人组织的武装暴动,但是没有任何信息证明,臧启芳是反清暴动的生还人员。1948年臧启芳赴台湾,1961年在盛雪出生之前一年去世。对于盛雪应该说没有任何直接的印象和影响。
   父亲臧朋年
   
   盛雪在自编的维基词条中描写她的父亲说:“父亲臧朋年攻读了东北大学历史系、北京大学政治系和外语学院英语系,但赶上了一系列政治运动,最后郁郁而殁”。
   
   盛雪又在母亲的祭文里介绍:“臧鹏年获得政治、历史、英语三科大学学位,纵横自然和社会科学领域,在反右文革期间,屡遭迫害,遂自修高等数学,且沉溺一 生”。
   
   三个学位都属文科,怎么纵横到自然科学?完全是外行话。“大学学位”的说法也很不专业。姑且理解为学士学位。三个学位不可能同时攻取,一个在东北, 一个在北大。北大只有外文系,没有外语学院,所以读英文应是另一个学院。北大政治系的学位只可能在1952年6月以前。因为1952年中国高教界发生了重大变革,全盘苏化的“院系调整”雷厉风行。政治系作为资产阶级伪科学专业被撤销。该专业的学位不复存在。臧朋年1924年生。到五十年代中期即使是三个学 位也应该学成毕业。在那个知识分子奇缺的时期,哪怕只有一个学位,也是急需的人才,毕业就会分配工作。可是他却没有正式工作。那他只有三种可能:1. 政治上划成右派(或反革命);2. 严重疾病,不能工作;3. 拒绝前往被分配的边远城乡工作单位。臧朋年没有戴右派帽子,所以只有第二和第三种可能。这样的人员在北京市,逐渐成为社会闲散劳动力,俗称临时工(包括代课老师)。应该指出的是,臧朋年这样年龄的知识分子中,出身国民党军政人员家庭的比例较高,又由于他没有固定的工作单位,(不评先进,不发展党团员),所以他受到的“出身不好”的压力确实存在,但远远不如单位职工那样强烈。诚然,临时工在六七十年代是中国城乡职工人员中的弱势群体。他们的工作期限不固定,劳动局和街道按临时需要安排工作,有时没有工作,就赋闲等候。有工作时,也与国营职工同工不同酬。工资低,常被指派去做最脏最累的杂活,更没有劳动医疗保险。所以是城市职工中被人瞧不起的群体。实际上臧朋年家庭的主要问题远不是政治上的迫害,而是收入低,工作不稳定,也因为臧朋年夫妇没有固定工作单位,因此面临驱遣离京的危险。按照共产党的阶级路线(主要根据父母的身份经历),盛雪的家庭出身不是红五类,也并非黑五类。因为父亲臧朋年不可能继承祖父的官职;他在1949年以前三年若仅仅是大学生,那就应算是历史清白的人员。盛雪的家庭出身应属城市平民,甚至可能划为城市职工。仅仅在政治上有一个港台海外关系的问题。毕竟跟被杀被关被管的黑五类家庭很不一样。盛雪强调严重的政治压力有夸大其辞的水分。盛雪描写的“洞藏户口簿”故事如果是真实的话,那也刚好证明盛雪一家并不是公安局认定的黑五类家庭。对比一下遇罗克被害后的遇罗锦一家就再清楚不过了,遇罗锦和弟妹被勒令离京下乡,一天都不准拖延。洞藏户口簿的言行只是盛雪母女不明事理的糊涂举措。李桂琴撒泼骂街,反抗驱遣离京,居然就留了下来,说明街道和公安对这户人家只是监控(因海外关系和社会闲散人员),而不是坚决驱离,(如果他们胆小怕事,奉命迁离,街道当然高兴)。如果是必须驱离的黑五类家庭,根本无须看户口簿,在派出所直接注销户籍,完全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毕竟臧朋年的生活境遇是十分不幸的。起先他还常常被延请任代课教师。到了文革时代,学校教育基本停摆,正式教师都少有机会授课,何况代课教师?于是他为了维持收入,多年从事泥瓦匠之类的杂活。改革开放时他已垂老卧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