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小平头夜话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朋友又把一篇文章转给我,这篇文章是一个叫做潘晴的人写的。我不了解这个叫做潘晴的人是谁?是不是一个“民运人士”?但是,这篇文章文风之恶劣,大大的叫我开了眼界。
   
   这篇文章洋洋洒洒数千言,语言扭捏作态,言之无物,大帽子乱飞,大棍子乱抡,可是这些个罪名都是潘晴自我想象的,一点都落实不到别人头上。读了这篇文字,你会觉得,这人说什么呀?比如他说别人造谣攻击,那么,你要说明哪件事情上是造谣的,事实又是如何?比如说,你说别人是文革遗风,那么你就要说清楚,什么才是文革遗风?
   
   我不明白,像这样恶劣的文字风格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人品的人才能写出来?难道他不怕天下人耻笑吗?这种自曝其丑的做法是不是一种愚蠢,还是一种人格自贬?

   跟这种文风的人,这种思维方式的人是无法进行正常的讨论和沟通的。这样的人厕身于所谓的民运队伍里,是中国民主的悲哀!
   
   费彭等人的文章,我都拿来仔细阅读了,盛雪一派的人的文章,我也拿来看了。我的结论是,一伙正人君子在跟一伙江湖流氓讲道理。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费良勇先生等人完全没有必要争论下去。
   
   潘文说对盛雪的揭露是叹为观止的文革遗风,我倒是觉得,盛雪把自己的母亲如此吹捧倒是叹为观止的丑行。母亲如此大节有亏,竟敢用那么肉麻的文字去吹捧。这样的丑行,只有人格极其扭曲的人才干得出来。为什么人们不去责问盛雪的谎言呢?还会有一些人去维护她,为他辩解?这究竟是为什么?民运的组织真的是那么病态吗?
   
   民运组织内部的错误和丑恶能不能揭露?该不该揭露?民运堕落到了这个地步,像盛雪这样的人还有必要为她掩饰吗?只有彻底揭露,清除出去,民运的队伍才能纯洁,民运的道德才能重建。否则,道德上连共产党都不如的民运还有什么感召力?民运还有什么颜面自称自己在从事一件崇高的事业?
   
   尽管我不是一个民运人,但是出国以来,生活在民主社会里面,深感中国的问题根子在制度上面。只有解决了制度问题,实行了民主制,中国才有希望。所以打心眼里希望中国民主。但是,如果中国的民主靠的是盛雪这样的人去实现,这是一个讽刺。我也不会相信盛雪等人真的去追求民主。盛雪的所作所为,令民运蒙羞,令向往民主的人望而止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把双方的文章都看了,文如其人,我总的感觉是,费彭等人是正派诚实的君子,而盛雪一帮人无论在人品和学识都是十分低下的。我希望好人能实现自己的抱负。
   
   附件:陈汉中、潘晴在邮组为盛雪鸣冤
   
   费良勇博士是汉中认识多年的核物理学家,彭小明是二十年前汉中在欧洲时就认识的学者,都是汉中敬重的朋友。这两位朋友最近的表现真是有些让人失望:
   
   首先,盛雪何许人也?据说是“只有小学水准”之辈、芸芸众生之一,费、彭二尊可是学富五车的德高望重学者啊,如此重炮出击,至于吗?值得吗?且不说“大人不计小人过”、“名将不杀无名之卒”,如此力量悬殊的搏杀,胜之不武啊!
   
   其次,盛雪与妹妹、母亲一同被“大哥”奸淫,已是陈年旧事,在民运圈子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甚至盛雪因为“原谅母亲和大哥”而与妹妹交恶也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还仅仅是停留在“传闻”的层面,谁有确凿证据证实或者证伪之?一对学者在自己的檄文中引用“公开的秘密”和“传闻”,实在有些滑稽。何况这些属于个人隐私的资讯用于“公领域”除了展示这一对学者的品味之外还表现出文章选材之不慎。
   
   盛雪是否适合做主席,可以开特别代表大会处理或者等待下一次代表大会进行主席改选。相关讨论争辩是否就可以“到此为止”?不要让广大社会群众再看一次民运内斗的“叹为观止”!!
   
   汉中
   11/22/2015
   
   令人歎為觀止的「文革遺風」——評披上「文化道德」外衣的流氓表演
   文/潘晴
   
   
   婦德、貞操、作風、包括某些人高唱的「正邪」等「道德牌坊」,從古至今就是中國「醬缸文化」中反人性的一種偽價值標準。 到了近代,更被中共控制下的紅色政權,提升到了所謂思想、靈魂的高度,成為了政治鬥爭的一種工具。雖然文革結束已快四十年了,但人們記憶猶新的是,在那個腥風血雨的年代裡,有多少人在這些「道貌岸然」的口號下,被剝奪了人性的尊嚴與自由、喪失了最基本的權利乃至生命!可悲的是,在半個世紀後的今天,文革陰魂不散,居然在「民運圈」中借屍還魂,且不斷地在公共場域中散發著腐惡的屍臭!
   
   一段時間以來,在攻擊盛雪的各種病態噪音中,人們不難看出文革心態在某些人身上的頑固與延續。 一旦沒有達到他們的政治企圖,這些人就開始語無倫次、方寸盡失,揮舞起「文革時代」的整人大棒,演繹出一幕幕「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鬧劇和醜劇來,其手段之卑劣令人歎為觀止。 殊不知,這種鬥爭手法人們並不陌生,在中共統治的六十多年中,國人對此早已屢見不鮮,深惡痛絕了。任何一個頭腦心智還正常的人,對於這種整人手段的反應,除了厭惡之外,還會產生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即文革陰魂並未遠去,它就在我們身邊上演!
   
   令人難以容忍的是,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上竄下跳,毫無廉恥地在公共場域晾曬他們的人格底褲,全然不顧這種行為是對社會公德的一種傷害。但這些人顯然並不在乎社會的觀感,更為可笑的是,這些以「正義化身」出現的「偽君子」不知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作不知道?沈默地大多數人並不都是傻瓜,不會輕易被這種「八分錢郵票」文革式的檢舉揭發所迷惑。人們很清楚地知道,在社會公共領域中,什麼才是正常的是非論戰方式,什麼才是正常的社會道德評判標準。
   
   其實真正的「邪惡」、真正的「道德裁判」並不在身外而在身內,即「魔鬼就在你心裡」,和社會大眾的「公道自在人心」。對於這些勇於「裸奔」的「鬥士」來說,真正的敵人並不是別人,而是他們自身的原罪,是他們自身的狂妄、無知、毫無反省的道德混亂與毫無公德的陰暗心理。在一個文明社會裡,眾所週知,在公共領域,沒有人可以任意凌辱誹謗其他人,包括以「道貌岸然」的面目出現,卻使用極為下流的手段詆毀攻訐其他人。須知,我們每一個人的尊嚴與自由,當以不損害他人的尊嚴與自由為邊界,這不光是西方文明社會的標準,即使是我們的老祖宗,也留下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古訓。任何理由,都不能稱為惡意傷害他人的藉口。
   
   人生經驗告訴我們,一個真正站在道義立場上的人,絕不會採取這種下作的流氓手段。只有出於某些自身陰暗、卑劣與殘忍地心理,才會如此不擇手段地去攻訐、污損他人(即語言殺人、輿論殺人)。而檢驗我們是否仍具有文明人類底線的標準只有一個——在看到有人任意濫用語言暴力,虐待傷害他人時是否袖手旁觀?任由這種行為氾濫?不幸的是,國人在專制文化的奴役下已時間太久,「醬缸文化」最主要的遺產就是「明哲保身」,大眾的心理普遍地怕得罪惡人,只要自己不是受害人,人們一般不願意捲入是非,更遑論站出來說幾句公道話了。
   
   延伸開來看,國人在暴政的壓迫下早已「噤若寒蟬」,在任何社會事件中,只要被打擊、被迫害地是那5%的「一小撮人」而不是他,芸芸眾生們就會山呼萬歲,慶幸自己一時走運,沒有成為那倒霉的「一小撮人」。於是,專制統治在如此犬儒的民族性下,淫威大甚,越發猖狂,恨不得「紅色江山」能夠「萬年一繫、永永尊戴」了。 這本是中國人的不幸,這也是中國至今仍無法走向民主的深層社會原因之一。對於中國人的懦弱、自私、不願惹麻煩的心態,筆者是深為同情的。但這不代表人們對文革的記憶應該忘卻,更不代表人們喪失對這種政治文化的戒慎恐懼。至少,在追求民主政治的人群中,都應該牢記:文革的悲劇不能重新上演,在一個充滿缺陷、罪性、不完美的世界裡,除了法律之外,沒有人可以充當正義的化身,更沒有人可以來扮演「道德審判官」!
   
   回到民陣內部的爭議中我們看到,在文革遺風的影響下,那些多年來合作共事的同道,突然間,就變成了「比共產黨還兇惡」的敵人?就被指控為「道德敗壞」、「貪污腐敗」、「假公濟私」、「自我吹捧」的民陣「公敵」?為此展開無休無止的攻擊陷害。而且為達到目的,甚至不惜與那些「中共代理人」一唱一和的玩雙簧戲法,其厚顏無恥實在令人歎為觀止!在民陣已成立協調小組,艱難地調解相關爭議的過程中,我們看到:某些人不是自我克制,抱著解決問題的態度來對待民陣成員與公眾,而是用歇斯底里的癲狂攻擊,甚至不惜污衊、攻訐他人已故的親人、長輩,使用及其下流的語言,以捕風捉影式的整人伎倆,無限上綱上線,活脫脫暴露出一付「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讓任何一個稍有良知的人都看不下去了!這種散發著文革腐朽屍臭的鬥爭手法,實在令人惡心和反胃。 必須指出:「有文化的流氓」也還是流氓!只不過更令人所不恥!披著「知識分子」外衣的惡棍、打手在文革中並不少見,今天這一幕,不過是文革陰魂的回光返照罷了。
   
   這些人在文革中就曾經是「工作隊」的代表,對於整人文化爛熟於心,從文革中比誰更「革命」、比誰更「進步」到今天的比誰更「正義」、比誰更「道德」,這些人從來就不曾反省自身的謬誤與責任,也從未反思自身的「正義」與「道德」是多麼的虛妄和偽善。 這些人賴以生存的「偽價值觀」不過是文革之遺風。這些人洋洋灑灑的攻訐「檄文」,無一不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鬥爭思維產物,以及陶醉在一種「扮演上帝、鞭撻世人」的快感幻覺裡,令人作嘔。 人類的普世價值、終極關懷,和對人性中原罪的認知,與他們是絕緣的。這些被專制文化心態奴役的人;這些從不與心靈對話,與上蒼(神)對話的人,就像一個可笑的權力侏儒、奴才打手,是一定要用對「戰友」的揭發、批鬥、來向專制政權獻媚的。 一切下流與惡毒的語言,便成了他們攻訐他人的武器炮彈。 在這些人喋喋不休的文辭中,我很少在他們的語彙中看到有什麼真正的社會關懷,也看不到「與人為善」的人格特徵。 社會公眾所接受的話題標準,從來不在他們的視野之中。 久而久之,即使再愚鈍的讀者也能感受得到,這些人魚目混珠的「調查揭發」,不過是一種「偽價值觀」操弄下的整人手段,這些污染公共領域的話語、文宣,不過是他們迷戀「輿論殺人」的一種流氓心態之展現。
   
   在這些人的思維邏輯中,什麼是真假、是非、好壞、對錯、和解、寬容並不重要,只懂得強詞奪理、編造謊言來貶損他人。 本來任何一個頭腦正常的人都能夠判斷的問題,到了他們眼裡,不挖掘出所謂的污點、罪責就絕不能放過!他們從來不願意看到和尊重別人的閃光點,不願意看到別人也許比他們對社會的貢獻更大。這些人往往用虛無的道德標準,扭曲和否認他人可能的優點,在他們的眼裡,從來都是別人的卑鄙與渺小,好像這個世界上只有他們最偉大!在這種病態心理下,內部紛爭被混淆為「敵我矛盾」,無情鬥爭、謊言與抹黑成為了他們的迷戀和追求。 人們並不曾忘記:當年毛澤東就是在這種病態心理下,發動了文化大革命,無數國人在這場「偉大舵手」領導下的運動中死於非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