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刘逸明文集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著名法学家、宪政学者,原公安部群众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于浩成先生,于11月14日凌晨3点50分在北京家中逝世,享年91岁。噩耗传来,在这个原本就寒气袭人的初冬让我顿感寒气彻骨,于先生的音容笑貌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首先发布于先生逝世消息的是有着官方背景的中广网,虽然该网并未将相关消息置于显要位置,但是,仍然被数十家网络媒体转载。在微博上,不计其数的网络大V也纷纷转载了相关消息,并附上悼念之词。官方在刻意低调处理,而在民间却不胫而走。
   


   于先生的大名,其实我早就知晓,在签署《零八宪章》的时候,于先生的名字位居首位。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他是核心发起人。在搜索和阅读了与他相关的资料后,我才知道,于先生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是极具代表性的人物。他原本在体制内担任要职,就因为积极参与八九民运,结果被当局开除党籍,从此告别体制,成为了一位独立的民间学者。
   
   很希望拜访于先生,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直到2011年,才与于先生巧遇。当时,我参加完由杨建利先生的公民力量机构举办的青年研习营活动,之后便匆匆乘机回国,正好路过北京,在民运前辈刘京生先生处借宿,而青年学者陈永苗先生也常住他处。看到我去了,陈先生非常热情。
   
   当时于先生已经87岁高龄,我原本表示希望主动去见于先生,但陈先生看我舟车劳顿,说不要紧,我才在住处等候。不多时于先生便到了,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虽然年龄很大,但却精神矍铄,生龙活虎,以他当时那种状态,我以为他再活十年都不成问题。于先生虽然在我们这个圈子当中德高望重,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架子,对我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后生虚怀若谷,他亲笔签名送了一本他的著作《风雨鸡鸣》给我,上面的寄语非常谦卑,让我看过之后倍觉惭愧。
   
   等回到家之后,我细读了《风雨鸡鸣》,熟悉了于先生的家庭背景,也了解了他的思想历程以及他独特的人生经历。至今我还记得他书中所引述的法国前总理克里蒙梭的一段话:“一个人在年轻时不追求共产主义是没有良知,在年老时还追求共产主义就是没有头脑”。于先生从体制内义无反顾地走向体制外,显然也跟他的思想转折有直接的关系。于先生的著作,笔力深厚、思想深邃、视野开阔,让我受益匪浅。
   
   于先生一度客居异国,在美国居住长达十数年,但是,在其暮年,仍然对中国的宪政民主和法治事业牵肠挂肚,决定重归故土。于先生在美国的生活自由、安逸,回国之后,他被当局作为敏感人士长期监视,很长一段时间,他走到哪里,警方安排的小青年就跟到哪里,但是,即使处境如此艰难,他仍然经常为海外媒体撰文,为民主与法治鼓与呼,并接受外媒采访和出版独立的著作。
   
   在2011年夏天见过一面之后,因为距离太远,我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于先生。不过,仍然会关注他的消息。记得有一天,在看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节目时,还曾看到于先生的身影,当时,他接过话筒对话题发表看法,说起话来依然是铿锵有力,这种情景应该会让我以及很多关注他的朋友感到欣慰。我当时就想,下次再去北京,一定得去看看他。
   
   在高瑜身陷囹圄过我,我就决定,在今年无论如何要去北京一趟,会一会她的家人,见一见于先生,以及其他对我给予过关心和教诲的前辈以及媒体朋友。因为考虑到北京大阅兵的时段比较敏感,所以我就选在7月底去北京,并在会见过高瑜的家人之后,打听到了于先生家的住址。
   
   于先生的家住在丰台区一个比较破旧的小区,我拿着地址,问了几位路人才找到他所在的那栋楼。那栋楼虽然很高,但是,房子很旧。于先生所居住的楼层很低,楼道里的光线非常黯淡。我找准了他家的门牌号码,于是敲门。我敲了好几声,才听见里面有一位女性的老者在回应,她问我找谁,我说找于先生,她问我是谁,我说于老认识的,她没有开门,我于是说了告诉我地址的朋友名字,她才开门让我进去,进去才知道她是于先生的夫人。
   
   进门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于先生,我便问于夫人于老在哪,她告诉我说于老在床上。当时已经近11点,我便猜测于老可能是生病了。我走到他床边,让我大吃一惊,四年不见就恍如隔世。于先生已经是骨瘦如柴,原本比较圆的脸蛋已经瘦变了形。倘若不是亲自到他家,而是在外面相遇,我怎么都认不出来是他。
   
   跟于先生交谈,才得知他已经卧病在床一年多了,我问他是什么问题,他说不出来,只是说身体不行了。他依然认识我,他说,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现在想做也是无能为力了。他向我谈及了对现在政治现状的看法,他对高瑜等等一大批良心犯遭抓捕感到痛心疾首,对当局不能对知识分子宽宏大量深感遗憾。他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加入到和平理性争取宪政民主和法治的行列,也希望当权者能够顺应历史潮流和民心进行实质性的政治体制改革。
   
   宪政梦可以说是于先生最大的梦想,于先生在中国处于半封杀状态,官方色彩浓厚的媒体不会刊登他的文章,也不会对他进行采访。但是,在民间他却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备受尊重。腾讯新闻网《大师访谈录》栏目曾对于先生进行专访,题为《法学家于浩成:风雨宪政梦》。这是一篇很长的访谈录,里面他谈到了自己的先前经历,并表达了自己的宪政理想,且对执政当局和民间都提出了期望。在他看来,只有宪政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
   
   于先生的一生可谓饱受磨难。“文革”期间,他被单位的所谓“革命群众”揪出,成为公安部内的重点人物之一,被戴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帽子。“文革”前,邓小平曾要警卫人员向于先生的出版社借阅《福尔摩斯探案集》,结果这成了他勾结第二号走资派的一大罪状。从此,他被迫参加批斗会,写检查材料,打扫厕所、楼道、庭院,游斗,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子女被骂作“狗崽子”,年迈的母亲因受牵连不幸过早地离世。
   
   于先生在担任群众出版社社长的时候,主持出版了《福尔摩斯探案集》等广受欢迎的书籍,也出版了《古拉格群岛》、《我的前半生》等一系列在当时让人觉得比较敏感的书籍。由此可见,在很早的时候,于先生就对专制体制有深刻的认识,所,当八九民运爆发时,他才会毅然决然地走入抗议人群,反对专制、呼唤民主。他因此而被当局打入另册,但是,他仍然几十年如一日地对民主、法治进行矢志不渝的追求。
   
   最后一次见面时,于先生告诉我,他不畏惧死亡,因为身体原因,虽然他已经不能继续为实现自己的宪政梦而发力,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多活几年,从新闻媒体上或从朋友的口中去了解时代的变化,最好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宪政民主的实现。不过,他又表示,从当前的政治形势看,短时间内要实现这一理想很难。他坚信,随着公民社会的不断壮大,中国终有实现民主、法治,让民众活得有尊严的那一天。
   
   于先生逝世了,虽然活了91岁高龄,但是,他却是带着对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亿万民众的深深牵挂走的。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虽然于老的理想未能在他的有生之年实现,但是,在他之后,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有识之士为了和他共同的理想而勇于奋斗,他的宪政梦一定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
   
   无法亲赴北京为于先生送别,在此借此文深切悼念和缅怀于先生。请于先生安息,于先生对推动思想大解放所作的杰出贡献,于先生的高尚人格和崇高风范将为后世所铭记,其著作也将世代相传。于先生的离去是泰山其颓、哲人其萎,于先生永垂不朽!
   
   2015年11月18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5/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