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谁是汉奸卖国贼?13亿人被骗了!]
雷声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刘少奇的结局
·法轮功围堵中南海导致政改夭折/周瑞金
·“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
·从小官巨贪到老虎苍蝇标准
·列宁真相被揭,俄各阶层震惊和愤怒
·voa:习近平专机惊爆象牙走私,有何背景?
·法治的主要任务不是治官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未普:2014,习近平走在极权路上/张伟国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汉奸卖国贼?13亿人被骗了!

来源:明镜博客
   
   《誰是漢奸賣國賊? 十多億人都被矇騙了!>
   
   中共華中局聯絡部長潘漢年曾面會汪精衛,代表中國共產黨乞求侵華日寇達成“互不侵犯”的默契。(網絡圖片)

   
   
   在全中國抗日烽火連天的歲月里,毛澤東密 派中共華中局聯絡部長潘漢年,代表中國共產黨乞求侵華日寇與中共達成“互不侵犯”的默契,並與日寇和汪精衛漢奸政權緊密勾結,共同破壞民族抗日事業。潘在 上海勾結日本特務岩井英一;聯絡、收買大漢奸李士群,並由李士群陪同秘密會見汪精衛。中共與日寇進行情報交流,潘將日方情報交流的原始電報傳回延安。(中共在上海的秘密電台,負責中共與日寇的交流電文收發。中共奪權后,編造影片“永不消失的電波”,無恥地傳播顛倒是非的謊言。)
   
   1943年,陳布雷指出潘漢年、李士群之流在京滬江淮一帶公開活動,交往頻繁;並有延安代表馮延壽(化名)在南京與敵軍及汪偽洽商政治停止摩擦、軍事停止 衝突、物資與情報相互交換等。李士群為首的特務機構“76號”(“魔窟”)與中共地下黨勾結,共同打擊國民政府的抗日工作人員。日軍攻佔香港后,中共在香 港的地下工作人員得到日寇的護送。
   
    在汪精衛的幫助下,侵華日寇將其侵佔的中國華東地區的8個縣交給中共管理,以使中共軍隊(主要是“新四軍”)在日寇保護下的“生存地”保存與擴充實力,積極破壞中華民國政府和國軍的抗日鬥爭。
   
   中共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無恥地充當“二類漢奸”。
   
    共軍表面上“加入國軍序列”,其實決不聽從國軍指揮,只是享受國軍軍援(資金、武器裝備、軍服等等)。中共在其內部印發手冊“教育”官兵:“對國府的物質供應”,“不要白不要”。毛澤東一面極力吹捧蔣介石為“英明領袖”,“蔣委員長萬歲”,“中國在蔣委員長的英明領導下,愈挫愈勇”等等,一面極力擴展與積蓄力量,準備日後奪權造皇。(毛對其心腹說“恨要無情,忍要無恥”。)
   
   1937年8月,中共中央軍委改組,毛澤東任書記(主席),主宰中國抗日戰爭時 期的中共軍事工作。毛提出“保存實力”,“堅持不打硬仗的原則,避免與日軍發生正面衝突”,“把正規軍和運動戰轉變為游擊軍和游擊戰”,“進行側面的游擊 戰”,“八路軍的任務是分散兵力,儘速向敵後挺進,用來發動群眾,建立根據地”,“至於和日軍作戰,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勿將實力暴露,以免遭受 不測”,“我軍兵力一概隱蔽,養精蓄銳”。中共打着“開展敵後游擊戰”的幌子,指令共軍在敵後避戰,極力擴充實力與擴大地盤,多建“中共區域政府”,“爭 取”與日、偽“和平共處”。侵華日寇全力進擊國軍,而不對中共老巢延安發射一彈。
   
    共軍接管上海后,有被俘漢奸認出李士群秘密引其見汪精衛的潘漢年,並對潘進行揭發。潘為了替主子脫罪,寫了“替黨(替毛)解脫罪責”的“見汪彙報”。毛以 “內奸”罪將潘下獄。1955年,毛澤東借口反對“高、饒(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此“罪名”純系無稽之談)將饒漱石逮捕,並把他折磨至死。因為當年 任新四軍政委的饒漱石,知曉潘漢年以“新四軍代表”的身份與日、偽秘密聯絡是“黨中央授意的”。
   
    毛不打自招,公開聲稱“感謝日本侵華”,“沒有日本侵華,就沒有新中國”。
   
    彭德懷要配合國軍做些抗日的事情,他命令115師在國軍抗擊日寇的“平型關戰役”中伏擊日軍(該師伏擊了日軍的一支後勤運輸隊,得手后大肆鼓噪共軍的“平 型關大捷”)。毛隨後命令該師“化整為零”,分散在敵後“開闢與鞏固”中共的“根據地”。彭德懷組織的“百團”破襲戰鬥(破壞交通運輸線等行動),影響了 毛“保存實力,為了日後奪權”的計劃,受到毛的嚴厲斥責,彭從此戴上“暴露主力”、“置黨的利益於不顧”的帽子,直到毛髮動的“文革”中,此舉仍做為彭的 “反黨罪狀”之一而遭批判(中共的利益與中華民族的利益格格不入)。毛澤東痛批彭的另一個緣由,是因為彭的行為壞了毛與日、偽的罪惡默契。
   
    在中國抗日戰爭中,國軍在正面戰場頑強抗擊日寇主力的持續猛攻,頂住巨大壓力,大量消滅日軍,使日本陸軍主力深陷中國戰場之“泥沼”,為國際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國軍亦付出了巨大犧牲。
   
    毛的中共軍那個時期也死人,有的是在敵後偷偷摸摸“開闢根據地”、擴充實力時,與對方摩擦而死;有的是在擴大地盤時,沒來得及與對方聯絡好而“遭遇”而 死;有的是在“百團破襲”后引發的對方“掃蕩”中死;諸如此類。有說“為人民的利益而死,重於泰山”,四百萬國軍將士,壯烈犧牲在“保族救種”的抗日前 線,死得重於泰山。那些在敵後為一黨私利而死的,當然屬於另類。(國軍不是不顧敵後,在敵後積極打擊敵人的正是國軍游擊部隊。)
   
    毛澤東靠暗中勾結日寇,得以在延安淫樂享生,坐視國軍與國際力量抗日,靜觀待變。王實味在《野百合花》一書中,揭露了毛與中共首領們,在抗日前方將士浴血 戰鬥,每天都有犧牲的民族危亡關頭,躲在延安縱情淫樂,歌舞昇平,享受不合理的等級制度,不製造光明而製造黑暗。他亦批評“大人物”的惡劣帶頭作用。他 說:多少熱血青年奔赴“革命聖地”延安為尋“美麗與溫暖”,卻到處體會“醜惡與冷淡”。他觸犯了毛澤東“神聖不可侵犯的領袖權威”和中共的等級制度。他在 中共領地中看不到合理市場機制與價值取向,看到的卻是各級領導普遍媚上壓下、任人唯親、顛倒是非。王實味最後被中共砍了頭,被扔進枯井,埋了。
   
    王實味等許多青年,為在中國建立人道與民主的新社會而來到延安。黑暗的中共政治使他們的希望破滅。中共以“革命”口號掩飾其上下尊卑的等級制度和官僚政 治。中共領導層對普通人員約法數章,卻不許別人批評他們的缺點、錯誤。毛澤東縱容中共特務機構“社會部”,以“肅清托派”為名大搞恐怖政治,青年知識分子 無端失蹤之事時有發生(中共恐怖政治延續至今,今日中共匪警的口頭禪是“活埋了你”,今日中共犬特的習慣語是“想‘人間蒸發’嗎?!”······)。延 安的中共宣傳機器和政治保衛部門,束縛人們的正常思維,強迫人們與黨保持一致、對毛個人崇拜。
   
    中國抗戰時期,中共於1940年將延安的“大、中、小灶制度”在全黨推廣,並使舞會成為延安高級幹部生活的一項重要內容,黨的高級幹部並被賦予了諸項特 權。有良知的青年感嘆“抗日前線,將士浴血奮戰,每一分鐘都有人在血泊中倒下,而延安中共大禮堂的舞會經常在通宵達旦地舉行,歌囀玉堂春,舞回金蓮步”, “害病的同志得不到關心,青年學生一天只有兩餐稀飯,頗為健康的大人物在不合理地享受”,“衣分三色,食分五等”。高幹配警衛員、勤務員、保姆、伙夫、馬 夫,別人幫端洗臉水和洗腳水,幫在牙刷上抹牙粉。海外華僑捐贈給八路軍的救護車成了毛澤東的私人汽車······
   
   曾有中共黨員在東北參與組建“抗日聯軍”(“抗聯”)。“抗聯”在得知紅軍“東征抗日”后,積極西進,想與主力匯合共同抗日。而毛澤東的“東征”意圖與抗 日無關,毛在不能達成借“東征開闢外援通道”的企圖后,迅速結束“東征”,根本不理“抗聯”的事。“抗聯”失敗后,僅存的幾百人被日寇趕出了中國國土。日 本投降后,毛澤東命令這幾百人回國為中共奪取東北效力。
   
    中國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共延安“整風”(1942-1945),是毛澤東在國難當頭之時,與日寇簽訂秘密協議后,為日後在中國復辟皇權帝制而整肅中共、剷除 異己、大搞恐怖政治、徹底改組中共上層機構、改“俄化中共”為“毛化中共”、樹立自己在黨內的絕對權威、使中共絕對服從於自己的,殘酷的政治鬥爭。經過 “鬥爭”,毛派斗垮了“經驗宗派”、“教條宗派”等異己派,使“毛思想”在中共“七大”被定為“全黨一切工作的指針”。中國抗日戰爭期間,毛澤東以“中共 整風”為名,於1943年,把中共“敵後根據地”的大部分領導人調回延安,為日後奪權保存實力。
   
   1945年日本投降后,毛澤東與中共大員們為顛覆國家政權加緊動作,加緊出擊。毛將東北、華東、晉冀魯豫等地劃分為戰略區,要求共軍保住地盤、擴大地盤,搶先接受日、偽投降,搶收日軍裝備,積極準備全國內戰以奪權。
   
    毛派葉劍英向美軍駐延安觀察組借飛機,運送共軍要員回各根據地準備內戰。陳毅、劉伯承、鄧小平、林彪、薄一波、滕代遠、陳賡、蕭勁光、楊得志、鄧華、李天 佑、陳錫聯、陳再道、王近山、宋時輪等20名要員,在日本宣布投降后僅10天(1945年8月25日)就被從延安送到中共太行軍區,繼而準備內戰。之後, 毛裝模作樣飛赴重慶與蔣介石談判,做出“和平”姿態以掩人耳目。此時,中共的內戰機器已經發動。
   
    共軍要員們先國軍一步到達戰區,迅速集結主力,編組野戰兵團,從容地選擇戰場與戰機,如劉伯承抓緊組織上黨戰役;陳毅、林彪分頭趕赴華東、東北,迅速展開內戰部署。
   
    之後,中共又一次借美機將聶榮臻、蕭克、羅瑞卿等晉察冀軍區的主要領導從延安運到前線,其迅速整編主力與地方部隊,並急派部隊奔赴東北,從佔領東北的蘇軍手裡接管東北。
   
    日本投降時,國軍主力由於在正面戰場節節抗擊日寇,此時遠在華南,無法於短期回歸內地。中共武裝力量趁機傾巢出動,全力搶奪人民的抗日成果,搶收日軍裝備,搶佔地盤,迅速擴充兵員,積極建立政權。
   
    中共大量收編偽軍等漢奸武裝(如林彪部,在東北收編偽滿洲國軍隊數十萬人,另收編門致中的偽綏靖軍30萬人、李守信的偽蒙步騎師團等等,並獲取大量武器裝 備),為中共奪權效力。中共在東北短時間內接收了大量軍火,招募了大量人員。中共並在蘇軍配合下積極攻城略地(如:共同攻克山海關),一掃全國抗日時的中 共萎靡,為奪權而異常活躍。
   
    中共以“不要求收回蘇聯佔據的中國領土”之賣國承諾,接收了蘇聯在中國東北繳獲的一切日軍的武器裝備,接受了蘇聯的大量物資,並得到了蘇聯迫令其歐洲附庸國轉手接濟中共的、價值50億美元的軍用裝備。
   
    中共只說“美國用機、艦運送國軍”而不提美國用機、艦運送共軍(如:中共以“整編廣東東江縱隊”為名,要求美國用運輸艦把中共的東江縱隊運到煙台,之後將該部投入山東內戰)。
   
   1947年,國民政府正式改組,結束一黨專政,容納制憲各党進入政府,同年實現了中國的首次直接民選(直選國民大會代表)。次年3月,國大一屆一次會議以差額選舉方式選舉產生中華民國總統、副總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